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41章 后厨内的黑影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当初北方人在向岳梓童索要照片时,可是费了十好几天的工夫,才勉强答应。

    但短短十几天,就让岳梓童认识到了网聊的魅力,变得肆无忌惮起来,才能在北方人没有回音,我是傻瓜趁虚而入时,很快就接受了他。

    说实在的,在岳梓童看来,我是傻瓜的聊天方式,相比起北方人来说,无疑是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简单粗暴红果果的低俗。

    如果北方人还在,她是不会与我是傻瓜聊太多的,最多也就是嗲嗲的说几句,让那个傻瓜抱着手机幻想美女梦去吧。

    北方人不在,岳梓童就急需渴望能有人陪——就是这种(情qing)况下,她原谅了我是傻瓜的不文明口头语,开始交谈下来,最终到了被索要照片的地步。

    岳梓童在决定是否给我是傻瓜,发她的黑丝****照片时,可是犹豫了很久。

    事实上,她就穿着短裙黑丝高跟鞋呢,这是为北方人准备的,也决定今晚再突破一些尺度,来增加与他的亲密度。

    犹豫很久后,岳梓童才拍了照片,发给了李南方。

    然后,她就在我是傻瓜的进一步所求下,心(情qing)激动的反索要照片。

    男人都是不要脸,不懂得矜持的,我是傻瓜很快就发来了很丑陋的照片——刚看到时,岳梓童吓了一跳,最先反应就是反胃,但紧接着,却是从没有过的激动。

    就仿佛,她渴望这种图片,已经渴望了几万年那样。

    从没有过的激动,促使她立即投桃报李,拍了一张大尺度的图片,回发了回去,结果却收到了我是傻瓜回复的((贱jian)jian)货两个字。

    岳梓童立即怒了,开始了无素质的对骂。

    我是傻瓜没有再回答,好像怕了她。

    她还是不断的发信息,甚至是语音,尖叫着问人家是谁,现住在哪儿,有种说出来,她会用最快的速度赶过去,弄死他!

    人家不回答,这让她又怒无处发,抓起烟灰缸砸了出去。

    烟灰缸的爆裂声,仿佛提醒了她什么,再翻看他们的聊天记录时,她才猛地意识到,我是傻瓜说的不错,她就是个——((贱jian)jian)货。

    好女人,无论是在现实中,还是在虚拟网络上,都不会有这种行为的。

    她怕了,无比的惶恐,仿佛全世界的人,都跑到了她家窗外,睁大眼睛看着她,每一道目光中,都含有浓浓的鄙夷。

    我,我不是((贱jian)jian)货,我,我只是很无助,很孤独。

    岳梓童小声哭泣起来,泪如雨下,怎么擦也擦不干净,唯有紧闭着双眼,对窗口尖叫:滚,都滚开——李南方,你在哪儿?

    她忽然想到了李南方。

    从没有过的迫切,希望李南方出现在她面前。

    她看不起李南方,无论是横看竖看,站着看还是躺着看,都不曾看得起过李南方,哪怕有时候也会很享受与他在一起的时光,甚至几次问自己要不要接受他——那仅仅是一时冲动而已。

    如果爷爷不插手,她是绝不会选择李南方的!

    可现在,她却无比怀念李南方,觉得他对她来说,原来是那样的重要。

    李南方若是在,岳梓童就不会玩微信,更不会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变得这样下((贱jian)jian)——那个人渣,对她还是很不错的,在短短大半个月中,她也适应了他的存在。

    有他在,她就不会孤独,更不会空虚,俩人好像小夫妻那样的打打闹闹,现在回想起来,竟然是那样的甜蜜。

    李南方当然不会凭空出现在她眼前,事实上,他已经一个多月没有音信了,她这时候哭着喊他的名字,希望他能回到她(身shen)边,也仅仅是本能的最大反应。

    手机叮当一声响了,提醒她,微信来信息了。

    是北方人!

    岳梓童的低低哭声,立即停顿,翻(身shen)坐起,一把抓起了手机。

    在她倍感孤独,惶恐时,就算不是北方人,还是那个骂她((贱jian)jian)货的臭男人,她也会紧紧抓住不放,那样就会有点安全感。

    果然是我是傻瓜,发来了一段视频。

    不用打开,只要看画面,也能看出里面的内容很污,因为有滑影的画面,能看出是个跪伏着的女人,光着(身shen)子。

    她却毫不犹豫的点开了,女人酸爽到极点的叫声,已经男人用力时的啪声,从手机内传来,活生生的现场直播。

    不过看不出脸,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

    宝贝,过瘾吗?

    我是傻瓜随后发来的信息中,没有再叫她那带有侮辱(性xing)的字眼,只叫她感到更恶心的宝贝。

    岳梓童用力咬了下牙,抬手就要把手机扔出去,却又停住了,浑(身shen)发颤的伸手,回复了一个嗯。

    当这个简单的信息回复成功后,岳梓童就像脱力了那样,再次瘫倒在了沙发上。

    她知道,她能在看完这段十几秒的视频后,能回复,这就证明她已经不再是追求网络的刺激了,而是代表着灵魂已经堕落。

    简单的来说,就是她不在乎了。

    ((贱jian)jian)就((贱jian)jian)吧,也许我骨子里本来就是这样一个人。

    我是傻瓜再次发来信息,问她想要吗?

    这次她没犹豫,马上就回复,想。

    那好,只穿着黑丝,高跟鞋,给我拍录一段吧。

    我是傻瓜的要求,粗野而直接,说她如果不愿意就算了,反正他也不是很稀罕。

    岳梓童的脸,又开始发白,片刻后受伤般的叹了口气,慢慢抬起了腿——

    窗外皓月当空,就仿佛给大地洒上了一片水银,看上去无比的洁净。

    花夜神拉上窗帘,走到了卧室门口,向里看了眼。

    贺兰小新还在睡熟,拥着一条薄薄的锦被,背对着门口。

    她在回国后的这段时间内,倒是有一大半时间,是住在七星会所的,她很烦家里人总是催她再找个男人嫁掉的那些话。

    依着她与花夜神十数年的交(情qing),这儿就是她的家,无论是贺兰家还是花夜神,都是这样认为的,所以没谁觉得她不回家,却住在这儿就感到奇怪。

    在过去二十多天内,贺兰小新晚上都会睡到很晚,化名为北方人,来逐步把岳梓童拉向深渊,凌晨时分才睡觉,下午醒来。

    不过昨天她回家一趟,好像母亲的病(情qing)又反复了,一整天都没睡觉,累得不行,晚上来到会所后,晚饭都没吃,就回房睡了。

    花夜神笑了下,替她关上了房门,转(身shen)走回了自己房间内后,看了眼(床chuang)头柜上的小闹钟,现在是凌晨两点。

    凌晨两点,李小兵从上铺上悄悄爬了下来,怕惊醒寝室内其他几个同事,蹑手蹑脚的走向了门口,慢慢地开门,闪(身shen)走了出去。

    李小兵,是去年刚来七星会所的员工,确切地来说是学徒工,当前正在会所后厨帮工,平时所做的就是到扫卫生,洗菜刷锅洗碗等活儿。

    他才十九岁,人又机灵好学,还不到一年呢,就被后厨头儿老潘所欣赏了,今晚告诉他,下个月开始,让他别再干那些杂活了,开始学切菜,练刀工。

    能成为七星会所后厨月薪几万的厨师,是来自偏远山区的李小兵,最渴望,也很清楚要想成为厨师,就必须得练好刀工。

    老潘告诉他这个消息后,李小兵狂喜着连连道谢,距离他的目标,又进了一步,赌咒发誓的要好好干,绝不辜负头儿的一番厚(爱ai)。

    晚上十一点后,任何人都不得再去后厨,这也是老潘一再要求的规矩,没有任何的理由,就是生硬的规矩,目前为止,还没有敢违抗。

    今晚,李小兵要违抗了——只因那个被他视为天仙般(性xing)感的小新姐姐,竟然在晚上来时告诉他,凌晨两点左右时,能不能给她准备一点宵夜,不用太好,只要能果腹就行。

    七星会所晚上肯定会有专门做宵夜的所在,小新姐这样吩咐李小兵,是因为看他很机灵,会说话,就想试试他的手艺,如果合她胃口,她会亲自向花总推荐他,让他一举跃过漫长的学徒工生涯,能够拿到高一些的薪水。

    李小兵无比的激动,没想到前几天他恰好出门,帮小新姐开了下车门,就得到了这样丰厚的回报。

    在他心里,(性xing)感,(娇jiao)媚待人又(热re)(情qing)的贺兰小新,就是天仙下凡。

    下凡天仙的好心,李小兵怎么能不接受,怎么会告诉任何人,说他今天凌晨,要去老潘都没去过的四十七层了?

    绝不能说,李小兵很聪明,生怕说给别人后,会引起没必要的嫉妒。

    至于老潘说十一点后,任何人都不得去后厨的戒律,也当然会被他无视了,拿着手电,做贼般的来到了后厨。

    他有后厨的钥匙,因为学徒工每天要来的最早,拖地打扫卫生。

    他不敢开灯,那样会让晚上巡逻的保安看到,尽管窗帘都拉下来了,就算开灯,外面也不一定看到。

    他最好是加倍小心,别把这件事搞砸了,反正手电在昨天下午刚充满了电,支持两个小时是没问题的。

    李小兵打着手电,穿过盛菜的货架,心里哼着歌儿,来到了水族箱面前。

    小新姐说,她最喜欢晚上喝海蛎子煲的汤了。

    铁笊篱伸进水族箱内,捞海蛎子时,发出了刺耳的沙沙声,这不要紧,关键是得挑选最大的,给小新姐煲汤。

    挑选了十个最大的后,李小兵忽然间就觉得,背后墙那边有什么异常,这是一种本能反应而已,下意识的回头看去。

    手电放在旁边,照在水族箱内,但还是有余光散出,能让李小兵隐隐看到,那面墙上忽然裂开,一个好像幽灵般的黑影,从里面飘了出来。

    啊!

    李小兵的心,砰地一声大跳,被吓得张嘴惊叫。

    他只惊叫了半声,就看到黑影仿佛抬了下手,好像有什么东西,一下子就钻进了嗓子里,叫声嘎然而止。

    黑影没动,就站在那边,(身shen)形有些飘渺,不真实。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