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23章 传说中的花夜神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京华七星会所,创建十余年来,始终矗立在其它会所必须要高高仰视的高度。

    会所老总姓花,叫花夜神,很奇怪的名字,也是个很奇怪的女人。

    很少有女人的名字里,带有一个神仙的神,不见其人只闻其名的话,会让人联想到巫婆之类的怪胎。

    说她的人奇怪,则是因为谁都不知道她的来历,她的后台是谁,她是否婚嫁过,只知道十余年前会所初创时,她就是老总了。

    一个女人要想在纨绔多过狗的京华站稳脚跟,带领七星会所始终引领会所潮流,说是不会遭到刁难,那绝对是痴人说梦。

    不过自从九年前,当时号称东城大少的黄大少,酒后强行非礼某侍应生,被花夜神下令打断双腿扔出会所,在外哀嚎一整天才被黄家抬走,事后却照常营业后,就再也没有哪个不开眼的,敢来会所撒泼了。

    也是从那一年,施玉骨就不再轻易露面了。

    当一个女人的背景,来历,相貌甚至名字,都无法被渴望得知的人们得知时,就会与神秘这个词搭钩了,有关她的各种传说,就会悄悄蔓延开来。

    人们就这样,当无论长多大脸,用什么手段都见不到花夜神时,那么就会开始各种猜测,不知不觉间把她捧上了神坛。

    神坛,原本是祭神用的高台,放在花夜神这儿,就成了神秘的高台。

    花夜神七十出头了,但依旧保持着三十岁女人才有的容颜,尤其是她的(身shen)子,冰肌玉骨,无处不透着媚惑,让男人见到后就会迷失自我,乖乖的任由她摆布,直到所有的精力被榨干,变成一具活着的骷髅,而她却变得更加妖艳迷人——这就是她名字的来历,也是流传最广的传说。

    这个流传多年的传说,在去年被新的传说所代替了。

    去年鬼节的那个午夜,星光灿烂,一个在故宫博物馆的保安,看到有个(身shen)穿摇曳黑衣的女人,从故宫大门处走了出来,顺着长街孤独前行,背影就像在水面上倒映出来那样,飘忽不定。

    保安很吃惊,多少年了,每天下午五点半,故宫大门就会紧锁,任何人都不许随意出入,这个女人是怎么走出来的呢?

    保安的第一反应就是见鬼了。

    自从故宫被改造成博物馆之后,各种灵异传说从来都不曾断过,最为广而流传的,则是有人在午夜时分,曾看到宫女太监,行走在长长的甬道中。

    那些传说中的宫女,太监的背影,就像这个女人那样,虚渺,飘忽不定。

    保安是个傻大胆,很好奇,就想追上女人看看,她长的到底是什么模样,但无论他跑的多快,都没追上那个背影,最后走进了七星会所大厅内。

    保安还没资格去七星会所的,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女人消失在空((荡dang)dang)((荡dang)dang)的会所大厅门内后,才不甘心的回去,把这件事告诉了同事。

    同事说他是眼花了,要不就是在梦游,也没当回事。

    保安也觉得自己是这样,笑了笑就趴在桌子上,小睡会儿——他在睡着后,就再也没有睁开过眼。

    可他死前见到有个女人从故宫中走出来,最后消失在七星会所这件事,却迅速蔓延了开来。

    很自然的,这个传说就与花夜神挂钩了,人们以为终于确定了她的(身shen)份,前明某公主。

    李自成破城,崇祯皇帝煤山上吊自杀前,为避免后宫妃子公主受辱,下令她们陪自己殉国,其中就包括这个公主,被他亲手推进一口古井中淹死了。

    公主死后,芳魂不散,昼夜哀哭,试图吓死满清统治者——不过毕竟是法力浅薄,满清皇帝又是真龙天子转世,道高一筹,反而把她给镇压在了那口水井内,金口玉言大清不倒,她将永无出头之(日ri)。

    后来我大清崩塌了,早就成为一具白骨躺在井底数百年的前明公主,终于被解脱了,芳魂屡屡出了井,才发现外面早就沧海变桑田,换了人间。

    昔(日ri)的生死大仇李自成,满清皇帝,早就被淹没在了历史长河中,无处可寻,没谁会记得前明,没谁在意她这个亡国公主,只要安享当前的华夏盛世。

    公主无奈,只能顺应潮流,摇(身shen)化为一现代女郎——花夜神,这算是上苍为可怜她在井底受苦受难那么多年的报酬了吧。

    不过,每逢鬼节的子夜时分,花夜神都会去故宫内,祭奠列祖列宗,这么多年来从没间断过,也从没被谁发现过,傻大胆的保安遇到了,好奇支配着他想一探究竟,结果却死了。

    保安死后,就再也没谁想见到花夜神了,甚至私下里谈起她时,还会觉得背后发凉,仿佛有看不到的鬼魂,在后面吹冷气那样。

    干嘛呢,死丫头,动手动脚的。

    花夜神抬手,打开了那只要顺着她领口伸下去的小手,嗔怪的回头看去。

    贺兰小新满脸的媚笑,朱唇轻吐:神姐,我想看看你是不是与传说中所说的那样,心脏有没有跳动呀。嘻嘻,有没有心跳我还没试出来,不过你那两座高山,还真是让我也羡慕的不行。啧,啧啧,这得需要多少个男人,辛勤多少个夜晚,才能开发出这么伟岸的规模。

    去你的,死丫头,再敢胡说八道,我撕了你的嘴。

    花夜神白了她一眼,看她作势又要动手动脚,连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就像发现新大陆那样,贺兰小新满眼放光的盯着她双腿,夸张的说:哇噻,黑丝少妇,**丝的最(爱ai)啊。(奶nai)(奶nai)的,如果我是个男人多好?肯定会把这双大长腿架在肩膀上,化(身shen)以打桩机,噗嗤噗嗤的干个够——

    对明明出(身shen)顶级豪门贵族,在外人面前始终保持着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形象的贺兰家大小姐,现在却化(身shen)一女流氓的嘴脸,花夜神既好笑,又无奈,唯有给了她一个白眼:好了,不闹了,去健(身shen)房看看吧。我估摸着,扶苏这会儿应该好多了。

    提到贺兰扶苏后,贺兰小新的流氓嘴脸立即收敛,轻轻叹了口气,抬手按着脑门:唉,神姐,你说这件事,我是不是做错了?

    你没做错。

    花夜神摇了摇头,轻声说:如果我是你,我也会这样做。毕竟岳家都袖手旁观了,扶苏如果出手,得罪的不仅仅是龙家,还有岳家,这个道理很简单。被岳家抛弃的那个小丫头,还远远没有让扶苏放弃大好前途,树立两大强敌的魅力。

    是啊,道理是很简单,扶苏好像也没责怪我瞒着他,可我能感觉到,他对我的态度冷多了,心中压着一团火。

    贺兰小新苦笑着摇了摇头,又开始骂人了:草特么的,当初姑(奶nai)(奶nai)哪儿知道,龙家那不成器的傻比,去青山找岳梓童,只为了一张破请帖!毫无疑问,岳梓童对我也抱有了一定的成见。哼哼,有机会,我绝对会让龙家那个废物好看!

    只是我到现在也没搞清楚,谁这么大本事,竟然能做到我,还有龙家都做不到的事,给岳梓童拿到了袜业联盟大会的邀请函,还是贵宾级别的呢?

    贺兰小新秀眉紧皱,左手轻揉着下巴,在沙发后面原地走来走去。

    这些都不重要了,当前最重要的,就是让扶苏再次开心起来。

    花夜神想了想,说:我是这样考虑的,为帮扶苏挽回在岳梓童心中所丢的分数,我可以组建一个时尚界专业的精干团队,为你打前站,去青山市帮岳梓童经营开皇集团。我相信,凭着你的才能,要想帮扶苏弥补与那小丫头的裂痕,应该不是问题。

    贺兰小新早就与岳梓童说好了,要派一个专业团队去青山市,希望能在最短时间内,让开皇集团取得最大成就。

    不过因为母亲(身shen)体健康,龙在空忽然出现等原因,她只能把这个计划搁浅。

    现在花夜神主动提了出来,而且贺兰小新相信,她所推荐的精干团队,业务水平绝对是国际一流的,真要去帮岳梓童,开皇集团想不强大都很难。

    怎么,我说的哪儿不对?

    花夜神有些纳闷:用这眼神看我。

    神姐。

    贺兰小新少有的认真态度,看着花夜神:你这样帮扶苏着想,而他却对岳梓童(情qing)有独钟,这对你太不公平了。我一直觉得,我该与扶苏好好谈谈,让他知道你对他——

    别说。

    花夜神打断了她的话,低头盯着脚尖低声说:扶苏比你我想象的都聪明,有些事根本不用你提醒,他心里都明白。

    可你们之间那层窗户纸不捅破,他就——

    小新,他只是把我当姐姐,就像对你。

    花夜神再次打断她,轻笑了下转(身shen)快步走出了屋子:好了啦,咱们去健(身shen)房去看看吧,扶苏运动的太久,会劳累的。

    贺兰小新无奈,唯有心中轻叹一声,跟了出去。

    门外走廊中,站着数名黑衣大汉,看到花夜神出来后,齐刷刷的弯腰低头,屏住了呼吸。

    花夜神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她从来都是这个样子,就仿佛别人拿刀子捅她一刀,依旧是这模样。

    当一个人总是一个表(情qing)时,那么就算是笑,也会让人觉得空洞,诡异。

    七星会所高四十八层,但四十六层以上,就是顾客止步的了,这两层是花夜神的天地,她住在四十七层,顶层则与天台相连,配有健(身shen)房,露天游泳池等娱乐设施。

    嗨!

    花夜神刚走到健(身shen)房门前,就听到有男人嘶哑的暴喝声,从里面传来,秀眉微微挑了下,一抹心疼的神色,从双眸中飞快的闪过。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