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61章 我要保护你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闵柔为贺兰扶苏泡上一杯香茗后,刚退出办公室,他就抬头,看着坐在对面沙发上的岳梓童,低声说:梓童,对不起。

    贺兰扶苏不会告诉岳梓童,说她被龙在空欺负时,家里人都瞒着他,尽管这是真事,他也不想拿来当被原谅的借口,只会真诚的道歉。

    没事,都过去了。

    岳梓童摇了摇头,端起咖啡杯喝水,明显不愿意再提起这件事。

    贺兰扶苏转变了话题:梓童,你变了。

    无声的笑了下,岳梓童淡淡地说:随着不同的环境,不同的心态,人总是会有所转变的。我以前在国安时,是一个随时都有可能接到危险任务的特工。那时候,自然时刻让自己处于最佳状态,像个女汉子似的。

    放下杯子,岳梓童继续说:现在我已经退役,成了一个远离打打杀杀,经常要参加纸醉金迷场合的商人。如果再保持着干特工时的状态,会把客户给吓跑的。这,可能就是人在江湖,(身shen)不由己吧。

    贺兰扶苏点头:嗯,你说得不错,干什么工作,就要适应什么样的工作环境。其实,我更喜欢现在的你。少了特工的彪悍,多了让我怦然心动的女人味。

    我不但多了女人味,我还做过正经女人都不齿的事呢。

    岳梓童脸有些发红时,忽然想到了我是傻瓜,开始担心昨晚不该在堕落过后,把联系电话告诉他了,如果他真把那些东西宣扬开来,她就再也没脸活了。

    她不怕被我是傻瓜拿着那些东西,来要挟她,企图从她(身shen)上敲诈很多好处——干了那么多年的特工,她虽说没有杀过人,却不代表着不会杀人,没有杀人的狠心。

    看到她脸有些红,贺兰扶苏还以为自己这番话起到的反应呢,知道她其实(挺ting)保守的,再次改变了话题,无非是聊那些与工作有关的。

    闲扯了会,岳梓童忽然问:扶苏,你这次来青山,是路过,还是?

    我是专门为你来的。

    贺兰扶苏实话实说,语气虽轻,却很坚定:我要保护你,不让任何人再伤害你。

    这是岳梓童梦寐以求的,可马上就想到了爷爷的警告,想到了李南方,心中一疼,眼帘垂下:扶苏,我知道,也明白你的心意,我很高兴。不过——我们,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不可能?

    贺兰扶苏马上追问:梓童,这么多年来,我每次提到这个话题,你都说我们不可能,但你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可能。有什么难言之隐,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岳梓童没说话,低头静静的看着咖啡杯。

    贺兰扶苏伸手,想捉住她的手,半途却又落了下来,语气更加诚恳:梓童,告诉我,你有什么困难,我们一起面对。只要我们齐心协力,我相信再大的困难,我们都能克服得了。

    岳梓童还是没说话,因为她没脸说,爷爷早就把她许配给了一个人渣,母亲也很喜欢他,而且他们还发生了那种关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已经是他的女人了。

    也是个不干净的女人,不管是(身shen)体,还是思想上,她都配不上贺兰扶苏了。

    梓童,你说话呀。

    贺兰扶苏的声音里,带有了明显的乞求。

    至于为什么,我以后会告诉你的,现在不能说。

    岳梓童抬头,轻咬了下嘴唇:扶苏,别((逼))我。

    好,我不((逼))你。我希望,那一天能早点来到。

    贺兰扶苏不愧是岳梓童最欣赏的女人,绝不会让她为难。

    不说这件事后,两个人接下来的谈话,轻松了很多。

    贺兰扶苏这次来青山市,休了长假,希望在这个假期内,能追上岳梓童。

    当然了,他还没有蠢到为了泡妞,就化(身shen)牛皮糖,早晚都黏在她(身shen)边,那样会影响她的正常工作,事实上他在假期内,也肩负一定的工作,单位自然是省国安局。

    晚上,再给你接风吧。

    岳梓童看了眼办公桌上的文件,抱歉的笑了下:每个周一,总是有太多的事(情qing)要忙。

    那我就不打搅了,下午等你电话。

    贺兰扶苏知趣的站了起来,与岳梓童握手道别。

    无论是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贺兰扶苏都保持着他该有的风度,不会趁着俩人单独相处时,就握着岳梓童的小手不放,而是轻轻一搭就松开。

    都是男人,差距为什么这么大呢?扶苏,我现在——已经配不上你了。

    目送贺兰扶苏走进电梯,岳梓童在门口呆愣良久,才喃喃说了句,收敛激((荡dang)dang)的心神,快步走回到办公桌后面,拿起电话:小柔,李南方呢,他还没有来?你告诉他,我等他给我惊喜,已经等的迫不及待了!

    给人送惊喜,就像给人送温暖那样,都要倍受欢迎才对。

    没看电视里呀,逢年过节有领导视察一线工人,送温暖时,激动的那些土鳖,一个个的话都说不完整了,握手时,更是恨不得把手在工作服上擦破,才敢被领导那宽厚有力的大手抓住。

    可为什么李南方早就‘通知’岳梓童,今天要来送惊喜了,来到她办公室里后,她却一幅埋头苦干,废寝忘食的样子,连抬头看他一眼的工夫,都没有呢?

    闵柔知道,岳总对李南方前段时间的不告而别很生气,尤其是他回来后,竟然没有通知她,现在摆明了要给他脸色看呢。

    小柔儿为李南方泡上一壶极品龙井,又给他使了个眼色,走了出去。

    岳梓童不看他,李南方自然不会腆着脸的跟她说话,拿出手机点开微信,与闵柔开始聊天。

    叮当叮当的提示声,让岳总无法专心工作,唯有把签字笔一扔,抬头冷笑道:哟,不愧是郎(情qing)妾意的,闵柔现在也学会假公济私了,拿我最好的茶叶给你喝。哼哼,有机会我倒是问问她,还记不记得招待茶的规矩。

    李南方淡淡地说:我们的郎(情qing)妾意,根本无法与岳总相比。闵柔最多也就是假公济私,弄点好茶给我,可我却没那个财力,能把红玫瑰铺满地,来让她感到,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岳梓童笑了,(身shen)子后仰,双脚一抬,修长的黑丝****搁在了桌子上,细高跟皮凉鞋鞋尖微微晃着:终于发现,你与真正的男人相比起来,要差了不止一个境界,开始吃醋,自卑了?

    李南方也笑了:我有你说的这样不堪吗?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我李南方再人渣,可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为你吃醋喝酱油的,不值。如果换成是闵柔,哪个男人敢打她主意,我就会打断他胳膊。嗯,现在我才发现,打断人胳膊,要比打断人的腿,更有成就感。

    这就对了嘛。

    岳梓童开始撇官腔:你能成功追上小柔,那是你祖坟上冒青烟了。所以嘛,要放平心态,看到我今晚要与扶苏共进晚餐时,不要像上次那样,(屁pi)颠(屁pi)颠的跑去,给我丢人现眼。

    为了打击李南方,岳梓童毫不犹豫,点明了贺兰扶苏的(身shen)份,以及晚上的佳人有约的行动。

    李南方问:他,就是追求你多年的贺兰扶苏?

    是。

    岳梓童晃着脚尖,左手在丝滑的****上,随意游走着,得意的问:你看他的人,比你要强很多倍吧?

    她不说贺兰扶苏要比李南方强,而是说强很多倍,就是笃定人家就是比他强,无论他有过多好的表现。

    李南方点头:是比我强,单说他高大英俊的外表,就比我强了不止几条街,更何况人家还系出名门,又是国安的大教官,我一作风有问题的人渣,祖坟冒青烟也比不上人家的。

    岳梓童有些奇怪:咦,你什么时候有这种自知之明了?

    我本来就很有自知之明。

    李南方左手随意掂了下手机,笑道:那我现在要好好恭喜你,你终于得偿所愿。祝福你,能早生贵子,与他白头偕老了。

    谢了,那是我最大的梦想。

    岳梓童笑纳了李南方的祝福,就像她决心要违逆爷爷的严令了,慢悠悠的说:当然了,我也祝福你与小柔。哦,李南方,我忽然有个想法——

    小姨,我忽然发现你的腿很(性xing)感啊。

    李南方好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打断她的话,盯着她的黑丝****,双眼冒光不说,还做出了吞咽口水的恶心动作。

    岳梓童才不会因此而害羞啊,生气怎么地,反正人都已经被他占有了,被他垂涎一下****又算个毛啊?

    她今天为什么要精心妆扮?还不是让他见识到,本小姨强大的女王范,暗示当初他的滚蛋行为,有多么的愚蠢。

    当然很(性xing)感。

    岳梓童幽幽叹了口气,手温柔的在腿上摸索着:唉,本来,这是属于你的,想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可惜啊,你没有这个福气,只能看着干瞪眼。

    无视她赤果果的挑衅,李南方的笑,变得很古怪起来:你说,如果现在我拍下来,发到我的微信朋友圈里,免费让不相干的男人参观,谎称这是我老婆的黑丝****,人家会不会给连点三十二个赞后,再转发到网络上?

    岳梓童的心,砰地一声狂跳,比忽然看到贺兰扶苏时都要厉害,脸上的血色,也刷地一下消失,立即缩回双腿,抬手拿起一个文件夹,劈手就扔了过去:人人渣,你胡说八道什么!?

    只是忽然想到了,随口这么一说。

    抬手打开那个文件夹,李南方惊讶的问道:小姨,你脸色好难看啊。吓,不会让我说准了,有人拍下你——

    闭嘴!

    随着一声厉喝,又一个文件夹飞了过来。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