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45章 就一个字,滚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闵柔的眼角,急促的跳了下。

    董君这句话,很耳熟,前些天时,孟常新也曾经对她说过类似的话,随即开始纠缠她。

    刚走了色胚,又来了一个,这算什么事啊?

    闵柔脸上依旧带着温柔的笑意,看向董君的眼神,明显冷漠了许多:董总监,您要与我说什么呢?

    谈谈孟常新。

    董君也没拐弯抹角,而且也看出闵柔眼里对他的戒备之色了,傲然笑了下:闵秘书还请放心,我是不会像孟常新那样,打你主意的。说实话,闵秘书你确实很温婉动人,但却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

    你管我温婉不温婉,动人不动人,只要你别像姓孟的那样烦我就好,要不然我让李南方也把你的胳膊打断!

    想到李南方后,闵柔心中大定,看着董君的眼神,恢复了正常:董总监,我可没有您说的那样优秀。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董君看着她的眼睛,问:闵秘书,你知道孟常新是被谁打伤的吗?

    闵柔摇头,淡淡地说:我与孟总监只是同事关系,他是在下班时间才受伤的,我怎么会知道?

    可我知道。

    董君依旧笑着,眼神犀利了起来:闵秘书,实话告诉你,昨晚我们就已经找到了一个叫鸡哥的人。哦,相信闵秘书不可能认识那种人渣,这个鸡哥是青山市的一个混子,平时就做些收人钱财,替人报复别人的事。

    刷地一下,闵柔小脸立即苍白。

    她终究不是岳梓童,没有进行过相关方面的训练,能够在泰山崩于眼前时,还能保持——装傻卖呆,人家董君说的很清楚了,已经找到了鸡哥,就算查不出‘萍水相逢’的李南方,可也知道是谁给他钱,让他去暗算孟常新的。

    看了眼闵柔紧抓着楼梯扶手的右手,手背上已经有淡淡的青筋崩起,董君再次微微一笑,轻声说:那个鸡哥,平时在社会上可能很嚣张,不过真碰到硬茬后,还真算不了什么,只打断了一根腿,他就什么都说出来了。

    孟常新在被人暗算那晚,鸡哥等人就在青山酒店对面的烧烤摊吃烤串,事发前更是躲在报亭后面,李南方一出手后,他们就及时逃窜了。

    可就算他们逃窜的再及时,受到来自高层压力的青山市局,要想根据烧烤摊那边的监控录像,查出鸡哥等人还是易如反掌的。

    正如董君说的那样,在普通人面前很嚣张的鸡哥,还真不够看的,被贺兰小新为此事专门派来的人,拿棍子在市局审讯室内,直接砸断一根腿后,就连八岁那年还尿炕的事,都吐喽了出来。

    本来,这件事我们是要通过正当的法律途径来办理的,但后来一想,那样会给闵秘书你的家庭,造成一定的不良影响,再说你在深受岳总的信赖,不看僧面看还得看佛面,我们决定会把这件事的影响,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

    董君抬手,轻抚了下油光水滑的头发,笑着问:闵秘书,你说呢?

    脸色苍白的闵柔,又开始结巴了起来: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那好吧,算我没说。

    要想对付闵柔这样的单纯女孩儿,简直是太简单了,董君故作遗憾的双手摊开:就通过法律途径,让青山市局,查出花钱买凶的幕后真——

    等等等!

    闵柔打断了他的话,用力咬了下嘴唇,低声说:你你们想怎么做?是不是要要孟总监,得到一定的补偿?你说,说个数。

    呵呵,闵秘书,你确实天真的让人喜欢。

    董君放肆的笑了下,脸上的轻蔑样子,瞎子都能看得出:你以为,数百万在我们眼里算是钱吗?你知道孟常新开的那辆凯迪拉克多少钱?那是改装过的。闵秘书,不是我小看你,你家还买不起那样一辆车。

    闵柔的牙齿,开始打颤:那那你的意思呢?

    很简单,孟常新不想要钱,他只喜欢你。

    董君收敛了笑容,淡淡地问:闵秘书,你明白我这样说的意思吗?

    闵柔思想虽然单纯,却不傻,怎么能不明白董君的意思?

    人家孟常新不缺钱,也不要钱,要想放过闵父的买凶伤人,闵柔就得接受她的追求,给他做女朋友。

    给孟常新做女朋友?

    闵柔可从没想过这件事,她无比反感那副倨傲的嘴脸,自以为是大地方来的人物,实际上连个人渣(李南方)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

    但董君的话,还没说完:当然了,孟常新已经结婚了,也有了个三岁的儿子。不过这没什么,反正他保证要对你好一辈子的,绝不会让你受丝毫委屈。我相信他的话,他是个说到做到的君子。

    君子?

    闵柔笑了,很开心的样子:搞了半天,孟君子追求我,是让我给他去当一辈子的地下夫人呀?

    不管是地上的,还是地下的,只是名分问题而已。其实本质一样的,不用太介意。

    是啊,你们自然不会太在意。董总监,能替我回复孟常新吗?

    愿意效劳。

    就一个字,滚。

    闵柔说完,也不送董总监上任了,转(身shen)走上了楼梯。

    你要去告诉岳总吗?

    董君看着闵柔的背影,(阴yin)骘了起来。

    闵柔回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这件事,还用不着岳总出面,我就能摆平的。

    让你父亲去坐牢吗?

    董君又笑了:你还真是个孝顺女儿,为了自己的幸福,都不管父亲的死活。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你父亲一旦去坐牢了,要想活着出来的可能(性xing),并不是很大。所以呢,闵秘书,你要仔细考虑考虑,我给你三天时间。

    我不用考虑。

    闵柔想了想,又说:再麻烦你转告孟常新,以及所有想威胁我的人,注意他们的胳膊。

    董君来兴趣了:嚯嚯,闵秘书,看不出啊,你还敢威胁我。你知道,你面对的是什么人吗?

    天王老子,这次也别想讨到好!

    闵柔说完转(身shen),快步走回了自己办公室,刚关上门,泪水就哗的流了下来。

    是吓得。

    她也不知道,她怎么能在董君面前‘底气十足’的说那番话,难道就因为她心中想到了李南方?

    也只能想到李南方。

    她不得不承认,犯了强(奸jian)罪去坐牢,现在又与蒋默鬼混在一起的李南方,就是个不折不扣的人渣。

    可她喜欢这个人渣,而李南方也很看重她,那么她现在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不想他,想谁?

    闵柔还是太单纯了些,压根没看出董君不仅仅在威吓她,还是实话。

    孟常新不可怕,可怕的是站在他背后的人,在市局就能直接把鸡哥腿子打断,能是李南方惹得起的?

    闵柔没想这些,只因她脑子里总是回((荡dang)dang)着李南方说的一句话,等有机会,他会把孟常新的另一条胳膊也打断。

    现在机会来了——闵秘书用力擦了擦泪水,拿出手机开始呼叫李南方,她没想到要给岳总添麻烦,更没想过只要岳梓童出面,这件事就能迎刃而解的。

    她只是在受到威胁,被吓坏了后,本能促使她找最信任的人。

    李南方的手机响起来时,他正在于吕明亮下象棋。

    连他自己都难以置信,自己脸皮啥时候这样厚了,吃着人家的喝着人家的,还睡着人家的老婆,竟然还能同人家下棋时,找到共同的语言。

    他的棋风中规中矩,不像李南方那样剑走偏锋,在遭到暗算后,还会懊悔的拍拍额头,笑着说自己真够笨的,怎么就没看到这一步呢。

    稍等,我接个电话。

    李南方拿起手机,抱歉的说了句,站起(身shen)快步走进主卧,关上了房门,完全是把小吕当作外人了。

    李南方——

    电话刚接通,那边就传来闵柔的哭声,吓了他一跳,连忙说别哭,有什么事好好说。

    李南方的镇定,明显影响到了闵柔,抽噎了几声,就把董君刚才跟她说的那些话,说了一遍。

    说完后,她才意识到自己对李南方的期望值,是不是太高些了,就说他千万别用蛮力来解决这件事,她可以去找岳总。

    这件事不要告诉岳梓童,更不要告诉你爸,免得他担心受怕。

    李南方淡淡地说:从现在起,就当没事人那样,无论董君再找你说什么,你都一口咬定不知道。

    你能行吗?

    闵柔一点都不放心:要不,我还是去找岳总吧,相信董君他们会给岳总面子。

    不用,真的不用。好了,现在擦干泪,就把这事忘掉,好好上你的班。至于我怎么做,别担心,我自有分寸的。

    李南方说完刚要挂掉电话,闵柔在那边说道:等等!

    什么事?

    李南方话音未落,那边传来波的一声轻响,是闵柔隔着电话亲了他一下,轻声说:小心些,我不想你出事。

    亲电话,能有什么感觉啊?

    望着黑下来的手机屏幕,李南方摸着腮帮子喃喃了句,也亲了口屏幕,竟然真感觉出一点点闵柔的小脸味道了。

    叮叮当,还没抬起头呢,手机又爆响了起来。

    特么的,还真不让人省心啊。

    望着来电显示,李南方摇了摇头,接通后顺势躺在了(床chuang)上,就听到叶小刀在那骂:草,刀爷拨你电话七八十遍了,你怎么就不接?

    滚蛋,有(屁pi)就放,没事挂掉,老子还忙着跟人下棋呢。

    刀爷告诉你个激动人心的好消息,我在京华,赶紧快马加鞭跑来伺候刀爷,记住要洗白了再来,刀爷现在知道讲卫生了!

    卧槽,还真是刚想睡觉,就有人送枕头来了。

    李南方笑了。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