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13章 天塌不下来的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别看现在没谁敢承接刺杀岳梓童的任务,却不代表着她以后就安全了。

    李南方很清楚,那些真正重量级的杀手,现在都在密切观望中,哪怕岳梓童的悬赏花红始终固定在四十万美金的价格上,早晚也会有人来刺杀她。

    那时候能不能干掉岳梓童,反而是次要的了,关键是那些重量级杀手,想籍此机会来会会传说中的黑幽灵。

    这就好比武侠小说中,那些刚出道的年轻侠客,为给自己博取江湖上的一席之地,就会主动去挑战一些成名人物。

    一将功成万骨枯,这句话不仅仅用在军事战争后,适合于任何的竞争环境,假如某杀手以来刺杀岳梓童为由,干掉黑幽灵,那么他在杀手界的大名,将会如(日ri)中天,佣金各方面都会有质的提升。

    名气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却是最最被人看重的。

    可以遇见,在不久的将来,重量级的杀手就会现(身shen)青山市,让黑幽灵疲于应付。

    唉,最起码当前还是很安定的,不是吗?

    轻轻叹了口气,李南方退出登录,拨通了叶小刀的手机。

    这边是晚上九点半,叶小刀那边是上午九点半,根据李南方对他的了解,这时候他应该刚刚醒来,在娘们的肚皮上。

    无女不欢这四个字,是对叶小刀的最真实写照,真搞不懂他哪来的这么大精力,就不怕早早的精尽人亡吗?

    特么的,又有什么事要麻烦刀爷?

    男人刚醒来时,脾气总是不怎么样,尤其是刀爷正要把旁边女人的脑袋,按到自己胯间时,这时候李南方给他打电话,纯粹是自己找骂。

    有一个该死——

    李南方刚说出这几个字,就被叶小刀打断:那就掰断他脖子好了,这点小事还用得着向刀爷我汇报?宝贝,深点!

    手机内传来的女人咳嗽声,被李南方自动过滤,继续说:可我偏偏又不能杀他,甚至不能去黑唬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耀武扬威。

    叶小刀来兴趣了:卧槽,这谁啊,能让你这么头疼?

    李南方沉吟了片刻,觉得最好是把事实(情qing)况告诉叶小刀,正所谓三个臭皮匠还顶个诸葛亮呢,叶小刀或许能想出更好的点子,来让龙在空后悔招惹岳梓童。

    先滚一边去!

    叶小刀把努力为他服务的女人,抬手拨拉到一边,翻(身shen)坐起拿过一颗烟点上,呵呵笑道:有意思,真特么的有意思,你会遇到这种破事,也真够头疼的。给刀爷我说说,你打算怎么做?

    李南方反问道:除了动手杀人,我还有什么好办法吗?

    但那样,老谢马上就会知道是你干的了,无论他有多么想为你隐瞒,龙家都不会罢休,说不定还会直接委托他来调查凶手。依着刀爷对老谢的了解,他只要答应了,就不会徇私的。哈,哈哈。

    叶小刀幸灾乐祸的大笑几声,继续说:可以这样说,现在姓龙的哪怕自己走路摔死,老谢也会以为是你干的。所以呢,你不但不能伤害他,还要在别人对他不利时,保护他。在青山市,他不能出事。

    李南方骂道:草特么的,这才是让我最头疼的!

    唉,年轻人啊,你还是太纯洁了些,这都怪你师母啊,这些年来管的你这么严,结果遇到这么点小事,就不知所措,准备甘心戴绿帽了。

    别啰嗦,赶紧说你有什么好主意没有。

    三个。刀爷忽然发现,我才是坏人中的天才,超级聪明,眨眼间工夫就想出了三个解决办法。

    先自我吹嘘一番,叶小刀拉回话题:第一,你可以效仿你小姨被人挂上of平台上那样,把他也挂到首页,杀手们就会像闻到血的苍蝇那样,嗡嗡的飞去了。我不相信,伟大的龙少在自(身shen)随时被干掉时,还能有心(情qing)去招惹女人。

    李南方想了想,拒绝了:不行。这个办法,与我直接出手做了他,还有什么区别?

    第二。

    叶小刀干脆的说:只要你舍得花钱,我会替你雇佣两个极品美妇,前往华夏——这两个极品美妇,都是携带致命病毒的,比方艾滋病之类的。嘿嘿,他自己去撩拨女人,自己得了艾滋病,不会算到你头上吧?

    李南方眼睛一亮:这个办法不错。不过,就是时间太长了。他昨天说过,明天就来找岳梓童的。说说第三个。

    第三个办法嘛,就是——

    叶小刀拉长了声音,语气突然变得恶狠狠起来:出动那个小婊砸!什么狗(屁pi)龙大针织?小婊砸要想玩死他们,那是轻而易举的。这个办法最好,就算老谢知道了,也没事。谁也不能规定,咱兄弟在被人欺负缚手缚脚时,不能请外援吧?

    叶小刀的这个办法,还是很可行的,只要李南方亲自打电话给苏雅琪儿,最迟明天下午,龙大针织的上市股份,就会遭到境外不明来历的恶意打击,损伤惨重。

    这次,李南方沉默了很久,才在叶小刀不耐烦的催促中,缓缓说道:不行。

    叶小刀急了:卧槽,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就任由姓龙的给你戴绿帽?不就是让小婊砸知道你在哪儿,以后会缠着你吗?那有什么啊,你这次既然能躲过她,以后还能躲过她的嘛。

    躲开她倒是很轻松。

    李南方淡淡地说:可你想过没有,她一旦出手,最受影响的就是龙大针织上万名员工——

    懒得再理你了,明明是个恶棍,还特么偏偏装出一副忧国忧民的嘴脸!

    叶小刀骂了句,直接扣掉了电话。

    李南方愣了下,连忙再次拨打,那边却提示已经关机了。

    他知道,叶小刀这是真烦了,决定要替他拿主意了。

    唉,好吧,我承认你说的不错,我就是个恶棍,实在没必要忧国忧民的。

    李南方苦笑了声,抬头看着客厅天花板垂下的琉璃吊灯:各位亲(爱ai)的龙大针织员工们,你们要怪,就去怪那个龙变态吧,不要怪我。

    任何人在遭遇难以抉择的愁事时,左思右想的都会很头疼,可一旦拿定主意,无论选择怎么做,很快就能轻松起来了。

    岳梓童睡得很沉,很香,李南方怀疑自己眼睛是不是花了,她嘴角还噙着一抹笑意,脸儿恬静的很可(爱ai),红嘟嘟的唇儿,就像一朵水晶做成的花儿,很是(诱you)人。

    李南方忍不住的低头,在那朵花上轻轻吻了下。

    岳梓童好像感觉到了,笑容忽地收敛,秀眉微微皱起,聚起了让人心疼的忧伤。

    有我在,天塌不下来的。

    李南方左手五指,从她脸上缓缓滑过后,关上了台灯,来到(床chuang)尾地铺前躺了下来,眼睛在夜色中闪闪发光。

    接到叶小刀的电话时,苏雅琪儿正百般无赖的窝在老板椅内,两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正在用恭敬的语气,向她汇报工作。

    本季度盈利多少这种事,对于苏雅琪儿来说,没有任何的兴趣,凭着她那颗睿智的大脑,以及被号称欧美百年来最出色的商业天才噱头,盈利是正常,如果亏损才会奇怪呢。

    当一个人所拥有的财富,多到几辈子都花不完的地步时,金钱就成了一个数字,所谓的追求,开始从物质,转向了精神方面。

    只要能在精神上获得满足,无论让她去做什么,她都会精神重新抖擞起来,只希望挑战(性xing)别太容易了,要不然没意思。

    就像拴狗那样,把李南方拴在自己(床chuang)腿上,任由她折腾,就是苏雅琪儿当前最大的追求了。

    在没有遇到李南方之前,苏雅琪儿曾经与无数个花样美男结交过,什么群体吸毒,不穿衣服的大跳贴面舞,半夜在盘山公路上飙车——怪不得叶小刀喊她是小婊砸,她以前的种种行为,确实始终在引导婊砸潮流。

    李南方却知道,苏雅琪儿不是叶小刀以为的那样,毕竟真正的小婊砸,在让他骑上之前,是不可能保存那层膜的。

    苏雅琪儿此前无论有多么的放浪形骸,她都希望能把她的第一次,交给她以为的白马王子,这在她所属的圈内,绝对是个异类。

    她无比喜欢李南方,喜欢他的凶猛——却从没打算要嫁给他。

    不是她不想嫁人,二十三岁时就必须嫁人,是奥古斯家族的家规,就算是苏雅琪儿也不能违抗,她爷爷也绝不会让她嫁给一个华夏人。

    嫁不嫁给李南方,对苏雅琪儿来说,一点也不重要,甚至有一天他忽然出车祸死掉,她也会在短暂的哀伤之后,重新寻找下一个白马王子,来做(情qing)人。

    可李南方现在还没死,只是躲起来了,那么她就不会去找下一个(情qing)人,而是想法设法的寻找他,发誓找到他后,把他拴在(床chuang)腿上,玩够了后再说其他。

    叶小刀知道李南方的下落,但要想从那个混蛋嘴里拷问出来的可能(性xing),比太阳从西边升起还要难,无论她用什么样的手段。

    更何况叶小刀也不是好惹的,苏雅琪儿要想来硬的,他就会让她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硬!

    我是不是好好考虑下,把叶小刀发展为我(情qing)人呢?

    苏雅琪儿心中忽然升起这个念头时,叶小刀的名字就在手机屏幕上忽闪起来。

    你们先退下吧。

    苏雅琪儿马上就坐直了(身shen)子,抬手打断了正在向她汇报工作的属下。

    那俩男人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即点头答应,转(身shen)快步走出了房间。

    怎么,想找我喝酒了?

    电话一接通,苏雅琪儿咯咯(娇jiao)笑着问道。

    鬼才愿意找你喝酒。

    叶小刀很干脆的说:帮我做件事,我给你李南方的联系方式!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