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9章 忍辱负重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刚才景区保安没有出现时,岳梓童就算把王永脑袋踢爆,李南方也不会管。

    顺便让岳母亲眼看看,她女儿可比女婿残暴多了,女婿只是把人变成了太监,岳梓童却是奔着要人命去的。

    不过现在不行了,在王永已经彻底失去反抗能力后,再要他的命,那就会犯下故意杀人罪,朗朗乾坤之下,是要受到法律严惩的。

    再说了,王永俩人只是助人为恶的走狗,胆敢冒犯岳母该被干掉的正主,是躲在保安后面的那个大少爷。

    实在没必要,因为一条废了的走狗,就惹上人命官司——李南方是这样认为的,及时拉住岳梓童胳膊往后一拽,让她踢出去的右脚放空了。

    岳梓童大怒,奋力挣了下怒声喝道:松开我!

    拜托,你有点脑子好不好?最该受到惩罚的,是藏在保安背后的那个傻比。

    李南方抬手指着龙少,冷笑道:有本事,现在扑过去把他干掉,我保证不会阻拦你。等你去女子监狱修心养(性xing)后,我会做几道好菜,挎着篮子去探监,听你委婉的唱上一曲铁窗泪。

    岳梓童脾气是火爆,人却不傻,被李南方冷嘲(热re)讽几句后,立即意识到当前不是大开杀戒的时候,恨恨甩开他的手,抬头看向了龙在空。

    王永那个舌头快要咬断了的同伴,鲜血留了一地,可把围观众人景区保安吓坏了,立即打电话呼叫景区派出所,请求支援。

    李南方没有管那些人,却发现岳梓童看到龙在空后,脸色就迅速变了下,心中一动小声问道:怎么,你认识那个傻比?

    嗯。

    岳梓童闷闷的嗯了一声,脸色更加难看了。

    她倒是很想说不认识,那么只要记住龙在空的模样,今晚就会从一美女总裁化(身shen)为特工白牡丹,趁夜闯进他房间里,一刀割断他的咽喉,我让你敢打我妈的主意!

    可她偏偏认识龙在空,而且龙少对于整个开皇集团来说,都是无比尊贵的客人——开皇集团在女装,袜业包包等产品所用的原材料,全是龙少所在的明珠龙大针织所提供的,那是岳梓童费了老大力气,才争取到的合作伙伴。

    明珠龙家,在华夏也是庞然大物般的存在,无论是官场还是商场,甚至是航天领域,都能见到他们的影子,比京华岳家的影响力,还要大。

    当然了,龙在空这个龙大针织的少东家,绝不能代表整个龙家,可他却是龙家实实在在的嫡系子孙,在光天化(日ri)之下,休说是岳梓童了,就是岳家老爷子亲临现场,也不会为了王永俩人冒犯岳母,就翻脸与龙家撕((逼))。

    大人物,其实也有大人物的无奈,为了整个家族的利益,有时候不得不做一些妥协,牺牲某个人来顾全大局。

    李南方又问:那,你敢弄死他不?

    岳梓童沉默很久,才轻声说:不敢。

    李南方笑了笑,不再说什么了,从包里拿出纸巾,递给了还在抹眼泪的岳母时,心里在想,您老人家最好是赶紧去师母那边,免得以后给我招惹没必要的麻烦。

    李南方虽说敢对老天爷赌咒发誓,绝没有丝毫要亵渎岳母的丁点想法,但她保养的太好了,只是换了件衣服,就变得好像三旬少妇那样,光彩照人了。

    如果让别人知道,她与一个犯过作风问题的女婿住在一起,还不得大嚼舌根?

    话说,男人有个极品美妇的丈母娘,也是让人很头疼的事,女儿都长这么大了,您就不能老一点吗,鸡皮鹤发满脸慈祥的样子,多好?

    岳总,你是岳总?

    岳梓童认出龙在空时,后者也认出了她,尤其看到她紧挎着自己喜欢的极品美妇后,稍楞了下就明白了,怯意顿去,仰天打了个哈哈。

    人就这样,一旦确定自己所怕的那个人,原来是对自己有所求的,胆气就会大壮,信心倍增了,抬手拨拉开挡在面前的保安,快步走了过来。

    岳梓童知道龙在空是龙家的嫡系大少,他却不知道她同样也系出名门,这与她以往在国安工作,又为了母亲以后能彻底离开岳家,不想让人知道她是岳家大小姐很有关。

    她在龙在空心里,充其量也就是个美女总裁罢了,不过他不怎么喜欢,太年轻了,就像还没熟透的柿子,又青又涩的,真男人就该泡那些极品美妇才对。

    双方合作两年多来,龙在空每次遇到岳梓童,都能保持良好的心态,让她见识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名门大少风采。

    岳总,能在这儿遇到你,还真是幸会啊幸会。

    龙在空缓步走过来,目光从岳母脸上一扫而光,较好的隐藏了垂涎之色,在扫过李南方时,却明白无误的释放出了怨毒,最后落在岳梓童脸上后,才恢复了正常。

    确实幸会。

    岳梓童犹豫了下,淡淡地说着,伸手与龙在空握了下。

    请问这位是——

    龙在空满脸淡定的笑着,看向了岳母。

    这是家母。

    岳梓童轻吸了一口气,松开母亲,脸上浮上很勉强的笑容,低声说:妈,这位是明珠龙大针织的少东家龙在空龙少,我们集团唯一的重要合作伙伴。

    她在介绍龙在空,说到‘唯一’这个词时,特意加重了语气,目的就是希望让李南方能听出她的话音:这个人,不能得罪。

    别人冒犯了她母亲,她却不能由着(性xing)子来割断他咽喉——不说,还得假装‘区区小事,不足挂齿’,这对心高气傲的岳梓童来说,无疑是比杀了她,还要让她难受的。

    岳梓童满心的苦涩,只希望李南方不要讥笑她,希望能理解她忍辱负重,都是为了开皇集团,却没有意识到,在不知不觉间,她已经相当在意李南方是怎么看她了。

    正所谓母女连心,深刻感受到女儿心中苦楚的岳母,很清楚自己当前该怎么做,强笑着犹豫了下,按照该有的礼节,慢慢伸出了手。

    自凡是大人物,他们都特别看重自己的安全,才不会在意王永这种小人物的生死,所以龙在空在认出岳梓童,确定她不敢把自己怎么样后,怯心顿去,垂涎岳母美色的色心再起,视两个(身shen)受重伤的手下而不顾,一心想握住‘心上人’的小手。

    心里还想,原来她是岳梓童的母亲啊,怪不得这样漂亮有味道呢,嘿嘿,看来这是老天爷要撮合我们俩啊,我就不信只要我能给出更大的好处,岳梓童为了开皇集团,不把美人儿乖乖双手奉上。

    商人嘛,都以利益为重的,必要时连亲女儿老婆都能送出去,更何况龙少我所求的只是她母亲?

    龙少开心的想着,握住了一只手,正要习惯(性xing)的,用小手指勾勾岳母那小手手心时,一股大力袭来,手掌好像被老虎钳子捏住那样,疼地他张嘴想叫,疼痛却又攸地消失,一张单纯的笑脸映入眼帘。

    却是李南方抢在他要握住岳母手时,握住了他的手,很亲(热re)的摇晃着:自我介绍一下,岳总的专车司机,李南方。木子李,北燕飞南方的南方。李某久闻明珠龙大针织的龙少大名,今(日ri)得见,三生有幸。

    搁在以往,龙在空早就嗤笑一声,问他算什么东西,一个破司机,也有资格与龙少握手了?

    刚才,龙少亲眼可是亲眼看到李南方是怎么打残王永俩人的。

    他不相信李南方是多牛比的高手,能把王永俩人放倒,纯粹是偷袭,侥幸得手而已,换他,他也能做到。

    只是,他绝不会像李南方这般残忍罢了。

    没看到他胳膊上,纹满了刺青?

    这是典型的亡命徒啊,龙少这种有素质的文明人,最好别亲自招惹亡命徒,免得受到伤害,尴尬的笑笑,连忙缩回了手。

    龙少不敢与李南方对视,因为能从他眼里看到可怕的(阴yin)森,唯有把满腔的怨恨都藏在心底,看向了岳梓童。

    他刚要说话,李南方又抢先说道:龙少,你这两个手下怎么搞的,为了一点小口角就当众互殴,差点打出人命来,可吓死我了。

    既然在岳母被冒犯的(情qing)况下,岳梓童也不敢得罪龙在空,那么李南方当然不想担负王永俩人受重伤的责任了,这时候睁着大眼说瞎话,把所有责任都推在两个可怜鬼(身shen)上,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他相信,龙在空要是不傻,就能明白他的‘一片苦心’。

    果然,龙在空稍稍愣了下,就连连点头:是啊,是啊,都是我平时太放纵他们了,越来越没规矩,为点小矛盾就大打出手,简直是不可理喻。

    这傻比还算聪明。

    李南方心中冷笑一声,把那张现金支票递给了岳梓童。

    他很清楚,这张支票就是王永俩人冒犯岳母的证据,岳梓童完全可以用它,来要挟龙在空在这件事上做出一定的让步。

    岳梓童接过支票,看都没看,刺啦一声撕成了碎片。

    李南方见状,就知道岳梓童决心忍辱负重,以这个动作来讨好人家了,心中叹了口气,这会儿觉得昔(日ri)跋扈无比的岳大小姐,很可怜。

    派出所的民警来了,都是些有经验的,看到王永俩人伤成这样后,都是大吃一惊,不过他们老板都说,他们是因为口角而互殴的,那么自然没必要多事,非得调查事(情qing)真相了。

    岳总,周一我会正式拜访你,有要事相谈。

    等民警指挥着保安,用担架抬着王永俩人走下观景台后,龙在空再次与岳梓童握了握手。

    随时恭候龙少大驾。

    岳梓童淡淡地回答。

    龙在空点了点头,又深深凝望了眼李南方后,转(身shen)快步走了。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