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62章 好马不吃回头草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昨晚自体育馆回家后,在我是傻瓜近乎于命令的形势下,岳梓童为他表演了比跳艳舞还要不堪的节目。

    随后,她鬼催着似的,把真实的手机号码给了他。

    相信我是傻瓜现在已经查到她是谁了,花五块钱就能从网上,根据手机号查出用户名,资料不要太详细。

    她很怕我是傻瓜知道她是个小富婆后,用那些视频照片的来要挟她,但又觉得这样更刺激——害怕,才是真正的刺激。

    如果时间倒流到昨晚,岳梓童还会那样做,只因她迫切需要一个男人,来接受她,甚至****她,唯有那样,她才会有报复被李南方这种人渣也蹬掉的仇恨。

    不过我是傻瓜真要以此来讹诈她,她是绝不会同意的,会当机立断干掉他。

    那是她最大的秘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她现在无比享受在虚拟世界内的放((荡dang)dang),但在现实中绝不会这样,谁若知道这些,她就杀谁。

    或者被杀,唯有用鲜血,才能洗刷她在虚拟世界内的下((贱jian)jian)。

    现在,李南方提到了微信,提到了她的黑丝****,提到了要拍照转发——岳梓童立即就心慌了,潜意识里以为他知道了这些,无比惊恐,李南方胆敢再说一句,就会有血流五步的惨事发生。

    砸出第二个文件夹后,岳梓童已经拉开了抽屉。

    那里面,藏着她曾经想用来对付龙在空,却没用上的军刀。

    一刀捅死李南方后,她再自杀,大家一起到黄泉路上欣赏两边风景去吧,据说路边开满了最漂亮的彼岸花,先来个自拍,发朋友圈。

    腾地一声,李南方从沙发上蹦起,低声喝骂:岳梓童,你特么的有病啊,我不就是跟你开个玩笑吗,你至于这样一幅要杀人的凶残样?

    开玩笑?

    哦,对,对对,这人渣只是在跟我开玩笑,他可不知道我那些破事。

    我现在的反应,很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这是在自乱阵脚,等于确凿自己做过那种恶心事了。

    岳梓童迅速冷静下来,咣当一声推上抽屉,冷哼一声:哼,谁让你说的这么下流了?再敢胡说八道,我非撕烂你的嘴。

    草,已经当了婊砸,还偏偏拿捏出贞洁烈妇的嘴脸,真恶心——李南方在心里骂了句,表面上却皱起眉头,看着岳梓童的眼神里,带有了明显的怀疑,就仿佛在考虑,卧槽,你不会真做过这事了吧?

    岳梓童心中又开始发慌,瞪眼色厉内荏:敢胡思乱想,我就戳瞎你眼珠子!你个混蛋,别忘了我是你小姨,是你需要尊敬的长辈。我还管不了你了,信不信我打电话告诉大姐?

    关键时刻,她终于想到能制伏李南方的法宝了。

    果然,她一提到师母后,李南方老实了很多,悻悻骂了句什么,坐在了沙发上,端起茶杯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好险,以后再也不能有这种过激反应了,要不然非得露马脚不可。

    我含羞自杀不要紧,可我妈怎么办?

    这黑丝,还是脱下来吧,太显眼了些。

    岳梓童也端起杯子,开始喝咖啡,心跳逐渐恢复了正常。

    李南方说话了:你刚才,忽然有什么想法?

    什么我忽然的想法?

    被吓了个半死后,岳梓童忘记刚才她确实说过这句话了。

    李南方撇撇嘴:切,是不是想告诉我,我跟闵柔交往,你与贺兰扶苏交往,我们谁也不干涉谁,但表面上却像恩(爱ai)夫妻一对?

    岳梓童皱眉:这个想法,我们好像早就说过,都同意了的吧?

    你刚才想重复一遍。算了,不承认拉倒。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真有这想法,可以,我完全赞同。但我们要与闵柔,贺兰扶苏说清楚,要不——

    李南方刚说到这儿,就被岳梓童打断:不行。

    怎么就不行了?

    哪来这么多为什么,我说不行,就不行!

    岳梓童比较蛮横的回答。

    说实话,她是真心这样想,估计贺兰扶苏在得知真像后,也会同意,只是她现在没有绝对把握,在贺兰扶苏知道她已经不再是处子后,还能不能接受她,当然不会冒险。

    更何况,她刚才也考虑过了,现实中她已经被李南方玷污,虚拟中,她又彻底的堕落,一旦我是傻瓜找上门来,贺兰扶苏会是什么反应,她想都不敢想。

    所以,就算她能摆平老岳,让他同意自己嫁给贺兰扶苏,那也得先把这些隐患,都处理干净才行,而这需要时间,急不得的。

    别说这些(屁pi)事了,烦。

    岳梓童拉开抽屉,点上一颗烟,狠狠吸了几口,才说:对了,你给我的惊喜呢?

    李南方大言不惭的回答:我又回来了,这不是惊喜吗?

    哼,(屁pi)的惊喜。好马不吃回头草——不对,是真正的男人,既然走了,就不该再回来。脸啊,做人怎么可以不要脸啊?

    岳总抬手,在自己的脸颊上,轻轻拍打了几下。

    你现在给师母打电话,说你一点不希望我在你(身shen)边,我马上滚蛋。

    是你不要脸,干嘛要让我打?

    不打是吧?那好,我就继续住你哪儿。

    滚回你屋子里去。

    我都懒得跟你住一个房间,晚上打呼噜好像猪。

    你放(屁pi),谁打呼噜了?

    岳梓童噌地站起来,又要翻脸。

    李南方没理她,想了想,说:我看,我还是不去了,免得妨碍你与贺兰扶苏幽会。

    这才是李南方死皮赖脸要住进岳梓童家的真实目的,他是真怕这对狗男女背着他鬼混,给他戴绿帽子,别忘了他现在是岳家,师母,岳母都认可了的女婿,就算已经打心眼里看不起她,觉得她是个((贱jian)jian)人,也不能放任她在现实中给自己戴帽子。

    岳梓童冷冷地说:记得我曾经承诺过你,在我们没有解除这层关系之前,我是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任何事。你大可不必担心,我假如真要与他幽会,非得在那个家里吗?

    你的承诺,管用吗?

    听岳梓童这样说后,李南方心(情qing)稍稍好了许多。

    他小姨眯起双眼: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随口说说。

    我今晚要给贺兰扶苏接风,你一起来吧。免得你不放心。但我警告你,跟他在一起,说话时千万要留意。他可是多次杀过人的,我不敢保证你惹恼了他后,会不会被他暗杀了。

    我有病,才会与外表比我帅的男人,一起出现在你面前。

    你倒是还有几分自知之明。

    什么时候他去你家做客时,通知我一声,我也好给你腾出自由空间。

    李南方站起(身shen),从怀里掏出个信封,右手一甩,飞向了岳梓童。

    这什么东西?

    岳梓童抬手接住问道,李南方没理她,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神经。

    岳梓童低低骂了句,随手撕开了信封——愣住。

    老大会儿,她才腾地一声站起来,追出了房间。

    走廊内空((荡dang)dang)((荡dang)dang)的,李南方早就走的影子也没了。

    秘书办公室的门开了,闵柔探出小脑袋,低声问:岳总,没事吧?

    没,没事。

    神色相当复杂的岳梓童,摇了摇头,转(身shen)要进屋时,又想到了什么:小柔,你来我办公室,我有话问你。

    她要问问闵柔,知不知道李南方又给她送来了邀请函这件事。

    闵柔一问三不知——这是李南方嘱咐好的,他不想让岳梓童,知道他太多的秘密。

    想到李南方说那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这句话,闵柔心里就甜滋滋的,忽闪着一双透着无知的大眼睛,满脸的茫然:邀请函?岳总,什么邀请函啊?

    你不知道?

    岳梓童心中一动,不再说什么,稍稍沉吟片刻:通知所有中高层,去会议室召开紧急会议。

    闵柔答应了一声,转(身shen)刚要走,就听她又说:告诉大家,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是!

    闵柔响亮的回答着,脚步轻快的走了出去,边走边得意,也就是我小柔儿的男朋友这样有本事,能把岳总被龙在空讹诈去的邀请函,追回来,哪像齐副总等人,个个头大脖子粗,很能干的样子,其实都是些没用的草包。

    李南方离开的这一个多月里,岳总心(情qing)糟糕到了极点,动不动就发火,好像更年期提前那样,搞得总部上百员工,整天都提心吊胆的,生怕被岳总训。

    光训还不算完,关键是动不动就扣奖金。

    有人说,再这样下去,非得因精神压力过重,变成神经病不可。

    大家伙当前急需一件大好事,来冲散笼罩在公司上空的(阴yin)云,现在终于盼到云散星星出了,接到闵秘书电话,说岳总有件天大的好事要宣布后,都惊讶的不行,请问是什么好事,闵秘书却笑而不语。

    几分钟内,二十多名中高层,包括刚来没几天的广告总监董君,都齐聚会议上,交头接耳,相互询问。

    董君对此却在暗中不屑,到底是小公司,芝麻大一点小事,就会被当做天大的好消息,高调宣扬,等会儿,还是让我先宣布一件好事,震一下这些乡巴佬吧。

    昨晚他回京华时,曾经见过新姐,新姐为帮他能够尽快取得岳梓童好感,特意为他联系了欧美那边的好友,为仙媚丝袜在那边大超市,争取了一个专柜。

    让仙媚丝袜走出国门,走向世界,是岳梓童最大的心愿了,只是始终苦于没有门路,只能在青山市窝着。

    就在大家伙议论纷纷时,门外走廊中传来清脆的咔咔声音,大家伙立即闭嘴,齐刷刷的看向了门口。

    岳总在前,捧着老板杯,拿着笔记本的闵秘书在后,两大美女趾高气扬,迈步走了进来。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