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29章 我强大的让你吃惊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蒋默然一下子傻掉。

    她做梦也没想到,丈夫亲眼目睹她要被非礼后,不但没有像个男人那样,把老康打跑,反而按住了她的双手,协助老康上了她。

    老康也有些出乎意料,怀疑吕明亮在玩什么花样,或者是趁机要挟他。

    康院长,您就把我当个透明人好了。

    吕明亮再次含笑,恭请康院长享用他老婆的(娇jiao)嫩(身shen)体。

    吕明亮,你疯了吗!?

    蒋默然清醒过来,尖声叫道。

    我没有疯。

    吕明亮一脸的平静,低头看着妻子,问:默然,你还记得一个月前,你给我打电话,让我倾听你被男人干的事吗?前天晚上,院长才对我说清楚,我才知道那天的男人,并不是院长。

    蒋默然嘴巴动了动,无话可说了。

    我不想知道那个人是谁,我只是希望你能清楚,你已经是个不干净的破鞋了。既然是这样,那你又何必拒绝院长对你的(爱ai)慕?

    吕明亮吐字清晰的说道:默然,我保证,只要你能答应院长,我就会把那些东西还给你。保证,离婚后也不会再籍此来要挟你。

    吕明亮,我现在才看出,你确实是个不折不扣的畜生。

    蒋默然眼角剧烈跳动着,忽然再次拼命挣扎着,尖叫道:杀了我,我也不会让你如愿的!

    吕明亮没说话,看了康院长一眼后,转过了头。

    天下最奇葩的事,莫过于丈夫按着自己老婆,当面让别的男人把她强上了了,这得需要非同一般的勇气,与足够厚的脸皮。

    老康这才相信,吕明亮的忽然出现,并不是给自己下(套tao),而是真心配合。

    嗯,小伙子会来事,有前途。

    话说,当着他的面,只会让老康更刺激。

    有人帮忙按着蒋默然的双手,老康就有足够的能力,把女人两条腿强行分开,扛在肩膀上,解开腰带了。

    畜生,畜生,我死都不会放过你的!

    蒋默然双眼发红,恶狠狠的瞪着吕明亮,嘶声叫骂几句,放弃了反抗。

    无论她怎么反抗,都无法阻止当面被强(奸jian)的噩运,顿时心如死灰。

    小吕,等我完事后,你再来,咱们两个,说什么也得让默然好好享受下。

    老康无疑是个重口味的,吕明亮的绝对配合,让他在刺激之余,希望能更上一层楼,玩点更刺激的——话说,与吕明亮一起玩弄他老婆,这才是最有品位的不是?

    小吕立即响应:恭敬,不如从命。

    老康哈哈大笑,正要夸他几句呢,背后忽然有人说话了:双龙戏凤,哪有三英战吕布更精彩?如果两位不介意的话,我也想参与游戏,可否?

    叶小刀说,他最讨厌李南方拽文嚼字了。

    不过李南方却觉得,这是叶小刀这种真人渣学不来的高雅,像现在,文绉绉的向老康俩人请示,多有君子风度?

    你怎么来了?

    李南方的忽然出现,让吕明亮大吃一惊,与老康对望了眼,齐声喝道:滚出去!

    李南方在讲礼貌时,最讨厌别人不讲礼貌了,伸手就采住冲过来,要想把他推出去的吕明亮衣领子,顺势摔了出去。

    砰地一声大响,吕明亮重重撞在旁边的药柜上,肋下发出喀嚓一声脆响,应该有至少两根肋骨撞断了。

    对这种真人渣中的战斗渣,李南方没打算留(情qing),抢在他张嘴发出惨叫时,抬脚堵住了他嘴巴。

    其实,就算有值班人员听到药剂室内有异声,也不会过来的,因为即将成为副院长的吕主任,可是在电话中警告过大家伙的,今晚都当聋子,瞎子,免得听到不该听到的,看到不该看到的,会导致自己把工作丢了。

    现在工作不好找,医院待遇又丰厚,傻子才会违抗领导命令呢,当然得装聋作瞎,估计这会儿就算看到个大头鬼忽然冒出来,也不会有人管。

    老康是个聪明的,看到吕明亮一个回合就(身shen)受重伤后,转头就跑,想吆喝保安赶来,把李南方给拖出去,绳之以法。

    老康光顾着逃跑了,却忘记他裤子已经褪到腿弯处了,刚一迈腿,就被绊倒在地上,来了个狗吃屎。

    李南方很欣赏他这个动作,觉得他算个人物——走过去,一脚踢在他下巴上,满嘴牙吐出一半,双眼翻白昏过去了。

    李南方与老康无冤无仇的,人家也不像吕明亮那样试图攻击他,最多也就是以权利为自己捞取点福利,又没企图霸占岳梓童,踢碎满嘴的牙就好,再打断腿那就有些过分了。

    看了眼捂着肋下,疼的脸色苍白。连喘气都困难的吕明亮,李南方伸手对他竖起大拇指,给他点了三十二个赞,走到了蒋默然面前,伸出手:来。我拉你起来。

    仰面朝天躺在桌子上的蒋默然,望着李南方呆愣片刻,才伸手握住他,向怀里一拉,把他拽倒在了自己(身shen)上,轻声在他耳边说:****。

    蒋大夫那点力气,还不足以拉倒李南方的,是他从来都没拒绝美女拉扯的习惯,纯粹是顺势而为罢了,趴在她(身shen)上感觉很舒服,就是被她说的这俩字吓了一跳。

    既然他喜欢看我被别的男人上,那就让他看个够。

    蒋默然伸手,抓向李南方的腰带:我知道,你很反感我这么不要脸,但你刚才也看到了,我还是很希望能保持我该有的自尊。李南方,我保证,除了你与他之外,我没有第三个男人。

    李南方有些害羞——犹豫着问:这这样不好吧,我是说守着人。

    你如果不上我,今晚,我会去夜总会,找至少五个男人一起玩。

    蒋默然用力咬着嘴唇:我发誓,说到做到。

    李南方能看出,蒋默然已经彻底绝望,双眸中也燃烧起疯狂的小火苗,绝对是说到做到,言出必行。

    这是个(性xing)感知(性xing),在那方面却又疯狂的女人,唯有脑袋被驴子踢了,李南方才会甘心她去找至少五个人渣鬼混。

    答应我一个条件——

    除了你之外,我以后,都不会再找任何一个男人,我会,做你一个人的——(禁jin)脔。如果,你足够强大。

    我强大的,让你吃惊。

    既然人家已经猜到李南方要提出的条件了,又做出了保证,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他能强大而已。

    恰好,李南方觉得他就是强大的,抬手一拳,打在了铁皮柜子上。

    砰地一声巨响,柜子上的瓶瓶罐罐都跳了起来,足有两个米粒厚的铁皮,凹陷了半个完整的拳印。

    抬起完整无损的右手,李南方先看了眼脸色死灰的吕明亮,再问蒋默然:我能一拳把人的脑袋打碎,这算强大吗?

    算!

    蒋默然很干脆,一个来字就跳起来,蹲了下来,替他解开了腰带,又柔柔的对丈夫笑了下,闭眼张嘴凑了过去。

    吕明亮心如刀割。

    可能是因为职业的原因吧,妻子有些洁癖,尤其是在夫妻生活时,她就算玩的再疯,最多也就是个女上男下,但绝不会用嘴——结婚这么多年了,他要求了无数次,都没被满足,现在她却当着他的面,主动向别的男人提供这种特殊服务了。

    如果她是被迫的,比方被老康强((逼))着,吕明亮也不会难受。

    她主动还在其次,关键是她的奉献,除了给他带来无尽的羞辱之外,不会带来任何丁点的好处。

    他能站起来,就算脊椎被砸断,他觉得自己也能在这种羞辱驱使下站起来,扑上去把那个坐在柜子上,闭眼享受的男人,撕成碎片!

    但下一刻,他看看到了柜子上那个深陷的拳印,刚鼓起的勇气啊,满腔的羞辱啊,顿时烟消云散,反而有一种异样的刺激,从心底猛地腾起。

    以前在那些不入流的小网站,他就拜读过很多小小说,最喜欢的就是描述主人公,偷看他妻子与别人偷(情qing),也曾经幻想过,有一天,蒋默然也会那样做,他肯定会像主人公那样,躲在外面伸手,找飞机——

    当吕明亮的左手,悄悄伸到腰带下时,蒋默然已经骑跨在了他(身shen)上,欢愉的,放肆的摇晃着满头黑丝,放声高歌起来。

    闵柔也在听歌,以往最喜欢听的歌曲,某女星翻唱的《喜欢你》。

    她只有关心的父亲,没有喜欢的男人,喜欢听这首歌,仅仅是因为喜欢这首歌的旋律罢了,兴致来了时,还会跟着音乐轻哼几声,喜欢你,那眼神动人——

    现在她却听着很刺耳,任何歌曲都刺耳,让她烦躁,用力拍了下方向盘,把车子慢慢停在了路边。

    她很清楚,她烦躁,是因为看到了李南方。

    足足一个月了,她竟然会在今晚,因为父亲做出的糊涂事,很凑巧的救了他。

    就是救了他,要不是闵秘书及时拍马赶到,那小子早就被人抓住了。

    每天,闵柔都要给他拨打三个电话,早上一睁眼,所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他打电话。

    她无比希望,一个晚上过去后,能拨通李南方的电话。

    但很遗憾,每次她都能听到那‘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的机械女声,现在她知道了,李南方肯定是对她的来电,设置了呼叫限制。

    他不想接她的电话。

    他凭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闵柔无比的愤怒,抬头看着车窗外:我又没有得罪你,我给你打电话,只是关心你,又不是喜欢你——

    话说到这儿后,闵柔闭上了嘴巴,心中茫然,我,只是关心他,而不是喜欢上了他?

    开玩笑,我怎么会喜欢他呢,蹲过大牢,满(身shen)刺青,进门不敲门,(爱ai)赌博,每次吃饭都像猪那样,笑起来像流氓——瞬间,闵柔就从李南方(身shen)上,找到了至少十八种缺点。

    可,为什么,就是想他呢?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