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54章 冰山容颜的女人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李南方才不管女人声音有什么特色呢,只要能买他的票就行,笑着点头:嘿,一看你就是个识货的。不错,位置最好的贵宾票,可以与偶像近距离互动,说不定还能与她合影呢。

    为表示自己不是万恶的黄牛党,李南方把自己说成是一为了展妃偶像,宁可牺牲爹妈也得崇拜她的铁粉,才在黄牛党手中,以八万块钱一张票的代价,购买了这两张贵宾票。

    谁想人算不如天算,就在他怀着对偶像无比崇拜的心(情qing),要步入会场时,却接到了父亲的电话,说家里失火了,百万家产付之一炬,让他赶紧滚回家去,火苗子正旺呢。

    我必须在偶像,与家庭之间,做出艰难的选择,最终选择了后者。

    抬手擦了把眼角,李南方声音有些哽咽的说道:美女,希望你能代替我,向我的梦中(情qing)人,表示我深沉的(爱ai)意——这两张票是你的了,十万块。本人手机支持各大银行支付宝,微信转账。

    你真是展妃的铁粉?

    可能是觉得戴着口罩,有些闷(热re),女人抬手摘了下来,露出一张冷漠,却又俏丽无比的脸庞,在昏黄的灯光下,看上去就像个来自异界的精灵。

    这是个看脸不输给岳梓童闵柔的女人,关键是她的冷,不是岳梓童那种拿腔作势装出来的,而是发自骨子里,带着让人不敢正视的气势。

    偏偏,在这股子无法形容的冰冷中,还夹杂着一丝媚意。

    (套tao)用有叶小刀的话来说,这种女人天生(性xing)冷淡,但只要一遇到能把她折服的男人,激发出她骨子里的媚意,她即刻就会变成一吃人(娇jiao)娃,施展出十八般武艺,不一次(性xing)的把男人榨成干,是绝不会罢休的。

    这种女人天生,就在那方面具备魔鬼才有的本事,男人一旦骑上她,想快点缴械投降都不行,什么时候吐沫,女人说了算。

    所以叶小刀把这种女人视为危险品,宁可对着电线杆子狂撸一个晚上,也不愿意招惹她,在还没有活够之前。

    卧槽,青山市怎么会有如此极品?

    李南方双眼微微眯起,觉得并没有看错女人,表面上却假装没注意到她那张脸,笑着点头:那是自然。我以前就曾经多次看过展妃的演唱会了,当然认识她了——唉,可惜啊,现在她来青山市了,我却不得不放弃与她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心中的痛,你能感觉到吗?

    感觉不到。对不起,我不会买票的。

    女人冷冷说了句,贴着墙根快步向前走去。

    在与李南方擦肩而过时,夜风吹起了她的长发,露出耳后的肌肤,比万年积雪还要白,让他心脏猛地狂跳,恶魔有苏醒迹象,慌忙低下了头。

    早说不买不就得了,害的老子废了老大的口舌,简直是太可耻了。

    等女人走远后,李南方才悻悻的骂了句,看着手里的两张贵宾票,很像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啊。

    还是去小巷口那边吆喝吧,我就不信凭着老子这三寸不烂之舌,竟然连两张门票都卖不出去。

    李南方发狠了,抖擞精神昂首(挺ting)(胸xiong),阔步走向小巷口。

    你们要干什么?

    他刚走了没多远,背后忽然传来女人的厉声喝问。

    回头看去,就看到两个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小巷另一头走了过来,与那雪山美女走了个迎面,立即被她的绝世容颜而倾倒,再也顾不上绅士风度,立即开始向她表示强烈的(爱ai)意。

    不接受,都不行啊。

    左边是个满脸横(肉rou)的光头,差不多得有小四十了,追求美丽的需求还这样旺盛,满脸横(肉rou),嘴里喷着酒气,动手去拉女人肩膀:干什么?嘿嘿,美女,我看着你很眼熟啊,真得很眼熟,好像那个什么明星。走,咱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

    光头的同伴,是个光做不说的实干家,废话都没一句,直接张手去抱女人的腰。

    女人抬手去挡,却被男人趁势抱住了胳膊。

    光头也捉住她左臂,用力向怀里一拉,伸手去捂她的嘴。

    做坏事时最好别让受害者发出声音,那样会影响哥们的好人形象。

    哎,哎,差不多就行了啊。不就是多喝了两杯马尿吗?至于这样没品,不经人家同意,就动手动脚的?

    李南方虽说很不忿这个女人,竟然无视他的(热re)(情qing),断然拒绝他的一片好心,可还是看不惯她被两个大男人欺负,抬手就抓住了光头的手腕。

    草,谁家裤裆没扎紧,把你给露出来了?

    喝大了的光头大怒,刚骂了一嗓子,他那个光做不说的同伴,已经干脆的使出一记冲天炮,直直轰向李南方的鼻梁,要来个满脸开花。

    如果光说不做,看在男人本(身shen)就担负着非礼美女的责任份上,只要他们识时务,李南方会让他们安然无恙的离开。

    可上来就动手,这算什么啊,朗朗乾坤之下,还有没有王法了?

    偶遇两个不懂王法的同胞,李南方很心痛,决定帮他们摘去法盲的帽子,当然了,普法时所用的手段,稍稍暴戾了点,也算是有(情qing)可原了。

    歪头躲开钵大的拳头,抬脚就撩在了那个人的裤裆中。

    不等那位同胞发出惨叫,光头下面的小光头,也狠狠挨了一脚,立即松开女人,双手捂着下面瘫软在了地上。

    很奇怪,光做不说的那位,挨了一记重击后,惨叫声好像在杀猪,喜欢咋呼的光头,则只是闷哼一声。

    这俩人虽说龌龊了些,但所犯的罪过,也不是不能饶恕,真正的罪恶之源,是在他们血液中燃烧着的酒精,所以李南方踹的这两脚,力道恰到好处,能让他们丧失反抗能力,却不会受到根本(性xing)的打击。

    好了,美女,你可以走了,不用谢我,更不要问我叫什么名字,我是不会告诉你,我叫李南方的。木子李,北燕飞南方的南方。

    李南方抢在女人开口说话之前,多少有些羞涩的样子:当然了,如果你非得感谢我,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女人看着他,眨了下的眼睛里,带着些许嘲讽,声音依旧冰冷的如万年积雪,没有丝毫波动:你想让我怎么感激你?以(身shen)相许吗?

    那倒不必要,我李南方岂是那种趁人之危之辈?

    李南方傲然说完,右手一翻,亮出那两张门票,语气诚恳的说:友(情qing)价后再打一折,六折,九万块!

    神经。

    女人定定的看了他片刻,轻轻吐出这两个字后,转(身shen)快步走进了体育馆的后门前,抬手敲了敲,很快就闪(身shen)进去了。

    老子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英勇行为,被她说成了是神经?特么的,更可气的是,老子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她走了。

    感觉受到莫大侮辱的李南方,满腔愤怒无处发泄,唯有抬脚在躺在地上哼唧的俩哥们(身shen)上,狠狠踹了两脚,心里这才好受了许多。

    叮叮当,手机爆响了起来,看到来电显示后,李南方总算想到该怎么处理手中这两张贵宾票了。

    步行来体育馆的这一路上,闵柔回头看了好几次,确定老爸没有再跟踪后,才给李南方打电话:你现在哪儿?

    怎么,相亲先结束了?没有找家上档次的西餐厅,让那帅小伙去装((逼))?完事后,再手牵手的去看场惊悚电影,感受下那——

    别废话,无聊死了。赶紧说,你现在哪儿?

    听他越说越下道,闵柔连忙打断了他,心里却有些甜滋滋的,因为能听出李南方吃醋了。

    我孤家寡人的没人疼,没人(爱ai)的,能去哪儿?无非是在大街上瞎转悠呗。

    来体育馆,我请你看演唱会。

    可别烧钱,门票很贵的。

    本姑娘不差钱。

    闵柔四处扫视着黄牛党的(身shen)影,说道:立即跑步前进,我马上买票,体育馆门口见。

    别,别买,要买,你买我的好了!

    李南方连忙阻止:我这儿还是贵宾票,千金难求的那种。

    闵柔才不相信李南方有贵宾票,因为她可亲眼看到,随着演唱会的即将开始,妃粉们也开始了最后的疯狂,一张普通票都炒到了一万,竟然有三个富婆,为争抢一张贵宾票,相互抬价抬到了十三万。

    李南方像是怀揣二十六万的那种人吗?

    答案无疑是否定的,哪怕他把两张贵宾票递给闵柔,她都不相信这是真的,小嘴张大吃吃的问:这这不是假的吧?

    四处扫视着,防备被岳梓童发现的李南方,冷笑一声:哼,开玩笑,哥哥我像那种拿着假票来泡妞的人吗?你可知道,我为了买到这两张票,陪你去看演唱会,付出了多大的代价?那是我的清白啊,我堂堂一伟男儿,竟然被那胡子拉碴的黄牛党——

    听他越说越恶心,闵柔连忙抬手捂住了他嘴巴,推着他向检票口走去。

    李南方能两次让孟常新断了胳膊,要想搞定两张演唱票,在闵秘书看来,那绝对是轻而易举的小事,实在不值得刨根问底。

    她只知道,能够与李南方一起,坐在距离偶像最近的贵宾席位上,一起看演唱会,就是一种拿什么来换,都坚决不换的幸福。

    她从没有与他说过,她超喜欢展妃,但他却提前搞到两张票,在这儿等候她——(热re)恋中的女孩子,总是会把所有事看得都那样美好,继而无视李南方从她钱包里拿钱,去买爆米花的不男人行为。

    来,为奖赏你的优秀狗腿行为,喂你个爆米花吃。

    坐下后,闵柔葱捏着的一个爆米花,送到了他嘴边。

    李南方低头张嘴,心中一((荡dang)dang),连那两根葱白般的手指,也含在了嘴里。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