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34章 你会毁掉她的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自从微信普及开来后,很快就受到了人们的喜(爱ai),对移动联通等老牌巨无霸通讯行业,造成了极大的冲击。

    现在年轻人,很少有不玩微信的,平时喝个小酒啊,买个小衣服啊,约个小炮——基本都用微信,相信在不远的将来,那些老牌通讯公司,会被搞破产。

    岳梓童,就属于从来不玩微信的那一小撮人,她更喜欢短信,挂电话,贺兰小新以往劝了她不知多少次了,她都是不屑一顾,说那玩意能让人玩物丧志。

    一个月之前,贺兰小新忽然发现岳梓童开通了微信,当然会追问她怎么改变初衷了,说这样就方便新姐看她的小宝贝了等等。

    岳梓童的回答很有正常,就是好奇,没事才开通了的。

    当时贺兰小新也没在意,但后来却发现她总是在微信空间内,发些看透了这个世界,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都特么的去死吧,地球怎么就不爆炸等话。

    贺兰小新就知道贺兰家袖手旁观这件事,极大刺激到了岳梓童,但后来越琢磨,越不像,因为她很清楚岳总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就算埋怨贺兰家,可反应也不会这样激烈,很有歇斯底里的味道。

    贺兰小新是个心机深沉的女人,这一点从她把岳梓童挂上of平台就能看得出,琢磨出不对味后,马上就用别的手机,注册了个微信号,取名为北方人,开始加岳梓童的微信。

    被拒绝多次后,北方人终于成功被岳梓童所接受。

    粗着嗓子学男人说话,对贺兰小新来说,没有任何难度,正如她遭受过一次失败婚姻后,很清楚该说哪些话,才能‘打动’岳梓童,露出真实的一面。

    在真正的狐狸精面前,岳梓童这个网聊小白,很快就败下阵来,自以为在虚拟网络上,找到了她的精神寄托,与北方人结成了网络夫妻,每天晚上都要聊到凌晨。

    谁也不知道网络那头,是人,还是一条狗,这句话永远都不过时,在贺兰小新的花言巧语,外加红包攻势下,岳梓童彻底的堕落了。

    她怀着一颗对某个男人强烈的报复心,以一百块的价格,卖出了她的第一张照片,有了第一张,就有第二张,无数张——已经成为岳梓童精神寄托的北方人,说话的尺度,索要的条件,越来越大。

    岳梓童很清楚,她不该这样做,可实在又抵不住刺激的(诱you)惑,更何况北方人除了色一点,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说在了她心坎上。

    北方人,让她痴迷,竟然有了(热re)恋的感觉。

    幸好,她还算是理智,在北方人变着法的(套tao)问,她的感(情qing)世界时,无论是李南方,还是贺兰扶苏,她都没提起过,笼统的称为那个臭男人。

    网聊是种毒,一旦染上,就很难戒掉。

    尤其是以有心,算计无心,贺兰小新把岳梓童玩的滴滴乱转,也是很正常了。

    她脸上的冷笑收敛时,旁边的花夜神轻轻叹了口气:唉,小新,你这样玩弄她,是不是有些过了?

    哈,神姐,这有什么过不过的呀?我又不是男人。

    贺兰小新打了个哈哈,站起来伸了个风(情qing)万种的懒腰:我要去睡了,困死了——神姐,你放心,我会查出打伤孟常新的人谁,把他五肢都打断。

    花夜神笑了笑,没说话。

    贺兰小新化名为北方人,玩弄岳梓童的主要目的,她很清楚,一切都是为了她,撮合她能与贺兰扶苏走到一起。

    现在贺兰小新花言巧语的逐步攻击下,岳梓童能不犹豫的,按照她的要求发来黑丝长腿,那么下一步她就会要求看某些重要部位了。

    最终,岳梓童会堕落到在视频中,做那种害羞的动作。

    贺兰小新一定能做到,这一点花夜神毫不怀疑。

    等岳梓童彻底堕落后,贺兰小新就会找到一个男人来当替罪羊,让他成为北方人,再巧妙的让贺兰扶苏,知道岳梓童与北方人之间那些事。

    毫无疑问,贺兰扶苏再怎么喜欢岳梓童,当看到她与别的男人,在网络上做那些不知羞耻的动作时,就会生气,失望。

    到了那一步,贺兰小新再撮合他与花夜神,成功的概率能有百分之八十。

    贺兰家的大少爷,是绝不能迎娶一个名声上有污点的女人,无论是不是在网络上。

    小新,那样,你会毁掉她的。

    目送贺兰小新离开后,花夜神沉默很久,才低低地自言自语道:这对她来说,很不公平。唉,可我又能说什么呢?

    隋月月同样不知道说什么,面对闵柔毫不客气的质问,只是站在桌前,垂首,双手十指用力搅着衣角,银牙紧咬,才能忍住没有落泪。

    看她的可怜,害怕样,闵柔有些不忍,但还是硬着心肠,冷冷地说:别以为天底下,就你一个聪明人,能在不知不觉算计别人。话既然说到这儿,那我也干脆对你明说了。李南方,就是我罩着的。只要有我在,任何人都别想暗算她。

    再说了,当初李南方在蓝天酒吧救了你,你不知感恩也就罢了,还到处宣扬他的无心玩笑,搞得他很没面子,这才故意威吓你,说要让你去酒店开房的事。不过我能保证,他就是这样说说而已。

    闵柔端起茶杯,喝了口水,又说:关于你去广告部的事,再等等吧,看你表现。如果还好,我会亲自向岳总推荐你的。

    谢谢谢闵秘书!

    隋月月连忙弯腰,点头低声道谢。

    以后好自为之,去吧。

    隋月月的恭敬,让闵柔很有成就感,学着岳总的样子,对她挥了挥手,拿起一份报纸看了起来。

    报纸遮住了闵秘书的小脸,才没有让她看到隋月月转(身shen)时,曾经用怨恨的目光,飞快的扫了她一眼,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午饭过后,闵柔趴在桌子上,忍不住又开始拨打李南方的手机。

    这次在嘟嘟声穿来后,她没有慌里慌张的挂掉,不过却没有人接听。

    那混蛋干嘛呢?

    再次拨打了一遍,依旧没人接听后,闵柔有些失望的放下了手机时,心忽然疼了下,明白了,李南方肯定是在睡觉呢。

    他昨晚跟随那个蒋医生回家后,孤男寡女的能做什么好事?

    当然会鬼混到天明,说不定这时候还没有醒来呢。

    昨晚她回家后,在(床chuang)上躺了很久才睡着的,满脑子都是李南方想亲吻她的甜蜜,让她忽视了女孩子该有的醋意,这会儿忽然想起来了。

    不过这没什么,他肯定是与那个女人逢场作戏的,没有感(情qing),要不然昨晚他也不会当着女人的面,试图轻吻我了。

    闵柔确实是个思想天真的孩子,这样想后,心里舒服了许多,心里却升起了一个念头,低头在抽屉里扒翻了会,拿出了一张名片。

    闵母(身shen)体不好,总是去中心医院看病,闵柔认识了好几位医生。

    刘大夫,您好,我是闵柔啊,您还记得我吗?咯咯,刘大夫您好记(性xing)。是这样的,我想向您打听一个人,她叫蒋默然——对,对,就是她。

    闵柔连连点头:刘大夫,您能把她的手机哈告诉我吗?谢谢,太谢谢您了,我这儿有纸笔,您说——

    几分钟后,闵柔乘坐电梯走出了大厅,遇到她的公司员工,无一不停步点头,客气的尊称闵秘书好,这让她有些奇怪,以前遇到大家时,也会问好,但态度绝没有这样恭敬,好像她是多大领导似的。

    无意中看到前台后的隋月月,闵柔明白了。

    公司内,本来就没多少能保守的秘密,她早上对隋月月说的那些话,被传扬了开来,让大家意识到闵秘书不仅仅是温柔可人,还能端走人饭碗,以后必须得恭敬才行,要不然隋月月就是榜样。

    虽说有些不适应大家伙对自己的恭敬,闵柔却很享受,不再像以往那样见人就笑了,而是学着岳总的样,高傲的昂着下巴,淡淡嗯一声就算事了。

    等驱车来到中心医院门口时,早就接到她电话的蒋默然,已经在那边等候了。

    伸手推开车门,闵柔淡淡地说:上来吧。

    蒋默然犹豫了下:我还在上班,不能走远——

    让你上来就上来,哪来这么多废话?

    闵柔不耐烦的打断了她,小模样大有你不听话,我就立即下车采住你头发,在你单位门口抽你几耳光,让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你是个卑鄙小三的狠戾。

    心虚的蒋默然不敢再多说什么,乖乖开门刚要抬脚,又听她说:坐后面?呵,还真把自己当领导了?

    蒋默然赶紧关上后面车门,又打开副驾驶车门,低声说:要不要,我开车?你您说去哪儿。

    正牌女友哪有给小三开车的?

    闵柔倒是想让她开车,自己大老板似的坐在后面,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上来就行。

    蒋默然刚关上车门,车子就启动了,车速还不慢,刷刷的前行,很快就远离了中心医院,越走越偏,来到了建材市场这边。

    她不会是找了好几个人,藏在某处,准备痛扁我一顿吧?

    呵呵,那又怎么样,反正我是破鞋一只,挨揍也是很正常的。

    这样想后,蒋默然忐忑的心(情qing)也就平静了下来,神色淡然的看着前方。

    闵柔把车停在了建材市场后面,很僻静,没有蒋默然以为的打手们。

    说说吧,什么时候认识李南方的,又是为什么,你们交往多久了,交往过程中,都是做了哪些事。昨晚回去后,他都与你说了些什么,你们以后是怎么打算的——一件不落的告诉我。

    闵柔正宫气势十足,拍了拍方向盘,淡淡说完看向了车窗外。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