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46章 你这是在侮辱我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叶小刀是个很知足的人,只要钱够花的,想女人时能有极品美女陪伴,他就不会杀人,而是在他在有生之年,继续他游完天下名胜古迹的伟大愿望。

    他总是最讨厌李南方骂他比虫子,说他是杀手,反驳说自己是(情qing)圣,天生肩负着让世间美女快乐的重任,至于去杀人,那也是迫于生计而已,是有选择的,只杀该杀之人。

    他更希望李南方能称呼他为叶霞客,华夏历史上有名的徐霞客,就是他的偶像。

    这次叶小刀来华夏,是为了让土鳖小弟马刺,感受下他祖国母亲的神秘沧桑,希望他能从中醒悟出人生苦短,应当及时行乐的真谛。

    长城,作为华夏最靓丽的一张名片,那是必须要游的。

    事实上,土鳖马刺也为长城而倾倒,总是傻比似的张着嘴,貌似想做一首流传千古的诗词出来的模样,更让叶小刀所不齿。

    既然已经来到华夏,叶小刀又怎么可能不给李南方打电话,让他负责一切开销,以彰显他的地主风范?

    可让刀爷愤怒异常的是,李南方不但说没钱没空,还要求他找到一个叫孟常新的人,把他右胳膊在打断,如果方便呢,再把给他做主的老板胳膊也打断。

    李南方还说,叶小刀可以拒绝,但以后不要再跟人说,他们是兄弟。

    至于李南方为什么不来,那是因为他很忙,正忙着与人下棋。

    扣掉在那边怒吼连连的叶小刀的电话,李南方伸手挠了下耳朵,走出卧室问吕明亮:老吕,我不在时,你没有趁机在棋盘上动手脚吧?

    老吕有些不愿意了,淡淡地说:你这是在侮辱我。

    当着他的面睡他老婆不算啥,怀疑他下棋时动手脚却被视为侮辱了,李南方真被他给打败了,连忙拱手道歉,获得原谅后才坐下来,走了一步棋。

    谁给你打电话呢?惹你那么生气,都开始骂人了。

    老吕看似很随意的说着,应了一步棋。

    一个不知所谓的朋友,我让他去京华打断几个人的胳膊,他唧唧歪歪个没完,烦死了。

    李南方也很随意的回了句,拿起棋子时忽然问道:你瞒着蒋默然做了什么事,让她彻底死心了?

    我把私事告诉你,有什么好处?

    吕明亮现在的胆子,简直是越来越大了,竟然敢跟李南方讨价还价。

    李南方想了想,说:好处不是很大,你想不想当院长,让老康滚蛋?

    吕明亮拿着的棋子,啪哒一声掉在了棋盘上,脸色攸地潮红,说话都开始打哆嗦了:一一年前,我应某个医疗器械商的应邀,去夜总会玩时喝醉了,睡了个女人——结果,她给我生了个儿子。经过亲子鉴定验证,那就是我的种!

    牛。

    李南方竖起大拇指赞了一个,又问:没打算跟那个女人结婚,再组成新的家庭?

    吕明亮反问:如果我离婚,能不影响我的前途吗?

    一个连夫妻感(情qing)关系都搞不定的人,是没资格当大领导的,这在官场是不成文的规矩,很多大有前途的公务员,就是倒在这上面的。

    那你还是别离婚了,这样过(日ri)子也不错。

    李南方也嫌麻烦,再次拿起手机,拨了个手机号,打开扩音器放在了案几上。

    帮人,就得让人看清楚是怎么帮的,这才有帮人的价值。

    嘟嘟几声响后,手机内传来了一个威严的声音:我是梁云清,请问你是哪位?

    梁叔叔,是我啊,李南方。

    呵呵,原来是你小子,找我有什么事?

    小事一桩。我有个在中心医院工作的朋友,叫吕明亮,业务水平极高,更有担当力,关键是为人正派,见不得那些肮脏龌龊事,尤其是院长康茂和,以权谋私,这些年来葬送了许多女(性xing)的清白——

    叭啦叭啦说了一通,李南方最后说:(身shen)为一个(热re)(爱ai)祖国的公民,我很愤慨这种不正常的现象,特向领导提议,严惩尸位素餐的不法分子,让有能者上,为人民服务!梁叔叔,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

    梁云清那边没吭声。

    他刚来青山市工作没多久,正苦于打不开局面,正在寻找突破口呢,李南方能提供这个线索,也算是雪中送炭了。

    肯定夹杂了许多私心,还有要利用他以权谋私的嫌疑,但这有什么呢,如果那个康茂和,真如他所说的那样,梁云清拿下他很轻松。

    区区一个市中心医院的院长,还没放在他眼里,别看他不干纪委工作。

    告诉你那个朋友,安心工作。

    梁云清并没有让李南方等太久,淡淡说了句,扣掉了电话。

    啪哒一下,李南方打了个响指:成了。

    吕明亮满脸不信,指着手机问:梁叔叔,是谁?

    省厅的二把手。

    李南方笑了下:动康茂和,够资格了吧?

    忽地一下,吕明亮的脸,又红了,噌地站起来,也不管(身shen)上有伤,挽起袖子说道:今天中午,让你尝尝我的厨艺!

    最好再喝两杯。

    李南方收拾着棋子,头也不抬的说:老吕,找机会把孩子妈安排到医院吧。但你还得记住,我能动康茂和,也能动你。

    我知道,我可以发誓,永远都不会让你有这种想法。

    立下军令状后,老吕精神百倍的去做午饭了,还给李南方泡了杯茶。

    权利,还真是个好东西。

    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李南方望着在厨房内忙活的老吕,很有成就感,觉得为人民做了一件好事。

    蒋默然说得没错,老吕除了迷恋权利,外加有些小变态之外,还是个不错的医务工作者,认真对待工作,从不以权谋私——丈夫界中的楷模啊。

    在妻子心目中,孟常新也是丈夫的楷模,长相英俊,能说会道,(爱ai)护妻子,疼(爱ai)儿子,工作时废寝忘食,经常加班不回家——怎么这次刚去青山没几天,就被人打断胳膊了呢?

    孟常新说,是他去了开皇集团后,立即大刀阔斧的搞改革,精简人员,把那些尸位素餐之辈扫出了公司,结果树立了仇人,遭到了暗算。

    不过不要紧,七星会所的陈副总,会为他讨回公道的,听说已经查到了花钱买凶伤他的幕后主使者,肯定能让他接受正义的惩罚。

    孟常新的妻子是个高中老师,属于标准的贤妻良母,丈夫回京住院后,就把三岁的儿子送回娘家,请假来医院陪护他了。

    常新,今晚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

    孟妻刚说到这儿,特护病房门别人推开,一个(阴yin)恻恻的声音说:晚饭,就让他吃棍子吧。

    孟常新抬头看去,两个(身shen)穿白大褂,戴着白帽子白口罩的人,走进来后喀嚓一声,反锁了房门,眼角一跳,厉声喝道:你们是谁?

    矮个子没说话,从白大褂内拿出了一根棒球棍,在手里轻轻拍打着。

    刚才说话的高个子,笑了下说:你没必要管我们是谁,我只希望你在被打断胳膊后,能给你的上司打个电话,让他来医院一趟——土鳖,还特么的愣着做什么,打断人胳膊这种(屁pi)事,需要我教你吗?

    被称为土鳖的矮个子说了句外语,走到病(床chuang)前举起了棍子。

    你们是——

    孟妻这会儿才醒悟过来,刚尖叫一声,高个子抬手捂住了她嘴巴,嘿嘿笑道:美人儿,别尖叫,哥哥我最受不了这个了。

    不但孟妻不能叫,孟常新也不能叫,胳膊断了都不能,因为一棍子砸断他右臂的土鳖,及时抬手捂住了他的嘴巴,又嘟囔了句什么,抡起棍子,把刚被打断没几天的左臂,再次打断。

    疼的孟常新,(身shen)子猛地一停,昏了过去。

    孟妻终于听懂土鳖在嘟囔什么了,他说,相比起打断人胳膊,他更(爱ai)把人脑袋打爆。

    她也想昏过去——捂着她嘴巴的高个子,右手顺着她的领口伸了进去,用力抓捏着她那方面,很疼,疼的她没法昏迷,又喊不出声音,唯有泪水哗哗地流。

    高个子说话了:把那个傻比弄醒。

    呼啦,土鳖把一盆凉水,浇在了孟常新的头上,立即一个冷颤,悠悠睁开了眼,然后就看到他妻子,已经被高个子撕开了衣服,在瑟瑟发抖。

    他目呲(欲yu)裂,想大骂,想挣扎,但矮个子却死死捂着他的嘴,按着他(胸xiong)膛。

    孟常新,知道为什么要打断你两根胳膊,还要当着你的面,侮辱你妻子吗?

    高个子用力掐着孟妻的(身shen)子,动作老道,娴熟,让女人很快就(情qing)不自(禁jin)的发出了鼻音,但他的声音却冷的,犹如他如刀的眼神:那是因为,你在青山市,试图招惹人家小姑娘。被打断胳膊后,还特么的不死心,又让你同伴继续威吓人家,来给你当地下夫人。现在,立即把你上司喊来医院。老子承诺过别人,要多废两条胳膊的。

    孟常新没法说话,也不想说,只是恶狠狠瞪着高个子,一副宁死不屈的壮烈。

    很可惜,他这种货色,高个子见得多了,抬手就把孟妻推倒在了桌子上,解开了他自己的腰带,拿出了——家伙。

    孟常新立即彻底崩溃,用力点头。

    在孟妻的美(臀tun)上来回擦着,做出一副随时长驱直入的架势,高个子淡淡地说:土鳖,给他拿电话。

    土鳖松开孟常新的嘴巴,反手从柜子上拿过手机,用生涩的汉语问道:你地,上司,是哪个号码?

    陈陈副总。

    孟常新泪流满面的说着,看向了妻子。

    妻子已经完全吓呆,目光呆滞的趴在桌子上,动也不动一下,唯有泪水不断,滴落在桌子上。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