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25章 其实哥很有钱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叶小刀打来电话时,李南方正坐在某海滨城市的过街天桥上,为不时走过的美女打分。

    李南方给美女打分的标准,相当恶俗,第一要素就是要求(胸xiong)大,即便是没有苏雅琪儿那样大,但也不能次于闵柔的——其二呢,则是腿。

    一个女人,如果没有一双缠在男人腰间好像大白蛇那样的长腿,就算她的脸蛋再精致,(胸xiong)再大,可还是会让人遗憾。

    第三呢,则是(臀tun)部。

    在李南方看来,女人能有个结实浑圆的(臀tun)部,那才能称得上是个女人,像眼下那些瘦的跟小鸡仔似的女孩子,干瘪瘪的(屁pi)股没有二两(肉rou),从后面狠撞上去后,岂不是会把男人的胯骨给撞骨折?

    女人的长相,却是被放在最后的。

    只要女人的(胸xiong)够大,腿够长,再有个磨盘大的美(臀tun),完全可以忽视她的相貌,大不了从后面好了,现在很多男人最喜欢的这姿势了不是?

    很遗憾,李南方坐在这儿整整一个下午了,能被他打分到九十分以上女人,竟然没几个,(身shen)边还都有护花使者相陪,看着就碍事。

    干什么呢?

    叶小刀每次给李南方打电话时,声音都是有多高就喊多高,仿佛不这样,就显得他不爷们那样。

    李南方把手机稍稍向外挪了下,实话实说:坐在大街上,看美女呢。

    质量怎么样?

    叶小刀来兴趣了。

    很失望。

    李南方叼上一颗烟,低声骂道:本来这是国内有名的美女城市,可受那些高级婊的影响,都特么瘦的跟麻杆似的,隆鼻割眼皮,还特么的戴假(胸xiong)。穿裙子的还好些,最让老子反胃的是,好多男人都穿露脚腕的细腿裤,光着脚穿布鞋。尼玛,这些((贱jian)jian)毛病,都是跟棒子货学的,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不说了,越说越生气。对了,你给老子打电话,(屁pi)事?

    听他这样说后,叶小刀立马兴趣缺缺了,用故作无所谓的语气说:告诉你一个不怎么样的消息,你小姨的大头贴,从of平台上下架了。特么的,肯定是雇主知道刀爷我很生气,正磨刀子准备干了他,才赶紧乖乖扔下四十万美金,匆忙下架。

    没理会叶小刀的自吹自擂,李南方立即登录of杀手平台,搜寻岳梓童的大头贴。

    正如叶小刀所说的那样,岳梓童的大头贴下架不见了。

    根据of平台的规定,雇主在猎物没有被杀之前,主动下架,早就已经交给平台的佣金,是不会返还的,而且以后也不会再(允yun)许猎物再挂牌。

    每年,仅从雇主主动下架这个环节中,of平台也能收到一笔庞大的利润。

    呼!还真是下架了,外瑞顾得。

    李南方长长的松了口气,浑(身shen)轻松。

    没有谁愿意被麻烦找的,尤其是李南方这种最怕麻烦的了,雇主能识时务的把岳梓童下架,这是最好的结果了,只可惜了原先早死的那五个杀手,这会儿估计会在(阴yin)曹地府内,用最最恶毒的语言,来咒骂雇主呢。

    他在登录of平台时,并没有挂掉电话,叶小刀听到他松了一口气的声音,问道:老李,你说是谁要杀你小姨?

    谁特么的知道。不管他是谁,以后让老子知道了,肯定会宰了他。

    如果是个女人呢?

    那就草了她!

    如果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女人呢?

    那就把拿板子把她(屁pi)股抽肿后,你再上!

    滚你的吧,为什么不是你上?

    我只对年轻女人感兴趣。

    搞得刀爷好像是老女人控那样。

    叶小刀在那边骂了句,问:我听小婊砸说,你现在已经准备要离开你小姨了?也是,守着那么个无知女人过(日ri)子,多没趣啊?照我说啊,你还是来国外,咱们一起发展,一辈子过刀爷我现在这种纸醉金迷的好(日ri)子,不好吗?恰好,你也喜欢西洋大洋马,骑着舒服——

    一聊起女人,叶小刀就来精神,绝对能滔滔不绝一下午,还不带喝水的。

    李南方死烦他这个((贱jian)jian)毛病,骂了句比虫子后扣掉了电话,双手抱着后脑勺,躺在了过街天桥的台阶上,搞得人家穿裙子的女孩,怀疑他是要借机偷窥,经过他(身shen)边时,都拿手按着裙子,心里骂他一声变态,接着就会埋怨他没种,怎么就不敢掀开她裙子看看呢。

    岳梓童最大的危机,已经随着她的大头贴在of平台上下架而消失,以后她都不会再被挂牌了,可以安心工作,过她最喜欢的平淡小生活了。

    李南方的最主要任务,也算完成了,只要再说服师母,让她相信岳阿姨现在所(爱ai)的男人不是他,而是那个贺兰公子,为了报复人家宁愿去陪龙在空去睡觉——相信通(情qing)达理的师母会体谅他,不再试图撮合他们了

    想到从今之后,又能过那种无所拘束,不用再看别人脸色的好(日ri)子,李南方就有了从没有过的轻松。

    轻松过后,却又有了点空((荡dang)dang)((荡dang)dang)的失落感。

    这就好比跳着担子走很远的路,已经习惯了肩膀上的重担,某一天忽然卸下担子,可以轻松甩开膀子走路的人那样,总是会觉得缺少了什么。

    过几天,就会适应了。

    李南方喃喃自语了句,翻(身shen)坐起,拿出手机开始搜索附近的名胜古迹。

    他十四岁后的绝大部分生活,都是在境外渡过的,什么金字塔巨石阵的也都看过,反倒是祖国的大好河山,只是从电视里见过。

    这次任务既然圆满结束,当前暂时也没什么要紧事要做,为什么不趁空好好游玩一下的,别忘了这可是****林立的季节,与美景相得益彰,再不懂得享受,那可就是一种罪过了。

    想到就做,李南方很快就确定了旅游路线,从这儿一路北上,经过青山市——他还要把那份邀请函交给岳梓童,在她的感激复杂的目光下,潇洒前行,直到师母所居住的那个小山村。

    好好孝敬孝敬师母,获得她真心同意后,再去国外,那可就是龙回大海虎归山,蜜蜂飞入百花园了。

    有了目标后,李南方重担刚卸下来时的失落感立马消失,站起来吹着口哨,走向了公交站牌那边。

    看这个傻瓜,都穷的睡天桥了,还这样乐和,心态真正好。

    仰面朝天吹着口哨,与迎面走来一对小(情qing)侣擦肩而过时,李南方听女孩子小声这样对男友说。

    唉,妹子,其实哥很有钱的。

    李南方心里叹了口气,回头冲偷偷看他的女孩子,很****的笑了下,加开脚步,来到一辆火红色的法拉利敞篷车前,开门上车,在那对小(情qing)侣目瞪口呆的关注下,扬长而去。

    这辆车是苏雅琪儿去明珠后刚买的,本打算开这车与李南方四处狼窜所用,谁想到俩人才鬼混了一天,就不得不返回国内了,只能便宜了他。

    这辆车,也是李南方一路向北的路费,住店吃饭,甚至半路上来个艳遇所用的花销,都得指望这辆车了。

    他已经与国内的某专卖店谈好了,从人家那儿预支了一笔钱,等他边玩边走的到了青山市后,就会把那笔钱花完,到时候把车子直接开进连锁店就好了。

    他不想在与岳梓童正式分手前,还因为这辆车子被问东问西,找出他在外面有女人的借口,在师母面前恶人先告状。

    至于从青山市继续向北的旅游费用,李南方更不担心,他怀里揣着那张邀请函呢,十万块卖给岳梓童,绝对是个亲(情qing)价了,看在她是他小姨的份上。

    以往李南方在国外时,运气好到爆棚,哪怕是去买包垃圾食品凑合一下,也能在麦当劳店里遇到主动搭讪的美女,只要符合他的审美标准,马上就会去酒店滚(床chuang)单了。

    但现在二十多天过去了,李南方愣是没与任何女孩子欢遇过。

    也不是没遇到主动搭讪的女孩子,毕竟开着价值数百万小跑的男人,在小摊上喝拉面时,还是很引人注意的。

    主动搭讪的那些女孩子,也有符合李南方审美观点的,可他就是不来电,就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正拧着他耳朵,让他很绅士的婉拒美女,尽快前往青山市。

    无论李南方愿意,还是不愿意,他都必须得承认,那只无形的小手主人,姓岳,名梓童。

    他无比反感这只小手,却又挣不开,直到来到青山市后,这种莫名的烦躁,才忽然消失。

    同时一起消失的,还有卖车的钱。

    站在专卖店门口,李南方拿出那张余额为几块钱的银行卡,看了几眼后,果断掰成了几瓣,随(身shen)扔在了旁边垃圾箱内,又像卸下什么重担那样,拍了拍(屁pi)股,迎着落(日ri)向前走去。

    忽然间,他想到了一句话,风吹鸡蛋壳,财去人安乐。

    这次的轻松,与前些天那次轻松又有不同,没有空((荡dang)dang)((荡dang)dang)的失落感,只有充实,仿佛他原本就(身shen)无分文,才能吃得香,睡得好。

    当李南方肚子咕咕叫起来后,他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这种感觉了,那就是他很((贱jian)jian)。

    不被女人嗔怪着,收拾着,皮就会痒的那种((贱jian)jian)。

    特么的,老子有那么没品?

    走到一个扎啤摊前,烤串的味道,让他的饥饿感更甚,咽了口口水,开始后悔中午饭后,不该可怜一小卖花姑娘,把最后的三百块钱,都买成鲜花,搞得现在晚饭钱都没有了。

    嗨,小子,你过来!

    就在李南方望着烤炉上的(肉rou)串,狂咽口水准备狠心离开时,旁边小桌前的鸡冠头,冲他摆手叫道。

    李南方眼睛一亮,立即意识到吃白饭的机会来了,因为一看鸡冠头的穿着,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孩子,连忙快步走了过去。

    吃坏孩子的白饭,李南方从没有任何的负罪感。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