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36章 再次恐吓隋月月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闵柔抬头,就看到一个男人,倚在两个车位后的一辆车上,满脸贼兮兮的笑容,看着她。

    这个不要脸到极致,应该被千刀万剐再挫骨扬灰的家伙,不是李南方,又谁?

    闵秘书很难为(情qing),因为刚才她还说在外地,三五天都赶不回来的,这不眨眼间就出现了,证明她是个不诚实的好孩子。

    但是谁让从不撒谎的好孩子,变成这样的啊,还不是因为李人渣。

    闵柔愤怒异常,砰地关上车门快步走了过去,抬脚——李南方刚要躲开,闵柔瞪眼说道:敢躲,以后都不会再理你了。

    不被闵秘书理,那是比被剐掉还要可怕的下场,李南方可不敢面对,唯有乖乖站着不动,任由她在腿上踢了几脚,还不能喊疼,尽管一点都不疼,但必须得做出痛不(欲yu)生的表(情qing),来满足女孩子她好厉害的虚荣心。

    闵秘书,消气了没有?

    李南方腆着脸的问。

    这次就放过你,下次再敢扣我电话,小心我踢死你。

    是,是是,小人下次再也不敢了。

    李南方陪着笑脸,连连拱手,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

    闵柔心(情qing)更好了些,双手环抱在(胸xiong)前淡淡问道:找我有什么事,赶紧说,说完我还要去工作,没空陪你这种不务正业的人闲聊。

    闵秘书,你刚才这是去哪儿了?

    你是我老板啊,还是我家人,我去哪儿,还得向你汇报。

    老天爷敢保证,闵秘书以前说话可不是这样子的,都是被李南方给气得,不这样说话,心里就相当不得劲。

    朋友,咱们是好朋友不是?

    李南方可不敢说是她家人,话说老闵可不是喊了他一声好女婿的。

    算是吧,有事?

    有点小事,就是想给你个东西,麻烦你转交给我小姨。

    李南方抬手,递上了个信封。

    闵柔没接,看都没看:有东西要送给岳总,自己去送,干嘛要委托我。你跟我来,去我办公室,我有话要问你。

    李南方犹豫了,他不想去总部大楼内,担心会遇到岳梓童。

    如果不是她那只无形的小手,自己怎么可能会倒霉催似的,这么快就跑来了青山市?

    见到她后,如果她再死皮赖脸的缠着他,不许他走,那他怎么办?

    不来就算了,以后别对人说,你认识我。

    走出几步的闵柔,回头冷冷看了他一眼,快步去了。

    轻轻叹了口气,李南方觉得还是听从她吩咐的好,毕竟有些人,有些事,不是逃避就能解决问题。

    啊,李中尉,您回来了?

    其实王德发早就看到李南方了,不过刚才亲眼看到闵秘书竟然大发雌威,本着看不见就会没麻烦的原则,等他走上台阶后,才一脸恰到好处的惊讶样子。

    对老王,李南方自然不会客气,拿出一盒香烟扔在他怀里,骂道:别特么的假惺惺了,真以为我没看到你刚才藏在门后鬼鬼祟祟的?

    哟,大中华,好烟啊好烟,可不能让李全才那些兔崽子看到,要不然就会瓜分了我的。

    王德发才不在乎被李中尉拆穿呢,与一盒软包中华相比起来,老脸能被甩几条街,连忙装进口袋里,准备等适当的装((逼))场合时,再拿出来震一批。

    这香烟,是李南方从蒋默然家拿来的。

    蒋默然不吸烟,吕明亮也不吸烟,事实上当医生的,很少有吸烟的,不过他们家里绝不会缺少这玩意,而且还都是高档烟,几百块一盒至尊黄鹤楼都有,李南方对大中华却是(情qing)有独钟的。

    李中尉,您这段时间去哪儿了,还走吗?

    王德发是真心不想让李南方走,给他当线人,还能捞点好处不是?

    外出执行任务了,走不走的不一定。

    李中尉,你慢点走,我有件事想告诉你。

    回头看了眼大厅内前台那边,王德发觉得很有必要,把隋月月试图利用他的那件事,告诉李南方,来证明李中尉不在的这段时间内,他也没忘记自己肩负的任务,没有让李中尉的钱白花。

    听王德发说完后,李南方问他;你觉得,我会做那种事吗?

    肯定不会。

    老王用无比肯定的语气:李中尉是什么人啊,就算是想教训姓孟的,也会光明正大。

    老王的懂事,让李南方很欣慰。

    人在欣慰时,可能就会忍不住拿出一叠钞票,拍在已经把脸笑成菊花般的老王手里,勉励他再接再厉,好处少不了他的。

    这些钱,也是李南方顺手从蒋默然家的(床chuang)头柜里拿来的,(身shen)为大男人出门在外,怎么可能会(身shen)无分文?

    昨天一个晚上,隋月月都没睡着,后悔的把自己腿都掐青了,怎么就那么鬼迷心窍,想利用孟常新来报复李南方呢,结果葬送了大好前途。

    今天她总是恍恍惚惚的,好像梦游那样,幸亏跟她同班的燕子,很照顾她,才没有在工作时出错。

    如果有一天要得势了,我一定让闵柔好看——隋月月又想起了闵柔,下意识的咬了下嘴唇时,燕子抬脚碰了她腿一下,她抬头看去,脸色立即就变了。

    很久不见的李南方走了过来,看着她的眼神里,带有明显的不怀好意,双手按在前台上,对燕子几个人说:妹子们,麻烦先回避一下,我有话要与隋月月单独谈,给个方便?

    燕子等人,马上就知趣的躲开了。

    现在,你心里无比痛恨闵柔吧?

    李南方淡淡地问道。

    不——我没有。

    隋月月(身shen)子轻轻一颤,垂下了眼帘,心中很恐惧,她猜不出李南方怎么能看出,她心里是怎么想的。

    她阻止了你上升的道路,你恨她也很正常。不过,我真有些纳闷,你怎么就那么恨我。是,我承认,前些天我确实威胁过你。但也仅仅是威胁,事实上你也不会去酒店等我,我也没拿着当回事。

    李南方屈起手指,在前台上敲了敲:可我真没想到,你竟然很有心计,想利用姓孟的来打击我。隋月月,难道你忘了,当初在蓝天酒吧时,是谁把你从金少手底下救出来的?

    隋月月低着头,不吭声,紧咬着嘴唇,像个哑巴那样。

    啪哒一声,李南方把自己手机扔在台上:把你手机号给我存上,等我需要你做什么时,就会给你打电话。你可以拒绝,但你最好想想,我李南方来公司之前,是做什么的,当初又怎么敢抽某局长嘴巴的。除非你不在青山市混,还有可能躲过我。

    隋月月盯着桌子上的手机,眼角眉梢一个劲的跳。

    我不勉强你。

    李南方刚要拿回手机,隋月月忽然伸手抓了过去,飞快拨打自己的电话。

    实话告诉你,那晚你没看错,就是我一棍子砸断了姓孟的胳膊。嘿嘿,你可以去告诉姓孟的,我不在乎。

    李南方冷笑了一声,没听到隋月月说话,转(身shen)就走:以后某一天接到我电话时,最好是穿上黑丝,我喜欢你那双大长腿。

    对于女孩子,李南方从来都不是个斤斤计较的人,不过隋月月的所作所为,尤其看出她竟然暗恨闵柔后,这就触及了他对女人做事时的底线了。

    如果不是怕闵柔说他,依着他的脾气,会给隋月月一耳光后再走。

    他是为她好,男人从来都不喜欢心计(阴yin)沉的女人,无论长的多漂亮,都像小闵柔那样,世界会可(爱ai)许多。

    乘坐电梯去十二层时,那些看到李南方的员工,对他都很客气,也没谁多问,他这段时间死哪里去了。

    岳梓童办公室的房门紧闭着,李南方看了眼,抬手推开了秘书办公室的房门。

    表面上不在乎他的闵柔,已经为他泡好了一杯茶,放在桌子对面。

    不过李南方向来喜欢坐在桌角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美女时,会有种满足感。

    正在摆弄手机的闵柔也懒得说他,拉开抽屉,拿出一个盒子放在了他面前:说说吧,这个月你死到哪儿去了?

    怎么,送给我吗?

    李南方拿起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款国内最著名品牌的新款手机,壳子是黑色的,男人专用。

    昂,送你的。

    闵柔故作不在乎的样子,说:你帮我爸要回被坑走的家产,他想感谢你,请你回家做客,你又那么难请,所以只好给你买了这个手机,算是聊表心意吧。

    呵呵,那就多谢闵叔叔了。不过,我有手机——

    李南方刚笑着要拒绝,闵柔就有些羞恼的说: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哪来这么多废话?

    李南方吧嗒下嘴,想说送礼还送的这样霸道呢,却忽然注意到闵柔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了,也是这个款式,但手机壳是白色的,心里立即明白了,这是(情qing)侣机,他如果拒绝,就会伤害小柔妹妹的一番深(情qing)。

    看到李南方乖乖拿起手机开机,闵柔再说话时,语气缓和了许多:卡是新卡,刚办的,不过里面只存了我一个人的手机号。在没有我的(允yun)许下,你不许用这部手机与任何人通电话,更不许在我打你电话时,不接听。要不然——哼哼,你懂得。

    懂得,懂得。

    李南方心想,搞个手机只能跟你一个人通话,这不是带了个累赘吗?

    幸好闵柔还算体贴他,让他把原来的手机卡,也安在这机子里。

    现在可以说说,你这个月都死到哪里去了。

    闵柔的话音未落,桌子上的固话响了起来,是总裁办公室打来的。

    她连忙接起来,嗯了一声扣掉话筒,站起来指着休息间:岳总让我去一趟,你在里面等我回来。别到处乱跑,免得我再找你。

    不等李南方说什么,闵柔快步走了出去。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