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22章 风油精的用途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龙少亲自前往青山市,找岳梓童索要袜业联盟大会的贵宾请帖,当然是马到成功,手到擒来。

    至于损伤了王永两条走狗这种事,自然是要被忽略的,没谁会关心他们的死活,因为早在他们帮龙在空**当地一个局长夫人后,就已经被龙家放弃了。

    终于拿到了盼望已久的贵宾邀请函,将会是世界顶级袜业联盟大会上,一展本公司产品的迷人风采,能不大肆庆祝一下吗?

    尽管为了得到这张邀请函,龙家可是给足了岳梓童的好处,但那点牺牲对于更加美好的明天来说,不值一提。

    立下大功的龙在空,在欢庆酒宴上喝了个酩酊大醉,事后打电话邀请两个本地美妇,来到了他的别墅,胡天胡地几小时后,才躺在横陈的**中,酣然睡去。

    睡梦中,喊几声杨甜甜的名字,是免不了的。

    一旦遇到心痒的猎物后,龙在空就会率先探听她的来历,无论目标是谁,他手下人都能在最短时间内,把猎物最基本的资料,呈在他的眼前。

    杨甜甜,(身shen)高三围体重暂时不清,因为她已经离开了青山市。

    此前,她好像一直居住在京华,从她(身shen)上散发出的贵族气质,以及岳梓童的来历,应该是京华的某小豪门,就是那种上不得台面的。

    如果杨甜甜出(身shen)显贵豪门,龙在空在京华的关系,不可能从没听说过她的名字,没看到她在任何高档酒会上出现过。

    这就避免了得罪重量级人物的风险,也增加了龙在空成功捕杀猎物的信心,等他养足精神后,就会立即策划一个详细的猎艳计划。

    可是还没有等他睡够呢,就被他老爸,龙大针织的当家人,一个电话叫醒,让他火速赶去公司。

    天塌下来了吗,不知道昨晚龙少在与两个美妇大战数百回合后,累了个半死,不睡足二十个小时,是不会醒来的吗?

    如果是别人敢惊扰龙少的美梦,他当场破口大骂都是轻的,可给他打电话的是他老爸,就算他已经死在了女人肚皮上,也得活过来赶去公司。

    全天下,他最怕的就是父亲,最信服的则是姐姐。

    当得知龙大针织忽然遭到境外不明资金公司的恶意偷袭后,龙少的睡意,醉意全消了,有些傻眼,谁吃饱了撑的没事干,拿出同归于尽的架势,偷袭龙大针织?

    两天后,龙家终于知道是谁恶意攻击龙大针织了,是在欧美都有着金融小魔女之称的苏雅琪儿,那就是个臭名昭著的女疯子,据说她是继索拉斯大爷之后,最出色的金融吸血鬼。

    好好的,苏雅琪儿怎么就对龙大针织下手了呢?

    别看龙大针织在华夏相当庞大,可年纪虽轻但早就是金融滚刀(肉rou)的苏雅琪儿,在毫无征兆的发起恶意偷袭后,仅仅抵抗了两天,就出现全线溃败的苗头了。

    或许,龙大针织集中力量,能抗得住她的恶意进攻,但怕就怕她的动作,会引起其它基金组织的主意,合伙来碾轧,从而形成一股新的,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

    首当其冲的龙大针织,将会在这次风暴中,粉(身shen)碎骨。

    龙家是又怒又恨,更多的却是害怕,立即派出龙家老三,火速赶到美国,找到铁杆关系去纽约请见苏雅总裁。

    龙老三吃了闭门羹,没见到苏雅琪儿,仅仅能从人家公司总部,感受到大干一场的紧张气氛。

    一定要见到她,不惜代价,不择手段,必须得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要不然你就别回来了!

    龙老大在接到老三电话时,愤怒的吼叫声,隔了一个晚上,好像还在龙在空耳边回((荡dang)dang)。

    昨夜,又是无眠。

    龙大针织的小会议室内,所有高层全部在场,就数龙在空年轻,也数他体能最差,连续几个晚上没休息好,让他昏昏(欲yu)睡。

    叮铃铃,柜子上的电话忽然响起,打破了死一般的沉寂,秘书立即抓起电话,刚说了句喂,话筒内就传来一个冷冷,好听,略带沙哑的女人声音:我是苏雅琪儿,我找龙马行。

    你是苏雅琪儿?

    秘书一时间没把电话对面的女人,与笼罩在龙大针织上空的乌云联系在一起,下意识的重复了一遍时,老总忽地冲过来,一把抄走电话,把他推到了一旁,打了个哈哈:哈,苏雅总裁您好,我是龙马行。

    百求不得见的苏雅琪儿,主动给我们打电话来了?

    会议室内的所有人,都像被冷水泼了一遍那样,齐刷刷抖擞起了精神,全神贯注的看着龙总,听他说的每一个字。

    苏雅总裁,我想这是一个误会,呵呵,确实是个误会,呵呵——好的,好的,我明白,现在就派人去办,好的,再见。

    龙马行表面上打着哈哈,脸色却难看的很,慢慢放下话筒过了很久,才转(身shen)看着大家,缓缓说道:她,不希望我们代替开皇集团,去墨西哥城参加本次袜业联盟大会。

    什么?

    龙在空噌地就站了起来,愤怒的叫道:她凭什么要管我们的事!

    龙马行很不满儿子这样冲动,眉头皱了下:她让我保密,那张请帖,是她特意给岳梓童要来的。她说,她很欣赏岳梓童。

    龙在空懵了:那个女疯子,怎么会认识小蝼蚁般的岳梓童,还特意送她贵宾邀请函?

    龙马行哪知道这些?

    他只知道,如果再不按照那个女疯子的要求,把邀请函送到她指定的地点去,并严守这个秘密,不许任何人知道,那么龙大针织今天在封盘之前,就会全线溃败。

    袜业联盟的邀请函,对龙大针织来说诚然很重要,为得到它,龙家也给了岳梓童相当大的好处,就这样乖乖的双手奉上,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不会心甘。

    不过一张邀请函,给岳梓童的那些好处,与整个龙大针织相比起来,却又算不得什么了,必须得坚决麻利快的,把那东西送回去。

    在空,这件事就由你来做吧。

    龙马行沉默片刻,就做出了决定:记住,要把东西放在望港别墅路,第18号街灯下那个垃圾箱内。千万,千万,不要派人试图观察跟踪是谁取走了它。要不然,她就会让龙大针织在今天封盘前,彻底溃败。

    邀请函,是龙在空从青山拿来的,现在却又要他亲手送出去,这对他来说,绝对是个很伤心的过程,他却不敢违抗,唯有垂头丧气的点头,说是。

    帮帮帮,几声轻轻的敲门声响起,惊醒了躺在客厅地毯上沉睡的李南方。

    把怀里还在沉睡的苏雅琪儿推开,晃了晃有些昏胀的脑袋,李南方翻(身shen)爬起,顺手从沙发上扯下一个垫子,盖在了她(身shen)上,走到门后,从猫眼里向外看了一眼,打开了房门。

    外面站着黑丝少妇艾马拉,领口更低,李南方却是(身shen)无寸缕,就这样坦然面对,张嘴打了个哈欠,问道:东西,拿来了?

    飞快的看了眼房间地毯上,目光从男人胯下扫过,艾马拉低头抬手时,鲜红的舌尖,自上唇上撩过,一声不吭,等李南方拿过信封,转(身shen)就走了。

    走什么呀,我还想请你进来坐坐呢。

    李南方对女人的背影说到,艾马拉脚步迈动的更急。

    别惹她了,如果你对她没什么意见的话。

    苏雅琪儿从地上坐了起来,侧卧着(身shen)子,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半眯着眼睛抬手招了招:来,借给我(胸xiong)膛靠靠,再让我睡会儿。

    不借。

    李南方很干脆的拒绝,打开信封看了眼,扔在了旁边沙发上,走向浴室:饿了,洗个澡先吃饭。

    再过两个小时,我就要走了。到时候,随便你吃多少。

    什么?

    李南方愣了下,转(身shen)问道:你下午就要走?

    嗯。

    我也跟你一起走吗?

    按照苏雅琪儿实现所提的条件,这次李南方得陪她至少一周,以后还得随叫随到。

    在他的极力要求下,她才做出让步,飞来明珠与他相会七天,以后去美国时,才会随叫随到。

    现在俩人在一起才一天,苏雅琪儿却说要走了,李南方当然不满,正要指责她出尔反尔时,苏雅琪儿说道:是我自己走,你留下,(爱ai)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唉,你现在肯定很高兴是吧,没想到这么快就摆脱了我这个女疯子。

    我可没有你说的那样绝(情qing)。

    李南方假惺惺的说着,走过来挨着她坐下:怎么,有紧急事要处理?

    苏雅琪儿目光黯淡了下,轻声说:昨晚你来之前,爷爷的随(身shen)医生就打来电话,说他老人家(身shen)体欠佳了。

    李南方沉默片刻,说:那我陪你回去吧。

    真心话?

    如假包换。

    算了,我心领了。

    苏雅琪儿抬起头,看着他轻声说:再来一次吧,时间还(允yun)许。不过,这次我要慢动作的,下午还要走路呢。

    随时效劳。

    李南方欣然答应:还要用风油精吗?

    你这样讨好我,是怕我对你的岳梓童下手吧?

    一次,用两瓶。

    李南方咬了咬牙,开出了最大价码。

    成交。

    苏雅琪儿咯咯的浪笑起来,碧色双眸中,又有火焰燃烧起来。

    一个半小时后,苏雅琪儿从(套tao)间内走了出来,穿戴整齐,戴上了一顶颇具欧洲中世纪贵妇才戴的黑色纱帽,弯腰低头,在还躺在沙发上沉睡的李南方额头上,轻轻吻了下,猫儿般蹑手蹑脚的开门走了出去。

    随手带走了那两瓶打开,却没用的风油精。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