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24章 雇主竟然是她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贺兰扶苏在人前,从来都是一副标准到无可挑剔的绅士风度。

    唯有在三个地方,贺兰扶苏才会从绅士,变成一只凶猛的豹子。

    外出执行任务时;国安的机密训练场上,再就是七星会所的健(身shen)房内了。

    或许,唯有在这三个地方的贺兰扶苏,才是真正的贺兰扶苏吧?

    在这儿,贺兰扶苏不用有任何的隐藏,丝毫的忌惮,想做什么,花夜神都会尽最大可能的满足他,也从没有让他失望过。

    今天他来七星会所后,只对花夜神提出了一个要求:要她(身shen)边功夫最高的七个手下,陪他去健(身shen)房运动。

    花夜神不会问任何原因,马上就安排了七个人陪他,现在已经过去大半个小时了。

    花夜神从窗户玻璃向里看去,贺兰扶苏已经嘴角带血,眼眶青肿,好像一只发疯的猎豹那样,正对着沙袋猛击。

    他周遭的地上,躺满了培训的人,个个都脸上带伤,望着贺兰扶苏的眼里,含有明显的惧意。

    贺兰扶苏以一敌七,把施玉骨(身shen)边功夫最高的七个人放倒后,依旧不肯罢休,对着沙袋猛虐,旁边已经有两个沙袋变瘪了,沙子撒了一地。

    吼!

    贺兰扶苏又是一声嘶吼,腾(身shen)跃起,拧腰抬脚侧踢,重重踹在了沙袋上。

    沙袋砰地向上直飞,带着沙子撒出的哗啦声。

    去,再给我拿一个沙袋过来!

    贺兰扶苏落地,转(身shen)低头,哑声吩咐一个刚爬起来的人。

    不等那个人说什么,门开了,花夜神柔和的声音响起:扶苏,你累了,该休息下了——你们,都退下去吧。每个人去财务处,支取十万块钱,三天假期。

    最后这段话,则是向那些陪练大汉说的。

    众人顿觉如释重负,爬起来弯腰点头答应,却不敢看花夜神一眼,相互搀扶着急匆匆的走出了健(身shen)房,经过倚在门框上的贺兰小新(身shen)边时,也同样没抬头。

    神姐,我没事的。

    脸上带有伤痕的贺兰扶苏,重新恢复了他以往的儒雅,接过花夜神递过来的矿泉水时,笑着低声道谢。

    你看看你的嘴角,都破了呢。

    这会儿的花夜神,不再笑了,满眼的柔(情qing),拿出一块雪白的丝帕,去给他擦拭嘴角的血渍。

    贺兰扶苏却看似不经意的后退一步,摇头笑道:神姐,会给你弄脏的,我去冲洗一下就好了。

    看着快步走进浴室的贺兰扶苏背影,花夜神拿着手帕的右手,在空中僵持了老大会儿后,才慢慢地放了下来。

    神姐,你别怪他。

    贺兰小新缓步走到她(身shen)后,低声说道:我会好好做他——

    不用。

    花夜神转(身shen),笑了下说:现在他发泄的差不多了,应该能静下心来与你好好谈谈了。我先回避一下,顺便选择几个得力人手,替你去青山市打前站。

    贺兰小新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唯有点头。

    看了眼传来哗哗水声的浴室,贺兰小新缓步走出健(身shen)房,来到了天台上。

    这就是花夜神最长来的地方,也是唯一能接地气的地方,天台上铺了一层厚厚的泥土,能供花木正常生长,有个网球场,还有露天游泳池,正中位置,则停着一架被黑色帆布蒙着的直升机,用来应付失火等紧急状况。

    游泳池边有几把白色藤椅,放在太阳伞下,案几上摆着果盘,红酒等东西。

    贺兰小新款款坐在一把椅子上,姿势优雅的翘起了右脚,红色的细高跟皮凉鞋马上垂下,却被她的脚尖勾住,在空中一((荡dang)dang)一((荡dang)dang)的,((荡dang)dang)起无限迷人的风(情qing)。

    岳梓童说的没错,贺兰小新就是个丝袜控,哪怕是晚上睡觉,也会穿着丝袜——只要想想,这个容颜妖媚的女人,晚上只穿着丝袜,躺在宽大的(床chuang)上,男人如果不咽口水起反应,那么他肯定是来自泰国。

    以前花夜神是不穿丝袜的,尤其是男人最(爱ai)的黑丝,还是受到贺兰小新的蛊惑,说贺兰扶苏可能也喜欢黑丝女人,她今天才特意穿上的。

    在贺兰小新心中,花夜神无疑是弟妹的最好人选。

    当然了,花夜神的年龄要大些,今年已经三十六了,比她还要大几岁,但这有什么呀,一个女人是否真正的年轻,年龄从来都不是最重要的,没听说外国一八十老太,现在还保持着(性xing)生活?

    再说了,就算与花夜神关系最好的贺兰小新,也看不出她今年已经有三十六岁了,无论是相貌,还是(身shen)体,都比绝大多数二十六岁的少妇,还要有魅力许多。

    尤其花夜神的人脉,(身shen)份来历,以及她所拥有的七星会所,那是岳梓童拍马也比不上的,哪怕她还是岳家的大小姐。

    可偏偏,贺兰扶苏就一根筋,非得岳梓童不娶,只把花夜神当做姐姐,来尊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谁家的姐姐,能像施玉骨那样,关心,呵护贺兰扶苏,这一点连贺兰小新这个亲姐姐,都要甘拜下风的。

    贺兰小新很担心,被贺兰扶苏婉拒次数多了,花夜神就会心灰意冷,对他死心。

    幸好现在,还没有发现这个苗头,贺兰小新绞尽脑汁的希望,能尽快撮合他们两个,但表面上,却在帮助贺兰扶苏追求岳梓童——要不然,龙在空在为难岳梓童时,她也不会瞒着他。

    花夜神肯定能看出,她为什么要瞒着贺兰扶苏,无非是想籍此来‘离间’他与岳梓童的关心,来撮合他们两个罢了。

    不过花夜神不会说破,只会在暗地里感激她。

    那个黄毛丫头,有哪点好啊,能让扶苏对她这个死心塌地,宁肯让神姐伤心。唉,感(情qing)这东西,还真特么的怪了,幸亏新姐我不信这玩意,所以才能活的如此潇洒。

    贺兰小新幽幽叹了口气时,背后传来了轻快的脚步声。

    洗了一个凉水澡的贺兰扶苏,重新恢复了他平时该有的风度,依旧红肿的嘴角眼眶,不但没有影响他翩翩浊世公子的形象,反而为他的儒雅,平添了一分迷人的英气。

    望着弟弟,贺兰小新心中一动,好像又想到了一条良策。

    你又想到什么好主意,能让我远离岳梓童了?

    不愧是亲姐弟,贺兰小新刚升起某个念头,贺兰扶苏马上就从她微微挑眉的动作中,看出来了。

    哪有,我这不是在考虑,等神姐组建一个精干团队去青山帮梓童时,我该派谁带队么?

    贺兰小新否认,很随意的说道:神姐为了你,什么事都能做。我敢说,假如你让她从天台上跳下去,她也不会有丝毫犹豫——

    在我心里,神姐就像你一样,都是我的亲姐姐。

    贺兰扶苏打断了她的话,看向天台护栏那边,淡淡地说:如果有必要,我也能为了你们,从这儿跳下去。

    贺兰小新马上就改变了话题:现在还生我的气吗?

    从一开始,我就没有生你的气,因为我知道,你这样做是为了我,为了整个贺兰家好。

    贺兰扶苏回头,看着她: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也会这样做。

    你能明白姐的苦心,就好。

    贺兰小新很开心,眼珠一转,压低声音说:扶苏,我忽然有个想法。我,神姐,都全力帮你追求岳梓童。但等你们喜结秦晋之好后,你要接纳神姐,让她给你做(情qing)人——别吃惊,我相信依着神姐对你的一番(情qing)深,她会答应的。

    好啊。

    很出乎贺兰小新意料,贺兰扶苏竟然点头同意了,她大喜,刚要说什么,却听他又淡淡地说道:前提,是你先把梓童的名字,从of平台上摘下来。

    贺兰小新(身shen)子一颤,随即恢复了正常,眼色茫然的问:什么of平台呀,我怎么没听说过?

    贺兰扶苏语气诚恳的说:姐,我知道,你这样做也是为了我好。把梓童挂上杀手平台后,可以为我创造贴(身shen)保护她的机会。但你想过没有,你花点钱就给她制造的危险,却真有可能会要了她的命。她若真有个三长两短,我会恨你一辈子的。

    贺兰小新想否认,嘴巴张了张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垂下长长的眼睫毛,轻声说:扶苏,你怎么知道这是我做得?

    别忘了我是干什么工作的。

    贺兰扶苏笑了下,说:在梓童名字被挂上平台后,我就全力关注侦查这件事。不过一开始时,我还真没想到你头上。直到那天我去美国接你,听你说全力帮我追求梓童后,我才猛地意识到了什么,入侵了你的电脑,发现了你的邮件。

    姐,收手吧,趁着岳家还没怀疑你之前。别看梓童已经被逐出岳家,在被龙家欺负时,也袖手旁观。但这不代表着,他们就真正放弃了梓童母女。梁云清去东省省厅,这就是个信号。

    贺兰扶苏站起(身shen),继续说道:更何况,西方传说中的黑幽灵,也出现在了梓童(身shen)边。

    黑幽灵?

    贺兰小新感兴趣了:黑幽灵是什么东东,很厉害吗?

    西方传说,他是来自地狱最深处的幽魂,刚出道那年就做案三十七起,至今没人能破,也不知道他是谁。

    贺兰扶苏想了想,才说:不过,我强烈怀疑,现在暗中保护梓童的黑幽灵,应该是岳家派出的高手仿冒。真正的西方黑幽灵,怎么可能甘心供岳家驱使?

    我倒是希望有一天,能见识下西方传说的黑幽灵。

    目送贺兰扶苏走进天台门口后,贺兰小新古怪的笑了下,喃喃说道:扶苏,姐姐我既然能把岳梓童挂上杀手平台,又怎么会不知道黑幽灵的存在呢?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