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38章 男人的感觉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我答应过她的——不过,不去也行。

    李南方没接蒋默然的电话,随手扣掉了。

    你去吧。

    闵柔再次擦了擦嘴,站起(身shen)说:那是个可怜的女人,对她好一点,别再让她受打击了,要不然她会走上绝路。

    李南方傻掉,抬头望着闵柔,实在搞不懂她怎么会这样说。

    今天中午,我去找过她,聊了很久,该说的,不该说的,她都说了。

    闵柔长长的眼睫毛,微微颤了几下,转(身shen)就走:去吧,我不会怪你的,更不会生气,她也知道我对你们交往的态度。

    闵柔走很久了,李南方还在发呆。

    傻子也能看出,闵柔在说那些话时的语气,是站在李南方正牌女友的角度上来说的,这没什么奇怪的,要不然这些天来,也不会天天给他打电话,今天午后又去找蒋默然谈心了。

    李南方奇怪的是,闵柔既然已经把他当她男朋友了,怎么可能会如此的大度,主动让他去蒋默然那儿,还嘱咐他要好好对人家。

    难道她不该吃醋,生气吗,都说(爱ai)(情qing)是自私的。

    如果把她换成是岳梓童,千万别指望她会真心说出这些话,估计这会儿李南方应该变成太监了,前提是她真在意他。

    呆愣良久,李南方终于总结出了闵柔为什么这样大度了,她是个善良到不忍心伤害任何人的,好孩子,必要时可以把自己的男人,推倒别的女人怀里去。

    这好像与吕明亮很相似,但那个人却连给闵柔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这让李南方感觉很对不起闵柔,有了种深深的负罪感,抓起瓶子一口气喝干,拨通了师母的电话。

    他在遇到困难时,从来都没给师母打过电话,无论多大的困难,又是多么的危险,这次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就像以往那样,总是不等第二声嘟嘟落下,师母温和的声音,就从手机那边传来:南方,吃饭了没有?

    师母没有问李南方现在哪儿,又在做什么,只问他有没有吃饭,这就代表着她的南方,有没有吃饭才是最重要的。

    每次与师母打电话,李南方总有种被温泉包围的安详,舒适感,些许的烦躁立即消融,轻笑着回答:吃过了,您呢?

    比亲母子还要亲的母子两人,隔着电话说了几分钟的闲话,李南方没有向师母说他当前遇到的难题,师母也没问,因为她很清楚就算知道了,也无法帮他解决。

    师母能够给予他的,就是让他感受到,哪怕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憎厌不要他了,她也不会放弃她的南方。

    这就足够了。

    足够让李南方在任何困难面前,都能充满昂扬的斗志。

    就在李南方刚要劝她早点休息时,师母忽然说:南方,你岳母在这儿。

    她这样问,是要问问李南方,想不想与岳母通话,也证明她们都已经知道,他离开岳梓童一个多月之久了。

    李南方眼前,浮上岳母满脸期待望着师母,希望他能与她通话的样子,心脏莫名的大跳了下,低头看向了领口。

    那个被杨家代代相传了三十七呆的轩辕珰,就贴在他心口,感受着他心脏的每一次跳动,让他无法忘记那张脸。

    笑了下,李南方说:师母,麻烦你告诉岳母,我会好好对待梓童的。

    扣掉电话后,李南方长长的松了口气,起(身shen)走出了自助餐厅。

    今晚的月亮很亮,竟然能看到上面凹凸不平的环形山,还能看到那棵传说中的桂树,下面蹲着一只兔子。

    李南方来到蒋默然家门口时,手机再次响了起来,还是她打来的电话。

    李南方看了眼,敢要扣掉,房门开了,穿着(乳ru)黄家居服的蒋默然,出现在了门后,原来她是站在门后打电话的,听到外面手机铃声响后,马上就打开了房门。

    回来了。

    看到李南方后,蒋默然明显松了口气,俊俏的脸上浮上了笑容。

    李南方点了点头,走进客厅,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吕明亮,也站了起来,满脸微笑的对他点头打招呼。

    出于睡着人家老婆的礼貌,李南方自然也会回礼。

    蒋默然从门后鞋架上,拿下一双新的脱鞋,蹲下来为李南方换上:去洗手吧,我去盛饭。

    她早就做好饭了,不过一直在等李南方回来。

    这让李南方不好意思的说,他在外面已经吃过了,那样会让女人伤心的,唯有遵从她的吩咐,去洗手间洗手。

    刚走出浴室,蒋默然就迎上来,动作自然的搂住他脖子,踮起脚尖,在她嘴上亲了一下,牵起他的手,把他拽到了沙发面前,与吕明亮对面坐下。

    吕明亮就像瞎子似的没看到,甚至脸上也没有丁点的不满,笑呵呵的拿起了筷子,从他无比轻松的表(情qing)来看,他很满足当前。

    吕大夫的坦然,显得李南方多少有些不自然,不过是绝不会输阵的,就像在外吃饱了,照样还能吃掉一碗米饭,半只老母鸡。

    蒋默然没有吃鸡,她在为李南方剔骨头,也在为吕明亮剔,每人一块,好像分果果那样,不偏袒。

    明亮,你(身shen)上有伤,等会儿多喝点鸡汤。

    好像担心李南方会吃醋,蒋默然看似随意的这样嘱咐道,语气平静,温和,吕明亮笑着点头说好的。

    晚饭后,蒋默然去刷锅洗碗,李南方与吕明亮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抽烟,别人送的。

    吕明亮从案几下,拿出了一条至尊黄鹤楼,放在了他面前:你先看着,我回房间去研究个病例。

    人家这么关心自己,李南方不说句客气话,都觉得不好意思了:你不是在养伤吗,怎么还工作?

    马上就要走上新的工作岗位了,责任更加重大,必须得加倍努力才行。

    吕明亮笑着解释了句,左手捂着肋下,慢慢地走进了卧室。

    是李南方昨晚睡过的那间屋子,不是主卧。

    他自己要求搬出来的,说我们两个人睡小(床chuang)不舒服。

    蒋默然从厨房内走了出来,看到李南方望着次卧,解着腰上的围裙解释了句,问道:要不要洗澡,水已经放好了。

    晚饭后洗个澡,对晚上睡眠有利,李南方对此倒不拒绝,走进浴室内,脱下衣服迈步走进了浴缸内。

    门开了,换上一(身shen)黑纱睡袍的蒋默然,捧着一(身shen)新衣服从外面走了进来,这是今天她在下班路上,特意为李南方买的新衣服,不是太大的名牌,不过那件黑色衬衣也是好几千了,以前她可舍不得给吕明亮买这样的衣服。

    我帮你搓背。

    蒋默然放好衣服,很自然的解开睡袍,露出皮肤明显光泽嫩滑多了的(娇jiao)躯,走进了浴缸内。

    好像已经知道李南方最(爱ai)黑丝了,蒋默然今天又换了一双渔网黑丝,显得越发(娇jiao)艳(性xing)感,让男人看一眼,就无法把持。

    搓着搓着,这对男女就搓出了火,女人这次没有夸张的叫,来刺激次卧中的丈夫,但这种醉心享受时发出的吟声,才是最勾人的,伴随着皮肤猛烈的撞击声,就像一曲仙乐。

    今天你丈夫,与你谈了些什么?

    躺在主卧室宽大的(床chuang)上,李南方叼着烟卷看着门外,说道:我能感觉到,今天才是真正的你,没有任何的夸张,无比自然,就仿佛咱们本来就是夫妻那样。

    如同昨天那样,蒋默然没有关卧室房门。

    也没什么,就是他与我说了一件让我再也不用有愧疚的事,你没兴趣听的。

    蜷伏在他怀里的女人,抬腿搭在他腰间,扭动了下(身shen)子,改变了话题:今天午后不久,闵柔去医院找我了,我们聊了很久。

    这件事,闵柔已经告诉李南方了,不过他没有告诉蒋默然,吸着烟静静听她叙说。

    她说的,与闵柔说的完全一样,甚至最后轻叹一声的语气,也是那样神似:唉,她是个好女孩,你要好好珍惜她——不早了,睡吧,有些累了。

    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李南方示意她先睡。

    下午在闵柔办公室里间内睡到天黑,李南方没有一点睡意,拿过手机上随意浏览起了新闻。

    不长时间,怀里女人的呼吸声,就均匀了,拉过旁边的毛巾被,搭在了她(身shen)上。

    毫无疑问,今年才三十出头的蒋默然,是她女人生命中最美的时刻了,而她本人又是个(性xing)感(娇jiao)俏的少妇,整个人就像一枚熟透了的桃子,甘甜多汁,回味悠长。

    李南方能在她(身shen)上,得到最大的满足,更留恋她的(性xing)感躯体。

    这是因为女人一旦放弃该有的廉耻后,她就爆发出让男人(欲yu)罢不能的魅力,但仅仅是(身shen)体上,生理上,与感(情qing)无关。

    李南方不觉得,在与她多次(爱ai)过后,能对她产生所谓的(爱ai)(情qing)。

    (爱ai)(情qing),从来都是个奢侈品,稀罕货,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

    李南方的(爱ai)(情qing),可能已经给了闵柔——或许,摊给岳梓童苏雅琪儿每人一点?

    他无法确定。

    可能,这就是(爱ai)(情qing)的迷人之处吧?

    脑子里想着这些,翻阅了几条军事新闻都没看在心里的李南方,关掉浏览器正要扔开手机时,却又打开了微信。

    叮当一声轻响传来,系统提示无心人,已经接受了我是傻瓜的好友申请。

    岳梓童竟然这样好加?

    李南方来精神了,马上就发了条消息,美女,你在干嘛呢?

    没有回应,李南方看了眼时间,现在已经是十点多了,这个时间段,他岳阿姨应该睡了。

    正要去无心人的空间看看时,叮当一声轻响,信息来了:我在喝酒,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是美女?

    男人的感觉。

    李南方这样回答,接着回到,你真是个美女吗?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