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37章 无心人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闵柔的休息室内很干净,整洁,就像她的小脸。

    并没有李南方所希望看到的黑蕾丝等东西,倒是有一个布艺大白熊放在小(床chuang)上,黑黑的眼睛望着他,好像在警告他,它才是被女孩子睡觉时抱着的,休想与它争宠。

    抬手一拳把这个不知所谓的大白熊打翻在(床chuang)上,李南方平躺在上面,枕在了脑后,拿着新手机无聊的翻弄起来。

    他原先使用的手机,其实也是新的,岳梓童刚送他没多久,不过现在已经被闵柔没收了,不许他再用,如果让岳阿姨知道了,会不会很生气?

    他不在乎,反正他现在很享受被闵柔‘管教’的感觉,在回来路上,之所以觉得那只无形小手是岳梓童的,无非是俩人已经发生过那种关系所导致的错觉罢了。

    如果是换成闵柔,她绝不会在被龙在空威胁时,就自暴自弃,来伤害李南方那颗纯洁的小心肝。

    尤其是想到昨晚发疯时,他还喊过闵柔的名字,这更加让他确定,闵柔在他心目中的地位,要高过岳梓童很多。

    其实这小丫头还是很不错的,真要是娶她当老婆,也是老子的福气,就是——唉,以后再说吧。

    想到蒋默然后,李南方叹了口气,没脸再去琢磨这些了,随意点开了微信。

    就像岳梓童一样,李南方平时也不玩微信的,这跟他在国外生活有关,现在无聊之下,就想用新手机号注册个账户,没事时也可以扫寻下周围,有没有漂亮妞,胡说八道当打发时间了。

    不用他注册,闵柔早就给他注册好了,用新手机号,取名为我是傻瓜——

    我是傻瓜的微信号内,也有了好友,就闵柔自己,照片抱着旁边这个大白熊,笑的很清纯,还给留言了,告诉他以后要想给她发个红包时的密码,当然是她自己的银行卡,让李南方用她的银行卡发给她红包,这种事也就(娇jiao)憨的闵柔能做出来。

    你才是傻瓜呢,还是瞎子,要不然怎么会这样对我好?就你一个人,有什么好聊的啊。

    李南方撇了撇嘴,点开了扫一下附近的人,希望能找到养眼的美女。

    开皇集团专做女人生意,总部大楼内当然不会缺少美女了,什么小燕子,小月月,小猫猫的都有,还有像闵柔那样,直接用真名的,一看就是智商堪忧。

    看到这些人后面的距离后,李南方忽然来了兴趣,他想看看能不能找到岳梓童。

    在公司总部,闵柔的办公室,无疑是距离岳梓童最近的地方了,如果她也玩微信,那么她就该排在第一位。

    李南方手指下滑,看到了排名第一位的微信号,无心人。

    无心人没有上传自己照片,不过李南方一眼就能确定,这是岳梓童的微信号,只因头像是一个精巧的红色火机,上面有清晰的编号,李南方曾经在岳阿姨家里,用过这个火机,看过上面的编号。

    岳总是大老板,在自家吸烟时所用的火机,如果不是带编号的限量版,那多没面子?

    无心?切,你会无心?你的心,只是被贺兰扶苏拿走罢了。

    李南方无声的冷笑了声,开始加她好友。

    他决定以陌生人的角色,好好戏弄下那个不知所谓的女人。

    没有回应,但也没有被拒绝,看来岳梓童在忙工作。

    闵柔也没有马上回来,不知道被岳总派去干嘛了,李南方躺在(床chuang)上等的无聊,张嘴打了个哈欠,也不管大白熊愿不愿意,反手抱在了怀里。

    大白熊(身shen)上有着明显的幽香气息,那应该是来自闵柔(身shen)上的处子之香,很好闻,还安神,让他因无聊的心渐渐平静下来,不知不觉睡着了。

    昨晚与蒋默然折腾的次数太多,无论他(身shen)体素质有多好,哪怕睡到中午,依旧会感到疲倦,此时嗅着闵柔的体香补个觉,还是很有必要的。

    也不知睡了多久,他被手机清脆的铃声惊醒,睁眼一看,天竟然黑了,闵柔还没有回来,也不知道去做什么了。

    是蒋默然打来的电话,问他在哪儿,晚上还去不去她家。

    李南方稍稍犹豫了下,才说去。

    他既然已经答应要陪她几天,那么就不能说话不算话,再说住酒店确实不如住在她家里舒服。

    刚扣掉电话,外面就传来了开门声,闵柔回来了。

    李南方迎出来,小声问:去做什么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知道他小声说话,是担心被岳梓童听到,闵柔摇了摇头:岳总已经回家了。我们去了中心医院,接了被打伤胳膊的孟常新,送他去机场回京华。哼,他都那样了,还敢用那眼神看我,你该把他两条胳膊都打断的。

    下次再看到他,我一定打断他两条胳膊。

    李南方倒了杯水,递给了她。

    他可不是哄闵柔开心,是决定真这样做,已经被打断一根胳膊了,怎么就还色心不死呢,真是不可理喻。

    闵柔也没在意,喝了口水,洗了下脸:走,我们去吃饭。

    虽说蒋默然刚才来电话,说她已经做好饭,等着李南方去吃了,不过闵柔有约,他马上就忘记蒋默然那边了,欣然同意:行,这次本少爷就给你个机会,免得再拒绝你,你会哭。

    德(性xing)。

    闵柔给了个白眼球,关灯走了出去。

    依着李南方的意思,是找个烧烤摊,喝啤酒吃烤串,那才是夏天生活呢。

    闵柔不愿意,说烧烤摊不卫生,还劝他以后别总吃烤(肉rou),那玩意有致癌物质,带他去了一家海鲜自助餐厅,一百六十八一位,放在以前她是不会来的,但现在不一样了,勉强也算是个富家小姐了不是?

    她喝饮料,李南方喝酒,连带着被她指使的团团转,一会儿要吃生鱼片,一会儿又要他剥大虾,弄得他不胜其烦——那是不敢的。

    吃了个差不多后,闵柔用纸巾擦了擦嘴角,又拿起一瓣橘子,慢条斯理的吃着,看向了他。

    这就是要开审了,李南方很有觉悟,不等她发话,就说道:这段时间,我在明珠。

    去明珠做什么?

    拿件东西。

    李南方又把信封放在了她面前。

    什么东西,不是给岳总的吗,给我看干嘛?

    嘴里说着,闵柔还是打开了信封,只看了一眼,脸色就大变,张嘴刚要失声说什么,一个橘子瓣及时填进了她嘴里,差点噎着她。

    囫囵吞枣般的咽下橘子,闵柔问:真的,还是假的?

    真的,这就是被龙在空拿走的那张邀请函。

    怎么会在你手里了?

    就像帮你爸要账那样,很简单。

    李南方轻描淡写的说:当然了,也很难,毕竟龙大少(身shen)边有保镖跟随,要想找机会绑了他,还是费了老大心思的。要不然,也不会用这么久了。

    闵柔双眼睁的大大地,满脸见了鬼的样子:你你敢绑架龙在空?

    李南方冷笑:哼哼,既然他敢暴取豪夺不属于他的东西,那我找人绑架他,迫使他把吞下去的东西,再吐出来,也是很正常。

    正常什么呀,李南方,你知道这样会给岳总惹来多的麻烦吗?你以为,明珠龙大针织的少东家,能像孙老二那样好对付,是你用江湖手段就能摆平的!

    见他满脸的不在乎,闵柔真急了,噌地站起(身shen),抓住他手就要走。

    李南方敢用江湖手段来绑架龙在空,夺回邀请函这件事,说什么也得立即告诉岳总,最好是连夜去她家里,当面向她汇报。

    这件事,非同小可,只要稍稍有脑子的人,就能猜出明珠龙家现在得有多么的愤怒,肯定首先怀疑岳梓童这边,毕竟袜业联盟的邀请函,对于别的行业来说,并没有多大用处。

    退一步来说,龙家找不到岳梓童的证据,可她敢拿着这张邀请函,去墨西哥城参加大会吗?

    别担心,没事的。

    李南方稍稍用力,又把闵柔拽回到了座位上,抢在她着急之前说道:先听我说完,好吧?

    好,你你说!

    又惊又怕之下,闵柔又结巴了起来,端起前面杯子,一口喝尽——却是啤酒,连忙抬手捂住嘴巴,剧烈咳嗽了起来。

    现在龙家已经知道,是谁绑架了龙在空,那张请帖要回到岳梓童手里了,但他们绝不敢报复岳总,理由很简单,邀请函再怎么重要,也没龙家家人的生命安全重要。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尤其是龙家这种大有(身shen)份的人,个个都惜命如金着呢,真敢报复,或者为难岳梓童,指不定哪天就会有颗炸弹,在他们公司总部轰地一声,炸响了。

    光脚的,最讲究个义气了,一旦做出承诺,死也会做到的。

    穿鞋的,则缺少破釜沉舟的勇气,能忍则忍,绝不会做那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蠢事。

    我托那个在国外混****的哥们,给龙家说的很清楚,如果不在乎家人的(性xing)命,那就试试。

    李南方冷笑着说完,拿起瓶子满上啤酒:再说了,龙家应该很清楚,我小姨真要是不堪一击,也不可能拿到这张分量最重的贵宾邀请函——你整天跟在她(身shen)边,难道不知道她在京华,也有一两个很要好的朋友吗?

    听李南方这样说后,闵柔发慌的心,平静了很多,是啊,岳总也不是不堪一击的,当初把邀请函让给龙大针织,也只是不想与他们撕破脸而已。

    岳总在京华也有很给力的朋友,要不然孟常新他们怎么能来公司呢?

    只是这件事——闵柔定定的看着李南方,良久后才说:我不能帮你把邀请函送给岳总,那样她会误会我们俩的关系,还是你亲自给她吧。毕竟这是你拿回来的,期间过程你比谁都清楚。

    好吧,那我明天给她。

    李南方有些无奈,端起杯子刚要喝酒,手机响了。

    今晚,你要去她家?

    看了眼屏幕上的来电显示,闵柔淡淡地问。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