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27章 别来无恙否?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站住,站住!

    孟常新的惨叫声,惊动了巡逻民警,有人从警车内跳下来,高喝着冲了过来。

    李南方当然不会听话,抬脚把要抱他左腿的男人踢出去,纵(身shen)跳到地上,顺着鸡哥他们逃跑的方向狂奔。

    停在路边的警车立即启动,警笛厉声呼啸着,呜啦呜啦的追了上来,孟常新的两个同伴,还有那个民警,也从人行道上紧追不舍。

    此时天刚黑没多久,人行道上最密集的时候,这极大影响了李南方的逃跑速度,他总不能因为这点(屁pi)事,就不顾别人死活,谁挡路就撞开谁吧?

    除了那些把妹的小伙子,像老头老太,穿着(性xing)感的都市女郎们——除非他没有人(性xing),才会把人推个跟头。

    不过,趁机抓人家(胸xiong)啊,摸人家(屁pi)股,这种无伤大雅的小动作,还是可以的。

    孟常新那两个同伴却不在乎这些,只想抓住他,狂追过程中,动作粗暴,谁挡就撞谁,他亲眼看到一个穿长裙的少妇,尖声惊叫着被撞翻在地上,花裙子上翻兜在头上,露出两条白花花的腿子——草,裙下竟然是真空的。

    毫无疑问,李南方要想逃之夭夭,就必须像那两个人那样,不顾一切的夺路而逃,要不然很快就会被追上。

    如果没有警察追赶,李南方不介意停下来,把这两个人放倒后再从容离去,简直是太过分了,一点都不知道尊老(爱ai)幼,怜香惜玉。

    关键问题是,竟然有个小伙子,也狗拿耗子般的试图拦住他。

    特么的,青山市民的觉悟,什么时候变得这样高了?

    李南方心中骂了句,接着明白了,哦,刚才没忍住抓了他那个穿******的女朋友(屁pi)股一把,很有手感,小伙子这是吃醋了。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李南方又不能用蛮力,唯有纵(身shen)跳下人行道,在来往的车辆中向对面跑去。

    追赶的民警有所顾忌,孟常新那两个紧随而至的同伴,却不在乎,不要命般紧追不舍。

    吱嘎——

    李南方刚跑对面快车道,两条刺眼的光柱,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猛撞过来。

    换成一般人,这会儿肯定会被撞飞,但李南方不是一般人啊,眼看在强大惯(性xing)驱使下的车头,就要把他撞出去,人家左手闪电般的在车头上一按,轻飘飘的腾(身shen)而起,翻到了车顶上,再一个翻滚,就从后备箱上滚落到了地上。

    哥们现在的逃亡过程,应该像好莱坞大片中的那些英雄般让人心折吧?就是肩膀上火辣辣的疼,这是怎么回事?

    抢在又一辆眼瞎了般的汽车飞撞过来之前,李南方及时跳到了路边,脚不点地的蹭蹭向前飞奔,回头看了眼右肩,心中懊恼无比。

    刚才那辆汽车的车顶上,安装了行李架,他在翻滚过程中,右肩被某个棱角给刮了一下,衬衣都刮破了,还刮破了一道血口,有鲜血冒了出来。

    大片中的英雄们,可不会翻个车就被刮出血,看来老子还是功夫不到家——李南方又回头看去,孟常新那两个同伴,依旧不要命的猛追。

    这让李南方有些生气,决定趁着民警同志害怕造成交通事故不敢横过马路时,好好教训下这两个不知死活的家伙,不就是打断姓孟的一条胳膊吗,又不是多大不了的事,至于这样玩命追赶?

    滴!

    就在李南方猛地停步,转(身shen)准备来个反冲击,冲到那俩追兵面前,三拳两脚把他们放倒在地上,让他们明白李某人不喜欢被男人追这个简单道理时,一辆车狂按着喇叭,迎面撞了过来。

    卧槽,我都贴边跑了,你还来撞我,会不会开车啊?

    李南方心中大骂着,赶紧跳到人行道上抬起脚,准备等这辆车驶过时,在车门上狠跺一脚,毫不留(情qing),非得跺个大窝子,给这瞎眼司机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以后开车再也不敢贴边。

    一般来说,敢贴边对着行人直(挺ting)(挺ting)撞过去的,都是女司机——果然没错,就在李南方右脚已经跺出去时,车子忽然急刹车停下,一个好听的女孩子声音喊道:快,快上车!

    咦,这声音很耳熟啊,怎么好像闵柔?

    李南方楞了下,赶紧缩脚定睛看去,笑了。

    被他误以为要撞他,其实是想让他赶紧上车,要带他杀出一条血路亡命逃窜的女司机,不是闵柔,又是哪个?

    我这样做不是助纣为虐吧?

    闵柔此时的心儿砰砰狂跳,弯腰伸手推开了副驾驶车门,抬头向后面看去,就看到那辆警车,也已经从那边路口飞速转弯,向这边疾驰而来。

    要不是担心鸡哥的人被警察抓住,会供出父亲,就算再给闵柔两个胆子,她也不敢在这时候横空出世,不惜违反好孩子原则,来帮一小混子逃跑的。

    砰地一声,小混子跳上车刚关上车门,闵柔就启动了车子,狂按着喇叭,飞速向前疾驰,大有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气概。

    眼看就要追上李南方的那两个人,可没想到他还有人在接应,就算使出吃(奶nai)的力气,也别想追上了,唯有贴边向后连连摆手,示意警车快点赶来。

    闵柔此时很怕很紧张,不时回头去看,害的李南方还得提醒她:看前面,快追尾了!

    要你说?我知道!

    闵柔看都不看他,用比他还要大的声音回了一句,猛打方向盘——几万块钱的国产小轿车,愣是让闵柔玩出了大甩尾的飘逸,内侧两个轮子都离地老高,车(身shen)四十五度角的倾斜,吓得她啊的一声尖叫。

    我靠,好好的拐什么弯啊,不会是想让我陪着你来个车毁人亡吧?

    李南方也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抬手去推车门时,车轮重重的落在地上,车子恢复了平衡,冲击了一条狭窄的巷道。

    他这才知道,闵柔忽然拐弯是要走小巷,这样能甩开追兵,只是忘记在拐弯时,最好是点一下刹车,才把人家搞得心儿砰砰跳。

    闵柔的运气不错,这条小巷内刚好没有人,所以才能供她风驰电掣般的疾驰而过,幸好在驶出小巷时,她没有忘记点刹车,车速一顿,右转,并入了前行的车流中。

    呼,这下好了!

    闵柔紧抓着方向盘的双手,因极度紧张,手背上都有青筋崩起了,重重吐出一口气,这才来得及去看是谁坐在她旁边。

    李南方真怕她会看到是自己后,又一惊一乍的,再搞出个车祸来那就惨了,及时扭过头看向了车窗外。

    闵柔也懒得知道他是谁,帮他只是怕他被警察抓住,供出她那个糊涂老爸来罢了,所以只看了他一眼,正要回头时,秀眉皱了下。

    她看到这小混子右肩衣服破了,有血冒了出来。

    还算这混子懂事,没有把鲜血蹭在她的靠背垫上,这可是花了数千大洋,刚买的布艺靠垫,素白色的,闵柔很喜欢。

    前方路口恰好是绿灯,左转再跑最多十分钟,就是青山市中心医院了。

    小柔妹子就是个善良人,哪怕心里看不起这些在社会上瞎混得,但在看到他受伤后,还是要把他送到医院包扎一下:你肩膀受伤了,我送你去医院包扎一下。

    看着窗外的李南方,含糊不清的嗯了声。

    为广大市民的人(身shen)安全考虑,在车子没停下之前,他是不打算说话了。

    闵柔自然更不会再主动说话,俩人之间实在没有任何的共同语言。

    谢天谢地,在李南方的提心吊胆中,闵秘书总算把车子安全开进了中心医院门诊楼前,停车,熄火。

    给,这是一千块钱,足够你包扎伤口的了。

    闵柔从包里点出一千块钱的钞票,递向了李南方,淡淡地说:实话告诉你,我帮你,是怕你被警察抓住,供出我爸来。干你们这行的,应该很清楚某些规矩,就算事后你被警方抓住,也不能供出我来,对吧?

    大姐,一千块钱太少了吧?

    李南方抬手揉着腮帮子,闷声闷气的问。

    闵柔皱眉:你想要多少?

    如果我说,我要你的人呢?

    你你给我滚下车!

    闵柔一愣,随即羞怒。

    嘿嘿,不给?那就只好麻烦我自己拿了。

    李南方怪笑几声,猛地回头瞪大眼,张大嘴,伸长了舌头。

    啊,你——你你是李南方?

    他这怪模样把闵柔吓得轻叫一声,刚要伸手开门逃下车,却猛地认出这混子是谁了,呆愣当场。

    李南方眉开眼笑:闵秘书,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否?

    你真是李南方?

    闵柔抬手用力揉了揉眼睛,再次睁开眼细看眼前人,果然是她朝思暮想好多天的李南方,就是头发长了,皮肤也黑了点。

    正是小生。闵秘书,别来无恙啊?

    李南方双手拱拳,用黄梅戏腔调拽了句,闵柔说话了:你给我下车。

    在车上互诉离别之苦不好——

    李南方还想贫嘴呢,闵柔猛地一声尖叫:我说让你下车,滚!

    刚才把李南方当小混子时,闵秘书都始终保持着该有的淑女风范,没有说滚啊,爬啊,怎么这会儿故人相见了,反而一副女汉子的模样了?

    这让李南方有些纳闷,不过在看到闵秘书双眸中,好像有泪花点点,他再油嘴滑舌半句,就会立即嚎啕大哭后,决定先不追求她没礼貌的行为了,乖乖的开门下车。

    刚关上车门,闵柔就启动了车子,调头向院门口驶去。

    李南方这才发现,车尾后挂着的车牌号,竟然被纸巾给贴上了,这就避免了警方能通过路口监控,查到车主是谁的麻烦。

    好好的,发什么脾气呢?

    目送那辆小车驶出医院后,李南方耸耸肩,转(身shen)走上了门诊楼的台阶。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