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35章 可怜的女人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昨天晚上,蒋默然能充分理解李南方的心(情qing),知道他想亲吻闵柔却不敢,是因为刚与她在医院做过,感觉他很脏,怕亵渎了女孩子。

    李南方,在意闵柔要在意到何种地步,才会那样?

    蒋默然无比羡慕闵柔,觉得吕明亮如果能有李南方的一半,她就会背着丈夫,去陪老康睡觉,(身shen)体虽然被玷污,可夫妻感(情qing)却是真挚的纯洁。

    很可惜,上天注定吕明亮永远也成不了李南方,她也只能变成一个破鞋——想到这儿后,蒋默然自嘲的笑了下:我就是一个破鞋,是我勾搭李南方的。

    闵柔很不喜欢听,任何人说某个女人是个破鞋,哪怕在内心深处,早就把蒋默然当做这种货色了,可在她亲口说出来后,还是皱起了眉头:你的相貌气质,并不像那种人。

    闵柔说的没错,蒋默然的相貌气质,与普通妇女不同,相貌姣好还在其次,关键是她的气质,说她是某大学的美女教授,别人也会相信,谁都不会把她想象成那种女人。

    谢谢。

    蒋默然道了声谢,垂下眼帘低声说:相貌气质再怎么出色,那都是次要的,关键还是思想。一个女人的思想,如果堕落了,就算她拥有黛(咪mi)·摩尔的容颜,气质,那么她依旧是个破鞋。

    别再提这两个字了,我不喜欢听。

    闵柔摇了摇头,说:我今天来找你,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知道你是怎么与李南方走到一起的,以后又有什么打算。

    要先从我丈夫说起。

    怎么呢?好,你说。

    闵柔搞不懂蒋默然为什么要先提起她丈夫,但还是示意让她说。

    蒋默然用很轻松的语气,从丈夫为了向上爬,求她威胁她必须去陪老康睡觉开始说起来,一直说到今天早上,她丈夫主动拿出备用钥匙,正式默认他(允yun)许李南方在他家里,代替他的地位,履行他当丈夫的权利,或者说是义务。

    不过她没有告诉闵柔,李南方把她带到小旅馆内后,折磨她,强(奸jian)她的那些,只说她在酒醉一心求死失败后,彻底的堕落,借着酒劲勾搭了李南方。

    蒋默然没说出实(情qing),是不想伤害闵柔,因为她已经毁了,又何必再让闵柔去痛苦呢,反正她已经自认为破鞋了,就算被世人唾骂,也全然不在意。

    这就是全部事实,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至于你是骂我,打我,都随你,我绝不会反抗。

    说完全过程后,蒋默然有了从没有过的轻松,看着闵柔咯咯笑道:不过说实在的,我是无比的羡慕,嫉妒你。李南方在疯了似的****时,总是在喊你的名字。可见你在他心里的地位,有多重要。

    闵柔仿佛在听故事,一个相当荒诞的故事,世界上怎么会有吕明亮这种人,为了向上爬,把挚(爱ai)他的妻子当做糖衣炮弹,让一个漂亮贤惠的女人,自甘堕落成为——破鞋。

    但偏偏,这一切都是真的,闵柔能从蒋默然解脱般的(娇jiao)笑声中,感觉出她心里在流血,更是把李南方当做了唯一的寄托。

    这是个可怜的女人。

    闵柔心里这样说,再看向她时的目光中,已经没有了丁点的敌意。

    想到李南方在做那么恶心的事,竟然还喊自己的名字,闵柔很生气,更多得则是甜蜜,骄傲。

    得到一个人的(身shen)体很容易,但得到一个人的心,很难。

    我这就算是得到他的心了吧?

    闵柔悄悄的笑了,抬手捻着垂到肩下的青丝,垂下了眼帘,久久都没说话。

    见闵柔沉浸在某种幸福中后,蒋默然不忍打搅她,不过口袋中的手机总是嗡嗡的振动,提醒她下午还有一个重要手术要做,只好轻咳了声:咳,闵闵柔,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闵柔这才如梦初醒:啊,啊?哦,没没什么要问的了。怎么,你很忙?

    还有个手术等我去做。

    蒋默然抿了下嘴角,轻声说:如果你不想惩罚我,那能不能送我回去?

    好啊,好啊,我送你回去,我本来就没打算惩罚你,只想找你问清楚这些罢了。

    闵柔点着小脑袋,启动车子调头,飞快的向来路驶去。

    看着眉梢眼角间,都洋溢着甜蜜的闵柔,蒋默然有些奇怪,小声问道:你不在意,李南方被我弄脏了?

    当然在意!

    闵柔看着前方,想都没想的脱口回答:不过幸好,他脏了的只是(身shen)体,只要打上肥皂好好清洗几遍,就可以了啦。

    蒋默然呆了。

    她没想到闵柔竟然如此的(娇jiao)憨,天真,或者干脆说可笑,只要能确定李南方没有变心,压根就不在乎他与哪个女人睡觉。

    但马上,蒋默然就开始真心羡慕闵柔了,觉得也唯有她这种女孩子,才值得李南方怕玷污她,不敢去吻她。

    她在人家面前,就像个小丑,尤其是想到当着丈夫的面,与李南方疯狂时的行为,从没有过的无地自容,卑微的想变成个苍蝇,躲进垃圾堆里去。

    就在蒋默然脸庞开始发烫时,闵柔说话了:别告诉李南方,说我来找过你。

    她连忙点头答应:嗯,嗯,我是不会说的。等我下班回去后,我就会让他走——

    别。

    闵柔打断了她的话:先让他在你那儿住着。

    蒋默然再次傻掉,忽然开始怀疑,闵柔脑子有问题了,哪有这样的女朋友啊,明明无比在意李南方,却支持他住在别的女人那儿。

    你想多了。

    仿佛知道蒋默然心里在想什么,闵柔淡淡地说:我这样说,除了我信任他之外,还有别的原因。等我安排好了后,到时候我会去找他的。

    嗯,我知道了。

    蒋默然好像明白了什么,不过心里还是有些怪怪的,再看向车窗外时,觉得世界的色彩,竟然比以往鲜艳了很多。

    谢谢你了,蒋医生。

    车子停在中心医院门口,闵柔看着蒋默然,认真的说:以后,不要再说自己是个破破鞋。你是个好女人,只是不幸摊上了一个人渣丈夫。既然他毫不在意你们那么多年的(爱ai)(情qing),那你也没必要因为与李南方在一起,就以为你是个破什么了。当然了,假如你还与别的男人来往,那你——

    我没有,没有!

    蒋默然忽然尖叫起来,打断了闵柔:除了他们两个,我就再也没有别的男人了!以后除了李南方之外,我也不会让吕明亮再碰我一下!无论,你信不信。

    闵柔被蒋默然的尖叫声给吓了一跳,稍楞片刻,才抱歉的说:对不起啊,我就是那样一说,我还是很信任你的。

    谢谢。

    有泪水,哗的一下淌出来,她抬起双手捂住脸,双肩剧烈抖动着,发自真心的道谢,就为闵柔能理解她,知道她是一个好女人。

    闵柔递过几张纸巾,拍了拍她肩膀。

    用了擦了下眼睛,蒋默然抬头强笑着点了下头,开门下车。

    唉,可怜的女人。

    目送蒋默然脚步匆匆的走进医院后,闵柔轻叹一声,摇了摇头。

    车子即将来到开皇集团时,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李人渣。

    我是不是该改成他的名字了?

    哼,还是算了吧,他就是个人渣而已,本姑娘能原谅他与蒋默然鬼混,那只是我宽宏大量而已,可不能对他太好了,以免他以后蹬着鼻子上脸。

    本姑娘没有急着接电话,话说她可是给他打过无数次电话了,他都没接不是,凭什么他一打来电话,本姑娘就得接啊,那也太没面子了。

    不过这人渣怎么搞的啊,拨打本姑娘电话没人接后,就不知道继续拨打吗,现在没动静了,真是不可理喻!

    车子驶进停车场,停好后,闵柔气呼呼的看着手机,自言自语:再给你三十秒啊,不,再给你三分钟,如果还不打电话来,以后都别想我再理你!更不(允yun)许你在与蒋默然鬼混时,喊我的名字!

    就像知道本姑娘生气了,她的话音未落,手机再次叮叮咚咚的响了起来。

    本姑娘立即笑了,笑容干净的就像天使,故意等铃声快要挂断时,才接通了电话,语气冷淡的说:喂,哪位?

    这就是在装了。

    这一个月来,她每天都要给人家拨打好几次电话,怎么可能不知道他是谁?

    配合女孩子装一下,是男人应尽的责任与义务,李南方乖乖的配合:闵秘书,我是李南方啊。

    李南方?

    闵秘书葱白般的左手食指,在方向盘上画着圈圈,语气里带有明显的疑惑:我认识你吗,就给我打电话。

    那边的李南方,稍稍有些尴尬:咳,那个啥,对不起啊,我打错电话——

    有话赶紧说,别啰嗦。

    听出这人渣有挂电话的趋势后,闵柔不敢再装了。

    李南方赶紧说:闵秘书,你现在哪儿呢?我有事找你。

    我在哪儿啊?

    闵柔看了眼总部大楼,拉长声音说:现在外地呢,三五天的赶不回来。有什么事,在电话里说。

    电话里说不出清楚,我还是等你回来再说吧,唉。

    李南方在那边叹了口气,不等她说什么,就扣掉了电话。

    闵柔有些傻了,本姑娘就装了那么一小下下,你就扣掉电话了?

    真是岂有此理!

    她决定立即给他打电话,要毫不客气的训他一顿,但她接连拨打了三次,都传来您拨打的用户暂时不方便接听电话,请稍候再拨的提示声。

    你个人渣,最好是去死!

    闵柔气急,却也无奈,唯有挥舞了下小拳头,开门下车。

    刚下车,就听到有人笑着问:哟,闵秘书,你不是三五天都赶不回来吗?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