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40章 孤独,且空虚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就在刚才,李南方把蒋默然的黑丝长腿发过去时,曾经问岳梓童,她的有没有自己老婆好看,岳梓童回答说,她的要比你老婆的好看。

    李南方就让她发一张来,为此还发了个红包,但岳梓童在那边领了红包后,却没消息了,还让他有些小失落,当然更多的是欣慰。

    尤其是与闵柔视频通话后,李南方真感到自己幸福指数爆棚了,正要睡个舒服觉时,岳梓童却忽然发来了一张图片。

    这是一张黑丝****图片,穿着红色细高跟小皮鞋,搁在案几上拍的。

    李南方能确定,这张照片不是从图吧截图过来的,而是现实中的,这就是如假包换的岳梓童的黑丝****,因为他对那个案几,以及案几对面的沙发很熟悉。

    她,竟然真给我拍下她的黑丝照了!

    李南方望着那张被他慢慢放大的照片,眼神有些冷,有种不真实的错觉,他印象中的岳梓童,可不是这个样子的,会在与陌生男人交谈没多久后,就把她充满媚惑的黑丝****,给人看。

    有种被戴了绿帽子的愤怒,呼吸急促了起来,惊醒了(身shen)躯内的那个恶魔,上下翻腾起来,哈哈狂笑着问他,这就是你‘忍辱负重’来保护的小姨?一个****而已!

    我的照片发给你了,再给个红包,二十九快九,不能少。

    岳梓童发来了信息。

    给她一块钱的红包,就能让她在生气后没删除我,给我发她的黑丝****图片,只为索要二十九块九?

    呵呵,岳梓童,你还真行,没想到你的另一面,是这样的放((荡dang)dang)不值钱!

    李南方无声的冷笑时,心里也清楚,岳梓童当然不在意几十块钱的红包,她要的是这种刺激。

    怎么,你睡了吗?

    岳梓童在那边等了会,没等到李南方回话,就飞快的打字过来,说她刚才不在,是因为去卧室穿黑丝了,换鞋子了,要不然怎么给他发图片,让他鉴定下她与他老婆的****,哪个更美些?

    岳梓童,蒋默然的黑丝****,都很美,不过因为岳梓童(身shen)高超过一米七,腿更长些,再加上干过特工,受过最基本的健(身shen)训练,腿型也更好看些,尤其是在被黑丝包裹后,曲线,长度,都透着让男人狂咽口水的媚惑。

    李南方立即发了个红包过去,接着打字说,她再不发图片来,这就要睡着了。

    岳梓童点开红包后,有回信息嘱咐他,看完照片后最好赶紧删除,免得被他老婆发现,惹出些没必要的麻烦。

    李南方说没事,又发了个二十多的红包过去,然后问她,能不能再给他发个尺度大点的照片。

    岳梓童很干脆的拒绝,说不能。

    李南方问为什么,他还以为岳梓童会说诸如她是有底线原则的话呢,没想到她却是这样回答的,说不能你总看我,你也得让我看看,我也给你红包,但绝不会像你这样小气。

    一个红包飞了过来——到底是亿万小富婆,封顶的两百。

    李南方回答说好,你想看我哪儿?

    岳梓童反问,你能给看哪儿?

    李南方(阴yin)沉着脸,飞快的打字说,看我的枪吧。

    岳梓童毫不示弱,马上回答有种你发。

    我发你也发。

    我发什么?

    有种,给我拍你下半(身shen)!

    你先发!

    你答应,我再发。

    你先发!

    这就发,别害怕!

    李南方噌地掀开毛毯,对着下面咔嚓一下拍照,发了过去。

    感觉受到羞辱的李南方,这会儿无比的愤怒,同时发红的眼睛里,也泛着吓人的邪(性xing),在这种状态下,他(身shen)体的某部位,就像一条张牙舞爪的狰狞巨龙。

    又是一个两百的红包,嗖地飞了过来,还有一个大拇指的表(情qing),说很不错,像个男人该有的东西,就是有些恶心。

    女人最喜欢恶心的东西了,李南方回了句,又问,你的呢,给我看看。

    红包,我要两百的。

    岳梓童的回答很干脆。

    这会儿收到岳梓童两个两百的红包后,已经存在了微信红包内,李南方再发超过三十的金额,闵柔那边也不会收到银行短信了。

    所以他不用有任何顾忌,直接发了个两百的红包过去。

    图片过来了。

    岳梓童站着拍的照片,一只红色的细高跟皮鞋踏在案几上,拍到了她的腰间一下部位,她当然没有像李南方这样,全(身shen)光光的,不过也差不多了,黑丝,黑色的小丁字——

    ((贱jian)jian)货!

    盯着图片看了半晌,李南方恶狠狠编辑了这两个字,发了过去。

    岳梓童回复信息的速度,比他快多了,滚尼玛的,你还比我好哪儿去!

    老子草了你!

    滚过来,我等你,有种你特么的告诉我,你是谁,住在哪儿!

    老子草死你!

    又发了一遍后,李南方烦躁的把手机扔到一边,侧(身shen)伸手去(床chuang)头柜上的香烟。

    岳梓童在网上的放((荡dang)dang),让他无比的愤怒,失望,真想用最快的速度冲到她家去,像在微信上所说的那样,把她弄死,再一把火烧了那具肮脏的(身shen)体。

    他在拿烟时,怀里的蒋默然,覆盖着眼睛的眼睫毛,微微轻颤了下。

    她醒了,那是因为她在熟睡中,感受到了男人(身shen)上忽然爆发出的戾气,有种被无数条毒蛇缠绕的恐惧感,被吓醒了。

    她不知道李南方怎么忽然间,就变成这样了,只是不敢睁眼,但呼吸明显急促起来。

    已经伸手拿到香烟的男人,立即感受到了怀中女人的异常,低头看去,嘴角不住抽了几下,翻(身shen)趴在了她(身shen)上,动作粗暴,扛起她的两条黑丝****,猛地就压了下去。

    女人受到粗暴袭击后的痛叫声,立即就传出卧室,在客厅内回((荡dang)dang)了起来,但很快就变成了好像歌唱般的欢愉。

    吱呀一声轻响,次卧的房门开了。

    熄了灯的客厅内,一个黑影贴着墙壁,慢慢凑到了主卧门前,悄悄的探头。

    开门声虽然轻,李南方虽然在发疯,但这时候他的五官却相当敏锐,立即察觉出了有人在门外偷看——他不在乎,回头邪邪的笑了下,把女人抱起,扔在了(床chuang)上,让她跪在了上面,冲着门口。

    被秀发遮住脸的蒋默然抬头,影影绰绰的看到了一双闪着光的眼睛,在李南方大力猛撞过来后,扬起修长的脖子,发出了一声夸张的**。

    砰地一声,玻璃烟灰缸被狠狠砸在了地上,粉碎。

    穿着白色镂空睡袍,黑丝,红色细高跟皮鞋的岳梓童,抬脚踢在了案几上,恨恨地骂道:混蛋,别让我知道你是谁,要不然我非得阉了你——

    她的目光,落在了手机屏幕上,迅速下滑了几下,看到了她的黑丝小丁照片,以及男人那个丑陋的东西,因狂怒而发红的脸,攸地苍白。

    慢慢地,她抬手捂着脸,瘫坐在了沙发上,尽可能把自己窝进角落里,踢掉了鞋子,尽可能的蜷缩起了(身shen)子。

    就是在猛然间,她意识到自己变了,再也不是原先的岳梓童了,而是变成了一个,在陌生男人要求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没感到羞耻,反而会很兴奋,很刺激的坏女人。

    这不是她。

    真正的岳梓童,是看不起整个世界的,从来都不屑所谓的网络交友。

    但现在呢?

    她已经深深迷恋网聊,就像中了精神鸦片那样,无法自拔。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qing)况?

    是她太孤独,太空虚所致吗?

    肯定不是。

    以往,她都是一个人的,每天晚上看看电视,喝杯红酒,吸颗香烟,冲澡后回卧室休息,睡眠质量绝佳,很少失眠,第二天见精神饱满的去工作。

    那么,她是怎么蜕变到这一步的呢?

    因为龙在空的出现,让她清晰意识到,她再也不是昔(日ri)那个高高在上的岳家大小姐了,随着母亲的离开,她与岳家已经没有了丝毫牵扯。

    休说是龙在空那样在华夏都能算是上层的纨绔了,就是云世界的冯公子,真要想用强来追她,她除了按照商场上那些手段来解决问题,别的也没太多的办法。

    在国安学到的那些本事,绝不能用在国内,除非她不想好好打理开皇集团,不再为母亲下半生有个好的生活环境所着想。

    现在她才知道,自己只想要个平静,平安的环境,来安排母亲的下半生。

    但龙在空的横空出现,贺兰扶苏的袖手旁观,以及不顾她碍于颜面的委婉挽留,一走就没影的李南方,三个男人,三种不同的打击,很快就让她崩溃了,让她意识到,她一点就不强大,唯有在下属员工面前,能维持的冷傲嘴脸罢了。

    任何人在备受打击下,也会有所改变的,伍子胥能一夜白头,岳梓童当然也能很快自暴自弃,试图通过虚拟的网络,来发泄她对现实的不满。

    北方人的趁虚而入,算是及时填补了岳梓童的空白,让她见识到了网聊的魅力。

    北方人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能说到她心里去,引起她的强烈共鸣,让她在不知不觉间,就把北方人当成了精神寄托,甚至都觉得比贺兰扶苏更重要了。

    北方人就像一瓶子含有慢(性xing)剧毒的美酒,让岳梓童在不知不觉,滑向了以前她想都想不到的深渊,无比享受那种放((荡dang)dang)的方式,沉陷其中无法自拔。

    今晚,就像以往那样,岳梓童饭后就等待北方人——等了很久,他都没有来,她发了无数条消息给他,也没有回信。

    她几乎是用上了哀求的语气,主动承诺,会给他拍一些不堪入目的照片,让他欣赏,只要他肯出现,能陪她说话,聊天。

    就是在这种(情qing)况下,她傍晚回家后才通过请求的我是傻瓜,给她来信息了。

    马上,我是傻瓜就填补了北方人不在的空白,让开始恐惧孤独,空虚的岳梓童,重新充实了起来。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