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60章 人渣也有尊严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十六岁那年,为了让自己变得强大,保护懦弱的母亲,岳梓童毅然加入了国安,成为了一名特工。

    在国安,岳梓童遇到了让她倾心的男人,复姓贺兰,名扶苏。

    贺兰扶苏比她大了足足八岁,但年龄从来都不是一对男女相互(爱ai)慕的鸿沟,他们轻松跨越,通过一个眼神,一个正常的训练动作,向对方传达着某种信息。

    就连老岳都在私下里感慨,如果没有把孙女许配给李南方,她与系出名门的贺兰扶苏,绝对是天造地设的一双,但造化弄人啊,岳梓童真要接受贺兰扶苏,岳母的下场就会很悲惨。

    为了母亲,岳梓童唯有把对贺兰扶苏的满腔(爱ai)意,都深藏在心里,不时的翻出来细细品尝,很快就醉了——表面上,却是对他若即若离,休说接受他委婉的表白了,甚至除了工作之外,都从来不与他单独相处。

    无法嫁给欣赏的男人,却要与一个怪物共度余生的残酷现实,让岳梓童不得不在贺兰扶苏越来越清晰的表白中,仓皇逃避。

    直到龙在空的出现。

    贺兰家的袖手旁观,让岳梓童对贺兰扶苏彻底失望,心冷,这才在李南方离开后,自暴自弃,宁肯与网上陌生男人做那种不要脸的((贱jian)jian)事,也不会再去想他。

    但就在岳梓童以为,她宁可把自己奉献给网上的陌生人,也不会再与贺兰扶苏发生任何交集时,他却突兀的出现了。

    全部心思都用在该怎么打击李南方(身shen)上的岳梓童,看到站在花海中的男人后,还以为是云世界的冯公子,做梦都没想到竟然是他。

    四目相对的瞬间,世界仿佛停止了转动,心脏也不再跳动,唯有四道夹杂在异常复杂的目光,在半空中紧紧缠绕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啪,啪的掌声,董君等人的鼓掌声,带动了众多围观吃瓜群众,整齐而又(热re)烈的掌声,响彻停车场。

    董君昨晚亲自去了京华,找到广电总局的朋友,安排了针对展妃的事后,又连夜返回,本想以某件好事为借口,与岳总更进一步拉近关系时,贺兰扶苏忽然来了。

    董君肩负着不计代价,不择手段,关键时候可以用强,也要泡上岳梓童的重任——如果今早真是云世界的冯公子来献花,董君能让他遭受最为沉痛的打击,让他明白,他只是一只癞蛤蟆。

    可他胆子再大,也不敢在贺兰扶苏面前,流露出丝毫的意思,除非他不想活了。

    他还没有傻到为了完成新姐交代的任务,就敢与扶苏公子抢女人的地步,唯有在眼前(情qing)况下,做出很支持的举动,来讨好贺兰扶苏。

    他,怎么会来了?

    岳梓童死一般的世界,被掌声惊醒,心儿还在砰砰狂跳着,唇儿不住的哆嗦,都不知道怎么下的车。

    她的目光,始终再与贺兰扶苏相互纠缠着,搅出无限的委屈,对他所有的不满,恨意,都被他眼里的那丝愧疚所融化,只想冲过去,扑在他怀里无声哽咽着,抬手用力砸着他肩膀。

    贺兰扶苏满脸的溺(爱ai),温柔的笑着,面对努力压抑心中激动,缓步走过来的岳梓童,张开了双手。

    他能明显感受到,岳梓童想要做什么了,这就是所谓的心有灵犀一点通了吧?

    看到贺兰扶苏缓缓张开双手后,岳梓童再也无法忍耐,要泪流满面,却又及时醒悟,当前正守着上百员工呢,可不能在他们面前流泪,那样会有损她的威信。

    她低头,抬手,假装风吹乱了鬓角发丝,趁机擦去眼角的泪水,轻咬了嘴唇随意看向旁边时,看到了李南方。

    李南方骑坐在自行车上,右脚脚尖点地,仿佛没有看到有对男女,正在现场直播他们的真挚(爱ai)(情qing),与王德发勾肩搭背,低声谈笑着什么。

    他丝毫不在乎,岳梓童被谁追求,接下来,又要做什么——表面上。

    老王,今晚找地方喝一杯,我请客。

    李南方笑嘻嘻的说到,每天都渴望被人请客的王德发,当然不会拒绝,都没心思去欣赏岳总被追的精彩好戏了,眼珠子发亮,低声说:李中尉,我知道一个好地方,就是花钱比较多一些。

    草,只要能玩的开心,花钱算个毛啊。就这样说定了,晚上八点半,你等我电话。

    李南方轻蔑的笑了笑,一幅财大气粗的嘴脸。

    像老王这种没档次没品位的土鳖,所谓的好地方,无非是喝酒能有公主伺候的夜场罢了,只要钱到位,不但能在包厢内咣咣咣,还能带着高台公主出来开个房间。

    只听人说,自(身shen)从没去过的王德发,激动的浑(身shen)发抖,恨不得跪下来((舔tian)tian)李南方的鞋子,来表示他由衷的感谢。

    可以理解,今年快四十的老王,单(身shen)在外拼打,每个月就那点薪水,还得养活乡下的老婆孩子,嘴里不吃肚子里省的,哪敢拿着血汗钱,去那种地方鬼混?

    不过每个男人都是有梦想的,没钱不代表王德发不向往那个传说中的地方,现在李中尉答应他,晚上要去夜场开开眼了,这可能与他昨晚抱着电线杆子磨蹭撸半天,终于让老天爷看不忍心很有关吧?

    走,走,李中尉,去保安值班室,前些天有客户送我一包好茶,我还没舍得喝呢,咱们去泡一壶,尝尝鲜。

    为感谢李中尉,王德发奉献出了他最珍贵的东西。

    李南方欣然应(允yun),骑在车子上,一手勾着王德发的脖子,绕过众多围观者,走向保安值班室那边。

    忽然‘发现’李南方后,岳梓童迅速冷静了下来。

    她当然能看出,李南方的不在意是假装的,要不然当初埋怨他为什么不是贺兰扶苏时,他看她时的眼神,也不会那么冷了。

    他是一个典型的人渣不假。

    可谁敢说,人渣没有尊严?

    再怎么说,李南方现在都是岳老爷子钦点的孙女婿,是岳母真心认可了的,他脖子上还挂着杨家祖传三十七代的轩辕珰。

    岳梓童可以在虚拟世界内堕落,甚至发疯冲动时,与我是傻瓜在现实中发生关系,但那只是堕落,是报复,见不得光的。

    现在呢,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果她当着李南方的面,就小鸟投林般的扑在贺兰扶苏怀中,不用李南方说什么,岳家老爷子就会立即翻脸,把开皇集团收回去。

    真要走到那一步,贺兰家也绝不会因为贺兰扶苏要娶岳梓童,就敢无视岳老爷子的态度,让两个家族走到对立面,那不符合贺兰家族的利益。

    所以,就算岳梓童原谅了贺兰扶苏当初的袖手旁观,这会儿也不能在当着这么多人,尤其是李南方的面,就做出失态的举止言行。

    事关母亲的终(身shen)幸福,她不敢乱来,深吸一口气,迫使自己更加冷静,再抬头时,脸色已经恢复了众多员工们习惯了的淡然。

    可是为什么,眼角余光看到李南方的背影后,刚才还激动不已的心里,却忽然间空((荡dang)dang)((荡dang)dang)的了,感觉丢失了整个世界?

    你好,欢迎来到青山市。

    岳梓童面带职业笑容,顺着花径缓步走到贺兰扶苏面前,伸出了右手,这是很正规的见面礼节,任谁都说不出是非来。

    至于贺兰扶苏为表达心意铺了一地的花海,那是他自己的行为,与岳梓童无关的。

    岳梓童态度在瞬间的改变,让贺兰扶苏心中惊讶,有些不解,脸上却没表现出来,轻轻搭了下她的小手,就松开,上下打量着她,笑道:梓童,你瘦了很多。不过,相比起以前来,更加有女(性xing)魅力了。

    白衬衣外(套tao)浅灰色小西装,下面同颜色包(臀tun)小短裙,黑丝长腿,脚踩镶钻细高跟水晶皮凉鞋,十个脚趾甲都涂了绯红指甲油,彰显某种媚惑的岳总,此时形象能不(性xing)感漂亮吗?

    她的精心打扮,可都是为打击李南方的,现在却被贺兰扶苏看出了与以往的不一样,岳梓童脸有些烧,低垂眼帘轻笑道:近期事儿多了些,心有些累——里面请吧,上去说话。

    贺兰扶苏微微一笑,向旁边闪开半步,抬手示意岳总先行。

    有品位,有内涵的男人,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会给予女(性xing)应有的尊重。

    人渣——只会抬脚在花儿上用力碾轧着,骂谁特么的乱扔垃圾。

    同样是男人,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目送落后半步的贺兰扶苏,与岳梓童走进大厅内后,董君脸上的笑意收敛,拿出手机快步走到一辆车后,拨通了贺兰小新的手机。

    新姐在这个时间段,一般都是在与周公聊天,没有十万火急的大事,董君是不敢打搅她的,现在必须得向她汇报,扶苏公子的横插一脚,会打乱他们的计划。

    茶不错。

    喝了口老王献上的香茶,李南方拿出一盒至尊黄鹤楼,扔了过去。

    老王连忙伸手接住,放在鼻子下面猛嗅几下,做出醉了的模样,其实包装还没有撕开,他能闻出个鸟味,这样无非是感谢李中尉罢了。

    老王,你老家是哪儿的,孩子多大了?

    李南方又拿出一盒,叼在嘴上,随口问老王时,手机响了,是闵柔打来的电话,问他现在哪儿呢,怎么还没有来公司给岳总送惊喜?

    刚才闵柔也在外面围观,不过被贺兰扶苏的求(爱ai)阵势给吸引了,没注意到李南方的到来,这才打电话询问。

    李南方说他已经来公司了,就在保安值班室与人闲聊呢,最后反问她,这时候合适去打搅岳总跟老(情qing)人的卿卿我我吗?

    闵柔也觉得不合适,就说你先来我办公室呀,等客人走了后,你再去找岳总。

    李南方说等会儿就上去,笑了下扣掉了电话。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