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12章 只能怨你命苦了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一个为所中意的人,在自己遭遇从没有过的困难时袖手旁观,而心灰意冷,一个却在担心自己以后会戴绿帽子——很长时间,这对男女都没有说话,都直勾勾的看着电视。

    直到电视里播放一个可能是请了个神经病来做广告的广告,猛地大叫一声说某品牌卫生巾是男人的最(爱ai)时,岳梓童伸手拿过遥控器,用力按下了关机键。

    睡觉!

    把遥控器扔在沙发上,岳梓童站起(身shen)快步走上了楼梯,背后又响起了那个讨厌的声音,回头看去,李南方又打开了电视,满脸好奇的看广告。

    都说去睡觉了,怎么还看?

    岳梓童烦躁的抬手,在楼梯扶手上用力拍了一巴掌。

    李南方抬头说:我还不困——

    不困也得去睡觉。

    为什么?

    因为我想睡觉了,你就必须得跟我一起去睡觉,这个理由行不行?

    岳梓童现在心里憋屈的要命,李南方如果敢违逆她,铁定会被当做出气包来狠虐。

    说不定,她心里还盼着李南方会摇头说要你管呢,那样她就可以母老虎下山般的扑下来,劈头盖脸的一顿狂扁,那样心中就会好受许多了。

    李南方连忙关上电视,站起(身shen)小心的提议道:要不要去健(身shen)房,运动一下?

    岳梓童的别墅内有个专业健(身shen)房,里面放置着全(套tao)的健(身shen)器材,什么跑步机,沙袋的,甚至还有一个小型拳击台。

    李南方刚住进来时,还深为岳阿姨能够高度重视健(身shen)而钦佩呢,结果到现在也没看到她去过一趟,才知道那些玩意都是摆设。

    健(身shen)房?

    岳梓童好像忘记家里还有健(身shen)房了,经李南方提醒后才醒悟过来,转(身shen)快步跑上了楼梯,几分钟后再跑出来时,已经换上了一(身shen)黑色紧(身shen)健(身shen)服,把她窈窕完美(身shen)躯尽显无遗。

    李南方不在客厅内了,岳梓童也没管,只想快点冲进健(身shen)房内,疯子似的对沙袋一通烂打。

    刚跑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李小龙般的吼叫声:呕——哦!

    李南方已经戴上了拳击手(套tao),正对着沙袋狂扁乱踢,每打出一拳,踢出一脚,势必会吼叫一声,岳梓童进来后,还抬手在鼻子上擦了下,李小龙打架时的习惯动作,学了个十足。

    别看他嘴里叫的很瘆人,模样也很凶恶,拳击功夫却烂的要命,冲岳梓童呲牙笑了下后,一拳重重打向沙袋,竟然打空了,收不住惯(性xing),脸朝下的扑倒在了地上。

    在美女面前竟然失误了,这让他有些羞恼成怒,爬起来拧(身shen)抬脚,一记看似势大力沉的侧踢,踢在了沙袋上。

    男人嘛,还是有几分蛮力的,李南方全力一脚,竟然把沙袋踢的((荡dang)dang)了出去,这让他很自豪,大猩猩那样双手捶打着(胸xiong)膛,昂首仰天张嘴,正要大喊谁敢与我决一死战的豪言壮语时,飞出去的沙袋((荡dang)dang)了回来,砰地一声砸在他后背,直接让他完美诠释了恶狗看到(肉rou)骨头后的本能动作。

    放在以前,岳梓童肯定会哈哈狂笑,现在只轻蔑的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滚开。

    李南方很听话,翻(身shen)滚出了老远,才从地上爬起来。

    戴上拳击手(套tao),岳梓童(娇jiao)叱一声,腾(身shen)跳起,一脚踢在了沙袋上,砰地一声闷响,沙袋((荡dang)dang)出去的幅度,竟然比李南方刚才那一脚还要大。

    沙袋忽地游((荡dang)dang)回来时,李南方大声叫道:小心——

    他的话音未落,背对着沙袋的岳梓童拧(身shen)又是一脚,正中沙袋,借着反弹力度来了个后空翻,那动作潇洒的岂是一个酷字了得?

    啪,啪的掌声响起,摘下拳击手(套tao)的李南方,满眼都是崇拜的小星星,拼命为冲着沙袋又打又踹的的岳梓童鼓掌。

    李南方的掌声,面部表(情qing),极大满足了女孩子的虚荣心,越发的精神抖擞,把那个沙袋当做了龙在空,玩命的狠虐,不大会儿就香汗淋漓了。

    高手,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岳阿姨威武!

    就在李南方马(屁pi)如潮,可劲儿鼓动岳梓童发疯时,他小姨忽然抬手撑住沙袋,转(身shen)对冲他勾了勾左拳:你,过来。

    干啥?

    李南方有些不明所以。

    戴上手(套tao),来陪我打几个回合。

    岳梓童说着,快步走到拳击台前,拉下缆绳跳了上去。

    啊,让我陪你打几个回合?

    李南方反手点着自己鼻子,吃吃的问道:你您觉得,我会打拳吗?

    别啰嗦,快上来,我教你!

    岳梓童满脸的不耐烦,双拳重重对撞了下,在台上弹跳了起来,步伐轻灵,走位飘忽——一看就是高手,(胸xiong)前那对伟岸,还一颤一颤的。

    在岳阿姨的一再催促下,李南方只好龟爬上了拳击台,学着她的模样,摇头晃脑的跳着。

    以前打过拳击吗?

    没有。

    知道什么叫直拳,什么叫摆拳吗?

    不知道。

    真是个猪——好,今晚先教给你直拳,摆拳。我说一遍动作要领,记住了啊,我这人从来不喜欢重复说一件事,记不住可别赖我。

    拳击运动,主要是有直拳,摆拳,勾拳(左平勾拳,上勾拳),滑步等基本动作组成,大家伙平时看拳击比赛时,常听到的所谓组合拳,就是把这几种拳击动作糅合在一起,向对手展开一波不间断的连环攻击。

    这项运动中,会出各种拳固然重要,但脚下的走位默契配合,也是不可或缺的,岳梓童现在只想通过揍人来撒气,在简单给李南方解释下几种拳法后,也就‘忘记’传授滑步的基本要领了。

    都记住了吧?

    没有,能不能再说一啊,不,再说几遍?

    就一遍!

    可我没记住啊。

    只能怨你命苦了。

    岳梓童(阴yin)森森的笑了下,左拳放在下巴处,右拳放在耳边:来,看在你是晚辈的份上,本小姨就让你先出拳——卡姆,杯壁!

    人家都说来吧,宝贝了,李南方怎么好意思拒绝,当头一记直拳就打了过去。

    只见本小姨灵巧的歪头,轻松躲过这一拳的同时,右拳毒蛇吐信般的飞了出去,正中李南方的左下巴,砰地一声,就让他好像断了的木桩那样,仰面栽倒在了台上。

    一拳放翻李南方后,岳梓童更加来劲,围着他不断来回跳动,左拳连点,示意他赶紧爬起来,再领教本小姨的拳脚。

    李南方不起来,嚷着起来后还得再趴下,就不如赖在地上不起来了。

    岳梓童毫不客气,接连抬脚,在他肋下乱踢。

    这个死丫头在国安时,可是接受过正规系统的训练,知道踢哪儿最疼,别看光着小脚丫,踢在(身shen)上却像锥子那样,疼地李南方怪叫连连,跳起来就挥拳打了过去。

    砰地一声,他再次被击倒在地上,这次力气明显增大,都把他嘴角打破了。

    特么的,你是不是把老子当龙在空那个傻比了?

    李南方大怒,叫骂着再次跳起。

    是,就是这样!

    岳梓童尖叫一声,再次狠狠一拳,把他击倒在地上。

    你有本事去找他啊,总是揍老子算怎么回事!

    我不敢,也不能,只能把你想象成他——给我滚起来!

    岳梓童嘴里叫着,脚下乱踢,状若疯狂:卡姆,杯壁,卡姆!

    李南方只好再爬起来,岳梓童这次没有让他先出拳,恶狠狠一记左勾飞来,几乎是用上了全力。

    看在她也不容易的份上,李南方装傻卖呆的扮小丑陪她玩玩还可以,却绝不会真被她当做惹不起的龙在空狠虐,失去理智的女人,总是会这样可恶。

    歪头避过这一拳,李南方右拳挥出,精准命中岳梓童左边太阳(穴xue)。

    就像被三万五的高压线碰了下,岳梓童立即双眼翻白,(身shen)子直(挺ting)(挺ting)的向后摔去,李南方及时伸手,把她抱在了怀里。

    他在打出这一拳时,力度掌控的恰到好处,能把她放昏,却不会留下脑震((荡dang)dang)等后遗症,如果不这样,任由她继续发疯,她很有可能会走火入魔,心神受到伤害的。

    怪不得老头说,女人最大的本事,就是对自己人狠,你越是在意她,她就伤你伤的更加肆无忌惮。不就是个龙在空吗,垃圾般的存在,至于愁的你发狂,还想给老子织顶绿帽子戴。

    李南方望着怀中安静下来的岳梓童,左手慢慢从她眼皮上滑下,掠过鼻子嘴巴下巴脖子来到(胸xiong)前时,停住了。

    他倒是很想试试手感,话说岳阿姨在他面前脱光两次了,他都没机会试试,也确实让人很郁闷的,不过李南方不想在她昏迷时冒犯她,唯有遗憾的叹了口气,替她摘下手(套tao),横抱在怀中走下了拳击台。

    把她抱进卧室的(床chuang)上,盖上一条毛毯,李南方走了出来,趴在栏杆上拿出手机,登录上了o平台网站。

    在黑蝎子失败后,她的悬赏花红又上调了十万美金,看来雇主不把她干掉,誓不罢休了,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谁接单。

    连续两拨杀手来刺杀岳梓童,都死在了黑幽灵的手中,这对任何一个职业杀手来说,都是个不小的震撼,更何况雌雄杀手夫妻,还没有来青山呢,光天化(日ri)下就在美国本土就被干掉了。

    那是叶小刀干的,现场留下骷髅头独门标记,造成了黑幽灵无处不在的假象,警告那些打岳梓童主意的杀手们,在想拿到花红之前,最好先考虑好能不能躲过黑幽灵,就算躲过了拿到花红,以后有没有命去花。

    短短半月内,五个职业杀手的死亡,让岳梓童倍受杀手界的瞩目,开始猜测她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驱使黑幽灵为她保驾护航。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