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33章 女人都有两副面孔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闵柔有些惊讶:你怎么知道孟总监被打了?

    孟常新被李南方一棍子砸断胳膊,闵柔是亲眼所见,不过她可没想到,昨晚刚发生的事,老王今早就知道了。

    嘿,是前台隋月月说的,昨晚她恰好从青山酒店那边路过。

    王德发的声音更低:她还说,她看着打伤孟总监的人,有些眼熟,很像——

    闵柔皱眉,打断了老王的话:除了你之外,她还跟谁说过这件事?

    就我自己,今天她来的最早了。

    嗯。老王,你也是公司老员工了,什么话该向外传,不该随便说,相信你很清楚。

    闵柔抬头,看了眼大厅那边,扔下这句话,快步走了过去。

    老王眨巴了下眼睛,忽然明白闵秘书为什么要这样说了。

    闵秘书是李南方来开皇集团的介绍人,她曾经当面邀请他回家做客却被拒绝,这同样是众所周知的。

    就算李南方有个小女警的女朋友,不能再接受闵秘书,可肯定会对她有好感。

    现在京华来的某大人物,一点都不尊重闵柔,大家伙看了后都是敢怒不敢言,但有人敢啊——李南方就敢,才在昨晚趁着孟总监喝多了时,突然出现打断了他胳膊,又及时逃走了。

    李南方不在公司上班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为闵柔做这件事,闵柔就会感激他,绝不会(允yun)许任何人胡说八道,一旦这些话传到孟总监耳朵里,能放过他吗?

    王德发确实没文化,人却不傻,很快就想清楚了其中的厉害之处,低声咒骂:草,隋月月,你特么的敢利用老子!

    据说,上个月的某天,李南方还在公司瞎混时,曾经对隋月月说,今晚八点之前,希望能接到她从酒店客房打给他的电话,籍此来惩罚她到处宣扬李副总的讥讽行为。

    隋月月有没有去,老王不知道,却能知道她肯定对李南方又怒又怕。

    为了保护自己,她随时都在寻找打击李南方的机会,昨晚恰好遇到他偷袭孟总监了,这就是最好的机会了,只要能让姓孟的知道了——就算那个人不是李南方,孟总监也会四处寻找他的。

    孟总监一旦找到李南方,暂且不管要怎么收拾他,闵柔都不会愿意,说不定还会鼓动岳总出头,来摆平这件事,然后追问姓孟的,是怎么知道李南方打断他胳膊的。

    那样一来,谁在公司四处叨叨这件事的老王,就会成为重点人物,得罪闵秘书,得罪李南方,他以后还有好(日ri)子过吗?

    别忘了,李南方可是国安局的特工,闵柔更是岳总的红人,要想收拾老王,那绝对是易如反掌。

    想清楚这些后,老王后背噌地冒出了层冷汗,打定主意是对此事再也避而不谈,更感激闵秘书看在他有个好工作不容易的份上,及时提醒他。

    闵秘书以往在公司职员面前,从来都不摆她老总心腹的架子,要不然也不会这么有人缘,可现在她决定要让某个人,见识下她的厉害。

    闵秘书,早。

    正在前台擦桌子的隋月月,看到闵柔快步走过来后,连忙含笑问好。

    隋月月,听说你下个月,就要去广告部了?

    隋月月经过两年的出色工作,终于获得了新来的孟总监的认可,在上周末的会议上,特意向岳总提出,要把她调到广告部的建议,也获得了岳总的同意。

    同样都是在开皇集团工作,但广告部与前台工作的差距,那绝对是云泥之别,差着好几个境界呢,无论是薪水还是待遇。

    其他客服小妹,也都很羡慕隋月月,她这两天很开心,干活特勤快。

    心(情qing)不错的隋月月,还没发现闵秘书眼里的冷意,笑着点头:到时候,还请闵秘书多多照顾。

    我会照顾你的,我也会向岳总提议,你继续在前台工作。

    闵柔冷冷说完,转(身shen)就走: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八点半来我办公室。

    隋月月立即呆住,一起发呆的,还有与她同班的几个同事。

    闵柔不管人事工作,就是一个小秘书而已。

    可她却是岳总的嫡系心腹,她说会建议岳总,让隋月月继续呆在前台,别想去广告部,那么就算人事部,孟总监双方再怎么‘求贤若渴’,岳总也会听从她的建议。

    月月,这是怎么回事?

    旁边一个小姐妹,轻声问道:你得罪闵秘书了?

    我我也不知道,不知道。

    隋月月紧咬着嘴唇,强迫自己眼眶中的泪水不要淌下来。

    其实,她已经隐隐猜到闵柔为什么要为难她了,内心非常愤怒,却又后悔,后悔不该耍那些小聪明,结果葬送了大好前途。

    闵柔温柔可人的外表,满公司员工都竖着大拇指称赞的好人缘,让隋月月忽视了她其实蛮厉害的一面,要想整个前台小妹,那是易如反掌的。

    岳总,早。

    就在隋月月恍然梦游时,旁边小姐妹用脚踢了她腿一下。

    她连忙抬手擦了擦眼睛,脸上堆起笑容,对快步走过来的岳总请安问好。

    就像往常那样,岳总只是点头淡淡嗯了声,就快步走向了电梯那边。

    隋月月低头,再次擦了擦眼睛时,听同伴小声说:岳总好像更憔悴了呢。

    相比起一个月之前,岳梓童确实憔悴了很多,以往上班可都是素面朝天的,但对化妆很有天赋的妹子们。现在看出她每天来公司时,都会打粉底,来遮掩她有些浮肿的黑眼圈。

    任何女人,每晚都在凌晨一两点睡觉,早上六点半起来工作时,都会像岳梓童这样,迅速憔悴下去,不过大家伙都知道,岳总睡不好,就是因为无法参加即将召开的袜业联盟大会了。

    这么好的机会,就这样白白送给龙大针织,换谁,谁会甘心?

    岳总,早。

    岳梓童走进办公室后,闵柔端起她水杯:岳总,想喝——

    咖啡。

    不等她说完,岳梓童就打断她的话,放下小包坐了下来,抬手捂着嘴巴,打了个哈欠。

    岳总唯有在闵柔面前,才不会刻意保持她的总裁形象。

    岳梓童以往很少喝咖啡,她更喜欢跑上一杯茉莉花,或者绿茶,具备排毒养颜功能的茶类,相比起提神圣品咖啡来说,对女人好处更大。

    但现在,她只喝咖啡。

    闵柔觉得,她最好是提醒岳总一句:岳总,您还是喝茶吧,总是喝咖啡——

    岳梓童摇了摇头:我没事的,习惯了。

    闵柔不好再说什么,为她泡上了一杯咖啡,放在桌子上时,扫了眼岳总放在桌子下面的腿,依旧是黑丝。

    昨天穿的那双黑丝,没有换,闵柔能肯定,因为岳总昨天下班上车前,黑丝被车门刮了一下,勾起了一道划痕。

    这是一双仙媚品牌黑丝,岳梓童(身shen)为老总,当然得穿本公司品牌了,很正常。

    不正常的是,需要在公司时刻保持形象的老总,怎么可能还穿着一双昨晚就勾破了的丝袜呢?

    闵柔没敢提醒岳总,说她的丝袜破了,就像她暂时不会说李南方回到青山市了,把整理好的报刊,文件等放在桌子上,就要退出去。

    她没走几步,就听岳梓童忽然问道:小柔,你知道孟总监,昨晚在青山酒店被人打断胳膊了吗?

    啊?

    闵柔(身shen)子一颤,转(身shen)说道:我我不知道呀。

    如果不是精神不济,岳梓童这会儿肯定能看出,她眼里闪过的那丝慌张,只以为她的惊讶,是正常反应,这孩子就是个胆小怕事的嘛。

    我也是今早才知道的,京华那边给我打来了电话。

    岳梓童当然不会告诉闵柔,说贺兰小新给她打电话时,曾经毫不客气的埋怨她,连派去帮忙的人,人(身shen)安全都保不住,端起杯子喝了口咖啡,说:我很奇怪,孟总监才来青山市没多久,怎么就招惹仇人了呢?

    闵柔赶紧说:我我也不知道。

    叮咚一声来微信信息的响声,从包里传了出来,岳梓童眼角微微跳了下,不再谈论这件事,摆摆手示意闵柔可以出去了。

    提心吊胆的闵秘书,刚关上房门,岳梓童就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机,打开了微信,在屏幕上轻轻点了下,一个粗野男人的声音响起:宝贝老婆,你现在上班去了?

    清了下嗓子,岳梓童做贼似的抬头看了眼门口,才按住话筒,低声说:是呀,现在已经来公司了。我不是跟你说过,在我上班期间,不许来打搅我的吗?如果让老总发现我上班期间玩手机,会炒了我鱿鱼的。

    那个男人竟然在线:嘿嘿,炒了你正好,以后跟哥混——对了,我现在特别想看你的黑丝大长腿啊,赶紧偷着拍个照片来,解解渴。记住啊,最好是向上点。不许拿昨晚的来糊弄我,要拍上你的办公环境,还有高跟鞋。

    不等岳梓童这边有什么回应,一个微信红包就发了过来,里面是五十块钱。

    五十块钱,放在以往,岳梓童就算是走在路上看到了,也懒得弯腰去拣。

    现在那个男人,只花五十块钱,就要求岳梓童拍下她的黑丝大长腿,让他解解渴——这绝对是很搞笑的要求。

    岳梓童,竟然同意了,没有丝毫的犹豫,马上就站起来走到落地窗前,右脚高跟鞋踩在了玻璃上,喀嚓一声拍了个照,传了过去。

    事后,还拿起手机放在嘴边,柔声说:宝贝,这下好了吧?乖,听话,别闹了,我现在上班呢。

    那边的男人很听话,发了个ok的图片过来。

    望着手机屏幕上那双(诱you)人的黑丝长腿,贺兰小新抬手揉了揉嗓子,无声冷笑了下,自言自语:上帝说得没错,任何女人都有两幅面孔。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