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49章 今晚,有惊喜吗?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女孩子把话说的都这样透了,李南方焉能不知道她的心意?

    可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如果没有那个该死的岳梓童,他现在肯定会舌灿莲花,把闵柔哄得晕头转向,说不定今晚就能成就好事了。

    叮叮咚的手机铃声响起,总算让李南方松了口气,看着闵柔拿起电话,放在耳边低声嗯了几句,说道:我爸打来的电话,他说有事让我赶紧回去,你也回吧,她都给你打几次电话了。

    好,要不要我送你?

    不用,我开车呢,现在还不算晚。

    闵柔摇了摇头,从小包内拿出几张钞票,放在桌子上站起(身shen):哦,对了,后天傍晚七点,我请你吃完饭,去外面吃。到时候,穿的好一些,免得拉低我的颜值。就这样决定了,不许拒绝,要不然再也不理你了。

    放心,到时候我肯定打扮出玉树临风的样子,让你见识下哥们的真风采。

    李南方一口应(允yun),目送闵柔上车走人,拿起钞票正要喊老板来买单时,手机叮咚响了一声,这是微信提示声。

    他打开,是无心人发来的语音信息,语气嗲嗲的让人骨头酥:宝贝儿,你现在哪里?我想你了。

    今晚,有惊喜吗?

    李南方笑着,飞快的打字回复。

    无心人的回复也很快,问他想要什么样的惊喜。

    李南方回答说,你懂得。

    无心人又发来了语音:宝贝儿,我要红包,二十九块九的。

    好。

    李南方依旧笑着,只是笑容有些冷,就像忽然刮起的夜风。

    今晚有雨。

    闵柔驱车赶回小区门口时,天上已经飘下了蒙蒙细雨,门口传达室前面,有个(身shen)穿黑色网球衫的短发女孩,正向这边看来。

    闵柔的心,跳了下,轻点刹车,探出小脑袋问道:嗨,白灵儿。

    白灵儿快步走过来,开门坐在了副驾驶上:没想到下雨了——你去哪儿了?我刚从你家出来。

    白灵儿从来都是快人快语,尤其觉得闵柔人不错,直接说明了来意。

    孟常新被打断胳膊后,青山市局很快就破案,抓到了嫌疑人鸡哥等人,不过不等审讯,局座就带来两个男人,也没说他们是什么来历,只说这件案子交给他们就行。

    白灵儿自(身shen)脾气暴躁,以往在办案时,经常(性xing)的对嫌疑人滥用私刑,却看不惯那两个撇着一口京片子的外地人,问都不问一句,直接就用警棍,把鸡哥的腿打断了。

    让她觉得很野蛮,很粗鲁,要不是局座严令任何人不许插手这件事,她肯定会管,给那俩人上一堂生动的律法课。

    不过让她有些纳闷的是,外地人从鸡哥嘴里问出,是谁打伤了孟常新后,就没动静了,也不说请市局协助抓捕幕后指使人,就这样住在市局内干耗着。

    韩军说,那俩人在等上面的消息,看来上面在与幕后指使人谈条件。

    白灵儿才知道,雇凶打人者,是闵柔的父亲。

    今晚那俩人走了,还请市局不要再追究这件事了,把鸡哥放掉就好,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这件案子最终以这种方式收场,让白灵儿感到无比惊讶,不顾局座严令,今晚偷着来找闵父,就是想搞清楚怎么回事,好奇嘛。

    白灵儿亮明(身shen)份后,可把心虚的老闵给吓坏了,当然是连声否认。

    白灵儿很清楚,离开闵家后,闵父肯定会立即给闵柔打电话,召唤她回家。

    这不,你就来了。

    简单说了遍来意后,白灵儿故作轻松的笑了下:闵柔,请相信我,我就是好奇,想知道是谁这么大本事,能让那些嚣张外地人,灰溜溜的滚蛋。当然了,你也可以不说,这也不是工作,姐妹之间单纯的聊天吧?

    我们是姐妹吗?

    我有你这种把我老爸吓坏的姐妹,才怪呢。

    闵柔暗中撇撇嘴,说道:白警官,其实这件事很简单啊。别忘了,孟常新可是岳总从京华那边聘请来的。

    闵柔还没傻到,在白灵儿面前什么都说的地步,抛出个模棱两可的话题,让她自己去脑补。

    白灵儿眉头皱了下,说:据我所知,岳梓童对这件事,毫不知(情qing)。

    那我就不知道了。

    闵柔淡淡地说:可能是他们良心发现,意识到他们卑鄙在先,才放弃继续追查的吧。

    闵柔,你别误会,我就是好奇,没别的意思。

    看出闵柔的神色冷淡后,白灵儿就知道该走了,讪笑着拍了拍她胳膊下车时,还特意强调咱们是好姐妹。

    也不管好姐妹下雨时该怎么回去,闵柔开车来到楼下,几乎是小跑着回家,刚开门,就看到闵母坐在沙发上默默哭泣,闵父心急火燎的收拾东西。

    这是要跑路的节奏,看到女儿终于回来后,闵父连忙催促她赶紧收拾,要连夜逃离青山市,刚才警察来过了,知道他是鸡哥打人的幕后真凶了。

    爸,没事了,白灵儿没对你说,姓孟的那边已经把鸡哥给放了吗?

    闵柔坐在沙发上,伸手揽着母亲的肩膀,重重叹了口气:唉,如果不是这样,你还有机会在这儿收拾东西?

    闵父傻楞了下,恍然大悟,随即脱力般的瘫坐在了行李箱上,双手捂着脑袋喃喃说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是李南方搞定的。

    闵柔不忍让父亲再胡思乱想,干脆明说。

    闵父噌地抬头:李南方?

    如果闵柔说别人,闵父可能还不信,但说是李南方,他却会深信不疑,因为他可是亲(身shen)经历了,人家李南方怎么给他要回被坑走的家产。

    看到女儿点了点头后,老闵又问:他为什么要帮你?

    不等闵柔说什么,老闵一拍大腿,叫道:我知道了,他还是对你贼心不死!不行,这绝对不行,我怎么可能让你去嫁给一个人渣?

    闵柔翻了个白眼,低声安慰了母亲几句,站起来说:如果没有这个人渣,你现在还到处喝酒,发疯呢。

    就就算我那样,我也不许你嫁给他,绝不许!

    闵父说的斩钉截铁,看到女儿走向她房间,又说:小柔,不管怎么样,你后天都要去相亲!要不然,以后别管我叫爸!

    知道了啦,老闵!

    砰地一声,闵柔大力关上了卧室房门。

    把老闵吓得一哆嗦,抬头看向窗外,外面的雨下大了。

    雨点打在窗户玻璃上,发出轻微的笃笃声,好像有人在外面敲窗,请岳梓童打开,让他进来那样。

    岳梓童没有管,她在与北方人语音聊天,脸上洋溢着在公司没有的神彩。

    北方人依旧那样,几乎每一句话,都能说到她心里去。

    岳梓童叹了口气,说:跟你说点心事,我十六岁那年,喜欢上了一个男人,他比我大了八岁,是我的教老师。我也能看出,他也很喜欢我。不过,因为家里的某些原因,我不能接受他。后来,我终于下决心接受他时,他却让我失望了。

    老天爷说,岳总编故事的水平也很高,把贺兰扶苏怎么让她失望的全过程说完后,就连她自己都相信了——

    北方人说,也许,老师有什么难言之隐呢?

    岳梓童点头说知道,也能理解老师,所以她现在已经对老师不保佑任何幻想了,就打算单(身shen)一辈子了,能够在网络上认识北方人,陪她聊天谈心,也算是老天爷给予的补偿了吧。

    北方人趁机打蛇随棍上,向她索要大尺度的照片,也好增加一下网络夫妻的感(情qing),今晚是周末,可以陪她聊个通宵。

    岳梓童拒绝了。

    北方人就问为什么。

    就在岳梓童刚要义正词严的,说出想好的拒绝理由时,我是傻瓜发来了红包。

    哦,我有点事要忙,等会聊。

    岳梓童马上就给北方人发了条抱歉的语音,还带着一个香吻。

    也没看北方人发来了什么语音,岳梓童飞快的点开了红包,二十九块九。

    紧跟着,来了一条红果果的信息,说她现在可以脱了,给他录制心跳的视频了。

    而且,还要看到脸,说如果看不到脸,那实在没啥意思。

    岳梓童当然不愿意,就问能不能只看(身shen)子——无论看哪儿都行,包括做些心跳的表演,但就是不能看脸,那样会影响她的形象。

    我是傻瓜就说,你还在意什么狗(屁pi)形象啊,反正他远在南方,这辈子也不一定来一次,就算我看到你的脸,我又知道你是谁?

    岳梓童说,那也不行,你一旦发坏心,把视频发网络上怎么办?

    我是傻瓜反问,你有没有把我们两口子的视频,发网络上?

    岳梓童说没有,她只是追求刺激,并没有打算祸害谁的心思。

    我是傻瓜回答说,他也是这样,还提议她如果担心会曝光,那完全可以化妆啊,只要把妆化的浓一些,谁能认出来?

    岳梓童有些心动了,但最起码的廉耻,还是让她摇头说不。

    我是傻瓜生气了,恶狠狠骂她是婊砸,都特么的已经给录过一段了,还要个狗(屁pi)的脸,不愿意拉倒。

    滚尼玛,你才是婊砸,你们全家都是婊砸!有本事说你在哪儿,我特么的今晚就废了你!

    岳梓童大怒,对着手机就发了这段语音。

    不愿意拉倒,那老子没时间陪你玩儿,有这工夫,还不如好好伺候下老婆呢——我是傻瓜发来这条信息后,又发来一个几秒钟的视频,他正与她老婆抱在一起,(热re)吻。

    傻比,去死吧!

    岳梓童扔掉手机,重重躺在(床chuang)上,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天花板,倾听着雨点敲打窗户玻璃的响声。

    孤独,就像看不见的恶魔那样,从四面八方笼罩了过来,让她蜷缩起了(身shen)子。

    北方人来信的提示声,明明一直在响,却没起到以往的作用。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