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48章 希望你永远在我身边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人在有重大心事时,是没有胃口的,尤其是在这种乱糟糟的环境下。

    李南方倒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烤串烤鱼靠鸡翅的,吃了一大堆,啤酒也喝了十几瓶,还没住嘴,仿佛特意向闵秘书显摆他是个吃货。

    只吃了一点毛豆,喝了半杯啤酒的闵柔,见他又喊老板,再来几串红腰过来时,再也忍不住了,抬手打在了他手背上,抱怨道:行了,还吃,喂猪呢?还是你今晚约我出来,就为让我看你饭量有多大的?

    下班回家后,闵柔听从李南方的嘱咐,为了不让父亲担心受怕,故作以往那样的平静,还答应了闵父让她后天一定要去见某帅小伙的要求,饭没吃几口,就躲到自己房间里发呆去了。

    她没敢再给李南方打电话,生怕干扰他托人摆平孟常新,可那家伙好像不知道闵秘书现在是多么心急如焚,也始终没打电话来说一声。

    坐立不安的闵柔,天刚擦黑时,终于接到了李南方的电话,约她去百花公园门口的烧烤摊会合。

    很少撒谎的闵柔,对父母谎称岳总有急事找她,急匆匆出门,驱车赶了过来。

    在路上时,她还以为李南方会说孟常新的事呢,结果来了后,这家伙却闭口不谈,就知道显摆他多能吃,闵柔每次想问,也都被他以天机不可泄露的理由给婉拒。

    她只好耐心的等,终于等的不耐烦了。

    闵秘书,不是我不想告诉你,是时机未到,正所谓天机不可——

    闵柔烦死李南方总是拿这句话来敷衍她,用力拍了他手背一下:有什么不可泄漏的?你知道我现在心(情qing)有多糟糕吗?还让我在这儿看着你吃饭,你再这样,我就走了,怎么就不知道我急的想哭。

    说到这个哭字时,闵柔眼眸中攸地有水雾浮上了,抬手捂住了脸。

    李南方看得有些心疼,刚要安慰她呢,叶小刀的名字,总算是手机屏幕上闪烁了起来,一把抄起,不等他说话呢,就低声骂道:草,你特么的死人吗,办这点小事,还用这么长时间!知道老子现在有多难熬啊,快被泪水淹死了!

    那边的叶小刀,肯定是被李南方的当头大骂,给骂了个楞,老大会儿才反应过来,怒吼中带着暴跳如雷的气势:姓李的,我草泥老婆,你还有没有良心啊,是你吩咐刀爷完事后一个小时,再给你打电话的,现在却又埋怨刀爷慢了!

    李南方本打算,叶小刀打来电话后,是要打开扩音器,让闵柔也一起听听的。

    现在估计不用了,叶小刀的怒吼声,几乎把手机喇叭都震坏了,捂着小脸抹眼泪的闵柔,就算耳朵聋了也能听到,赶紧放下手,看向了手机。

    我不是心急吗?

    李南方就是((贱jian)jian),被叶小刀狂骂一顿后,立即没脾气了:赶紧说说过程,精彩不精彩。

    特么的,就这点(屁pi)事,你竟然还问精彩不精彩,简直是对刀爷我的侮辱。

    叶小刀骂了句,声音低了不少,闵柔还是听的很清楚:成了,姓孟的,还有指使人彻查是谁打断他胳膊的幕后指使人,都被刀爷把胳膊打断了。估计他们不会乱来了,很快就能把那个什么鸟几把鸡哥给放掉。

    有照片吗?

    李南方问出这句话后,马上说道:不是老子不相信你,是——

    叶小刀打断他的话:刀爷知道,你要照片是给你马子看得,也好让她放心。特么的,像刀爷这么聪明的人儿,又怎么会想不到这些?

    骂骂咧咧中,叶小刀发了两个彩信过来。

    李南方打开,那是孟常新陈副总俩人被打断胳膊的照片,这对男女的胳膊被抬起,小臂半截处下垂,呈九十度角,骨头叉子都刺出皮肤了,残忍血腥异常。

    闵柔只看了一眼,就连忙挪开了目光,心儿被吓得砰砰跳。

    把照片直接删除,李南方神色平静的问道:这个女人,应该不是孟常新的幕后大老板吧?

    姓孟的幕后大老板,是京华七星会所的老总,姓陈的娘们说姓花,叫什么花夜神,很奇怪的名字,人更奇怪,因为很少有人能见到她。不过姓陈的娘们说,姓花的娘们并没有参与报复你马子的事,而是另有其人。

    叶小刀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后,顿了下:也是个娘们,是姓花的娘们最好的朋友,复姓贺兰,叫贺兰小新,据说是京华贺兰家的大小姐。姓花的娘们派人去青山市帮你小姨做生意,也是看在她面上的。姓孟的被你打断胳膊后,她当然要出面了。

    在叶小刀提到贺兰小新后,李南方轻轻吸了下鼻子。

    这个贺兰小新,肯定与岳梓童喜欢的贺兰扶苏有关系。

    最后,叶小刀问:还要找复姓贺兰的那个娘们晦气吗?就是不知道她漂不漂亮。

    算了,如果她聪明的话,这会儿该懂得怎么收手了。

    李南方不想把这事闹大,反正已经严惩过孟常新俩人了,而且他也很清楚叶小刀是个比虫子,估计姓陈的女人,在被打断双手前,也得‘免费’为他服务。

    做事不可太绝,这是李南方做事的一贯原则。

    正要扣掉电话时,叶小刀在那边怪叫:刀爷我无偿帮你做事,能不能让我看看你马子,长什么样子?

    李南方刚想说不行,但想了想又说:那你加老子微信,会玩不?

    草,你这是在侮辱我。

    叶小刀在那边骂了句,要了李南方的微信号后,扣掉了电话。

    咳,我那哥们,想看看你。

    李南方干咳了声,问闵柔:你的意思呢?

    闵柔的小脸,这会儿已经恢复了点正常,轻(身shen)反问:你的意思呢?

    我这人很小气的。

    我想亲口对他说声谢谢。

    就知道你会这样说。

    李南方打开了微信:他胡说八道惯了,说着说不着的,你多多担待些。

    闵柔柔柔的笑了下,没吭声,抬手拢了下耳边发丝,坐直了(身shen)子。

    李南方举起了手机,闵柔看去,就看到两个男人,其中一个还是黑人,从视频中争先恐后的瞪着她,咧着嘴的傻笑,好像土鳖那样,一点也不像穷凶极恶之辈。

    就是叶小刀的嘴,确实臭些:哇噻,美女啊,乖乖,这小模样如此的清纯,李南方那牲口是怎么忍心下手的?

    闵柔嫣然,柔声说:你们好,我是闵柔,很高兴能认识你们。多谢你们能帮我,有机会来青山市吧,我请你们吃饭。

    闵柔这样后,叶小刀反倒是不好再嘴臭了,咧嘴傻笑了声时,旁边的马刺,用生涩的汉语说道:谢,谢谢美女,我是马刺,以后我一定——

    话还没说完呢,就被叶小刀抬手拍在了后脑勺上,骂道:谢你麻痹,滚蛋——小美女,你别介意啊,我这兄弟粗鲁没文化,说话没礼貌。

    闵柔忍不住的噗嗤一下,抬手掩着嘴的笑了。

    她可是亲眼所见,到底是谁粗鲁,说话没礼貌的,叶小刀能教训马刺,这说明他的脸皮,还不是一般的厚。

    美人巧笑嫣然,尤其还是闵柔这种干净的小美女,绝对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叶小刀,立即眼睛一直,有口水留下来时,李南方及时关掉了视频聊天。

    还一个劲的给闵柔解释,叶小刀就是这德(性xing),不过人还是不错的。

    叮当一声,叶小刀发来了一条信息,委托李南方向闵柔解释,刀爷真不是小美女看到的那样,没品。

    我很喜欢他。

    闵柔没心没肺的说:有机会,让他来青山市吧,我说过要请他们吃饭的。

    李南方也没当回事,因为他能看出闵柔说喜欢叶小刀,纯粹是觉得他有趣,就像女孩子喜欢可(爱ai)的猪宝宝那样,而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

    好,我肯定照办。

    我能问问,他是做什么的吗?

    闵柔犹豫了下,说:如果不方便回答,就别说。

    敢跑到京华大医院内,把孟常新俩人胳膊打断,事后却当(屁pi)事也没有的男人,能是一般人吗?

    李南方想了想,轻声说道:他是个杀手,最厉害的那种。

    杀手之王吗?

    老天爷也搞不清,本该远离杀戮害怕血腥的女孩子们,一般都对杀手啊,大盗之类的猛人,特别感兴趣,闵柔也是这样,不但不害怕,还兴奋的追问。

    算是吧。

    李南方笑着点头:不过他属于那种无冕之王,很少有人知道。

    我知道,我知道,他这是低调,保护自己呢。

    闵柔好像啥也懂得那样,小脑袋连连点了几下,又问:就是他,帮你一起给我爸要回钱的吧?还有,也是他帮你拿到袜业联盟大会邀请函的吧?

    闵柔能这样想,最好了,李南方真心不愿意她知道太多(阴yin)暗,竖起了双手拇指,点了三十二个赞。

    闵柔脑子转的非常快:那你呢,也是杀手吗?

    叶小刀既然是杀手界的无冕之王,闵柔又亲眼看到李南方在与他说话时,一点普通人该有的惧意也没有,相当随便,还能驱使他做事,这本(身shen)就说明了什么。

    是。

    李南方深吸了一口气,(挺ting)直腰板傲然说道:我就是传说中的杀手之王,人称黑山老妖是也,最(爱ai)你这样的小美女了——嘿嘿,今晚,你休想逃开我的魔爪!

    抬手,把那张呲牙咧嘴的怪脸推开,闵柔低声说:李南方,你到底是做什么的,我不在意,就像我不在意你与蒋默然在一起。我只只在意,你能永远在我(身shen)边。

    李南方呆愣下,随即讪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