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17章 这就要成就好事了?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龙在空带来了好几个人,其中两个看上去很像职业保镖。

    闵柔关上自己办公室房门,压低声音对倚在门后墙上的李南方说,满脸都是担心的神色,她虽然没见识过传说中的职业保镖,但能看出其中两个人相当彪悍,怕李南方对付不了人家。

    闵柔出去后,李南方就从猫眼内向外观察,自然看到龙在空一行人了。

    不用闵柔提醒,他也能看出今天跟龙在空来的那两个年轻男人,都是硬茬,比那天在摩天崖被他废掉的王永俩人,要彪悍许多。

    可他不会在意,龙在空就算再带十个八个的来,李南方同样能把他们放翻。

    闵柔不知道李南方哪儿来这么大自信,面对职业保镖都能没有丝毫惧色,只是冷笑着摇了摇头。

    她不放心,快步走进内间,再走出来时,手里已经多了把雪亮的水果刀。

    李南方有些惊讶:怎么,你这是鼓动我杀人吗?闵秘书,就算我得罪过你,可你也不能这样绝(情qing)吧,要把我重新送回大牢内。

    哎呀,你胡说什么呢你?

    闵柔轻轻一跺脚,刀子在李南方面前乱晃着:防(身shen),我是让你用来防(身shen)的——还是算了,免得你克制不住,拿刀子惹下大祸了,到时候又赖我,说我是为你提供的凶器。

    李南方噗嗤一声笑了。

    闵柔小脸一红,抬脚踢了他腿一脚,羞恼成怒:笑,笑什么呢笑?都这时候了,你还有心思笑!

    天塌不下来的,放心。

    很犯((贱jian)jian)的被闵柔踢了一脚,李南方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轻声说:再过五分钟,你就找理由去办公室内。如果发现姓龙的对岳总动手动脚,你就假装受惊,来一声尖叫——记住啊,尖叫的声音要够大,要不然我听不到,最好是像被色狼非礼了那样。

    除了你,谁敢非礼我?

    闵柔再次脸红,抬脚又踹了他一脚。

    这俩人藏在屋里打(情qing)骂俏时,对面总裁办公室内的岳总,呆望着龙在空,内心却是五味据杂。

    亲眼看到龙在空试图对母亲不轨,又从贺兰小新那儿了解到,龙少就是个有着超级执念的美妇控,据说以往看中的美妇,从没有谁能得脱他的魔爪,就本能的做出了各种准备。

    害的她有了报复快感,要对恶势力自荐枕席,害的她被李南方骂,还觉得自己该骂,害的她更做好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准备——结果,人家今天来拜访,不是为了岳母,而是为了那张袜业联盟大会的贵宾邀请函!

    老百姓常说,一家一个天,谁家(日ri)子好不好过自己知道,别看龙大针织在华夏,也是时尚界的一巨无霸,但随着当前世界经济形势的不景气,他们也肯定有难受的地方。

    袜业,同样是龙大针织重点经营发展的拳头产品,在华夏国际市场,也有着一定的影响力,可是却从没有机会,能参与袜业联盟大会。

    相比起接到本次大会邀请函的其他三家国内企业,在其他方面占据优势的龙大针织,还不够资格,在袜业方面与其他三家争雄,没收到邀请函,也很正常。

    但龙大针织的老总,却不甘心无法参与四年一届的袜业顶级盛会,早在大会组委会成立时,就开始活动,四处找关系了。

    龙家在华夏有着无可代替的影响力,但正是碍于在国内的超然地位,为避免某些忌讳,他们在国外的关系,从来都不怎么样。

    所以他们努力过后,也是白费蜡,只能眼睁睁看着被人参与盛会,心中不甘的很啊——就在这时候,他们忽然从被委托的关系人那儿得知,华夏青山开皇集团,竟然拿到了最后一张邀请函。

    而且还是分量最重的贵宾邀请函,不但能在大会上推荐自己产品,争取与外国企业合作,还能参与金银铜三个奖项的评比!

    靠了,仗着龙大针织吃饭的开皇集团,竟然能接到贵宾邀请函,这还有没有天理了,不行不行,说什么也得找回这个公道。

    龙大针织要想找回公道的行为,可不是向袜业联盟大会申诉——人家不会鸟他们的,要做的就说服岳梓童,把那张贵宾邀请函转送给他们。

    龙家是豪门贵族,特别讲规矩,从来都没有拿别人东西不付出代价的习惯,立马召开了高层紧急会议,为开皇集团开出了一系列的好处,更派少东家亲自莅临青山市,来拿那张邀请函。

    就是来拿,龙大针织所有高层,都没想过岳梓童会拒绝的。

    他们也坚信,岳梓童不会,也不敢拒绝。

    岳总,你对我们开出的条件,还算满意吗?

    岳梓童的发呆,早就在龙在空的预料之中,(身shen)子后仰靠在沙发上,从口袋里拿出一盒铁盒雪茄,点上一颗,悠悠喷了口烟雾,居高临下的样子看着她。

    岳梓童还没有说话,有人敲响了房门。

    不等她说什么,门开了,闵柔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他们衣衫整齐的对坐,心里松了口气,笑道:岳总,刚才餐厅老王打来电话,托我问问龙少,有什么比如不吃辣等类的忌讳没有。

    龙在空随口说:只要可口,酸甜苦辣我都行。

    好的,那我就去告诉餐厅。

    闵柔点头,转(身shen)快步走了出去。

    她进来问问这事,也很正常,现在心乱不已的岳梓童,也没多想,只是觉得脸有些发烧,暗中骂自己,岳梓童啊,岳梓童,人家还没有说明来意,你就胡思乱想的,还打扮的那样下((贱jian)jian),被李南方骂——还真是该骂啊!

    幸好,本小姨在最后关头,能够悬崖勒马,恢复了英雄的儿女本色,才没有让龙在空看出要故意勾搭他的苗头,要不然以后都没法活了。

    岳梓童暗中庆幸了下,又把思绪收敛,放在了正事上。

    为了得到那张邀请函,岳总可是费了老大力气的这些天也一直在关注袜业联盟组委会的最新消息,反复盘算着到时候该怎么表现,才能让仙媚丝袜在大会上一鸣惊人。

    让她就这样双手奉献给别人,那是大大地不甘。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一张邀请函再重要,也比不上开皇集团的未来,比不上曾经下狠心自荐枕席的岳总。

    更何况,龙大针织为得到这张邀请函的诚意十足,开出了这么多优惠条件,所以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讲,岳梓童都必须得让出邀请函。

    可也不能就这样轻易让出,既然龙在空主动伸长脖子等着她痛宰了,为什么不借此机会索要更多的好处?

    精神一振的岳总,没有回答龙在空的话,重新拿起那份合同,凝神仔细看起来。

    龙在空也没催促,脚尖微微晃着,四下里观望着。

    事关开皇集团一年内的重大利益,岳梓童看这份文件时,看的很仔细,足足用了大半个小时。

    鬼知道平时很有眼里价的闵柔怎么了,在岳总最需要静静的这段时间内,竟然以满水啊,询问龙少怎么安排门外几个手下的拙劣理由,进来过四次。

    这让岳梓童有些生气,要不是碍于贵宾在场,早就出声训斥了。

    总算是看完了最后一条,岳梓童才抬起头:龙少,我可以把袜业联盟的贵宾邀请函,让给龙大针织。不过,我想知道除了这张邀请函之外,你还有没有格外的要求。

    把你母亲介绍给我好了!

    差一点,龙在空就脱口说出了这句话,幸好猛地想起,现在是他有求于岳梓童,此时万万不能因为垂涎美妇,而坏了龙家的大事,忍住了。

    反正龙少在来之前,就已经打算好了,等这件事过去后,他会全力以赴,不择手段的追求岳母,相信没有谁能挡得住他欣赏美丽的脚步。

    为了这个伟大的目标,他都不与岳梓童计较王永俩人被打残的事了。

    笑了笑,龙少淡淡地说:没有。我所求的,唯有袜业联盟大会的邀请函而已。

    那就好。

    岳梓童心彻底放了下来,脸上露出了笑容。

    只要龙在空不提出让她翻脸的要求,依旧还是她最最尊贵的客人,能不笑脸相迎么?

    当然了,客人再怎么尊贵,该为开皇集团争取的好处,还是要争取的——下一刻,岳总就恢复了她精明强干的(奸jian)商本质,向龙在空提出了几个条件。

    她在提出这些条件时的理由,那是相当理直气壮的,让龙少深切感受到了岳总为争取到这张贵宾邀请函,曾经付出了包括尊严在内的大牺牲。

    为感谢李南方,我的初吻都给了他,这是大牺牲吧,可他今早竟然骂我滚。

    想到这些伤心事,岳总心中凄凄,眼圈也开始发红,让龙少看了于心不忍,猛地一拍沙发扶手,豪气万丈的说:好,我答应了!

    还请龙少签字。

    岳梓童立即把那份后面写了自己条件的合同,推到了龙少面前。

    龙在空也没犹豫,抓起签字笔,蹭蹭蹭签上了自己大名。

    岳梓童拿过来仔细看了看,站起(身shen)对龙少伸出手,温婉的笑道:龙少,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龙少也站起(身shen),点头说道:岳总,现在你该给我了吧?

    他说这句话时,房门又开了,闵柔端着个果盘走了进来,听他这样说后,脸色一变。

    岳梓童皱眉看了她一眼,再看向龙少时,又笑容满面了:好,我现在就给你,还请龙少稍等。

    闵柔,你先出去。

    缩回手后,岳梓童又看了闵柔一眼,冷冷说了句,快步走进了(套tao)间内。

    那张贵宾邀请函,就在(套tao)间保险柜内,她要拿出来交给龙在空,当然得去里面了。

    这就要成就好事了吗?

    闵柔脸色再变,也没理睬龙在空,放下果盘快步走了出去。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