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47章 要找个乘龙快婿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晚饭过后,花夜神总喜欢坐在天台的游泳池边,端着一杯红酒向远处眺望,目光清澈深邃,如果没人打搅,她能一动不动的呆两个小时。

    也没有谁敢来打搅她发呆,除了贺兰小新。

    穿着一袭轻纱睡袍的贺兰小新,风撩起袍角时,就像梦露那张最经典的照片那样,露出了下(身shen)子,不过她才没有去捂,花夜神回头看去,能看到里面竟然什么也没穿,但那双修长的****上,却被黑丝紧裹着。

    岳梓童说得没错,贺兰小新就是个痴狂的黑丝控。

    幸亏这儿没有男人。

    花夜神苦笑着,摇了摇头。

    贺兰小新走到她(身shen)边,嫣然一笑:我喜欢这种无拘无束的感觉,更喜欢让男人看到我姣美的(身shen)躯。但到目前为止,却从没有遇到一个能让我甘心为他展示美的。

    你前夫呢,他也没看过?

    你说呢?

    贺兰小新反问道。

    花夜神再次摇了摇头:不知道。

    贺兰小新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坐在她旁边的藤椅上,为自己满上半杯红酒,在手里轻轻晃着:我听说,厨房那边有个孩子死了。

    花夜神淡淡地说:也不算是孩子了,他已经十九岁了。怎么,你会关注他,喜欢上他了?

    还真有点这意思,正准备与他培养一下感(情qing)呢,谁知道他就暴病(身shen)亡了。

    贺兰小新眼里闪过一抹遗憾时,有人敲响了天台门口的房门,回头看去,是花夜神的贴(身shen)秘书,姓丁,丁慧。

    看到花总点头,丁慧才快步走过来,低声说:花总,陈副总,孟常新都出事了。在医院被人打断了两根胳膊,陈副总还被歹徒当众强(奸jian)。

    七星会所的老总花夜神是个女的,帮她处理会所工作的几个副总,也全都是女的,年方三旬的陈副总,是最受她所欣赏的一个,相貌只能算是中等吧,不过(身shen)材却很出色,(性xing)格也冷傲。

    花夜神派人前往开皇集团,帮助岳梓童这件事,就是陈副总安排的,人选也是她选的,孟常新被人打断胳膊后,她通过关系向那边施压,很快就揪出了鸡哥。

    这件事,也证明了陈副总的工作能力很强。

    陈副总接到孟常新的电话后,晚餐还没吃完,就驱车赶往了医院。

    孟常新与陈副总的关系很不一般,这是众所周知的秘密,包括花夜神,不过谁也没有把这事当做一回事,所以在接到电话后她火速赶去,也很正常。

    不正常的是,孟常新让她速速赶去医院,不是因为想她——胳膊受伤的人,在做那种事时,应该不怎么碍事的。

    陈副总刚进了特护病房,就被两个假扮医生的人给制住,当着孟常新夫妻的面,被那个高个子撕光衣服,当众强(奸jian),这还不算完,完事后又让矮个子歹徒,用木棍残忍打断了她的双臂,这才扬长而去。

    丁慧说,听孟常新叙说,高个子是华夏人,矮个子是外国人,因为在高个子(奸jian)污陈副总后,矮个子也想跃跃(欲yu)试的,却被一脚踢开,骂他不许玷污他的同胞,就像他去了矮个子国家后,也不会玷污任何女人那样。

    高个子并没有(奸jian)污孟妻,尽管孟妻也被他撕光了衣服,无论是相貌还是(身shen)材,都要比陈副总强很多——由此可以判断,这个人是相当有原则的。

    两个歹徒离开时,还用棍子点着孟常新的脑袋,让他带话给幕后真正的大老板,最好是少玩那些没用的,要不然陈副总俩人就是下场。

    他们做案从容离去之前,用口红在陈副总后背上,留下了一个标记。

    丁慧吐字清晰的讲述完后,把手机递给了花夜神。

    贺兰小新抢先拿了过去,只看了一眼,双眸瞳孔微微缩起:黑幽灵?

    照片是孟常新发过来的,是陈副总的后背,本来犹如凝脂般(娇jiao)嫩的皮肤上,满是抓痕,咬痕,还有一个红色的骷髅头,几笔画成,栩栩如生,看上去很是触目惊心。

    这个骷髅头,代表着黑幽灵吗?

    花夜神摆了摆手,示意丁慧离开,轻声问:黑幽灵,是个人,还是个组织?

    是一个人。

    杀手?

    不是,但他曾经创下过在一年中做案三十七起,起起都是重案的记录,有二十一个人,死在了他手里,杀人手段血腥残忍,却又干净利索。

    我怎么没有听说过这个黑幽灵。

    那是因为今年七月份之前,他从没有在华夏犯过事,只活跃在西方国家,被称为新的黑夜传说,倍受那些新晋杀手的崇拜。

    七月份之前?

    花夜神若有所思的问道:这样说来,七月份之后,他就已经在华夏犯案了。

    是,有三个职业杀手,死在了青山市,现场都留下了他独特的骷髅头标记。

    贺兰小新点头说道:而且,这三个杀手,都曾经试图对岳梓童不利。这次,孟常新招惹的,又是岳梓童的秘书闵柔,他竟然又出现在了京华。

    这就足够说明,黑幽灵与岳梓童的关系不一般。

    花夜神忽然想到了什么:我记得你以前说,岳梓童曾经在国安当过六年的特工,代号白牡丹。

    贺兰小新笑了:呵呵,你以为梓童那丫头会是黑幽灵吗?她不是。暂且不说扶苏很清楚她的能耐,单说今晚陈副总被(奸jian)污这件事,她就做不出来。

    也是。

    花夜神点了点头:不过,那个人肯定躲在岳梓童(身shen)边,而且肯定与她的秘书,有着很不错的关系。今晚他已经来京华了,就算离开的再及时,也不可能在半个小时内返回青山。

    贺兰小新明白了花夜神的意思,马上就拿出电话,开始拨打董君的手机号。

    孟常新被打断胳膊后,花夜神本想再派别人去的,贺兰小新却派去了董君。

    花夜神好像已经猜到她要做什么了,也没多说,就不再过问这件事了。

    现在黑幽灵忽然出现在京华,贺兰小新给董君下令,让他请青山市局帮忙,彻查与闵柔关系走的最近的人,是谁。

    只查男人。

    董君做事还是相当出色的,半小时后就给贺兰小新回电话了,说了一个人名,李南方。

    除了李南方之外,没有任何男(性xing),与闵柔走得近。

    闵柔是那种特纯洁,思想却传统的女孩子,被誉为东省某名牌大学有史以来,最干净的校花,在校期间,从没接受过任何男(性xing)的追求,去了开皇集团后,就一直在岳梓童(身shen)边做秘书——她的表现,一如在学校期间那样。

    唯有这个李南方,据说是闵柔的远方表亲,刑满释放人员,通过她的关系才去了开皇集团工作,是个典型的人渣,曾经大闹过岳梓童的办公室。

    让董君也感到有些奇怪的是,从来都对男人敬而远之的闵柔,竟然很欣赏她这个远亲,曾经当众应邀他回家做客,却被拒绝了。

    一个多月前,李南方被岳梓童开除,不知所踪,但前天有人看到过他,他忽然出现在了公司——

    立即给我追查这个李南方,用最快的速度,搞清楚他现在哪儿!

    贺兰小新立即下达了命令。

    这次董君回电话的速度更快,说李南方正与闵柔在一起,在青山某烧烤摊吃烧烤,据他的人暗中询问老板,这俩人早在一个半小时前,就已经在那边吃烧烤了。

    一个半小时之前,孟常新还躺在特护病房内与他妻子聊天呢,那么就足以洗清李南方的嫌疑。

    贺兰小新也觉得,传说中的黑幽灵,绝不会是个声名狼藉的人渣,淡淡的吩咐董君,让他把鸡哥从市局内捞出来,帮孟常新达成‘心愿’的行动,就此为止。

    你放心,神姐,这件事我早晚都会给你个答复。

    把手机随手扔在桌子上,贺兰小新端起酒杯,晃了晃一饮而尽。

    也不需要什么答复。

    花夜神摇了摇头:孟常新是咎由自取,陈文丽(陈副总)这两年来的私生活,也确实有些糜烂,他们被人教训也算是罪有应得。没必要,因为他们,就去招惹一个传说中的凶神。

    花夜神没把陈文丽俩人受挫当回事,贺兰小新同样如此,不过她绝不会就这样罢休,这可是关系到颜面的,尤其贺兰家的大小姐,已经掺杂其中。

    哼,这件事,当然不能就这样完了。

    贺兰小新拿起酒瓶,又给自己满上了酒。

    花夜神笑了下,转变了话题:阿姨的病(情qing),好多了吧?

    唉,就那样,反反复复的,心脏病,高血压,外加糖尿病。要不然,我早就去青山市了。

    提到母亲的健康,贺兰小新就犯愁:她老人家不为自己(身shen)体健康考虑,还拿着这事来威胁我,说我再不抓紧给她找个女婿回去,她恐怕以后就再也机会见到了,会死不瞑目的。

    那你怎么办?

    敷衍呗,还能有什么办法?

    贺兰小新眼眸忽然一亮,(身shen)子前倾压低声音,就像防备有谁偷听那样:你说,我如果找个男人来假扮我男朋友,或者干脆结婚,我老娘就会高兴吧?

    花夜神愣了下:行吗?

    怎么不行,到时候装的像一些不就是了?

    贺兰小新得意洋洋的说:如果那个男人能入得新姐我的法眼,就算真变成贺兰家的女婿,也不是不可能。反正自从我跟那杂碎离婚后,家里就再也不((逼))着我,去找什么门当户对的青年俊才了。嘿嘿,我看啊,只要是个男人肯要我,我老娘就很高兴。

    轻轻拍了下桌子,贺兰小新下定了决心:就这样了,等我去了青山市后,就给贺兰家找个乘龙快婿!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