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57章 你终于还是回来了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闵柔站起来说话时,灯光师就把光柱照在了这边,摄影机也随即跟进。

    她的影像,立即出现在了大屏幕上,能让所有歌迷看到她。

    也正因为看到闵柔是个相貌甜美的女孩子,展妃那些铁粉,才没有因为她冒犯了偶像,就对她群起而攻之——这种事,发生在歌迷球迷之间,是很正常的。

    尤其是岳梓童也站起来后,唯有那些脑子不正常的歌迷,才会攻击两个相貌气质截然不同,却都是极品美女的女孩子,就任由她们牵着手,从那排椅子歌迷的头上掠过,走到了过道上。

    闵柔从没这样‘出风头’过,更因忽视李南方的感受而自责,又急又怒,泪水不听话的往下掉,在大屏幕上看得是那么清楚。

    相信没有买票进来,聚集在外面观看大屏幕的人们,也肯定看到了这一幕。

    看到女孩子泪流满面的样子后,会心疼。

    当前的突发意外,无疑会对展妃造成一定的不好影响,演唱会负责人也意识到了这点,连忙让灯光,摄影都各就各位。

    晚了。

    岳梓童从来都是那种不做就不做,做就把事做绝的人,在过道上蓦然回头看着展妃,冷冷地说:你只是个卖弄风(骚sao)与青(春chun),来赚取金钱的戏子。以后不要把自己当做是女王,能随意践踏别人的尊严。李南方卖票时对你撒谎,与你假装很(爱ai)歌迷卖唱赚钱,还有什么区别吗?

    哗!

    岳梓童这番鞭挞入骨的话,就像一股飓风吹过河面,引发千层浪,歌迷们嘘声四起,更有人站起来,嚷着要把黑偶像的人干掉。

    你只是个戏子!

    忽然有人,从别处站了起来,大声喊道:你来青山市,只是为了赚钱!

    滚出青山市!

    我们不要让一个自以为是的戏子,骑在脖子上拉屎拉尿!

    什么东西,走,走!

    闵柔泪眼朦胧中看去,就看到几个人从不远处站起来,最先喊话的,正是刚接替孟常新来开皇集团担任广告总监的董君。

    董君他们喊的话,可比岳梓童直接,也粗暴多了,又是男人——这是展妃铁粉绝不能容忍的,马上就有几个小伙子冲过去,要用拳头来教训他。

    孟常新遭到暗算被打断胳膊后,贺兰小新再派董君来时,当然得考虑他的安全了,特意为他配置了一个职业保镖,加上最先来青山的几个人,要想放倒几个普通歌迷,那是轻而易举的。

    眼看现场就要一片大乱,董君附近几个胆小的女孩子,已经受惊尖声大叫着要跑,体育馆内的灯光大亮,体育馆的大批保安,还有几个协助安全工作的当地民警,都迅速向这边冲来。

    正如岳梓童所说的那样,在普通人眼里,明星们都是高高在上的,可在董君这些背后有大靠山的人看来,再牛((逼))火爆的明星,也就是个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的戏子。

    说好听了叫明星,其实就是不挂牌的高级((妓ji)ji)女罢了,为了挣钱吸引人气,闹个绯闻之类的,这都特么的小儿科,可笑还有很多人,在媒体的蛊惑下,为这些拔吊无(情qing)的戏子鸣不平啥的。

    嘿嘿,怎么,要闹吗?

    董君冷笑一声,抬脚站在了椅子上,开始挽袖子。

    别看现场上万妃粉,他还真不怕,因为他相信任何人,都不会因为偶像,就敢跟他们拼命,没看到保护他安全的几个人,都已经亮出了随(身shen)携带的刀子?

    同样,如果不是岳梓童忽然站出来,当众嗤笑展妃,换做是别人,董君他们肯定会看(热re)闹,(爱ai)闹多大就闹多大,****(屁pi)事?

    现在可是讨好岳梓童的最佳机会,肩负新姐交代下来的重担的董君,怎么可能不牢牢抓住这个机会?

    站住,都退回去!

    就在这些人要冲上过道时,一个短发女孩子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对他们厉声呵斥,却是全权负责体育馆今晚安全工作的白灵儿。

    她当然不(允yun)许现场大乱,这可是上万人,真要闹起来,谁知道会有多少人受伤,那可是大事件,别说是她了,就是局座,青山市的主要领导,也担不起这责任。

    被白灵儿厉声呵斥后,冲过来的那几个民警,才知道他们的行为有多冒失,赶紧带着众保安安抚歌迷们,请大家都坐下,千万不要冲动。

    警方的及时插手,有效避免了一场大(骚sao)乱,虽说还有人在骂,可绝大多数歌迷,却保持了该有的理智,看着岳梓童一行人快步离开。

    从闵柔站起来,到董君等人与不冷静歌迷发生冲突,展妃始终面无表(情qing)的站在台上,冷眼旁观,就仿佛这一切与她无关那样。

    不过心细的人,则能看出她拿着话筒的右手指关节,开始发白了,这证明她内心里,远没有她表面上这样镇定。

    相信不久后,网上就会出现现场的视频,以最快的速度,传遍全世界所有关注她的人。

    毫无疑问,这场风波对展妃的形象,造成了一定无法弥补的损失,尤其是岳梓童所说的那些话,能有效提醒众仿妃粉,再想起她时,会(情qing)不自(禁jin)的想到一个词,戏子。

    很快,随着岳梓童等人的离开,白灵儿等人的强势安抚,现场终于恢复了正常,音乐声重启,展妃的天籁之音再次回((荡dang)dang)了起来。

    她的声音没有丝毫波动,依旧那样动听,代入感十足。

    可再一曲终了后,掌声却变得稀稀落落了起来,现场气氛终于还是被破坏了,万千粉丝们因戏子这个词,对她的感官也变了。

    岳总,最迟后天,姓展的这个女人就会被封杀。

    出来体育馆,董君抬头看了眼外面的大屏幕,对岳梓童说。

    他可不是在吹牛,甚至不用动用贺兰小新,他也有给力的人脉,通过广电总局,把展妃在大陆封杀——要想封杀一个戏子的理由,简直是多不胜数,单单演出税收一项,又有几个(屁pi)股下面是干净的?

    这些人,挣钱也太容易了些,对着镜头哭几嗓子,要不发几个(骚sao),就能数百上千万甚至上亿的挣,而那些真正对华夏做出过贡献的人,一辈子所挣的钱,可能连一(套tao)房子都买不上。

    你们挣钱就挣钱吧,还特么的偏偏不低调,结个婚都闹出那么大动静,又是啥岛啥代夫的,耗资数千万上亿的,挣着国人的钱,去给外国投资消费。

    这要放在明洪武朝代,早特么的一刀把脑袋给剁下来了,我让你烧包!

    岳梓童当然相信董君能说到做到,想了想还是摇头:算了,没那个必要。董总监,今晚谢谢你了。我们走了,你们也早点回去吧。

    董君有些失望,还想趁此机会与岳梓童亲近一下不是?

    人家却不给机会,道谢后就拉着闵柔,快步消失在了人群中。

    别哭了。也不是多大不了的事,不过被一个戏子讽刺一番罢了。

    来到百花公园门口,岳梓童劝还在抹眼泪的闵柔,看似毫不在意,实则内心却开始怀疑,小柔儿见过李南方了,只是却瞒着她。

    她哪儿知道,闵柔伤心不是因为展妃当众讽刺李南方,而是因为她当时并没有顾忌到李南方的感受,还在那儿鼓掌来着。

    走到闵柔的小车前,岳梓童说:李南方,来青山市了。

    我我——

    闵柔很想摇头,说自己不知道。

    展妃已经说了,在体育馆后面小巷里,遇到了木子李,北雁飞南方的家伙,而闵柔又哭的这样伤心,除非岳梓童是傻子,才猜不到他们已经见过面了。

    你,终于还是回来了么?

    呵呵,你回来后,宁愿去找闵柔,都不去找我,看这丫头刚才为你(挺ting)(身shen)而出,就知道你已经成功把她掳获了。

    不错,不错,李南方,你在哄骗女孩子方面,确实有一手。

    岳梓童双手环(胸xiong),抬头看着远处时,脸上浮上了古怪的笑意。

    闵柔看到了,轻声说:是,他回来好几天了,今晚,他还陪我在现场看演唱会。展妃讽刺他过后唱歌时,他走的。我没注意到,还在为展妃鼓掌——他肯定是伤心我为讽刺他的人鼓掌,才偷偷离开的。

    他不许我告诉您,说说要给您个惊喜的,就在明天。

    岳梓童没((逼))问她,她就把一切都说出来了。

    岳梓童脸上的古怪笑意更浓,淡淡地说:打断孟常新胳膊的人,就是他吧?

    岳总不愧与李南方相处那么久,一下就猜出是他做的这件事了。

    闵柔没说话,却没否认,这件事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她坚信岳总会站在自己这边,毕竟追随她两年了,绝对的心腹手下,还不是孟常新之流能比得了的。

    没想到他竟然与一帮混子,同流合污——嗯,他本来就是个人渣。

    岳梓童晒笑一声,继续说:看来,他也是演唱会门票的黄牛党,要不然不会去找展妃兜售门票了。肯定,在兜售过程中,看到人家漂亮,就管不住自己冒犯了她。

    闵柔连忙辩驳:李南方不是那样的人!

    他是什么样的人,你还有我清楚?

    切!

    心中狠狠鄙夷了下小秘书,岳梓童继续说:他本来没打算请你看演唱会,只是票卖不出去了,才顺手送你个人(情qing)。要不然,就他那种见钱眼开的人渣样,会舍得给你花十几万?

    闵柔还想为李南方辩解,嘴巴动了动,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毕竟人家是他小姨,从小看着他长大的——他尾巴一撅,岳总估计就能猜到他想做什么了。

    走了,你告诉他,我明天在公司恭候他的大驾光临。

    说完想说的这些话,岳梓童干脆的转(身shen),踩着小皮鞋咔咔的走了。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