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15章 可怜的岳总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滚就滚,姓李的,有本事你别回来,以后永远都别回来!

    盯着李南方迅速远去的背影,岳梓童心中忽地腾起无限委屈,瞬间就泪流满面,挥舞着拳头对那边嘶声叫道:就你们男人有自尊心吗,就知道自尊受挫时,把怨气撒在女人(身shen)上!那你为什么不对我说,别去?只要你说别去,我就绝不会去!你为什么不说,却只让我滚,什么东西——呜,呜呜!

    滴滴,岳梓童趴在方向盘上嚎啕大哭时,后面传来了汽车喇叭声。

    她重重吸了下鼻子,抬头擦了下泪水,就看到后面有辆红色跑车,一个男人从车窗内探出脑袋,摆手好像嚷嚷着什么。

    并不是所有住在别墅区的男人,都是绅士,着急出门时看到前面车子停在路中间后,也会骂你有病啊,挡着路不走。

    岳梓童启动车子,猛地一加油门——车子迅速后退,咣当一声大响,后尾顶在了那辆车的车头上,吓得男人哎哟一声惊叫,赶紧缩回了脑袋。

    等他醒过神来,意识到前面车子竟然敢故意撞自己时,岳梓童已经驾车跑远了。

    李南方可不知道这些,弓着(身shen)子全力猛蹬了几分钟,忽然一使刹车,吱嘎一声停在了路边,脚尖点地回头看去。

    岳梓童的车子,已经不在那儿了。

    骑车刚跑出别墅时,李南方是狠下心来不再管她死活的,(爱ai)怎么地就怎么地吧,拼着让师母伤心,他也不想跟这女人有什么牵扯了。

    打算在南山游玩一上午,下午就收拾东西走人。

    不过骑到这儿后,却仿佛有股子无形的力量拉住了他,提醒他如果就这样逃避,那他还算是什么狗(屁pi)男人?

    真正的男人,在自己女人受到别的男人伤害时,绝不会顾忌这,顾忌那的逃走,如果他今天一走了之,那他与一心想要往上攀登,不惜把老婆献给院长的吕明亮,又有什么区别?

    特么的,老谢他们欠龙家(情qing)分,那又怎么样了?凭什么让老子去偿还。师母如果知道我顾忌这些,而放任她小妹被人欺负,她也许不会怪我,但这辈子我都没脸去见她了。嗨,不就是你心里只有个贺兰扶苏吗?有就有吧,你(情qing)我愿的也不是多大事,大不了老子帮你渡过此劫后,再走就是了。

    李南方越开导自己,越觉得为这件事生气而不值得,很有傻比嫌疑,更可笑。

    打定主意后,李南方拿出手机,拨响了闵柔的手机号。

    他在给闵柔打电话时,可没想到已经得罪了闵秘书,人家不一定接他电话,直到她冷淡的声音传来,他才意识到这点:有事吗?

    也没什么要紧事。

    李南方笑了下,刚要再说什么,闵柔那边就冷冷地说:没事我就挂了,我很忙,没空陪你煲电话粥。

    哎,等等,等等,我有事,很重要的事,需要你帮忙!

    李南方生怕她会扣电话,连忙说:我刚得到消息,今天有人要对岳总不利。

    闵柔没说话,却也没有扣电话。

    她是岳总的心腹,上班期间,所有的言行举止,都是站在与岳总同一条线上,现在听说李南方说有人要对岳总不利,那么无论她有多么不想与他交谈,都得听完。

    昨天我去摩天崖游玩,无意中听到几个外地人的谈话了,好像是明珠龙大针织的,你知道这个公司吗?

    当然知道。龙大针织是我们公司唯一的原材料供应商。

    那你听说过龙在空这个名字吗?

    那是龙大针织的少东家。

    这就对了。

    李南方啪地打了个响指,语气变得激愤起来:昨天我听那几个人说,龙在空要对岳总不利,好像很垂涎我小姨的美貌,企图以断绝供应原材料,来威胁我小姨就范——

    这可是大事了,闵柔顾不得与李南方怄气了,连忙打断他的话:真的?

    我也不知道真假。不过,昨天那几个人是这样说的。

    李南方说:而且他们还说,我小姨为了开皇集团上千员工的饭碗,已经同意了。今天,那个龙在空就会去公司。哦,对了,你要是不信的话,那你可以观察下岳总今天的妆扮,看她是不是穿的很(性xing)感。

    李南方要想忽悠闵柔,那是易如反掌,再说这件事本来就存在,他只需说他给岳总打过电话了,可他小姨却警告他不许多管,怕他会坏了她的好事,特意放了他一天假,不许他去上班。

    担心小姨安危却又不能违逆的李南方,无奈之下,只好给闵秘书打电话。

    闵柔一听慌了:岳总连你的话都不听了,又怎么能听我的?你说说,我该怎么办?

    好办,只要你——

    李南方说出了他的锦囊妙计。

    李南方,你最好别骗我,要不然我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闵柔又使出大杀招后,才心烦躁的扣掉了电话。

    李南方说了,他决定偷偷跑来公司,藏在她的秘书办公室内,一旦发现事(情qing)不对劲,他会立马扑进总裁办公室,把那个龙大少当场废掉,宁可公司倒闭,也不能葬送了岳总清白。

    但刺探军(情qing)的任务,就需要闵柔来做了,毕竟岳梓童要想屈服的话,是绝不会任由别人在办公室内的。

    难道岳总真要被迫委(身shen)龙在空?唉,岳总怎么这么命苦啊,刚走了个金区长,又来了个更厉害的。

    打扫办公室卫生的闵柔,也没心思继续工作了,放下东西快步走了出来。

    她决定先去下面大厅内看看,岳总到底有没有像李南方所说的那样,妆扮的很精致(性xing)感,如果真是那样,就差不多是真的了。

    正在门口指挥车辆停车的王德发,看到闵柔款步走出来后,立马(屁pi)颠(屁pi)颠的凑了过来,点头哈腰的问:闵秘书,有事吗?

    没事,我就是下来转转。

    望着远处公路上的闵柔,随口说了句,接着想到了什么:哦,对了,今天要是有什么人来拜访岳总,先提前给我打电话。

    好的,好的。

    王德发连声答应着,再看向闵柔的眼神就变了,心想她不会也是国安特工吧,要不然怎么向我提李南方那样的要求,只是她不给点好处费吗?

    闵柔可不知道,王德发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就是为了索要线人好处费,只是冲他笑了下,又向公路那边看去。

    没有等多久,岳总那辆粗牢笨壮的车子,就缓缓驶进了停车场内。

    车子刚停下,不等王德发殷勤的去给岳总开门,闵柔抢先快步走过去,拉开了车门,抬头向里看了一眼,心就冰凉了。

    李南方说得没错,从来都是素面朝天来公司的岳总,今天妆扮的相当精致,(性xing)感,把她的美女本色足足夸大了十数倍。

    怎么,不认识我了?

    见闵柔呆愣在车外后,岳梓童淡淡问了句。

    啊,不不是,是是岳总您今天太太漂亮了,让我吃惊。

    闵柔这才清醒过来,连忙结结巴巴的摇头解释。

    现在的岳梓童,最反感的就是别人说她漂亮了。

    她以往不搓胭脂抹粉的,那是因为她觉得,除了贺兰扶苏之外,没有哪个男人有资格能值得她为悦己者容,现在为了讨好龙在空,她才被迫妆扮过的。

    闵柔的夸赞,对她来说相当刺耳。

    微微点了下头,岳梓童抬脚下车,刚走了一步,(身shen)子就趔趄了下,以前可没穿过这么高的细高跟鞋。

    闵柔,今天龙大针织的少东家龙在空会来。

    岳梓童走了几步,回头吩咐道:中午,他可能要留下来吃饭,你去餐厅吩咐声,做几道可口的明珠菜。另外,送菜上去时,别忘了从餐厅酒柜内,那支招待极品贵宾的好酒。

    果然是这样!

    闵柔的心儿,又是砰地一声跳,点了下头后,鬼使神差般的问道:李南方呢,他今天没来上班?

    吩咐完后转(身shen)要走的岳梓童,脚下迟疑了下,轻声说:今天我放了他一天假,不会来了。哦,对了,告诉各科室,今天我除了龙在空之外,谁都不见。

    可怜的岳总,我们一定会阻止龙在空那个卑鄙小人,对您试图不轨!

    等岳梓童窈窕的背影,消失在大厅门内后,闵柔用力咬了下嘴唇,快步追了上去。

    岳梓童走进办公室后,就关紧了房门。

    无力的蜷缩在大班椅里,疲倦的闭上了眼。

    从大厅外来办公室的这一路,与其说是走过来的,倒不如说是逃过来的,她不敢正视任何一个对她点头问好的属下,眼角余光也能察觉出,他们脸上的惊艳之色,更能猜出他们在纳闷,她怎么会妆扮的这样(性xing)感动人。

    闭上眼后,李南方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滚。

    她又想哭——连忙抬手在额头上砸了下,才感觉好多了。

    她觉得,在她做出这个赌气成分居大的决定后,最该在意的人,应该是贺兰扶苏才对,怎么李南方的声音,样子,总是(阴yin)魂不散的缠着她呢?

    她强迫自己去想贺兰扶苏,想他在得知她委(身shen)龙在空后的反应,会有多么的痛苦,自责。

    贺兰扶苏的样子,果然替代了李南方,浮现在她脑海中,却是一脸的冷漠。

    猛地打了个激灵,岳梓童睁开眼,喃喃自语:我,有必要为了个不在乎我的男人,为了以后也能过上好(日ri)子,就这样糟蹋自己吗?

    也不知道呆了多久,岳梓童用力抿了下嘴唇,缓缓拉开了抽屉。

    抽屉的最里面,有一把制式军刀,开了刃的,一刀捅在人(身shen)上后,鲜血立即就会喷泉般迸溅出来。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