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52章 不胜娇羞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看到李南方确实按照自己的要求,穿的人模狗样儿后,闵柔就有些小开心。

    不过这家伙走过来后,总是盯着她上下看,也不说话,算怎么回事?

    请问这位从月宫来的仙子,您是闵柔,闵小姐吗?

    虽说李南方泡妞时的手段,与叶小刀相比起来,还是差了几个档次,不过男人天生就懂得,该怎么装((逼))才能哄女孩子开心。

    你认错人了,这位先生。

    闵柔昂起小下巴,满脸高傲的淡然说道。

    李南方挠了挠后脑勺,左右扫视了一圈,满脸不解的转(身shen)就走,嘴里还自言自语着:嗯,我肯定是认错人了。闵柔那个丑丫头,又怎么可能这样漂亮呢?

    哼哼,说谁是丑丫头呢,我打碎你满嘴牙。

    闵柔再也扳不住脸了,咯咯(娇jiao)笑着,左手抓住李南方胳膊,右手抽向他的脸。

    葱白般的手指,从他脸上扫过,很轻很轻,就像从南方吹出过来的夜风,被他轻易捉住,忍不住低头,在柔柔的手背上,轻轻吻了一下。

    闵柔小脸一红,触电般的缩回手,抬脚就踢:讨厌了啦,这么多人。

    你这是在提醒我,人少的时候,我就可以亲你了吗?

    滚呢。

    闵柔更加害羞,轻轻一跺脚,半转(身shen)低下头不再理他了。

    女孩子不是在做作,她是真从没有与男人在私下里,发生过这种交集,一时间又急又羞更甜蜜,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望着金色夕阳下,白衣飘飘的女孩子,李南方忽然想到了近代某才子的一句诗词,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jiao)羞。

    李南方藏在背后的右手一翻,一朵含苞待放的红玫瑰,出现在了闵柔面前。

    呀,好美的花。

    没有哪个女孩子不喜欢花儿,闵柔眼睛立即一亮,伸手接了过来,闭眼在小琼鼻下嗅了下,轻笑道:好香。

    特意找人要了点香水洒上,能不香吗?

    什么?

    没什么,刚才说漏嘴了,你没听到我说,是从公园花坛里采下来的吧?

    李南方,不破坏我对你的好感,你就会浑(身shen)不舒服么?

    闵柔来气了,再次抬脚。

    李南方赶紧后退,提醒她:现在群狼四顾,小心走光。

    闵柔抬头一看,果然看到周围有很多男人,都看着她,目光闪烁的很吓人,连忙伸手挎住李南方的胳膊:走吧,走吧。

    再看拿票!不过,可以打八折的友(情qing)价。

    人渣不被踢一脚,他是不会舒服的,唯有这样,脸上才能洋溢起得意的笑容,在群狼四顾中,被低头挽着他胳膊的闵柔,拽着急匆匆向东走去。

    经过几个吃饭的小酒店,闵柔脚下停都没停过,这让李南方有些纳闷:想去哪儿吃饭,随便找个地方不就得了?

    喏,那边。

    闵柔总算是停住了脚步,松开他的胳膊,抬手指着前面不远处。

    那是个咖啡厅吧?

    李南方明白了:我不(爱ai)喝那玩意,要喝你喝。他家应该也卖晚餐吧?尽管味道难吃的像猪食,不过古人说秀色可餐,就算不吃,只要让我盯着你不住的看,估计早晚都得被撑死。

    闵柔没理睬他的胡说八道,看着那边问:看到门口那个人了没有,手拿一朵白玫瑰的。

    你眼神这样好,这么远就能看出是白玫瑰?

    李南方明白了:闵秘书,你今晚出来,不会是要与他喝咖啡的吧?

    闵柔自顾自的说:他叫王自强。他爸是干建材生意的,据说有数千万的(身shen)价。我爸希望我,能与他来电,最好是今晚相亲,明天订婚,后天就能走上结婚(殿dian)堂的红地毯,以免某个人渣,把他的宝贝女儿勾搭走了。

    李南方笑了:搞了半天,你今晚约我出来吃饭,是来找他相亲。我说闵大秘,你也太不厚道了,让我来当灯泡。

    闵柔从小包内拿出一叠现金,扯过他手,拍在了他手心里。

    这是报酬吗,好像少了些。我可是专业电灯泡,要价比业余的高几倍呢。

    再油嘴滑舌,我就不理你了。这是等会儿买单的钱,想个好办法搞定他,别伤害他自尊,免得家里大人见面后会尴尬。

    放心。把一对恩(爱ai)小(情qing)侣搅黄了,这可是我最拿手的。

    别太过了。

    闵柔嘱咐了一句,撇下他快步走了过去。

    老闵还真是没良心,我都帮他那么大忙,他也喊过我女婿了,到头来还是把好东西给别人,舍不得给我,真是岂有此理。

    等闵柔跟在某帅哥后面走进咖啡厅后,李南方有些郁闷的耸耸肩,双手抄在裤子口袋里,转(身shen)走了,很快就消失在人群中。

    能够意识到配不上我家小柔,还算你有自知之明。

    藏在一棵树后的闵父,走出来望着李南方消失的方向,欣慰的点了点头。

    说实话,老闵还是很欣赏李南方的,如果他没有那些以往的斑斑劣迹,哪怕他是个扫马路的清洁工人,也不会干涉他追求女儿。

    所有为女儿着想的父亲,都会有这种想法,所以李南方在发现他后,果断撇下闵柔,独自离去。

    他不想让老闵因为自己,就与闵柔发生争执。

    闵柔看上去温柔可人,其实是个很有主见的女孩子,一旦与老闵闹出矛盾,到时候就会采取极端方式,来迫使父亲认可李南方。

    比方与李南方去酒店乐和一个晚上,生米煮成熟饭,或者离家出走——那都不是李南方想看到的,他很羡慕闵柔,能有个为了女儿,就不惧人渣的父亲。

    王自强看到闵柔的第一眼,就深深喜欢上了她,祈求过路各大神佛,能够保佑他赢得美人心,那么他以后就再也不会去夜总会了。

    坐下后,王自强就舌灿莲花,以俩人是校友为切入点,向学妹展开了狂轰滥炸,说吃过晚饭后,去体育馆看演出。

    今晚八点半,体育馆内有一场盛大演出,红遍整个东南亚的清纯歌星展妃,将向万名青山粉丝,献上她的天籁之音。

    当然了,要想倾听展明星的天籁之音,肯定会付出一定的代价,比方一张价值八百块的门票,这还是后面的,要想坐在前面的颜粉vip专坐,还需要付出十倍的价格。

    这还是官方价,一般人是买不到的,早在演唱会即将召开的两个月之前,所有门票就被一扫而空,后来妃粉要想亲临现场,普通票都已经被炒到了五六千,至于贵宾票对于工薪一族来说,绝对是无法接受的。

    可就算是这样,也是一票难求。

    体育馆,就在百花公园的西边八百米处,王自强说他来时,就亲眼看到几十个人,争抢黄牛党中一张牌的(情qing)况,妃粉对偶像的酷(爱ai),又怎是一个疯狂能形容的?

    闵柔,也是妃粉中的一员,在大学时代就是了,那时候闵父还风光时,就曾经远赴南方,花了足足几万大洋,去给展妃捧场。

    不过后来随着家道中落,她唯有把对展妃那份深沉的(爱ai),藏在心底——每个月只有一千块生活费的女孩子,唯有脑子秀逗了,才会傻到不惜割腰子卖肾,也得狂捧偶像。

    现在闵家生活重新好起来了,闵柔有绝对资本,能从黄牛党中购买普通票,前提是今晚得有李南方陪着。

    可那人渣怎么还没有进来啊,迷路了,还是被车撞了?

    闵柔脸上带着秘书接待客人时的职业笑容,与王自强敷衍着,不时看向门口。

    咖啡都快凉了,不住暗示她我很有钱,我很man的王自强都口干舌燥了,李南方也没出现,就在听了老半天,除了听到他班主任是谁其它都没听到的闵柔,心中生气,准备起(身shen)抱歉的说很忙,撇下他闪人时,来短信了。

    你爸,就在咖啡厅外。不过,他没发现我已经看到了他。作为一个合格的好孩子,不要让老爸生气,才是最重要的。

    看到这条信息后,闵柔恍然大悟,怪不得李南方不进来当挡箭牌啊,原来是老爸随后跟踪来此,就为防着她‘弄虚作假’呢。

    如果不是李南方提醒,千万别为此生气,闵柔肯定会跑出去,当面质问老闵想干什么,老不死的,竟然跟踪女儿谈恋(爱ai)——

    我们去看演唱会吧,现在八点了。

    等闵柔吃了一小碗米饭后,王自强马上拿出两张普通票,不过位置要好些,在中前排,吹嘘说他多么的有先见之明,早就知道今晚要佳人有约,提前下手抢购了两张,现在黑市上至少也得值六七千块了。

    王先生,很抱歉,我忽然有些不舒服,想早点回家休息。改天吧,我再约你吃饭。

    闵柔站起来,抱歉的笑了下,不等他说什么,转(身shen)快步走出了咖啡厅。

    为了照顾老爸的(情qing)绪,闵柔愣是坐在那儿,听王自强吹嘘了接近一个小时,让她都被自己感动了,看,老爸你女儿多孝顺?

    扶着电线杆子站的腿都酸了的老闵,也很满意,也不隐藏行踪了,快步追上去:小柔,感觉怎么样?

    爸,你怎么会在这儿?

    闵柔满脸的惊讶,这孩子受李南方的所影响,现在撒谎都不带脸红的了。

    路过,恰好路过,嘿嘿。

    老闵当然不会承认他是跟踪女儿很久了,讪笑了又把话题扯到了王自强(身shen)上。

    闵柔脚下不停的向前走,回答说俩人第一次见面,能有什么特殊感觉啊,怎么着也得多交往几次看看。

    老闵满口说是,又问她去哪儿。

    闵柔说想去那边看演唱会,问老闵去不去,她请客。

    老闵才不会傻到给那些明星送钱,自然是一口拒绝,推说有事,又一再嘱咐女儿在外小心些,早点回家后,走了。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