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19章 我只是有些想他而已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岳梓童再走出(套tao)间时,李南方差不多已经吃饱了。

    菜吃了一大半,酒却没喝一口,他不喜欢喝又酸又涩的红酒,觉得还是国产白酒好喝,辛辣够劲,喝到肚子里好像有一团火那样,让人忍不住的放声歌唱。

    当然了,如果是在郁闷时,也有可能会指天骂地,再不就大哭一场

    岳梓童走过来,把两个高脚杯中倒满酒,推到了李南方面前。

    既然她给倒上了,红酒再难喝,李南方也得给个面子,举起酒杯与她轻轻碰了下,昂首一饮而尽,擦擦嘴站起(身shen)就要走。

    对不起。

    岳梓童忽然说话了。

    李南方愣了下,问:怎么就对不起我了?嫌招待我的菜不好?

    没理会他的装傻卖呆,岳梓童轻声说:我以后,不会再那样做了。

    就算李南方不来,龙在空真敢当面说只要岳总献上岳母后就放她一马的话,被她一刀割断咽喉后,她也会找机会,对他说一声对不起。

    岳总是女中豪杰,做错了就会改,意识到她在报复贺兰扶苏时,拿李南方来说事,也确实对他不公平,这才衷心的赔礼道歉,不在意面子。

    当然了,这与岳总在李南方面前,早就把面子带里子都丢光了的缘故,如若不然,他敢让做错事的岳总说声对不起试试,肯定会扒了他的皮。

    随你,想陪谁睡觉,那是你的自由,不用对我说抱歉的,反正咱们之间从今天过后,就再也没有任何牵扯了。

    李南方笑了下,走向办公室门口:至于那劳什子请帖的事,你放心,我会尽量给你想办法的。如果你命够好,问题应该不大。

    看着敞开着的房门,岳梓童久久都没说话。

    她知道,当她抬出大姐来都无济于事时,就证明李南方离开她的决心已定了。

    再说她也不会给大姐打电话,打李南方的小报告,这件事本来就是她错了,错的还很离谱,他能藏在闵柔办公室内,误会了时抬脚踹门扑进来,这已是能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至于他在临走时还说,要尽量想办法,那纯粹是面子话,无论他在国外道上的人脉有多广,都不可能再送她一张请帖了。

    岳梓童呆愣良久,慢慢举杯喝了口红酒,确实像李南方所说的那样,又苦又涩。

    一整个下午,都没谁再来打搅岳梓童,直到天黑下来,房门才被敲响。

    老板不走,闵柔这个秘书就得陪着,现在早就过了下班时间,天都黑了岳总那边还没动静,她得看看怎么了。

    接连敲了三遍,都没听到岳总的请进声,闵柔不放心了,推开了门。

    办公室内没开灯,不过远处的大楼轮廓灯,却从落地窗外照了进来,洒在大班椅上,能让闵柔看到岳总就坐在上面,一动不动的好像没声息了。

    闵柔吓了一跳,连忙开灯颤声问道:岳岳总?

    灯亮了,岳梓童坐直了(身shen)子,抬手揉着眼说:我没事,就是有些累,竟然睡着了——几点了?

    快九点了。

    确定岳总还‘活着’后,闵柔松了口气:其实刚黑没多大会,这时候天黑得早。岳总,今晚要加班么?

    不用,走吧。

    岳梓童站起来,拿起小包又回头看着窗外楞了会,才低声说了句,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岳总,要不要我送您回家?

    看出岳梓童很消沉的样子,闵柔有些不放心。

    岳梓童笑了:怕我出事啊,呵呵,没那么严重的。放心,不就是被人甩咳,被人夺走辛苦搞来的贵宾邀请函了吗?这不算事,只要我们好好干,把公司不断做强做大,四年后或许还能收到袜业联盟的邀请函。我现在就是很不爽而已,但远远不至于开车回家都会出事。

    前些天,岳梓童拿到袜业联盟邀请函后,当即就召开了紧急会议,在会上宣布了这个重大好消息,闵柔现在仿佛还记得,包括她在内的公司中高层,闻听这个消息后,都呆愣良久,满脸不相信的看着岳总,怀疑她是开玩笑。

    直到岳总拿出邀请函后,大家伙才如梦初醒,雷鸣般的掌声,几乎要把屋顶掀翻了,就算他们做最不切实际的美梦,也没想到开皇集团,竟然能接到袜业联盟的邀请函,还是贵宾级别的。

    别说是全世界了,就是华夏也有着知名袜业数十家,其中就包括开皇集团最大的恩主龙大针织,如果非得搞个排名,本公司的仙媚丝袜,妥妥的三流——但全华夏,总共三张邀请函,龙大针织都没有,开皇集团却得到了。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荣幸?

    没谁敢奢望能拿到奖牌,但只要仙媚丝袜在大会上露个面,(身shen)价就会倍增,一举成为华夏知名品牌的,这就好比某些不入流的演艺明星,只要走个红地毯,就会被称为国际巨星一个道理。

    岳梓童急切召开中高层会议,郑重宣布这个好消息,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搞得大家好像打了鸡血似的,干劲十足。

    会上,岳总看似轻描淡写的,叙说了一遍她是如何努力,又付出了多大代价,才得到了这张邀请函,不过为了开皇集团能有个更加美好的明天,就算她吃再多苦,受再多累,也是值得的。

    至于李南方这个人,在开皇集团得到贵宾邀请函中所起到的作用,岳总那是不屑提的——说了,也没谁会信不是?

    听岳总这样说后,闵柔才放下心来,接着用委婉的方式,大大讽刺了龙在空这个强盗一番。

    在闵柔看来,袜业联盟大会的贵宾邀请函再重要,也比不上岳总的清白。

    不过可以肯定,当公司中高层得知开皇集团被抢走了大会邀请函后,绝对会很生气的,失望,鼓足的干劲会松懈,但相信岳总有办法,把大家的愤怒化为动力,照样埋头苦干的。

    鼓励了闵柔几句,岳梓童上车走了。

    望着车来车往的公路上,闵柔轻轻叹了口气。

    她又不傻,怎么能看不出岳总是强颜欢笑,眉宇间满是让人心疼的忧伤?

    隐隐地,她好像感觉岳总与李南方的关系,并不仅仅是小姨与外甥的关系了,不过她不敢往深处去想,那是对岳总的亵渎。

    那小子跑哪儿去了?

    闵柔想到李南方时,拿出手机开始拨打他的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候再拨——

    手机内,很快传来机械女声。

    好好的,关机做什么呢?

    闵柔秀眉微微皱了下,不甘心的重拨了一次,仍旧是关机。

    本来就不怎么样的心(情qing),一下子糟糕起来,低声埋怨了句什么,快步走向一辆红色小汽车。

    这是辆两厢国产小汽车,大学还没毕业时,闵柔就想拥有一辆这样的小汽车了,可家庭的巨变,让她这个不算太大的愿望,变成了奢望。

    (挺ting)温柔可人的女孩子,堂堂开皇集团老总的秘书,整天骑着电动车上下班,确实有些掉价,幸好在李南方的帮助下,闵父连本带息的追回了全部家产,前天周六时,带她买了这辆车。

    今天早上来时的路上,闵柔还想,要不要最后一次邀请李南方回家做客呢,理由就是她买车了,喝两杯庆祝她成为有车一族。

    谁知道今天会发生这种事,搞得闵柔一直没机会邀请他,现在拨他电话了,他却关机了,心里能不郁闷么?

    明天吧,明天本姑娘邀请他,最后一次,如果再拒绝,以后都不会理他了。

    决定再给李南方最后一次去她家做客的机会后,闵柔启动了车子,缓缓驶出了停车场。

    这个世界上,任何时候都不缺少不识时务者,李南方无疑就是其中的一个,闵秘书好不容易才说服自己,再给他一次去她家做客的机会了,他却在接下来的几天内,都没有露面。

    拨打他的手机,依旧处于关机状态,好像忽然从尘世间蒸发了那样。

    闵柔很不放心,在这个夕阳满天的傍晚,有些小害羞的样子,大着胆子向岳总打听李南方,这几天怎么没有来上班。

    岳梓童语气淡然的告诉她说,李南方已经辞职回老家去了,因为她大姐现在(身shen)体不怎么样,需要人他在跟前照顾。

    闵柔心里忽然一下子空了,下意识的问岳总,他以后还会不会来青山市。

    岳总说,他不会来了,以后都不会来了。

    正在接水的闵柔没说话,水洒到外面都不知道,直到岳总提醒,才恍然醒悟,鬼使神差般的问岳总,李南方的老家在哪儿。

    岳梓童没回答,只是定定的看着她,眼神复杂。

    闵柔被她看的有些发毛,低头看着脚尖正要找个借口来解释,她怎么会关心李南方时,岳梓童问她,是不是喜欢上了那个他。

    我我怎么会喜欢他!

    闵柔双眸睁大,小脸一下子涨红,放下水杯转(身shen),逃也似的跑出了办公室,丝毫没意识到自己这样做,是对岳总的不尊敬。

    回到自己办公室,闵柔背靠在房门上,闭眼喃喃说道:我才不会喜欢他呢,他都有女朋友的人了。我只是——有些想他而已。

    只是有些想李南方的闵柔,今天下班的路上,有些神魂不舍,差一点就闯了红灯,幸好路中间有执勤的交警,发现她有闯红灯的迹象,及时抬手摆住了她。

    闵柔这才收敛心神,绿灯变亮经过交警(身shen)边时,对他含笑道谢。

    看在她是个很漂亮的女司机份上,交警哥们很夸张的给她来了个抬手敬礼,说不用谢,以后开车注意点。

    在交警哥们关切的目光中,闵柔安全驶过路口,没走多远就忽然贴边,冲车窗外喊:嗨,白灵儿,等等!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