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31章 我,很在乎你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闵柔不信李南方今天刚来青山市,因为她亲眼看到他,跟着收了父亲钱的鸡哥等人,一起去殴打孟常新。

    如果李南方今天傍晚才来青山市,他怎么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就认识了鸡哥,还混在一起为非作歹呢?

    为了你。

    为了我?

    闵柔无声的冷笑了下,说道:李南方,你别嘴巴这样甜好不——

    李南方打断她的话:如果不是听到你爸说那个姓孟的(骚sao)扰你,我本来是打算混餐白食就跑人的。我再怎么人渣,也没渣到跟一混子去混的地步。

    做好事不留名,那不是李南方的作风——尤其事关自己在闵秘书心中的印象好坏,他必须得把事(情qing)说清楚。

    李南方在说这些时,其实就算他不用诚恳的语气,闵柔也相信他没有撒谎,一个三番两次婉拒女孩子盛(情qing)相邀的男人,会为了讨好她,而故意去撒谎吗?

    不知不觉中,闵柔的语气温和了下来,长长的眼睫毛低垂着:以后,不要再做这种危险的事了,我不想你出事,不想去监狱中看望你。我只希望,你能乖乖呆在公司,哪怕是整天混吃等死,也是好的。

    放在以前,生(性xing)腼腆的闵柔,绝不会对男人说出这种话,只是她想了他足足一个月,每天都想,今天刚见到他,他就为了她,甘心去做违法的事,这让她怎么不感觉心里甜滋滋的,又怎么不表示一下她的意思?

    我,很在乎你。

    这就是闵柔要对李南方所说的话。

    李南方又不傻,当然能听出女孩子这番话中的意思,心里暖烘烘的,脑子一(热re):好啊,那我就听你的,以后跟在你(身shen)边,混吃等死。没钱花了,你给我。

    是个男人,就不会对女孩子说最后这句话,摆明了他想做个吃软饭的窝囊废。

    不过李南方不会有丝毫的难为(情qing),在他看来,除了闵柔之外,还没有哪个女孩子,能甘心让他甘心做个吃软饭的。

    对于真正骄傲的男人来说,甘心跟着某个女孩子吃软饭,也是一种另类的表示,表示——我,也很在乎你的。

    真不要脸。

    闵柔噗嗤一声,笑了。

    李南方也笑了,倚在车门上,看着闵柔的笑脸,忍不住的伸手,用食指抬起了她的下巴。

    闵柔刚要挣开他这轻佻的动作,却又停住,慢慢闭上了眼睛。

    李南方慢慢低头,凑近这张干净的小脸。

    闵柔的呼吸,一下子急促了下来,她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又想拒绝,更多却是无法控制的期待,就像她当前激烈跳动的心,微微颤动的嘴唇。

    眼看就要捕捉到那张柔柔的嘴唇了,李南方停下了。

    他想到了蒋默然,想到就在今晚,他曾经当着吕明亮与老康的面,与他疯狂交欢的那一幕——他还没有洗澡,还没有刷牙,如果这时候亲吻了女孩子,那不是得到,而是一种对美的亵渎。

    时间仿佛静止,过了一个世纪那样漫长,闵柔也没等来她所期待的初吻,却能感觉到李南方慢慢离开了她。

    有脚步声响起,很沉重,就像肩负重担那样,一步步的走远,终不可闻。

    泪水,是那样的晶莹,滚烫,从闵柔眼角慢慢淌下。

    她小声的抽噎了起来,依旧昂着下巴,闭着眼。

    泪水涌出眼眶时,她能感觉到李南方内心所想的那些,无比痛恨他竟然不知道,她又是怎么想的。

    滴答一声轻响,一滴泪水落在闵柔(胸xiong)前时,她猛地睁开眼,看向前方哑声叫道:我不在乎的,我不在乎的!

    我在乎。

    李南方心里这样说着,来到站在小区门口的蒋默然面前,笑了下。

    她说,她不在乎你跟我——

    站在这边街灯(阴yin)影下的蒋默然,能看到李南方刚才要做什么,更能听到闵柔喊得那句话,望着脸好像有些扭曲的李南方,强笑了下刚要劝说他回去,就被他一把抱住,低头,狂风暴雨般的(热re)吻了起来。

    蒋默然立即踮起脚尖,搂住了他的脖子,用同样疯狂的动作回应着。

    李南方弯腰伸手,把她横抱在了怀中,迈步向小区内走去:你的家,在哪儿?

    蒋默然的家,在这个小区的三号楼,二十一层。

    正如她所说的那样,她家是三室两厅的大房子,一百三十平米左右,装潢虽说不算豪华,不过却很有品位,尤其是浴室内那个白瓷浴缸,又宽又深,里面还放着温(热re)的水,水面上飘着泡开了的玫瑰花瓣。

    蒋默然今晚接到王姐的替班电话时,刚放好水,准备休息时泡个澡的,当时没泡,现在倒是派上用场了,被李南方撕掉风衣,就扔到了里面。

    女人的低声尖叫还没落下,双眼早就发红的李南方就扑了进去。

    就像海面上起了飓风那样,泡开了的玫瑰花,被浪花推着拍向缸沿,跌落地上。

    今晚在医院药剂室内时,李南方已经做了三次。

    毫无疑问,守着蒋默然的丈夫做那种事,总会有种邪恶的刺激,让他比平时要猛了很多——但都没有这次猛,几乎要让蒋默然窒息,死去。

    很久之后,她才慢慢从云端中,飘落在了地上,睁开了眼。

    李南方倚在浴缸上,胳膊搭在缸沿外面,嘴上叼着一颗香烟,抬头看着天花板出神,烟灰老长了,也没注意。

    伸手,在长长的烟灰上弹了下,烟灰落下,落在了蒋默然的手心中。

    李南方低头,看着脸颊附在(胸xiong)前的女人,沉默了会才说:对不起,我不该把负面(情qing)绪,都发泄在你(身shen)上。

    没事,我喜欢。

    手指头在他(胸xiong)前慢慢画着圈,蒋默然无所谓的笑了下:只要你能安心,无论对我做什么——不要把我看做是个人,就把我当花钱买欢的表杂好了。

    李南方皱了下眉头。

    他承认,刚才他猛烈撞击这个女人时,貌似喊过闵柔的名字。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喊闵柔的名字,更无法确定,他在受(身shen)躯内恶魔左右时,是不是把蒋默然当做了闵柔,来肆意践踏的。

    毫无疑问,男人在与女人做这种事时,却喊别的女人的名字,无论是对她,还是对闵柔,都是极大的不尊敬。

    可他真的不喜欢,蒋默然亲口说她自己是个表杂。

    好了,我去准备点宵夜,饿了。

    蒋默然费力的从他(身shen)上爬起来,走出浴缸扶着墙壁走向门口。

    李南方看到了她满(身shen)的咬痕——那是他在发疯状态下,给她留下的,也幸亏她的体能素质不错,如果换成闵柔,肯定承受不了。

    开门后,蒋默然回头看了过来,李南方连忙挪开了目光。

    他挪开目光的速度虽然很快,蒋默然还是看到了那一丝歉意,眼睛一亮笑道:我如果是你,就不会辜负她对你的一番柔(情qing)。死,都不会放弃她。

    李南方弹开烟头,没说话。

    他不想与任何女人,谈论闵柔。

    浴室门开着,厨房内传来蒋默然轻快的歌声。

    声音虽说有些嘶哑,不过却很动听,看来她的音乐细胞很丰富,唱的是跑马溜溜的山上,有朵溜溜的的云哟。

    全(身shen)只穿着齐根黑丝的(性xing)感少妇,在做夜宵时唱这首歌,总是会让男人产生无限遐想,李南方又有了些小冲动。

    这让他无比烦躁。

    他总是讥笑叶小刀是比虫子,每天没有两个以上的女人伺候,就会离开水的鱼儿那样渴死,其实叶小刀不知道,他才是最正宗的——正常男人,有谁会在四次过后,仅仅听到光着(身shen)子的女人在做饭时唱(情qing)歌,就会有反应?

    李南方是个正常男人,不正常的,是他(身shen)躯内那个恶魔。

    很多时候,他都在想,如果那个在发疯时左右他的恶魔,能跳出来站在他面前,他会用牙齿把它撕成碎片,再一把大火焚烧个干净!

    但是不可能,只因他就是恶魔,恶魔就是他,这具(身shen)体,只是他们两个共同的宿主,各有各的追求,各有各的想法,从他刚出生那一天开始,他们就开始做激烈的争夺,都想成为这具(身shen)体的绝对主人。

    李南方甚至都搞不懂,哪一种生活,才是他最想要的,很多时候,他在强大的心魔面前,能维持弱小的人(性xing),这都是师母给他的(爱ai),起到了关键(性xing)的作用。

    也唯有守在师母(身shen)边,他才能总是像个人那样,以人(性xing)的感官,来看望这个世界,这让他更加渴望,能早一点回去。

    不过,闵柔呢?

    眼前闪过闵柔闭着眼,昂着下巴,唇儿发颤的样子,一下就打消了李南方爬起来,用最快速度赶回师母(身shen)边的冲动,耳边也响起蒋默然刚才说过的话,我如果是你,就不会放弃。

    忽然间就进退两难时,一声轻微的咔嚓声,从浴室外面的客厅门板上传来,让正要点烟的李南方,动作凝滞了下。

    门开了,左手捂着肋下的吕明亮,额头冒着细汗的走了进来。

    肋骨断了两根,按说他该住院才行,他没住——老康不许他住,放了他半个月的长假,让他回家来养伤,并承诺等他再去上班时,他就会去老高的办公室内坐班了。

    他终于得到了他梦寐以求的东西,付出了昂贵的代价。

    不过吕明亮不在乎,在他心中,权利要远远比(爱ai)(情qing)更加重要。

    只要拥有了权利,就能像老康那样,喜欢哪个女人,不就是一个电话的事吗?

    别看老康一副大腹便便的恶心样子,吕明亮却知道有很多漂亮的医护人员,都渴望能接到他的电话。

    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响起,吕明亮抬起头,就看到只穿着一双黑丝的妻子,端着夜宵从厨房内走了出来,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回来了?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