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56章 别动手动脚的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演唱会即将开演之前,李南方在体育馆后面那条小巷内,卖力的像一个女人售卖黄牛票,为此还拔刀相助,结果票没卖出去,只赚了个神经。

    卖力不讨好的事,让李南方觉得自己是个傻比,发狠以后再看到女人时,肯定会草了她,来惩罚她对见义勇为行为的冷漠。

    直到看到展妃出场后,李先生心中的不忿,顿时烟消云散不说,还有些脸红。

    一个人傻到怎样的境界,才能拿着展妃演唱会的黄牛票,试图卖给她,还恬不知耻的说是人家铁粉,为偶像都做了哪些事?

    展妃的亮相,就像一记无形的耳光,把李南方腮帮子抽的那叫一个狠。

    幸好因为岳总就在后面,闵柔不敢看他,没有发现他脸上的异样。

    切,这也没什么啊,老子撒谎只是为了卖票而已,又没强迫你做什么,干嘛要脸红啊——李南方很快就找到了安慰自己的理由,缩着脖子看演出。

    偶像的魅力是无穷的,台上的女神笑都没笑一个,只对台下轻轻一挥手,万千妃粉的吼叫声,就像被刀切断了那样,没有了声息。

    女神要轻启朱唇的讲话了,大家当然不能再嚷嚷了,那是对偶像最大的不敬。

    感谢各位妃粉的支持,在此,展妃衷心的感谢大家。

    展妃说着,双手放在腰间,屈膝盈盈来了个古代礼万福。

    还别说,李南方就觉得古礼最好看,男的双手抱拳,哥哥好久不见,嫂子可好;女的万福,奴家给诸位大爷见礼了——多有特色,个(性xing)?

    比当代盛行的展开双臂弯腰行礼,抬手搞一串不花钱的飞吻,内涵的不要太多。

    展妃的万福,在当前飞吻满天的大环境下,就像雪地里的一朵腊梅,牛羊里的一颗小油菜,看着清新悦目,养眼的不行,这也是众多妃粉力(挺ting)她的原因之一。

    闵柔都忘记岳总在背后了,激动的用力鼓掌,嚷着展妃的名字,唯有李南方撇嘴,不就是个唱歌的戏子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大爷我花这么多钱来看她演出,笑都不给大爷们来一个,声音冷的像冷处理过,你们还这样(挺ting)她,真是不知所谓。

    盈盈直起(身shen)子,万千妃粉自动闭嘴,洗耳恭听女神发出的每一句话:开唱之前,我想先与大家伙分享一个,我刚亲(身shen)经历的小故事,很有趣,当然也很无聊。

    展妃在说话时,低头,目光向贵宾席位上扫了过来。

    被炒到十几万一个的贵宾席位很多吗,尤其是李南方曾经亲口告诉人家,说他这两张票,可是位置最好的贵宾票,就在演出台的正前方,第二排。

    特么的,这臭女人开始笑话老子了,试图利用她的魅力,来驱使她的万千脑残铁粉,对老子的不光彩行为,进行毫无人(性xing)的鞭挞!

    李南方立即明白展妃要干什么了,心中恼怒,没有躲闪,瞪大眼睛恶狠狠的盯着她,心中后悔无限,真该让那俩哥们,把这臭娘们给办了。

    四目相对,李南方从展妃冷幽幽的眸子里,又看到了让他不舒服的嘲讽。

    要不是闵柔,岳梓童都在场,他才不管现场有多少脑残铁粉,肯定会用衬衣蒙住脸,纵(身shen)飞扑上台,施展他天下无敌的脱衣神功,瞬间把这女人脱光,给现场万千铁粉发放视觉福利后,再逃之夭夭。

    初来青山市的我,半小时前独自外出逛街返回时,在体育馆后面小巷内,遇到了一个年轻人,他向我兜售两张贵宾票,并声称是我的铁粉,并信誓旦旦的说,他以前就见过我好几次了,这次转让门票是迫不得已的,因为他家里失火了——

    展妃讲到这儿时,现场万千妃粉们哄然大笑,觉得那哥们简直是太逗比了,假冒妃粉向正主兜售门票,不惜扯谎说家里失火。

    就连闵柔也笑得不行,咯咯的前仰后合,花枝乱颤的,让臊到想把脑袋藏进裤裆里的李南方,真想脱下一只臭袜子来,堵住她嘴巴。

    不对,是脱下两只臭袜子来,后面岳梓童也在笑,只是笑得没有闵柔这么夸张罢了,都堕落到那种地步了,真搞不懂还有什么脸,在人前笑。

    等笑声减弱后,展妃继续说:更让我感到惊讶的是,年轻人还特意对我说出了他的名字。

    李南方的羞愧,一下子被大风吹走,抬头看向展妃的眼神,冷冽了起来。

    他确实对展妃说过自己的名字,不过是在把她从两个大侠手中救出来之后,本着做好事不留名的原则——才不小心说出来的。

    可她为什么不说,她曾经被两个好汉非礼,是李南方救了她的那一段呢?

    她故意隐瞒那一段,只想让她的铁粉们,都来嘲笑李南方,就因为他是假冒的妃粉!

    那哥们,叫什么名字?

    是啊,是啊,展妃你快说说,等有机会我找他聊聊天,问问他当时的感受!

    众多妃粉,乱糟糟的问着,闵柔都跃跃(欲yu)试的样子。

    再次看了李南方一眼,丝毫不介意他的眼神有多冷,展妃淡淡地说:他说,他叫李南方。担心我搞不清,还特意说,木子李,北燕飞南方的南方,李南方。

    闵柔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呆住,看向了李南方。

    李南方面无表(情qing)的坐在那儿,目光坦然的看着台上,看似毫不介意自己被出卖。

    闵柔只看了他一眼,就下意识的回头看向了岳梓童。

    华夏泱泱大国,同名同姓的人在青山市,就不知道有多少个,可唯有她们所熟悉的李南方,才会在向人自我介绍时,烧包的说这句话。

    木子李,北雁飞南方。

    岳梓童也看向闵柔时,眼神明显亮了许多,带着询问的意思。

    闵柔知道她想问什么,却不敢告诉她,李南方已经回到了青山市,就坐在您前面呢,唯有装傻卖呆的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也不知道咋回事。

    现场万千铁粉,这时候乱成了一片,有叫的,有骂的,更多的却是在笑,仿佛听到了尘世间最最好笑的笑话那样,大呼李某人刷新了不要脸的新纪录,以后有机会,说什么也得跟他喝一杯,好好切磋下,我是怎么变成一个不要脸的。

    分享完这个有趣的小故事后,展妃开始轻启她的歌喉,为大家献唱了。

    李南方认出她时,惊讶之余还琢磨,万千妃粉得有多么的((贱jian)jian),才能吹捧一个总是扳着死人脸,说话像冷处理似的女人,等她歌声回((荡dang)dang)在体育馆内后,他才知道,如果不是对这个女人有意见,他也会被这天籁之音所吸引的。

    展妃的歌声,空灵而不空洞,清冽而不冷漠,确实对得起妃粉们吹捧的天籁之音这个成语,尤其歌声中,还带有一种说不出的魔(性xing),让人听了后,就仿佛在无垠的荒漠中,发现了一个水质清澈的湖泊。

    听一次,就再也忘不了了,(情qing)不自(禁jin)随着她的歌声,来细细琢磨歌词所描述的(爱ai)(情qing),亲(情qing),以及最常见的风花雪月。

    (套tao)用网络小说中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代入感非常强烈,妃粉们能通过她的歌声,想象出自己就是歌词里的主角。

    除了李南方,包括闵柔岳梓童在内的所有歌迷,都沉浸在她的歌声中,一曲终了足足一分钟后,雷鸣般的掌声,才轰然响起。

    闵柔也双手用力拍打,小脸激动的不行,随意扭头看向李南方时,才发现他已经不在了。

    心中咯噔一下,闵柔猛地意识到,她对展妃的忘(情qing)投入,对李南方来说,是一个多大的耻辱。

    现场任何人,都有资格嘲笑李南方,唯独闵柔,不可以当男朋友被展妃在大庭广众之下嘲笑时,还这样崇拜她。

    女朋友毫无意识的‘背叛’,让他没脸继续再呆在这儿,趁大家都沉浸在展妃的歌声中无法自拔时,悄然离开。

    闵柔的小脸,一下子涨红,下一曲音乐声响,掌声停止时,她噌地站起(身shen),对台上的展妃大声说道:等等等,我有话要说!

    她距离演出台也就是七八米左右,掌声停歇后的大声说话,不但展妃听的很清楚,诸多妃粉也听到了,齐刷刷的看向这边。

    女神演出时,主办方是不(允yun)许有歌迷擅自打断演出节奏的,马上就有人向这边跑来,闵柔用更大的声音喊道:展妃,你不该这样当众嘲笑李南方的!是,他不是你的歌迷,他向你兜售门票,可能只想赚钱。但我是你的铁粉,我现在还留着四年前去南方看你演出的门票。但从今之后,我再也不会听你的一首歌,因为你不懂得什么叫尊严!

    小姐,请跟我们来。

    两个快步走过来的男人,伸手抓住闵柔的胳膊,不由分说的要带她走。

    放开我!

    闵柔挣扎。

    那俩人担心她还说些对展妃影响不好的话,其中一个伸手去捂她的嘴,还没碰到,就被人抓住手腕,猛地向后一扯,推倒在了椅子上。

    岳梓童出手了。

    就算没有李南方这档子事,她也不会坐视她的心腹秘书,被人拉拉扯扯的。

    那俩肩负现场保安工作的男人,只是(身shen)材魁梧些罢了,受过数年特工训练的岳梓童,要想摆平他们,很轻松。

    放开她,别动手动脚的,我们自己会走。

    相比起相貌单纯温柔的闵柔,岳梓童本(身shen)就具备一股子高高在上的冷傲,让那两个男人迟疑了下,乖乖松开了手。

    我也不是你的歌迷,我来这儿,纯粹是闲的特无聊,还以为来看你唱歌,会比躲在家里看广告要好些,结果很失望。

    岳梓童冷冷看了眼台上的展妃,拉着闵柔的手,走向过道。

    两个女孩子牵手走过时,歌迷都很自觉的低头,让她们的手从头上掠过。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