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59章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冯公子曾多次来公司总部,当着上百员工的面追求过岳梓童。

    只是结果却不怎么如意,都遭到了她的委婉拒绝,最后那次还被一个走路不长眼的家伙,把鲜花给践踏了个粉碎,搞得很没面子,悻悻而

    也正是从那时候开始,冯公子就没有再来过公司总部,岳梓童在感觉清净了的同时,偶尔也会想起他,毕竟虚荣是女人最大的特点,哪怕对追求她的男人没好感,却很享受那种感觉。

    驾车出门之前,岳梓童还琢磨过,要不要主动给冯公子打个电话,稍稍暗示一下,让他今早来公司追求她,最好是搞得阵势大一点,那样在李人渣面前,她就会特有面子了。

    不过现实中的岳梓童,明显还没有不要脸到那种地步,快要拨通冯公子的电话时,又及时扣掉了——老天爷是个大好人啊,知道岳总碍于面子为难,这才暗使神通,点化冯公子在岳梓童最需要她的时候,出现了。

    搞得阵势相当大,上万朵玫瑰铺在大厅门前,营造出了花的海洋效果,他一袭白色西装的站在中间,静候心目中的女神,款款走来。

    老远看到这一幕后,岳梓童停下了车子,满足的深吸一口气,目光如炬,开始在花海旁边的围观者中,搜寻某人的影子。

    向苍天祈祷的追求者已经出现,摆出的追求阵势也很强大,当前最缺的就是旁观者了——那些员工,客户不算,来再多人都不算,唯有李南方。

    李南方不在场,没有看到冯公子追求岳总的这一幕,那还有什么用?

    所以岳梓童及时停车,没有过去惊扰冯公子,就是为等李南方。

    人渣先生没在围观者中,岳梓童很失望,(身shen)子后仰靠在椅背上,耐心等待,心中再次向老天爷祈祷,让他速速的拍马赶来,亲眼见识下他不在乎的本小姨,是怎么被帅哥追求,又是怎么温(情qing)脉脉接受追求的。

    希望他,不要让岳总等太久。

    今天真是神了,岳总向老天爷的祈祷,都被满足了,她也就是等了几分钟,就从后反光镜内,看到一辆自行车从路上驶来,弯着腰,低着头(屁pi)股抬起的‘驾驶员’,不是李南方,又是哪个?

    得意的笑容,瞬间就从岳梓童脸上绽放开来,无比的明媚动人,可惜她藏在车里,这个世界并没有感受到。

    李南方很郁闷,无法形容的郁闷。

    这次为了来见岳梓童,他可是苦心制订了一个计划,非把她那双钛合金狗眼给亮瞎不行,为此不惜出动了艾马拉。

    两辆防弹奔驰,一辆限量版的劳斯莱斯,四至六名的职业保镖,艾马拉亲自给他当司机,三辆车徐徐停在开皇集团公司总部门口。

    在以岳梓童为首的众多公司员工注视下,黑西装,大墨镜的保镖们率先下车,快速分列劳斯莱斯房车两侧,到背着双手脸朝外,一幅如临大敌的样子。

    (身shen)高超过一米八,(身shen)穿黑色小(套tao)裙,长腿丝袜细高跟红皮鞋的艾马拉,这才款款下车,傲然巡视一遭那些为眼前排场而震惊的众人,打开了后车门,弯腰伸手,恭请某人下车。

    向来最讨厌正装的李南方,将会(身shen)穿臧黑色立领中山装,虽说当前季节不适合穿那么厚的衣服,不过为了装((逼))拉风,宁肯给被捂住一(身shen)痱子,也忍了。

    在众多惊诧目光的注视下,李南方左手放在艾马拉手心,缓缓下车,看向岳梓童,微微一笑,说一声岳总很久不见,别来无恙否?

    岳梓童没说话,肯定被震的无话可说,怀疑这是在做梦,她印象中的人渣男,怎么忽然摇(身shen)变为一顶级成功人士了呢?

    价值数百万的限量版座驾,膀阔腰圆的外国保镖,(性xing)感迷人的********——这个阵势,岂是一般成功人士,能排出来的?

    李南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要让开皇集团全体员工,在这个夏光明媚的(日ri)子里,见识到他的绝世风姿——终将成为一个永远的传说,激励着广大的**丝们,大白天都做梦,希望梦醒后发现,自己也变成了李南方先生那样的人。

    这个出场计划,是李南方绞尽脑汁才想出来的,他要一举扭转自己在岳梓童心中的印象,让她意识到,她的高傲在他面前,是那样的可笑,可怜。

    只要来这么一出,以后岳梓童再见到他时,还会用那种高高在上的嘴脸对待他吗?

    相信她该明白,哥以往的形象只是为了低调,但哥要高调起来,势必会让整个世界为我颤抖,颤抖,抖——

    要想实现这个计划,对于张威之流,绝对是痴人说梦,但对李南方来说,却是轻而易举的,他只说出他的构思,具体的交给艾马拉去执行就好了。

    苏雅琪儿的贴(身shen)大秘,如果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到,李南方会建议她换人。

    (性xing)格活泼的艾马拉,也是个喜欢张扬的主,听完李南方的计划后,马上就拍着(胸xiong)脯说这件事交给她了,保证办的妥妥的,还提议车子,保镖的数辆,都增加一倍,那样才更有气势,反正准备这些,对她来说没有太大挑战(性xing)。

    李南方自然是欣然答应,静候周一的到来。

    今早六点,李南方起(床chuang)后就等艾马拉的电话,他决定顺势让蒋默然夫妻,也见识下他有多么的牛((逼))拉轰。

    艾马拉的名字,准时在李南方的手机屏幕上跳跃了起来。

    倚在(床chuang)头,一只手在蒋默然睡袍下游走的李南方,笑了下,接通电话。

    蒋默然刚睁开眼,李南方就告诉她说,等会,会让她看到不可思议的一幕。

    好奇的女人,连声追问怎么回事,他不说,唯有满脸神秘的微笑。

    蒋默然也很知趣,故意连续追问几遍,满足他恶俗的某种心理后,就任由他的魔爪在(身shen)上游走,静候某个时刻的到来。

    对不起,李先生。

    艾马拉抱歉的声音,还在李南方耳边回((荡dang)dang):凌晨四点时,我忽然接到苏雅总裁的电话,要求我火速赶往京华,替她接待一个至关重要的贵宾——现在,我刚到京华,带着为您准备的车队,保镖。本想早点给您打电话的,但又怕影响您休息。

    李南方当时就傻掉了,这都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风向怎么忽然改变了?

    要给人惊喜的话,早就已经放出去了,她怎么就走了?

    傻了半天,李南方才琢磨过味儿来,这一切都是苏雅琪儿在暗中捣鬼。

    艾马拉把他的全盘计划,都汇报给了她,结果小婊砸吃醋了,说什么也不愿意,让李南方在某女面前那样拉风,武断命令蓄势待发的艾马拉,在今天凌晨四点闪人,放了他鸽子。

    苏雅琪儿明明早就接到了艾马拉的汇报,干嘛要让她今早才走啊,还不是为了要李南方难堪,籍此来警告他,别利用我来去讨好别的女人!

    那一刻,李南方杀了苏雅琪儿的心都有,被玩了,玩了个千姿百态,里外开花,有多么的尴尬,笔墨都难以形容。

    看到他被气得(胸xiong)膛剧烈起伏,不知道啥事的蒋默然很担心,说无论遭遇什么事,都别气坏了(身shen)子,如果必须要生气,那就把火洒在她(身shen)上吧——

    李南方采取了她的建议,翻(身shen)就把她压在(身shen)下,扛起她的一双黑丝****,咣咣的来了半小时,好多了。

    完事后,蒋默然告诉他,下午她要去京华学习,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原来,那晚蒋默然接到电话后,及时赶往医院后,尽显她青山第一刀出神入化的刀技,抢救了一个来头很大的伤者。

    结果昨天晚上,她就接到了老康的电话,说伤者很欣赏她的医术,想把她调往京华某大医院,深造一段时间,询问她的意见。

    这是好事,大好事,尤其在蒋默然婚姻不幸时,能够去外地学习深造,这对她以后仍能保持对这个世界的(热re)(爱ai),有着很大的帮助,李南方当然是全力支持了。

    蒋默然担心,她走后,李南方就不好在她家住了,更舍不得离开他,他(床chuang)上的功夫,让她(欲yu)罢不能——李南方不可能在她家住一辈子,早晚都会走,到时她又要独自面对吕明亮了。

    绝不能因为一时的贪图享乐,而放弃整个人生,在李南方的真心相劝,又答应她有机会去京华找她后,蒋默然才开心起来,抱着他狂吻了老大会,才恋恋不舍的放开他。

    没法装((逼))了,****又要远离,以后再也不能与老吕喝着大茶,切磋棋艺了,李南方的(情qing)绪当然不怎么样,但该做的事,还得做,亲自下厨,给蒋默然下了一碗鸡蛋面,祝她一路顺风,然后骑着他的山地车,讪讪赶来了开皇集团。

    与岳梓童一样,李南方骑车刚拐进停车场,视线就被那片花的海洋所吸引,看到了那位玉树临风的追求者,竟然没注意到他小姨那辆车,就停在旁边,低声骂了句什么,车把一拐,径直骑向小车值班室那边。

    李南方来了,暗中得意的岳梓童不再犹豫,启动车子徐徐驶向大厅门口,还特意点了下喇叭,提醒李南方,本小姨,驾到。

    李南方回头,看出她眸光中满是嘲讽的意思后,无声的说了两个字。

    ((贱jian)jian)人。

    他小看了岳梓童,真没想到她竟然接受过唇语方面的训练,看着他的眸光先是一凝,随即森寒之意直冲斗牛。

    就因为别人来追求我,我高兴,你就敢骂我是((贱jian)jian)人,好,那你瞪大狗眼看着,我是怎么犯((贱jian)jian)的!

    岳梓童银牙紧咬了下,停车,花海中的帅哥,转过了(身shen)。

    四目相对的瞬间,岳梓童心就咚的一声狂跳,几乎要从(胸xiong)腔内蹦出来。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