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28章 你的帽子变绿了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其实这点小伤,李南方一点都不在乎。

    不过,他不想浪费了闵柔的一番好意,既然已经来到医院了,那就包扎一下呗,也费不了多大工夫。

    清洗,包扎这种伤口得去外科,按着值班小妹的指点,李南方来到了二楼。

    相比起白天的人满为患,医院的晚上总算清静了许多,灯光明亮的走廊内,空((荡dang)dang)((荡dang)dang)的没几个人,很快就来到了外科医生值班室门前。

    李南方抬手正要推门,从虚掩着的门缝中听到有人在里面打电话,语气小心,带着聋子都能听得出的谄媚:康院长,我明白,您放心,保证不会出现任何问题,她就在三楼配药室内——

    别人既然在打电话,李南方再忽然推门进去的行为,就有些不礼貌了。

    等了片刻,等里面打电话的男人说再见后,他才罕见的抬起敲了敲门房门。

    进来。

    刚才打电话时,还很谄媚的声音,这会儿变得‘权威’起来,让李南方突生出某些感慨,开门走了进去。

    值班室内只有打电话的男人,三十多岁正当年,白衣白帽白脸皮,自然没有李南方英俊——不过,也长了一张正人君子的脸,还残留着些许激动之色。

    怎么了?

    男人随意扫了眼李南方,端起杯子开始喝水。

    肩膀上被东西刮了下。

    李南方侧(身shen),右肩下沉方便让男人看清楚自己所受的伤口。

    男人放下水杯站起来,皱着眉头看了几眼,重新坐下,拿起笔在药方筏上噌噌地,写了几行比屎壳郎爬还要难认的字,交给他:去三楼护士值班室,让她们给你包扎下。

    谢了。

    李南方也接过便筏,转(身shen)刚要走,男人忽然又说:等等,值班室在三楼最东侧,别跑错了地方。

    李南方笑了,再次感谢时,目光从男人(胸xiong)前的工作证上扫过,看清了他的名字,吕明亮。

    这名字,貌似有些眼熟啊。

    刚才李南方在门外时,就听到小吕与康院长通话说,某个她在三楼配药室内,如果没猜错的话,那个她,应该就是蒋默然了。

    外科护士值班室在三楼,更衣室也是在三楼,吕大夫这是怕李南方跑错门,看到他老婆与康院长在里面玩嘿咻——哦,不对,(套tao)用岳梓童的话来说就是,在玩儿办公室恋(情qing)。

    是男人就要面子的,不想让人知道他为了上进,就把老婆主动推到领导怀里去,李南方能理解,也没打算去管。

    李南方已经管过一次了,为此还花钱请宇内无敌横扫千军如卷席小霸王陈大力出马,好好教训了康院长,迫使他把吕明亮提拔为了副院长的唯一候选人。

    这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反正当初蒋默然被草也是自找的,谁让她非得撞李南方车子寻死了,不知道这样会给人带来晦气吗?

    雇佣陈大力做完那事后,李南方就把蒋默然给忘了,至于她现在怎么又要陪老康玩办公室恋(情qing),那是她的事。

    人家丈夫都不管,李南方这个外人,又何必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呢,还是赶紧包扎下伤口闪人吧,估计用不了多久,被打断胳膊的小孟,就要来医院治伤了。

    唯有闵柔这种没经验的,才会把李南方送到医院来,换个脑子稍稍灵活的,也不会这样做了。

    好的,多谢大夫。

    李南方再次道谢,开门要出去时,又回头有些惊讶的说:大夫,你的帽子怎么变绿了?

    不等小吕反应过来,李南方吹着口哨走了。

    不讽刺下这个为了往上爬,就把老婆推出去的男人,李南方会觉得全(身shen)都不得劲,现在好多了,脚步轻快,从二楼一口气上三楼,都不带喘气的——

    叮当一声响,李南方刚走到三楼走廊中,电梯开了,一个大腹便便的中老年人走了出来,很威严的样子,一看就是个当领导的。

    老男人随意看了李南方一眼,也没在意,转(身shen)快步向西走去。

    这应该就是那个康院长了,都特么的这把年纪了,还贼心不死的,就不怕被雷劈了吗?

    李南方看到康院长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东西,撕开包装凑向嘴边,如果没猜错,他刚才在吃伟哥之类的小药丸,可以加大他在(床chuang)上的雄风。

    笑着摇了摇头,李南方向东边刚走了几步,却又停住了。

    忽然间,他心里有些不舒服。

    心里不舒服的,还有蒋默然。

    实际上这些天来,她心里就从来没有舒服过。

    她可以保证,那天她去青山酒店时,并没有与老康做那种颠鸾倒凤的游戏,而是被一个叫李南方的家伙,给办的几乎要脱力了,还挨了一耳光。

    等她说服自己,自甘堕落赶去青山酒店后,恰好在电梯里遇到康院长——很出乎她意料,康院长没有非礼她,还宣布把她丈夫提拔为了副院长的唯一候选者。

    蒋默然不知道老康这是犯什么病了,可也绝不会在丈夫如愿以偿后,就傻到去追问什么,给人造成一切尽在不言中的假象。

    一个月了,除了工作上的问题,她没有与吕明亮说过一句话,晚上在家时,也是分(床chuang)而居的,几次小吕半夜爬上她的(床chuang),都被她连嘶带咬的踹了下来。

    她不恨把她干了个死去活来的李南方,甚至不恨始终试图占有她的康院长,她只恨为了前途就把老婆奉献出去的丈夫。

    她承认,当初在某小宾馆内,被李南方第二次骑上时,她从中品味到了真正的快乐,更在第三次采取了主动,让吕明亮通过电话,现场耳闻了她的酸爽——那一刻,她就是个堕落了的破鞋。

    不过,再破的鞋,能给任何男人穿,她也不会给吕明亮!

    这算是她仅存的一点志气了吧。

    更让她羞愧的是,几次午夜梦回,她都是与李南方在一起,恐怕这辈子都无法忘记,那个男人给她带来的猛烈酸爽感了。

    本来,今晚不该她值班的,值班的是王姐,天快黑时,王姐忽然给她电话,说家里有急事,能不能请她先替班,帮忙配置一下明天要用的药物。

    她正好不愿意呆在家里呢,一口答应下来,晚饭也没吃,就赶来了医院。

    蒋默然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丈夫安排好的,等她专心工作时,康院长就会用备用钥匙,悄悄开门走进去,任由她多激烈的反抗,都无法挣开魔掌。

    唯有在认真工作时,蒋默然才会忘记丈夫给她带来的耻辱,才能找到存活的意义,只是她太认真了,竟然没有听到房门被轻轻推开,直到被一双有力的胳膊,忽然抱住后,她才怵然一惊,张嘴刚要叫,嘴巴被捂住了。

    别叫,默然,是我。

    康院长单手紧抱着早就想抱着的妙龄少妇,心儿激动的狂跳不止,嘿嘿笑道:你家明亮让我来的,他知道我——啊!

    砰地一声,蒋默然抬脚在老康脚面上跺了一脚。

    虽说医护人员在上班时,不许穿那种鞋跟好像钉子般的高跟鞋,但蒋默然猛力一跺下,还是疼地老康惨叫出声,松开了她。

    滚,你给我滚出去!

    蒋默然顺手抄起一个玻璃瓶,举起来作势要砸:要不然,我我喊人了!

    喊吧,臭表杂,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管的,谁敢管,我就开了谁!

    蒋默然的不配合,让老康很是羞恼成怒,张开双手又扑了上来。

    蒋默然以前是练过几天跆拳道的,只是那玩意就是搔首弄姿而已,在蛮力面前没什卵用,惊慌之下也失去了准头,撩向老康胯间的右脚,踢在了他腿上,砸下去的瓶子,也被他歪头躲过,砸在了他肩膀上。

    蒋默然的极力反抗,让老康勃然大怒,抬手就一耳光抽了过来。

    啪的一声脆响,蒋默然被他抽的嘴角出血,眼前金星直冒,只感觉天旋地转,仰面躺在了桌子上——正好,很方便老康做事啊,一把抓住她白大褂,猛地一撕,刺啦一声响,就裂开了。

    假模假样的臭表杂,不想被男人草,穿这么短的裙子,穿黑丝干嘛?

    老康狞笑着,扯住她短裙,往下猛撕:你以为,找个社会混子来黑唬我,我就被你吓住,不敢草你了吗?有本事,再特么的叫人来啊!

    畜生,松开我,松开——唔,唔唔!

    蒋默然清醒后,更加奋力反抗,连踢带踹,还张嘴去咬,却被老康趁机抓起消毒棉纱,堵住了嘴巴。

    事实证明,女人在拼命反抗时,男人要想如意还是很困难的,不用干别的,只需把两条腿都闭紧就好了,除非把她打昏了。

    老康却不喜欢昏过去的女人,那样办起来没意思,与充气娃娃还有啥两样,男人嘛,要的就是********的,女人反抗力度越大,越能激发他骨子里的征服(欲yu)。

    死死抓着她双手,用力按在她(胸xiong)膛上,另外一只手试图分开她的腿,忙的老康都出汗了,也没得逞,这让他有些不耐烦了,抄起一个瓶子,正准备给她来下狠的呢,门开了。

    谁?

    老康霍然一惊,慌忙回头看去。

    蒋默然趁机挣开右手,扯掉嘴里的棉纱,哭着叫道:明亮,救我!

    忽然进来的这个人,正是蒋默然的丈夫,吕明亮。

    蒋默然虽说已经对他失望透顶,可大家毕竟真心相(爱ai)好多年,正值她遭到强大的非礼时,吕明亮的忽然出现,绝对是黑夜中的指路明灯,农奴眼中的解放军,能不大声呼救吗?

    看到吕明亮后,老康也吓了一跳,以为他改变了主意。

    对付蒋默然可以,但对吕明亮就不行了,毕竟他年轻很多。

    吕明亮快步走过来,深(情qing)的忘了妻子一眼,抓住她双手手腕按在了桌子上,抬头看着老康,很恭敬的说:康院长,您请。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