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32章 卑鄙到极致就算个人物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与蒋默然做了那么多年的夫妻了,吕明亮还是第一次看到她,穿成这样做夜宵,忍不住咕噔咽了口吐沫,双眼放光:默然。

    还疼吗?

    蒋默然看向了他肋下。

    疼哦,不疼。

    刚被撞断两根肋骨,喘气都疼,吕明亮却说不疼,这是因为蒋默然的关心所致。

    饿了没?

    蒋默然又问。

    她今晚做得夜宵,是她最拿手,也是吕明亮最(爱ai)吃的海参汤,还有一瓶半斤的白酒,两个酒杯,男人在外面受伤回家后,最渴望的,不就是在(性xing)感且又温柔的妻子陪伴下,喝碗海参汤,饮两杯小酒酒吗?

    一时间,吕明亮感动眼里都有水雾浮上来了,用力点了点头,张嘴——犹豫了会儿,才说:默然,你对我真好。

    蒋默然最希望的,是吕明亮对她说一声,对不起,他不该为了向上爬,就把她推到别的男人怀中。

    尽管就算吕明亮这样说,蒋默然也不会原谅他,但最起码心里会好受些,以后能尽可能维持他在家时的男人尊严。

    很可惜,吕明亮只是感动的说,她对他真好,这就意味着,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还是会为了向上爬,把妻子推到别的男人怀中。

    蒋默然的眼神,一下子冷漠了起来,但笑容却无比的****,悠悠的说:我从来,对你都是很好的。以前不知道你最喜欢什么,现在知道了。所以呢,我把他带回家来了。

    什么?他他是谁?

    吕明亮愣住,蒋默然没有再理睬他,端着托盘走进了浴室内。

    吕明亮终于明白了什么,脸色剧变,抬脚刚要跑去浴室门口看看,牵动了伤口,疼得他发出一声闷哼,赶紧弯腰扶助了墙壁。

    好大会儿,他才慢慢走到了浴室门口,然后就看到他的黑丝妻子,跪在浴缸面前,正拿着勺子,笑容满面的喂一个男人喝汤。

    男人,正是把他肋骨打断,又当着他的面,与妻子欢好三次的李南方。

    李南方就像个王者那样,在蒋默然的精心伺候下,咽下嘴里的汤,左手还在她的(胸xiong)前,光滑的后背上缓缓游动,眼神冷漠的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酒。

    蒋默然马上放下精致的白瓷碗,拿起酒瓶刚要倒进杯子里,却又放下杯子,昂首喝了一口,爬起来弓着腰,双手按在缸沿上,低头凑向了李南方嘴上。

    这就是倍受历史上某些文化名人最(爱ai)的皮杯儿,有些重口味的,还会用女人穿过的绣花鞋喝。不过很明显,李南方对那个没啥兴趣,毕竟是讲卫生的文化人——

    刚才蒋默然夫妻两个的对话,李南方听的是清清楚楚。

    如果吕明亮能意识到自己做错了,哪怕是虚(情qing)假意的跪下,给蒋默然赔礼道歉,说他以后再也不做这种混账事了,李南方也会爬起来,穿上衣服立即走人。

    以后,也绝不会再来招惹蒋默然。

    很可惜,吕明亮没有那样做,只说蒋默然对他好。

    遇到这种比最纯粹的垃圾,还要垃圾的男人,是蒋默然的悲哀,李南方也不介意被她利用,再狠狠践踏他一番。

    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敢冲进来,或者对我大吼一声滚出去,老子马上就爬起来走人——李南方心里这样想着,张嘴咬住了垂在眼前一颗红宝石,在女人(身shen)子一颤发出的痛哼声中,眼角余光邪邪的看向了吕明亮。

    吕明亮的脸,从苍白变成通红,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竟然对他很客气的笑了下,扶着墙走进了他的卧室。

    听到传来的关门声后,蒋默然抬手把李南方的头搂到怀里,轻轻叹了口气:唉,不用试了。这下,你终于明白,他对权利有多么的渴望了吧?

    能卑鄙到这种地步,也是个人物。

    李南方挣开她的怀抱,端起那碗海参汤一口气喝光,擦了擦嘴角说:累了,睡觉。

    蒋默然的(床chuang)不算大,不过躺上去却很舒服,没过多久,李南方就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左手支着脸颊的蒋默然,静静的看着他熟睡过去,右手五指从他脸颊上缓缓滑过,幸福的叹了口气,趴在了他(胸xiong)膛上,闭上了眼。

    卧室的房门没有关,从外面,就能看到这对男女光着(身shen)子躺在一起。

    蒋默然觉得,如果吕明亮能趁他们睡熟时,拿把刀子蹑手蹑脚的走进来,一刀把她捅死——她也不会反抗,只会有种心安的解脱。

    她没有解脱,早上六点半,准时被手机闹钟唤醒了,催着她赶紧起来洗脸刷牙做饭去上班。

    李南方还在沉睡,嘴角有亮晶晶的口水,看上去很像一个婴儿。

    蒋默然低头,轻吻去了他嘴角的口水,迈步下(床chuang),哼着欢快的歌儿走了出来。

    早。

    吕明亮坐在沙发上,目光从黑丝妻子(身shen)上扫过,温文尔雅的笑着,指了指案几上的早餐:不用做饭了,我已经买来了,足够你们两个人吃得。

    谢谢。

    蒋默然礼貌的道谢,又关心的问:你的伤处,还疼吗?

    好多了。这种硬伤,只要修养几天就行。

    吕明亮又把一把钥匙,放在了案几上。

    蒋默然拿起那把钥匙,看了看转(身shen)走进卧室内,放在枕头边又走了出来,笑着说:等会,你去超市买点菜吧,最好是买只老母鸡,等我下班后做,给你补补。

    谢谢。

    不客气。

    相敬如宾的夫妻俩人,礼貌的含笑交谈过后,蒋默然走进了洗手间,吕明亮回到了卧室内。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青山市最繁忙的几条路,又有了堵车现象,不时有烦躁的咒骂声中,从那些车子里传出。

    闵柔开始怀念骑电动车上班的时候了,虽说没有坐在车里舒服,但不怕堵车呀,不过如果让她放弃汽车,再去骑电动车,她又不怎么愿意。

    车子龟速爬行中,闵柔百般无聊下拿起手机,拨打了那个这段时间内每天都要拨打几遍的电话——这已经成了她的习惯,明明昨晚已经看到李南方了,今早刚睁开眼时,也已经拨打过了。

    嘟,嘟嘟的声音传来后,闵柔好像触电般的一惊,手忙脚乱的停止了呼叫。

    早上她习惯(性xing)的拨打李南方电话时,回应的还是机械女声,这会儿怎么就不是了呢?

    肯定是他已经取消了对她的呼叫限制,她随时,都可以打通他的电话。

    当本姑娘稀罕吗?我拨打你电话,只是想听听好听的机械女声而已!

    给自己找了个拙劣的理由后,闵秘书开心了起来,忍不住抬手按了下喇叭,提醒前面的车子快快闪开,难道不知道本姑娘这会儿想飙车?

    但接着,本姑娘的笑容就开始呆板了,她想到了昨晚看到的那个女医生。

    昨晚,她亲眼看到,李南方抱着蒋默然去了人家小区。

    再单纯的女孩子,也能想到他们昨晚都做了些什么,说不定闵柔刚给他打电话时,蒋默然正伏在他怀里,问他是谁的电话。

    也许,我只是在乎他,也仅仅只能在乎他罢了。如果真是(爱ai)啊,是喜欢他,怎么可能在他与别的女人在一起时,没有痛苦的发疯呢?

    闵柔无声的笑了下时,前面堵塞的车流,终于顺畅了,后面车子按着喇叭,催促她赶紧走。

    当我不知道赶紧走呢,要你催?

    从来很少对人发脾气的闵秘书,小脑袋探出车窗,对后面车子瞪问道。

    女司机惹不得,尤其是漂亮的,开着个几万块钱小车的,真要惹毛了她,说不定会像上次开奔驰的女司机那样,故意向后倒车撞我,事后接受交警处理时,只说一句她是女司机,交警就开始训斥哥们,怎么就不懂千万别催女司机这条最基本的交通规则呢——后面车上哥们心里这样想着,陪着笑脸说了句扫瑞。

    哼,现代男人,真没有一点该有的阳刚之气,当街被我训,都不敢发脾气。

    闵柔轻哼了声,这才好整以暇的挂挡,踩油门。

    安全抵达开皇集团停车场内后,车子刚停下,王德发就跑了过来,点头哈腰的为她拉开了车门。

    闵柔有些好笑,说道:老王,都跟你说过很多次了,我又不是什么领导,就是岳总的秘书,没必要给我开车门的,显得我仗势欺人那样。

    在我心里,闵秘书就是仅次于岳总的领导。唯有您始终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才能配合好岳总的工作,带领我们公司乘风破浪,勇往直前,奔向更加辉煌美好的明天,让祖国强大,人民安居乐业——

    好了,不就是开个车门吗,瞧你说的这么重要。

    闵柔实在受不了老王狗(屁pi)不通的官方奉承,笑着打断他的话,跳下了车子。

    替她关上车门,王德发又满脸神秘兮兮的样子,低声说:闵秘书,您知道吗?那个姓孟的昨晚被人打断胳膊住院了。特么的,要我说,他就该被人打爆脑袋。不就是京华来的吗,还真把自己当什么大人物了,敢当众对您说那些陈词滥调。

    姓孟的没来几天,就追求闵柔这事,在开皇集团不是秘密。

    女职员中,可能会有羡慕的,毕竟孟总监来自京华,听说此前一直在国外某公司担任要旨,这次来公司,可是岳总高薪聘请来的,初来乍到就显现出了他非同一般的工作能力,以后妥妥的副总人选啊。

    不过男职员,尤其是老王这种底层职员,却很不高兴,大有你一个外地人,凭什么要来抢我家好东西的愤慨,对他没有半点好感。

    尤其姓孟的,总是在公司内摆他的大人物架子,更是让人反胃。

    现在听说他被人打断胳膊后,老王能不高兴吗?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