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51章 是真舍不得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这个周末,蒋默然本来是休班的,不过傍晚就在她做饭时,医院忽然打来了电话,说是送来了几个车祸受伤者,伤(情qing)都很严重,需要她这个青山第一刀亲自上阵。

    无论遭遇了什么样的变故,蒋默然对待工作还是很认真的,接到通知后立即摘下围裙,搂住李南方的脖子亲了一下,低声说对不起后,急匆匆的出门走了。

    她给李南方说对不起,是因为回家的路上,她承诺今晚给他跳舞看的。

    跳视频中那个女人,给李南方跳过的那种舞,籍此希望他能开心些。

    李南方当然不是那种不知好歹的家伙,很欣赏蒋默然当前这种以工作为重的态度,如果一个被丈夫出卖心如死灰的女人,再没有一份喜欢的事业,那么她就会觉得活着,是一种折磨。

    至于今晚能不能欣赏到好看的舞蹈,李南方其实一点都不在意,却知道蒋默然主动提出这个事,无非就是想安慰他罢了。

    这让他感到一些羞愧,什么时候沦落到被女人安慰的地步了?

    但毫无疑问,感受到了蒋默然的真切关怀,心(情qing)好了许多,系上围裙继续做饭,(身shen)上有伤的老吕,给他打下手。

    其实就是陪他聊天,借此机会向李南方表忠心,委婉的暗示等他当上院长后,会施展那些对人民有益的抱负云云。

    这人对权利,确实有着不一般的(热re)(爱ai),吃饭时都在说他早就想好的改革方案,直到李南方开始打哈欠后,才笑着说时间不早了,该休息了。

    李南方自己在主卧睡觉时,没必要开着房门了,他还不喜欢一个人时,被别的男人偷看,尽管(性xing)取向方面正常的老吕,不会半夜起来做这种事。

    倚在(床chuang)头上刚打开微信,来自更名为我就值一块钱的岳梓童的信息,就嘟嘟的冒了出来,几乎每隔五分钟就是一条,有语音,也有红包,不断的问在吗,还请他能不能把手机号告诉她。

    还赌咒发誓的说,绝不会根据手机号调查他是谁,只想在想他时,能及时联系到他,如果他不放心,俩人可以互换手机号。

    就在昨晚,岳梓童还特别怕李南方知道她是谁,更警告他千万别让她知道他是谁,要不然就会废了他——李南方只是没有回她的信息,她就受不了今晚漫长的孤独,主动要求互换手机号了。

    由此可见,女人做出的决定,随时都有可能改变这个说法,还是很有道理的。

    李南方傻了,才会答应她的要求,索(性xing)不理,嗖的一声给闵柔发了个两块钱的红包,询问小美女在不在,在的话陪大爷说说话。

    一把血淋淋的刀子,从屏幕上冒了出来,接着就是个怒火万丈的表(情qing),李南方看了只想笑,连忙回复说他很害怕,请女侠放过小的。

    就像好奇宝宝,更像管家婆那样,闵柔的问题不断冒出来,问他今天都做什么了,和谁在一起,今晚吃的什么饭,吃饭时有没有咬到舌头等等。

    末了,她又拐弯抹角的询问,蒋默然有没有看俩人聊天。

    李南方开了视频,被闵柔拒绝了。

    他再开,没动静了。

    问她怎么了时,闵柔主动发来了视频。

    看到视频内穿戴整齐的女孩子后,李南方才知道她刚才拒绝,肯定是穿衣服了。

    视频中的闵柔,眼睛显得格外大,眨巴眨巴的好像兔宝宝那样,也不说话。

    李南方知道她想问什么,就把手机在卧室内转了一圈,告诉她说,蒋默然去医院值班了,今晚就他一个人在,不用顾忌什么,想脱衣服就脱,他一定会装瞎子不看。

    闵柔这才开口说话,压低声音骂他滚蛋,还抬起白生生的小脚丫,威胁他再敢胡说八道,就会踢死他,李南方趁机在屏幕上亲了口,吓得她连忙藏起小脚,骂他是个不要脸的,连臭脚都亲,不对,是香脚。

    与闵柔在一起,李南方是最放松的,天南地北的胡扯了老大会,看到她抬手捂着嘴打哈欠后,才意识不早了,让她关视频赶紧睡觉,以后可不能勾搭他这么晚了,要不然他会因睡眠不足变成个老头子的。

    他这番不要脸的话,自然又把闵秘书气得,小拳头在他眼前晃了好几下,恶声恶气的警告他,要打碎他满口的牙齿,把他吓得举手投降后,才心满意足,提醒他别忘记明天傍晚陪她吃饭,互道晚安,关掉了视频。

    此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了,岳梓童还在不断发信息,问他怎么了。

    没怎么,老子就是不愿意理你。

    李南方无声的笑了下,关掉手机躺了下来。

    与闵柔胡说八道一番后,李南方心(情qing)好了许多,躺下不久就睡着了。

    早上六点时,他才醒来。

    这一觉,睡得很香甜,仿佛只是一眨眼间,窗外的天就亮了。

    蒋默然还没有回来,看来昨晚肯定是苦熬了一个晚上,门外隐隐传来了吸尘器的嗡嗡声,老吕起来打扫卫生了。

    坐起来先点上一颗烟,李南方拿起手机,点开了微信。

    昨晚他睡着后,岳梓童又给他发来了七十多个信息,最后还发来了一张照片,不是她的黑丝长腿,而是一个——香蕉。

    一个寂寞空虚冷的女人,半夜三更的,给她的网上(情qing)人发香蕉的图片,这意味着什么,相信是个正常男人,就能猜出来的。

    岳梓童还真是‘病入膏肓’了,两人相识才三个晚上,就昨晚李南方没有理睬她,她就用这种方式,隐晦的告诉他,她已经做好了为他表演任何节目的充分准备。

    看完她发的全部信息后,李南方回了句,说他昨晚喝多了,暂时不会把自己手机号给她的,如果她愿意,倒是可以把她的联系方式发过来,但请她要考虑好了,因为这担负着一定的危险。

    岳梓童没有回信,看来已经睡着了,她发照片的时间,是今天凌晨两点半。

    今天艾马拉要赶来青山市,李南方得去找她,就自己的某个计划,详细协商一下,傍晚七点还得去陪闵柔吃饭,可是很久都没这么忙过了。

    以后得节制点了,再这样荒(淫yin)无度下去,老子早晚都得英年早逝。

    刷牙时感觉腰酸的李南方,在心里这样警告自己。

    自从住进蒋默然家后,就昨晚还算正常,前两个晚上都得好几次,女人倒是神清气爽的,他可有些吃不消了,毕竟每一次所付出的,都是精华。

    小柔,马上就要六点半了,你还不出门?

    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老闵,不时的看看表,担心她会耽误了与某帅小伙的约会。

    知道了,着什么急呢,又不是出远门。

    闵柔不满的埋怨着,从卧室内走了出来,老闵立即眼前一亮,自豪感油然而生,不愧是我老闵的女儿,稍稍一妆扮,就比那些明星好看许多倍。

    古人云,女要俏,一(身shen)皂,闵柔穿着素白色半袖连衣长裙,(肉rou)丝袜,白色的小高跟皮鞋,手里再拿个白色小包,腰间却系了一条火红的宽腰带,秀发不再披散,也被一条红丝带束在脑后,干净小脸上,唯有朱唇轻点。

    就好像,来自月宫的嫦娥仙子那样,还是少女版的。

    不好看么?

    看到父亲傻乎乎的盯着自己,闵柔有些害羞,揪着裙裾,原地转了一个圈。

    好看,好看,就是妆扮的太年轻了些,好像个高中生。

    老闵发自肺腑的说着,叹了口气:唉,真舍不得啊。

    他舍不得,把这么干净漂亮的女儿,嫁出去。

    看到父亲眼神黯淡了下来,闵柔忽然觉得特对不起老爸,怎么就不顾他的反对,一心要与某个名声很臭的人渣偷着交往呢?

    她精心打扮,是因为今晚要与某人渣在一起,至于老闵看中的某帅哥,早就被她忘在脑后了。

    爸,那我不嫁了,一辈子就呆在家里,陪着你和妈妈。

    闵柔走过去,抱着老闵的胳膊,小脑袋轻轻伏在了他肩膀上。

    傻丫头,你要不嫁,还不得把我们两口子愁死?

    老闵慈祥的笑着,拍了拍女儿后背,又开始催促她快点走吧,某帅哥在百花公园的红豆咖啡厅,手捧一支白玫瑰等着她呢,路上开车慢点,千万要注意安全。

    在老闵的絮叨声中,很想多感受下父(爱ai)的闵柔,被他推出了家门。

    老闵,你说小柔,会听你的话,去找小王见面吗?

    就在老闵仿佛把最珍贵的东西推出家门,心中凄凄时,不怎么(爱ai)说话的闵母忽然这样说道。

    老闵一愣,闵母就告诉他说,她能感觉到女儿现在无比开心,就像一只迫不及待飞出去的小鸟那样,不该有这种心态,别忘了老闵刚介绍小王时,女儿可是很不愿意的。

    老闵眨巴了几下眼睛,慢慢醒过味儿来了:你是说,小柔今晚出去,不是去见小王?

    闵母说,她也是女人,想当年与老闵偷着约会时的精神面貌,就像女儿当前一样,所以才能感受到闵柔当前的心(情qing)。

    一个不认识的小王,还远远没有资格,让女儿这样精神焕发,老闵立即意识到了什么,恨恨的骂了句傻丫头,快步出门。

    追回被坑的钱后,老闵也买了一辆车,远远吊在女儿车后,准备看看她今晚到底要与谁在一起。

    在被妻子提醒后,老闵隐隐猜出那个人是谁了,可还是不愿相信,乖巧听话的小柔,怎么会违背他的意愿,背着他去与那人渣约会呢?

    事实证明老闵终究还是失望了,女儿驱车来到百花公园门口后,刚停好车子下车,一个(身shen)穿西裤黑衬衣的年轻人,就从旁边走了过来。

    那家伙不是李南方,又是谁,尽管穿的人模狗样儿的。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