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53章 偶遇岳梓童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人在晚上闲逛时,哪儿人多就去哪儿,这是肯定的。

    李南方来到体育馆附近时,看到那么多人争抢什么,还以为发什么大事了呢,连忙凑过去看,等搞清楚原来是一些粉丝为见到偶像,在争抢黄牛党手中的门票后,骂了句一帮傻比,挤过人群准备找到地方喝一杯。

    到现在为止,李南方都搞不懂那些粉丝,对偶像怎么就那么狂(热re),难道说那些女星那儿都是镶金边的?

    李南方敢保证才不是,以前他可是睡过几个女星,还是国际明星,她们照样舒服了会喊压埋跌,照样拉屎放(屁pi)抠鼻屎。

    看来还是老话说的好啊,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哟,大侠,还真是你!

    李南方刚侧(身shen)躲开一个想揩油的胖娘们,胳膊被人抓住了,一张很有个(性xing)的脸,出现在了他面前。

    陈大力,你小子在这儿干嘛呢?

    看到陈大力像自己这样,也穿的人模狗样儿后,李南方明白了:我知道了,你要去看演唱会。

    不是,我才没傻到为了看漂亮娘们,就花好几千的地步。

    陈大力也不怕(身shen)边那些妃粉,听到他这样说后会扁他,得意洋洋的说:她啊,只是我赚钱的机器而已,两个月之前,我就已经企盼这场演唱会快点开始了。

    李南方被他惊倒了,后退一步上下打量着他:卧槽,原来阁下就是她的幕后大老板,失敬失敬。

    大侠,我哪有你说的那样牛比?

    陈大力开心的笑着,拍了拍鼓囊囊的口袋,向旁边扫了一眼,凑到李南方跟前小声说:我是黄牛党。两个月前,就把所有资金都用来买票了。

    初中毕业的陈大力,在社会上混了那么多年,最后能混成敢为了三十万就敢刺杀冯公子的业余杀手,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人。

    多了没有,十万还是能拿出来的。

    不过颇具‘黄牛气质’的陈大力,两个月前在得知展妃要来青山开演唱会后,立即意识到这里面蕴含着极大的丰厚利润了,托人找关系,把所有钱都买成了票。

    结果,就没吃的了——又摊上个还在上高中,就学他惹事生非不学好的小妹,惹了个事,急需用钱来摆平,要不然就会被开除,这才铤而走险,要暗杀冯公子。

    幸好遇到了李南方,这才算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悬崖勒马,没有滑向罪恶的深渊,而是绞尽脑汁,广开财路,终于熬到了展妃的演唱会到来。

    当初他投资十万,区区一个傍晚,就净挣了六七十万,这都是展妃给他带来的,所以厚颜吹嘘说是他的赚钱机器,也勉强说得过去。

    草,原来是这样说的。不错,不错,留着这些钱干个小买卖,打打杀杀的,终究不是个事,有道是出来混,早晚是要还回去的。

    李南方发现自己很有教训别人的天赋,这番话可是发自内心的,连自己都被感动了,不想让陈大力看到自己柔(情qing)的一面,拍了拍他肩膀转(身shen)就走。

    陈大力再次拦住了他,从口袋里拿出两张票,咬牙说道:大侠,这是两张贵宾票,位置最好的前排,送你了!

    刚才陈大力就说了,贵宾票原价就是八千,现在估计能卖六七万,两张就是十几万,现在他竟然拿出来,要送给李南方。

    这让从来都不懂婉拒别人好意的李南方,更受感动,连声推辞说不要,尽管他也是铁杆妃粉——可宁愿买不到票,就像很多妃粉那样,站在外面,深(情qing)痴望着大屏幕,也不能接受陈大力的厚礼。

    他越推辞,本来还有些舍不得的陈大力,更来劲了,把票拍在他(胸xiong)口,转(身shen)就走:如果没有你,我可能早就去蹲大狱了,怎么可能还在外面享受这清新空气?大侠,你如果不要,就撕了吧!

    李南方可舍不得撕,这两张破票价值十几万呢,期间更夹杂着陈大力一番真心,如果撕掉,那是对至美最大的亵渎。

    就是等这家伙走了,才能出来吆喝着有谁买票,以免被发现后,再分给他一半。

    哥,你怎么把那两张票白白送人了?

    就在李南方决定最后一次假意推辞时,一个头发好像爆炸的火焰,戴着大耳环,描眉画眼看不出长相,穿着黑色吊带裙,露出小半个白花花(胸xiong)膛的太妹,忽然闪(身shen)过来,抬手就把他手里的票给抢了过去。

    陈晓,你干什么你?

    陈大力又把票抢了回来。

    我跟你要这两张票,你不给,却白白送给别人!陈大力,我还是不是你亲妹妹啊?

    陈晓去抢陈大力手里的票,还回头骂道:草,你傻比似的竖在那儿干嘛呢?来,帮我抢票!

    李南方这才发现,陈晓背后不远处,还站着个小年轻,十七八岁的样子,小(身shen)板像带鱼那样不够看,花格子短袖衬衣还偏偏敞开着,露出排骨般的(胸xiong)膛上,也贴了纹(身shen)纸,一看就不是好孩子,应该是陈晓的凯子。

    滚蛋!

    不等小年轻过来,高举着票的陈大力,对他骂道:三秒钟,不消失我打断你的腿!

    小年轻明显知道陈大力的厉害,一秒钟都没耽误,转(身shen)就跑了。

    去,去去,看你打扮的这样,还祖国的花朵呢,这是给我丢人呢。

    陈大力毫不客气,把陈晓推了个趔趄,又把票塞到了李南方手里。

    陈晓急了,不顾陈大力的阻拦,抬手点着李南方鼻子骂道:小子,你敢收下这票,可别怪我翻脸,以后无论在哪儿碰到你,见一次,打一次!

    本来,看到陈家兄妹闹争执后,李南方还琢磨着拒绝陈大力的好意呢,现在被陈晓威胁后,这念头立即被大风刮走了,把票装口袋里,转(身shen)就走。

    背后,还传来陈晓的尖声叫骂:我靠,陈大力,你告诉我,那小子是谁,是不是你基友?特么的,一看就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子,下次让姑(奶nai)(奶nai)看到他,非得——

    唉,现在的孩子,还真是没素质,没水平,尤其是穿衣打扮,就你搞成那副鬼样子,有谁会喜欢啊?难道就不会学前面这妹子,穿的正经一点,白衬衣,黑裙子,细高跟,两条黑丝****从背后看上去,就能让我怦然心动——咦,很眼熟啊。

    就在李南方盯着前面那妹子的黑丝****,大发感慨时,忽然发现这背影很眼熟,竟然像他小姨岳梓童。

    恰好那妹子听到陈晓的尖声叫骂,随意的回头看来,不是岳梓童,又有哪个妞儿,能有一双如此健康有力的黑丝****?

    糟糕!

    李南方慌忙低头,转(身shen)快步走向旁边。

    幸好,岳梓童只为陈晓的叫骂声所吸引,没注意到李南方,回头看了一眼,就走向一个高举着门票,嚷着谁还要票的黄牛。

    李南方这才放心,知道她忽然出现在这儿,也是为了看展妃的演唱会而来。

    想想也是,一个孤独到几乎要疯狂的女人,最怕的就是在家过周末了,豪华别墅死沉沉的像坟墓,当然渴望能到人多的地方。

    这边的体育馆,无疑就是青山市今晚人最多的地方,她来这儿太正常了。

    生怕会被她发现,李南方不敢逗留,低头快步走向了体育馆后面。

    来到体育馆后面那条偏僻的小巷后,李南方才长长松了口气,接着嘲笑自己,怎么就这么害怕岳梓童了,是她对不起他,又不是他对不起她。

    不管谁对不起谁,在演唱会开演之前,兜里的两张贵宾票是别想卖出去了,要不然非得被岳梓童发现。

    而开演之后,票价就会坐着火箭般的,直线——下降,能卖到原价的一半,就很不错了。

    李南方有些后悔,不该要陈大力这两张票,他是真不喜欢把时间,浪费在那些狗(屁pi)明星(身shen)上的,除了抹画的有些迷人外,还有什么意思?

    可也不能就这样把票浪费掉啊,还是给陈大力打电话,让他来拿吧,由他卖出去后,再分给他一半辛苦费好了。

    想到六七万块就这样白白送给别人,李南方的心里,疼的直流血,拨打陈大力的电话时,好想给自己一大嘴巴,幸好那家伙没接。

    李南方给陈大力接连打了三次电话,他都没接,看来那边太吵了,听不到。

    这时候天慢慢地黑了下来,狭长的小巷内,只有两个半死不活的灯泡,散发着昏黄的光芒,显得小巷更加黑了。

    有人从小巷那边,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李南方心中一动,向漫天神佛祈求,来者最好是个妃粉,着急近距离接触偶像,却没票——正在心急如焚时,李南方雪中送炭,一出手就是两张,不但是贵宾票,还是打七折的,只收十万块!

    幸好现在年轻人,都已经学会手机转账了,要不然给老子十万现金装在兜里,那得多沉?

    李南方想着,快步迎了上去,走近后才发现,来者是个女的,披肩发,(身shen)穿黑色风衣,脸上还戴着口罩,把自己打扮的很见不得人的样子,大夏天的,就不嫌(热re)吗?

    看到有人快步迎过来后,风衣女人本能的停住脚步,靠向了墙根。

    美女,请问你是看演唱会的吗?

    为表示自己不是趁黑劫色的歹徒,李南方走到人面前两三米处,就停住脚步,拿出那两张贵宾票,在手里拍打了两下:如果是,而你又恰好没票,我可以为你提供。天赐良机啊,必须要好好把握。

    女人这才明白他的来意,看了眼他手里的票,问道:贵宾票?

    女人的声音很年轻,也很好听,仿佛带有某种让人心动的魔力,就是有些冷,没有丝毫的感(情qing),机械女声般。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