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16章 宁为玉碎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闵柔要跟岳总进总裁办公室,却被拒绝了,这让她更加戏相信李南方所说的那些话,岳总为了整个开皇集团,又要付出大牺牲了。

    漂亮女孩子当老板,怎么就那么难呢?

    闵柔坐在椅子上,望着窗外发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桌子上的电话爆响起来,一把抄起话筒:我是闵柔。

    闵秘书,我是王德发啊。

    保安队长王德发的声音很低,就像地下党接头那样:来了两辆车,四五个人,对前台说他们是来自明珠龙大针织的,说是早就与岳总约好了,要拜访岳总。

    来了,果然来了。

    闵柔用力抿了下嘴角,本来就乱糟糟的心,更乱了,王德发接下来说了些什么,她也没听到,慢慢地扣掉了电话。

    叮铃铃,话筒刚放下,又响了起来,这次却是前台客服打来的。

    尊敬的明珠客人前来拜访岳总,前台小妹自然得立即电告闵秘书,请她向岳总汇报,刚才打她办公室电话,占线。

    请客人稍等会儿,我马上就会下去。

    闵柔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沉声说了句放下话筒,站起来转(身shen)正要走向门口——看到了一张脸,距离自己最多也就是三五厘米,吓得她张嘴就要发出一声尖叫,一只手及时捂住了她嘴巴。

    唔唔唔!

    闵柔挣扎向后退了步,才认出这张忽然出现在她眼前的脸,是李南方。

    对不起啊,闵秘书,我可不是故意吓你的。

    看到闵柔小脸煞白后,李南方就知道她被吓坏了,连忙低声赔礼道歉。

    既然是李南方,那就没什么可怕的了,心儿还在砰砰跳的闵柔,抬手打开他:你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在你与王德发通话时,我没敲门,不是怕对门的我小姨发现吗?

    李南方讪笑了下,解释道。

    就算不怕被岳总发现,你来我这儿什么时候敲过门了?

    闵柔低头呸了一口:呸,手真臭——龙大针织的人来了。

    好,一切按计划行事。

    你那计划能行吗?

    那麻烦闵秘书,想到一个可行的办法,我绝对会保质保量的完成。

    我哪有什么办法?唉,只能听你的了。藏好,我要下去接龙在空了。

    闵柔轻轻一跺脚,推开李南方快步走出屋子,关上门后才敲响了岳总的办公室房门,听到淡淡的一声进来,才推开门:岳总,刚才前台打来电话,说是龙大针织的人来了。

    闵柔敲门时,岳梓童刚好在洗手间内,手里拿着一块毛巾在擦脸:嗯,带他们上来吧。

    好的。

    闵柔答应了声,刚要走,却发现岳总变了。

    早上刚来时,岳总可是打扮的花枝招展,(性xing)感迷人的,这会儿却又重新恢复了她素面朝天的样子,衣服也换了,就跟以前一样。

    怎么了,我哪儿不对劲?

    岳梓童低头看了眼,问道。

    啊,不,不,没什么不对劲,都对劲。

    闵柔慌忙摇头,接着又连连点头,刚要关门下去,岳梓童却说:小柔,你等等,我有话要对你说。

    闵柔马上走进来:岳总,您说。

    岳梓童张了下嘴,却又不愿意说了,抬手挥了挥:去吧,稍后再说。

    等满头雾水的闵柔走后,岳梓童无声的叹了口气,倚在了桌子上,双手环抱在(胸xiong)前,盯着地面发呆。

    她已经决定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龙在空敢说出要侮辱母亲的话,岳总就会给他来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那把锋利的军刀,就藏在她腰间。

    今早在家换衣服时,委曲求全的岳总,下决心要与龙少玩次办公室恋(情qing),确实受到了贺兰扶苏袖手旁观的刺激,心存报复,才做出那个愚蠢的决定。

    不过在李南方骂她滚,在车上大哭一场后,总算是稍稍冷静了些,又在办公室内发了很久的呆,终于意识到自己那个想法,有多么的下((贱jian)jian),恶俗。

    李南方骂她滚,没有骂错。

    不就是在岳母来到青山市的那一刻起,她们母女与京华岳家就没关系了,是死是活没人管了吗?

    不就是不答应龙在空,开皇集团就有可能会倒闭,破产吗?

    那又怎么样?

    她岳梓童四肢健全,头脑灵敏,只要肯脚踏实地的干,哪怕是去车站扛包,也能养活母亲的,怎么就鬼迷心窍的,为保住当前的优越生活,竟然能害怕一个试图亵渎自己母亲的恶少,还下决心要自荐枕席,跟人玩一出浪漫的办公室恋(情qing)呢?

    这还是那个冷傲不屈的岳梓童吗?

    越想,岳梓童越脸红,越觉得李南方骂她没有骂错。

    如果换成是她是李南方,肯定会采住她头发,先狠狠来两个大耳光,让她彻底从极端的悲愤中清醒过来才对。

    可那个混蛋,只是轻蔑的骂了她两个滚,就骑着车子扬长而去了。

    这还算天生就该保护女人的男人吗,一个软骨头的废物而已,在自己老婆决心要与别的男人胡来时,不但不敢动手,还特么的逃避,真是没种!

    哪像岳总啊,宁死不屈,管他龙少虎少的,一言不合直接递刀子——岳梓童越想,越觉得自己够伟大,越觉得李南方没种,却全然忘记了她原先是怎么打算的了。

    帮帮帮,轻轻的敲门声,惊醒正在被自己感动了的岳梓童,转(身shen)快步走到桌后,坐下来双手十指交叉放在桌子上,脸色冷淡的说:进来。

    门开了,闵柔带着几个人出现在了门口:岳总,这是自明珠来的客人。

    堂堂龙大针织的少东家亲临开皇集团,岳梓童非但没有亲自下去迎接,只派了个小秘书的自大,就已经让龙在空不高兴了,走出电梯时没看到她在门口恭候,就更加不爽,尤其看到她还端坐在办公桌后面,脸色冷淡,心中怒火蹭地就冒起来了。

    龙在空发誓,他一定要让岳梓童知道他的厉害——不过,现在暂时还不能计较这些,以免坏了更重要的大事。

    你们在外面等。

    回头对几个随行人员说了句,龙在空从一个(性xing)感黑丝美妇手中,拿过一个公文包,面带微笑的走进了办公室。

    岳梓童这才站起(身shen),绕过桌子来到待客区,伸出了右手,半点笑容也欠奉:龙少,欢迎来到开皇集团。

    打搅了,岳总。

    龙在空脸上带着笑,眼神却很冷。

    小柔,泡茶——

    我喜欢喝咖啡。

    好的,小柔,个龙少泡咖啡。

    岳梓童轻点了下头,抬手虚请龙在空落座后,坐在了他对面,双手放在腰间,翘起了右脚。

    她的地主动作,让龙在空更加不爽,脸上的笑容收敛。

    小柔,我有要事与龙少协商,告诉各科室,今天就不要来打搅我了。

    等闵柔奉上咖啡,香茶后,岳梓童又嘱咐了一次。

    闵柔点头,扫了龙在空一眼,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请。

    岳梓童端起茶杯,稍稍点了下,示意龙少喝咖啡。

    岳总,我这人从来都是快人快语,喜欢玩直接的。

    龙在空没有端杯子,(身shen)子微微前倾看着她,说道:我这次亲自来青山市拜见岳总,是有件很重要的事要与你协商。

    很巧,我也喜欢玩直接的。

    岳梓童缓缓点头:有什么事,龙少你请说。

    她在说话时,双眸已经微微眯起,盯着龙在空的咽喉,这是在考虑该怎么出刀,才能一刀割断他脖子了。

    在谈正事之前,先请岳总看些东西。

    龙在空可没注意岳梓童的目光,拿过公文包,从里面拿出一份合同似的东西,放在了案几上,推到了她面前。

    这是什么?

    岳梓童眉梢微微挑了下,拿起了那份合同,只看了眼封面标题,脸色就是微微一变,快速翻了过去。

    这是一份明珠龙大针织,与青山开皇集团合作合同,每一条都列举的很详细。

    岳梓童越看,越惊讶,眼神中的冷意却也越浓了。

    天上掉馅饼。

    唯有用这五个字,才能形容岳梓童看到合同内容后的第一反应。

    打个比方,(身shen)为开皇集团唯一原材料的龙大针织,以往为岳梓童提供某种原材料的价格,经过再三辛苦谈判,最终才以每吨十万块的价格成交。

    这个原材料价格,就足以让开皇集团维持当前的些许盈利了,岳梓童本人也很满意,从没奢望龙大针织会降价,只担心随着当前人工越来越贵,而有大幅度的上调。

    但现在,龙在空带来的这份合同里,白纸黑字的标明,龙大针织竟然主动把每吨十万块的价格,降到了七万块,而且承诺在一整年之内,价格不会再有任何的浮动。

    在人工越来越贵的今天,龙大针织为开皇集团提供的多达上百种原材料,不涨反降,这不是天上掉馅饼,又是什么?

    放在以前,岳梓童看到这些后,铁定会在呆愣下后,就是狂喜,为表达对龙大针织的感谢——喜极而泣也不是不行的。

    可现在她不会这样,因为她很清楚天上掉馅饼这事,只会存在于幻想之中,无事献殷勤这个成语,才是对龙在空主动示好的真正写照。

    龙在空无事献殷勤的所求是什么?

    当然是岳母了。

    岳梓童没有看完那份合约,合上放在了案几上,抬头看着龙在空,淡淡地说:龙少,你这份大礼太厚了,岳梓童承受不起。这样吧,你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先说出来听听。

    好,那我就直说了。

    龙在空点了点头,缓缓说道:我听说,岳总前些天时,收到了下月将在墨西哥城举办的,第十八届袜业联盟大会的贵宾邀请函,对吧?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