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21章 你要付出代价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电梯停在了三十八层,艾马拉恋恋不舍的整理了下衣衫。

    看到电梯键上的38数字后,李南方就觉得好笑,他以前急了时曾经骂苏雅琪儿是个臭三八,事后被她追问,狡辩说三八在华夏的意思,是极品美女的意思。

    骂她臭三八,就是臭极品美女。

    从那之后,苏雅琪儿只要外出住酒店,必会订三十八层,要不就是门牌号有这两个数字的客房。

    其实李南方觉得,苏雅琪儿应该知道三八什么意思了,特指某个女人举止轻浮,做事鲁莽疯疯癫癫不够庄重。

    不过她不在乎,她觉得自己本来就是这样的女人,相比起臭三八来说,她可能更喜欢叶小刀暗地里骂她小婊砸。

    那三个字,对她来说才够刺激。

    普通人,永远无法理解穷的只剩下钱的大人物,三观到底是什么样。

    三十八层的走廊中,至少有三组六个黑西装,来回的巡逻,为苏雅琪儿提供最安全的保护。

    这些黑西装不认识李南方,不过有艾马拉陪在他(身shen)边,傻瓜才会多问一句。

    3838号总统(套tao)房前,艾马拉止步,递给李南方一个房卡,转(身shen)走了。

    明珠酒店的三十八层,当然没有3838这个门牌号,这是苏雅琪儿让人改的号,只要她在住一天,她就是这层楼的女王,这间总统(套tao)就是她的寝宫。

    叮的一声轻响,李南方慢慢推开了房门,一股子清新的茉莉花香,迎面扑来,让他精神一振。

    苏雅琪儿特钟(爱ai)茉莉花味,觉得唯有这个味道,才能配得上她不一般的(身shen)份,香水,房子里,车子里,都是这个味道。

    不过今晚从房间里扑出来的茉莉花香中,明显夹杂了一丝风油精的味道。

    曾几何时,风油精原本默默无闻,是夏季驱蚊清凉护肤品,但在今年却摇(身shen)一变,成为了********的特殊用品,相信因好奇而用过的男女,内心是崩溃的。

    风油精,是由薄荷脑水杨酸甲酯樟脑等成分组成,对黏膜的刺激相当之大,所以涂抹在不可描述的地方,不是一般人,不可能感觉到那种超爽。

    据说网上有位英雄的小哥,为警告后人千万别以(身shen)试法,他现场直播,亲(身shen)试验,结果从第25秒开始,火山爆发般的火辣辣,简直不能更酸爽,在忍痛坚持1分钟之后,英雄赶紧关上房门清洗,期间依然可以听到他撕心裂肺的叫喊——

    李南方腮帮子鼓了几下,眼神悲愤的毅然,迈步走了进去。

    既然已经深陷虎口,那么他唯有誓死奋战,不怵小婊砸的各类变态冲击,把她彻底降伏,除此之外,他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

    面积超大,装饰奢华的(套tao)房内,没有人,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动静,唯有风油精特殊的味道,越加清晰可辨。

    客厅里只亮着一盏昏黄的夜灯,看任何东西都模糊不清,仿佛有什么危险隐藏其间,只要李南方一闭眼,就会从某个角落中,尖叫着扑上来,把他撕成碎片。

    反手轻轻关上房门,李南方迅速向门后看去。

    门后左边是鞋架,上面摆着至少十双各式各样的高跟鞋,几乎每一双都是手工制作的限量品。

    右边是衣架,悬挂着长长的风衣,晚礼服等衣服,也都散着夹杂着风油精气息的茉莉花香味道。

    总统(套tao)内所有房间的房门,都敞开着,也都亮着夜灯,能让李南方一眼就看到里面没有人,当然那个女疯子可能藏在(套tao)间里,等他走进去后,会从后面扑上去,把他扑倒在地上,话都不说一句,就直入主题。

    苏雅琪儿喜欢这样游戏,那样才能尽可能给她刺激感。

    这次,也是毫不例外,不是藏在卧室门后,就是浴室门后。

    慢慢除掉鞋子,再脱下衣服,脱得一件也不剩——苏雅琪儿喜欢这样,李南方也喜欢,既然两个人臭味相投,那么为什么不这样做呢?

    杯壁,你在哪儿?我来了,我要找到你了。

    踩着厚厚的地毯,李南方慢慢走向卧室门口,刚走了两步就猛地弯腰躬(身shen),一声好像猫叫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带着风声。

    下一刻,他就被一具光滑结实的(身shen)体,重重扑倒在了地毯上,左肩一疼,被人咬住了,接着就有寒煞煞的感觉,从被咬破的伤口传来。

    苏雅琪儿就藏在客房门后,她竟然让人在她(身shen)上彩绘,画成了一件白色风衣的样子,再加上房间内暗色灯光的配合,李南方还真没发现她。

    这个女疯子,为追求(性xing)生活的高质量,高刺激,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真不知道她的上帝派她来人间,是来满足男人的,还是来惩罚男人的。

    总之,她在成功骗过李南方后,相当兴奋,真像动(情qing)的野猫那样,嘴里发出呼噜的咆哮声,接连在他肩膀上,(胸xiong)前咬了几口,口口见血,但每次都是见血为止。

    最后,才去咬李南方的嘴巴。

    早就习惯了她这样疯狂的李南方,是绝不会任由她发疯的,在她咬她时,他的手也没闲着,用力拧她的大腿,圆月般的美(臀tun)。

    当初岳母入住别墅那晚,岳梓童就曾经咬过李南方,他也毫不客气的掐过她的腿,不过那可是‘点到为止’的,也就是留下点淤青而已。

    对付这女疯子——如果能用手拧下几块(肉rou)来,李南方绝不会客气。

    啊!

    苏雅琪儿张嘴,低低惨叫了声,眼睛却更亮,就像有两团火在里面燃烧,透着疼到极点就转换成的享受。

    受虐狂这种非同寻常的现象,多出现在那些表面高贵的人(身shen)上,因为在他们看似高贵的下面,全是无法承受的压力,唯有让(身shen)体遭受一定的痛苦折磨,才会舒服些。

    惨叫一声后,苏雅琪儿猛地捉住了李南方的嘴,随着比蛇儿还要灵巧的****,撬开他的牙关,带有风油精的唾液,也钻了进去。

    这个女疯子的嘴里,肯定含了足足半瓶风油精,让李南方猛地打了个寒战,剧烈咳嗽起来时,她却迅速低头,伸手抓起了——

    李南方想到了网上那位以(身shen)试法的英雄,更体会到了他在一分钟后惨叫连连的痛感。

    在他疼痛无比时,他不想让苏雅琪儿只用嘴巴来遭受风油精的肆虐,立即翻(身shen)把她压倒在下面,提枪上马——然后,就不再是李南方一个人疼了,苏雅琪儿更疼,惨叫的声音,绝对能穿门而出,但外面却没有丝毫动静。

    包括艾马拉在内的所有保镖,这会儿都变成了聋子,唯有相互对望一眼时,才会从对方眼里读出羡慕。

    也有自卑。

    因为他们从来不敢相信,自己有一天能像刚才那个男人那样,让大小姐惨叫了足足一个半小时,嗓子早就哑了,只剩下像野兽濒死之前的沙哑呼嗬声。

    好想就此死去。

    完全脱力了的苏雅琪儿,被李南方抱进温暖的浴缸内后,过了很久,才慢慢睁开眼,沙哑的说道。

    李南方伸手从旁边,拿过一小瓶保护嗓子的药水,灌她服下,她才感觉好受了许多,再说话时,总算能让人听清了。

    下次别玩的这样疯了,小心你的声带会被撕裂。

    李南方随手扔掉小瓶子,又从旁边椅子上拿过一颗烟点上。

    椅子上还放着葡萄等水果,甚至还有一整只的烤鹅,与一瓶白酒。

    这是苏雅琪儿早就准备好的,看来今晚她打算就泡在浴缸内了。

    上帝能为我保证,包括我声道在内的几个道,已经被你开发多次了,抗撕裂能力肯定超强。

    苏雅琪儿拿过李南方嘴上的香烟,吸了一口,又放在他嘴上。

    她说话很污,唯有与李南方在一起时,但也是真心话,所以不会遭到男人假惺惺的鄙视,她也不愿意假惺惺的,这本来就是她极力追求的。

    每一次,当你疯狂起来时,都会给我一种错觉,仿佛正在征伐我的不是你,而是一个无比强大,可怕的魔鬼。你现在能告诉我,你眼睛为什么会发红,那样吓人吗?

    苏雅琪儿又夺过香烟,吸了一口,问道。

    李南方反问:你能保证,以后不嫁给别人吗?

    苏雅琪儿摇了摇头。

    李南方也摇了摇头。

    好吧,那就说正事。

    苏雅琪儿吸了下鼻子,说:这几天,龙大针织受损惨重,我有把握,最多再来三次冲击,就能让它彻底的崩盘。这样,你满意了吧?

    李南方问道:你损失了多少?

    苏雅琪儿笑了,她痴迷李南方,不仅仅是每次他都能让她极度满足,关键是他从来都是为她着想,无论做什么。

    也唯有这种男人,才能彻底折服骄傲的苏雅琪儿。

    刚开始那两天时,损伤惨重,但今天下午封盘时,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苏雅琪儿说:等三次冲击过后,我就会大有斩获了。

    他们知道是你在幕后运作了吧?

    今早才知道的,龙家委托的人,已经去了美国拜见我。

    苏雅琪儿冷笑:不过,我是不会见他们的。敢惹我的男人,我会让他们付出最沉重的——

    李南方打断了她的话:放过龙大针织。

    苏雅琪儿一愣:什么?

    放过龙大针织。

    李南方重复了遍。

    苏雅琪儿没有问为什么,盯着他看了片刻,点了点头。

    李南方鼓动苏雅琪儿举刀屠龙,浴血奋战几天后,总算到了该收获的季节,他却让人放手,这个要求对她来说,是相当过分的。

    但苏雅琪儿没有问任何原因,就点头同意了,这让他有些内疚:你,不问问我这是为什么?

    你有你的理由。

    苏雅琪儿抬起头,附在他耳边说:但你要付出代价——天亮之前,都不要再出来了。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