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30章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没人能读懂女孩子的心思,因为有时候,连她自己都读不懂。

    闵柔坐在车里,呆愣了不知道多久,才忽然启动车子,向前面路口冲去,她决定了,要回医院去找李南方,当面问问他,凭什么拒接她的电话!

    这个理由,足够充分,强大。

    她没想到要把看到李南方的事(情qing),告诉岳总,只担心等她赶回医院时,人渣已经走了,她在这儿耽搁了太久,足足两个多小时了。

    不过不要紧,反正闵柔已经知道他是跟一帮混子混了,只需从父亲那儿要到混子头的联系方式,就能找到他了。

    深夜十一点,闵柔总算是赶到了中心医院,其间父亲不放心她,给她打了无数个电话,她都没接听,停好车后,钥匙也没拔,跳下车子快步跑进了门诊部大楼。

    从挂号处,闵柔知道李南方来过,但那是三个小时之前了,值班人员也没注意到他有没有离开,只让她去二楼外科值班室去看看。

    二楼值班室内,有两个连夜赶来的大夫,正拿着片子研究某人被打断的胳膊,满腹的牢(骚sao),今晚该吕主任值班的,谁知道他擅自脱岗,不知道去哪儿了,值班护士只好给副主任打电话。

    大夫也是人,也想在没工作时,陪着老婆孩子(热re)炕头,谁愿意跑来医院,被那几个来自京华的男人训啊,个个凶神恶煞要吃人的模样,有本事去找打断你同伴胳膊的人,对我们小大夫耍什么威风!

    大家伙正烦着呢,闵柔就来找人呢,看在她很漂亮的份上,没有训斥她就很不错了,谁会去帮她找那个叫李南方的家伙?

    闵柔也能理解这俩大夫的心(情qing),低声说了句抱歉,转(身shen)失魂落魄的走了,来到下面大厅后,又不死心的拿出手机,拨打李南方的手机。

    得到的,依旧是机械女声,这让她更加烦躁,恨不得摔地上。

    花花总,您好,您好!

    闵柔轻叹一声走出大厅时,有个男人脚步匆匆的走上台阶,接到电话后马上就原地站住,全然不在乎闵柔就在前面,语气无比的激动的说道:是这样的,孟总监今晚去青山酒店吃饭。我们刚出来,忽然有人冲出来,用棍子打伤了他——

    低着头的闵柔一楞,抬头看去,认出这男人是谁了,正是岳总高薪从京华请来的广告总监孟常新的直系下属,好像姓王来着。

    闵柔记不清了,毕竟她很反感孟常纠缠她,老远就躲着走,更不会在乎他的某个手下,如果他不提到孟总监被人打伤这件事,还想不到是他。

    花总的忽然来电,让姓王的激动万分,也没注意到闵柔,只是对着电话一个劲的说是,是,等新的总监到任后,一定会保护好他的安全云云。

    岳总在京华,有个很要好的朋友,能耐也很大。

    十几天前,岳总的好朋友派来了一个四人团队,为首者就是孟常新,担任开皇集团的广告总监,是为岳总那位好朋友,即将来公司担任副总打前站的。

    岳总好朋友的能力很强大,孟常新来到青山没几天,就在省卫视的黄金时间段,拿到了一个广告位,而且是打了三折,这放在以前是不敢想的。

    本来,闵柔还为此很高兴的,但谁知道那位孟总监,竟然对她很来电——上周末聚餐时,趁着酒兴,他竟然跟踪她去了刚买的小区,对她动手动脚,说了很多让她反胃的话。

    幸亏当时闵父不放心她回家晚,出来迎她时碰到了,厉声呵斥了他一顿,他才悻悻的离开,临走时还大放厥词,说什么他孟常新看上的女人,妥妥的没跑,看上闵柔,是她的福气等等。

    闵父气不过,这才找到了鸡哥等人,花钱请他们教训姓孟的。

    结果最后李南方出现,打伤了姓孟的,现在也送到了中心医院。

    担心姓王的会注意到自己,怀疑自己与孟常新被打一事有关,闵柔不敢滞留,立即低头快步走了。

    可能李南方也看到姓孟的来中心医院了,这才悄悄的溜走了。

    这样想后,闵柔心里稍稍放松了些,决定还是先回家,直接找父亲问混子头的电话,再打探李南方的消息好了,这会儿快零点了,一个女孩子在大街上开车转悠,父母会不放心的。

    右拐刚拐过一个路口,闵柔忽然点住了刹车,回头看去。

    就在车子拐弯,车灯横扫过过路对面的人行道上时,她看到了一对男女,男人的背影很像李南方,女人(身shen)材高挑,穿着白色风衣。

    就算是认错了人,闵柔也要再回去看看,现在是深夜了,街上也没几辆车子,车牌又糊住了,逆行也不怕。

    闵柔没看错,那个熟悉的男人背影,正是李南方。

    当着吕明亮的面,与其实早就醒来却假装继续昏迷的老康,蒋默然的(情qing)绪相当高亢,足足半小时,才在李南方的一声闷哼中,脱力了般的趴倒在了桌子上,脸对着她丈夫。

    然后,她就看到了更加反胃的一幕——她那么(爱ai)过的丈夫,亲眼看着她被别的男人狂干时,竟然在偷偷的撸。

    这让她很想哭,想死,更多的,却是无法压抑的变态快感,丝毫不顾李南方说要休息下的建议,把他扑倒在桌子上,又张开了嘴。

    两个小时内,蒋默然让丈夫撸了三次。

    最后,她实在没力气了,才沙哑着嗓子说要回家。

    李南方当然得送她了,再累也得送。

    临走之前,李南方并没有警告吕明亮俩人什么,他相信这两个人都是聪明的,在意识到脑袋没有铁柜子硬之前,是不会做出报复蒋默然的蠢事的。

    蒋默然平时是骑着电动车上下班的,工作单位距离她所住的小区,也就是五站路,电动车半小时就能到的。

    这次她回家,不想骑车,只想顺着路溜达。

    李南方对她是百依百顺,为了避免别人看到,俩人特意从小门出了门诊大楼,步行回家。

    蒋默然出来医院后,就松开了挽着李南方的胳膊,低着头默默前行。

    李南方也没说话,点上一颗烟亦步亦趋的跟着她。

    走过这个路口,前行两百米就是蒋默然所住小区了,她终于说话了:你现在哪儿住?

    旅馆。

    我是问你家住在哪儿。

    我不是本地人。

    哦。

    蒋默然抬起头,看着前方轻声说:今晚,别去旅店了,去我家住——以后,都住在我家吧。我家是三室两厅的,房子很大。

    李南方压根就没打算在青山多呆,本意是明天找岳梓童,扔下邀请函,再讹诈个十万八万的路费,拍拍(屁pi)股直接走人,以后再也不会来青山市,只会把这座城市,这些人,当作是一场还算不错的回忆。

    怎么?

    看他犹豫,蒋默然淡淡地说:如果不愿意,我不会勉强的,也会忘记你说你很强大的那些话。

    李南方笑了:能有免费的房子住,还有美女相伴,我是求之不得的。就是担心,你丈夫他不会同意。

    他会同意的,只要你够强大,能让他坐在副院长的宝座上,他才不会在意你在不在。

    蒋默然无声的冷笑了下,说:而且,我能感觉出,他很渴望你能与我同房。

    这话怎么说?

    李南方有些奇怪,随即恍然:你是说,他有那方面的变态?

    能把自己老婆推给别人,又帮别人强(奸jian)他老婆的男人,有几个是心理正常的?呵呵,不说了,我们回家,累死了。

    蒋默然用力甩了甩头发,双手抱住李南方的胳膊,加快了脚步。

    一辆车从后面徐徐驶来,车灯很亮,好像要贴边似的,李南方本能的回头看了眼,受不了车灯的强光,抬手挡住了。

    那辆车用比步行稍快些的车速,从他(身shen)边缓缓驶过,开车的女司机,坐在里面用力抓着方向盘,冷冷的看着他。

    李南方心中叹了口气,停住了脚步。

    车子也停住了,闵柔依旧看着他。

    蒋默然松开了挽着他胳膊的手,轻声问:你你女朋友?

    是好朋友。

    李南方摇了摇头,更正道。

    我在前面小区门口等你,如果你不跟我回家,告诉我一声。

    蒋默然很识时务,再次看了眼闵柔,双手抄在风衣口袋里,快步走远。

    李南方故作轻松的笑问: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有回家,在街上转悠,不会是专门为了找我吧?

    是,我就是找你。

    其实闵柔更想说,鬼才愿意找你的,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实话。

    干咳了一声,李南方问:有事吗?

    她是谁?

    蒋默然。

    干什么的?

    中心医院的外科大夫。

    你们认识多久了?

    一个多月了吧?具体的,我也记不清了。

    你在追她?

    她是个有夫之妇。

    看在这么晚了,闵柔还在大街上找自己的份上,李南方决定实话实说。

    你竟然勾搭一个有夫之妇!

    闵柔开始咬牙,气得声音都开始发颤:你你能不能要点脸,积点德?

    李南方摇了摇头,依旧实话实说:确切的来说,是她在勾搭我。

    无论是谁勾搭谁,你马上跟她分手!

    闵柔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李南方沉默了片刻,才说:刚才我答应过她,要照顾她几天。

    你你怎么就这样不要脸呢?

    闵柔用力咬了下嘴唇,抬手指着李南方:我——算了,我也没权利管你。你走后的这些天,都是与那些混子,混在一起吗?

    李南方再次摇头:不是,我今天才来青山市的。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