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55章 谁来陪我?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看到这么(娇jiao)嫩的小手,忍不住亲一下也是人之常(情qing),俩人刚见面时,就来过一次,把闵柔羞得好像触电,浑(身shen)打颤。

    这次也是这样,电闪般的缩了回来,赶紧扭过头,不敢再看他,心儿砰砰地跳。

    唯有纯到极点的女孩子,才会有这种反应,像那些欢场老手,别说是亲她手指了,就算亲她的樱桃木耳,也只会哼哼唧唧的假装醉了。

    闵柔的反应,让李南方稍稍有些羞愧,不过很快就消失了,假装没事那样问道:看什么呀,碰到熟人了?

    话音未落呢,李南方目光一凝,迅速低头,心里骂道,草,还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我这张嘴上辈子铁定是张乌鸦嘴。

    他看到从过道上走过来一个女人,简约(套tao)裙,黑丝****,不是岳梓童又是哪个?

    乖乖,你可千万别来这边,千万别来!

    眼角余光看着边走,边低头寻找座位编号的岳梓童,李南方心中不住的祈祷。

    乌鸦嘴之所以是乌鸦嘴,那是因为说坏事时一说一个准,说好事时却不管用了,岳梓童走到李南方后排座椅处停住脚步,确认了下没看错,横向这边走来。

    闵柔还沉浸在手指被李南方含住时产生的悸动中,小脸火辣辣的,神游天外,哪还能看到岳总已经大驾光临了?

    在李南方的偷偷注视下,岳梓童走到了他(身shen)后空位前。

    老李有些崩溃的感觉,不会这样巧吧,她会坐在我背后。

    从小包里拿出一张纸巾,在座椅上擦拭了几下,岳梓童款款落座,距离他只有不到半米的距离,(身shen)子稍稍前倾,下巴就会蹭到他的后脑勺。

    李南方暗中大骂体育馆的设计者,当初把前后排之间的距离,设计的远一些,会死吗?

    他倒是很想站起来闪人,趁岳梓童还没有注意到他时,只是他心里刚有这个念头,一只小手就悄悄伸过来,握住了他的手。

    我既然喜欢他,要与他交往,被他亲亲手又怎么了呀,何必这样害羞呢,别的恋人别说是亲手,哪儿不亲呀,我反应这样强烈,他会不高兴的——闵柔心里这样想着,轻轻咬了下嘴唇,主动出击了。

    李南方(欲yu)哭无泪,他这时候如果再走,这丫头肯定会问他去哪儿,只要她一出声,就会引起岳梓童的注意。

    他当然不怕岳梓童看到,却不想在这时候被看到,要不然艾马拉就白忙活了,唯有轻轻捏了下闵柔的小手,在她手心里写着字,告诉她千万别回头,千万别出声。

    小柔妹子正沉浸在俩人关系有了突破(性xing)进展的喜悦中呢,压根没察觉出,他在自己手心里写字,还以为这家伙故意用手指,挠她痒呢,咯的一声轻笑,甜蜜更浓,低下了头,就像没察觉出那样。

    唉,这傻孩子是废了。

    在她掌心划拉了老大会,她都没有任何反应,总是在偷着傻笑,李南方就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了,心中叹了口气,右手放在她腿上,轻轻掐了一把。

    真是个人渣,我刚有点主动,他就得寸进尺了。

    闵柔更羞,有心要把那只鬼瓜子打开,却又觉得这种感觉很奇妙,好像有无数个看不到的毛毛虫,随着他的轻掐,向全(身shen)漫延,忍不住的想轻吟出声。

    这孩子,也太敏感了些,简直无处不是**点啊。

    看到闵柔小脸更红,鼻尖上甚至还有细汗冒出后,李南方暗中哀嚎一声,知道再掐她腿也白搭了,暗示都被当做恋人之间的**了,这还怎么玩?

    而且更重要的,岳梓童这会儿好像发现闵柔了,正盯着她看,做最后的确认。

    幸好李南方头发长长了,今天为陪闵柔,又换上了板正的黑衬衣,只看到他脑袋肩膀的岳梓童,还不曾注意他。

    我该怎么办?

    担心手上动作会让闵柔反应更强烈,忍不住(娇jiao)嗔着拒绝他,引起岳梓童的注意,李南方只好慢慢缩回手,低着头想办法。

    我我不怪你的。

    闵柔看都不敢看他,长长的眼睫毛下垂,轻声说道:但,但也别太过分了,这是在公正场合,让人看到不不好。

    她这样说,是因为李南方缩回轻掐她腿的手后,以为他怕惹怒自己,会与他翻脸呢,连忙磕磕巴巴的解释。

    没看到那边有好几对小(情qing)侣,因为即将见到偶像,兴奋的丝毫不顾周遭满是人,就开始抱着脖子猛啃了吗,她既然已经接受了李南方,亲亲小手摸摸大腿这又算得了什么?

    但她的(允yun)许,也仅限于此罢了,李南方要想学别的小(情qing)侣之间那样做,还得给她一定的时间,来适应。

    如果岳梓童没有在后面,小柔儿这样说——李南方有绝对把握,能让她在最短时间内,就适应她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亲吻。

    现在不行啊,李南方得想个办法,让她知道岳阿姨就在后面,已经发现了她。

    就在他绞尽脑汁的想办法时,灯光忽然灭了,现场一片漆黑,好像忽然停电了那样,本来乱糟糟的体育馆内,一下子鸦雀无声。

    这是演唱会正式开始的先兆,组办方忽然灭灯,提醒大家伙先别叨叨了,集中精力看台上。

    也就是一秒钟后,广大妃粉就醒悟了过来,立即欢声雷动,吹口哨的,鼓掌的,扯着嗓子瞎喊的,(热re)烈的气氛,几乎要把体育馆的屋顶给掀翻。

    灭灯的时间不长,最多也就是几秒钟,但已经足够李南方快速把嘴巴凑向闵柔耳边,要对她说五个至关重要的字了,岳总,在后面!

    他的嘴巴凑了过去,恰好闵柔因灯灭而抬头,本能的看向他——李南方就觉得自己吻到了一个柔柔的,香香的唇。

    他心中狂怒,我要的是说话,不是亲嘴儿!

    闵柔也傻掉。

    从六岁开始那年,就连闵父也不亲亲她的小嘴巴了,李南方是这么多年来,唯一亲吻到她唇儿的人,双唇相碰瞬间,瞬间腾起的感觉,触电这个词都无法形容,必须要说是像被雷劈了。

    全(身shen)的力气,随着嘴唇被碰,攸地消失,闵柔发出一声轻轻的嘤咛声,瘫倒在了他怀里。

    这可是男人最喜欢的了,可李南方不敢啊,倒是趁机在她耳边说道:岳总,在后面坐着呢!

    李南方的这句话,又像一道闪电,咔嚓一下把晕乎乎的闵柔,给劈醒了,啥,啥啥,岳总在后面?

    腾地打了个激灵,闵柔坐直了(身shen)子,灯亮了。

    简直是太惊险了,幸亏没有让岳梓童看到她躺在我怀里——李南方低头抬手,擦了擦额头冷汗时,心中失笑,怎么就跟做贼似的呢?

    听李南方说岳总就坐在后面,灯亮后闵柔本能的回头:岳岳总,您也来了?

    灯灭时,岳梓童可没看到她曾经瘫倒在某人怀中,更没有注意到她旁边那人是谁,笑了下轻声说:呵呵,刚才我就看着像你,果真是你,一个人的来的?

    不啊,我一个人来的。

    闵柔差点说漏嘴,为掩饰破绽,接着反问:岳总,您呢,也是自己?

    闵柔倒不怕被岳总发现自己与李南方在一起,她早就说过要成全他们的话了,不过李南方来青山好几天了,都没去找岳总,现在如果被岳总发现他们在一起,心里肯定会不高兴的。

    再说了,李南方刚才的表现,明明是怕岳总看到他的,无论什么原因,闵柔都不想违逆他的意思。

    我不自己,谁来陪我?

    岳梓童心里苦了一个,点了点头时,激昂的重金属旋律,猛地从体育馆四周音箱内传出,趁着刚才灯灭时,一个(性xing)感女郎跑上了台,双手抱着麦克风,脑袋疯狂摇晃着,开始喊麦:嗨,嗨,我的心,在等待,永远在等待——

    大餐之前的开胃菜,端上来了,一下子点燃了久等不耐的妃粉(热re)(情qing),高举着手中荧光棒,魔怔了似的,扯开嗓子跟随(性xing)感女郎,一起狂吼了起来。

    演出开始了,看演出吧。

    岳梓童笑了下,看向了表演台。

    以前俩人在工作之余闲聊,曾经聊过这方面的话题,知道她最喜欢展妃了,以前上大学时,还曾经远赴南方她捧场呢,所以岳梓童今晚在这儿遇到闵柔,很正常,人家可不像岳总,因空虚寂寞冷才来凑(热re)闹的。

    真不巧,没想到岳总也在,唉,今晚是别想享受恋(爱ai)的幸福味道了。

    闵柔这才明白,李南方刚才为什么又是挠她掌心,掐她大腿亲她嘴巴了,搞了半天是他早就发现岳总来了,那是在提醒她呢,结果却被她误以为——还主动跟人说,不会怪他。

    羞死人了啦,都是这人渣不好,买两张票,也能与岳总买到一起,害我误会他的意思!

    心中害羞的闵柔,决定要惩罚某人渣,小手悄悄伸到他肋下,拧住了一点软(肉rou),顺时针转了下去。

    疼的李南方直咧嘴,也就是她吧,换成岳梓童,他早就展开犀利的反击了,绝不会忍着痛,在心中默唱屈服。

    喊麦的(性xing)感女郎,把现场气氛活跃起来后,任务完成,对大家弯腰行礼后,转(身shen)走向幕后,灯光再次暗了下来。

    眼神好的歌迷,看到一个模糊的白影,从体育馆高处,好像下凡的仙女那样,凌空缓缓飘落下来,两道圆柱形灯光相互交叉着,在台上晃了几下,集中在了那条白影上。

    歌迷再次疯狂起来,手舞荧光棒,整齐划一的大喊起来:展妃,展妃!

    正主终于出场了,以这种老掉牙的拉风方式,款款落在了台上。

    看到那张好似万年积雪般冷漠的俏脸,李南方眼睛睁大,草,老子是丢大人了。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