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8章 做事要擦亮眼睛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注重保养的岳母,今天听从女儿的安排,外出时换上了一(身shen)色彩明快些的衣服,本(身shen)就具备独特的贵族气质,往观景台上一站,确实比那些露大腿的美女更让人欣赏。

    不过很多人欣赏归欣赏,心里或许还会有某种龌龊心思,但绝不会像龙在空那样,看到岳母的第一眼,就双眼放光,喉结不住滚动了。

    来自明珠的龙少,有个不同于人的癖好,就是特别喜欢婉约如水的妇人,这可能跟他从小父母离异,被父亲抚养长大缺少母(爱ai)有关。

    总之,(身shen)为华夏一流针织行业集团少东家的龙少,在看到岳母,尤其是看她很(娇jiao)憨样子的吃完冰激凌后还吸了下手指后,(热re)血就澎湃了起来。

    欢快的歌儿在心中唱响:我要得到她啊,我要得到她,我要亲亲她的小嘴巴——

    龙少要想得到个美丽脱俗的妇人,碍于自己(身shen)份,当然不会亲自出手了,自有他手下人出马,估计不用太费力气,就能搞定的,他只需站在这边看着,等美妇人含(情qing)脉脉的看过来,直接去酒店就一切欧克了。

    他不相信,看上去很有贵族风范的岳母,能抗得住五百万现金支票的魅力。

    眼睛眨都不眨一下,随手扔出五百万,去打动一个美妇人这种事,唯有龙少才能干得出来,没办法,有钱,就是这么任(性xing)。

    事实证明,他以前得到的那些美妇人,都是用这种手段的,不过最多也就是花三百万,今儿直接增价两百万,由此可见岳母对他的魅力有多大。

    岳母被王永拍了下胳膊,受惊转(身shen)后请他离开的反应,在龙少的意料之中,但他相信等美妇人看到支票上那一长串零后,态度就会马上改变了。

    正处于这个年龄段的女人,无论是对金钱还是异(性xing)的需要,都是最迫切的时代。

    恰好龙少有钱,小伙长得又帅。

    尊敬的女士,这是五百万的现金支票,请您过目。只要您能同意与我家龙少共进晚餐,它就您的了。

    王永笑嘻嘻,半转(身shen)抬手指向了龙在空:那就是我们家龙少。

    龙在空脸上立马浮上笑容,准备等岳母看过来后,向她点头示意,尽显他的龙少风采。

    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美妇人看都没向这边看一眼,更直接无视掉王永手中那五百万的支票,转(身shen)就走。

    我喜欢,这种美艳而倔强的娘们,玩起来才有味道。

    岳母不理直接转(身shen)走人的反应,不但没有让龙少生气,反而更加喜欢了。

    深受龙少重托的王永俩人,当然知道他的喜好,立即追了上去:女士,别走啊,看清楚了,这可是五百万的支票,五百万——靠,你谁啊你?

    王永正在挥舞那张五百万的支票呢,不妨被迎面快步走来的一个年轻人,伸手就抢了过去。

    南方!

    岳母打小都没经历过这种事,虽说王永俩人并没有做出太冒犯她的行为,还是把她吓得脸色发白,看到女婿快步走来后,一把就抱住了他胳膊,藏到了他背后。

    别怕,妈。

    李南方回头轻声安慰了下,抬脚就跺了出去。

    师母,是李南方最大的逆鳞,如果谁敢欺负师母,他就会杀谁。

    岳母不是师母,但短短一天的相处,就已经赢得了他的尊重,把她当做师母来看了,现在竟然有不开眼的来(骚sao)扰她,这纯粹是自己找死。

    本来,李南方是要把王永给直接跺出观景台的,他不认为有人在摔下百丈悬崖后,还能活下来。

    不过在起脚时,却又改变了主意,王永胆敢冒犯岳母,确实该死,可如果真弄死他,暂且不管观景台上有好多游人,会不会遭到警方抓捕,但肯定会吓坏岳母。

    李南方不想让岳母担心受怕,心念刚动,踢出去的右脚脚腕后缩,变直踹为上撩,重重撩在了王永胯下。

    啊!

    就像被一把大铁锤在胯下狠狠砸了下那样,王永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双手捂着裤裆萎顿在地上,蜷缩成了大虾模样,双眼翻白昏了过去,(身shen)子却在不住的抽抽着,有难闻的尿(骚sao)味,在观景台上漫延开来。

    李南方一脚,不但把他的子孙袋给踢爆了,还踢伤了膀胱,就算能及时抢救过来,这辈子都不会对女人感兴趣了。

    包括岳母,龙少在内的所有注意到这边的人,谁也没想到李南方会这样凶狠,一脚就把人踢成了重伤,全部呆愣当场。

    这种(情qing)况却早就在李南方意料之中,毫不为意的笑了下,趁着王永同伴发呆时,抬手一把采住他头发,猛地向下按来的同时,右膝狠狠顶了上去。

    砰地一声闷响,那个人的下巴直接被李南方膝盖顶脱臼,咬住了舌头,鲜血噗地就喷了出来,舌尖耷拉在了嘴外,硬生生被他自己的牙齿快要切断了。

    嗅到鲜血特殊的浓腥味,李南方兴奋了,格格怪笑了一声,脸色开始扭曲,弯腰把那个人从地上揪起来,正要把他脑袋当锤子用,撞向观景台护栏——岳母一把抱住他的腰,尖声叫道:南方,松手,松手!

    藏在李南方背后的岳母,看不到他当前的样子有多可怕,却能感觉到那种让她(身shen)心颤栗的杀气,让她猛地意识到如果再不阻拦他,就要出人命了,顾不得王永俩人刚才冒犯她了,慌忙一把抱住了她。

    岳母的叫声,对于(身shen)躯内恶魔已经开始兴奋的李南方来说,就好比孤(身shen)走在深夜荒郊野外的旅人,天上的乌云忽然被皓月撕开一线,银白色的月光洒了下来,稍稍一呆,恢复了正常人该有的清明。

    滚!

    李南方抬脚把那个人踢了出去,转(身shen)抬手揽住岳母肩膀,低声说:没事的。

    别杀人,南方,我们走,我们走。

    岳母牙齿格格打颤,连声说道。

    好,我们走。

    李南方点了点头,拥着岳母刚要走,就看到岳梓童从那边跑了过来。

    刚才王永俩人遭受重创时的惨叫声,确实大了些,正在洗手间内洗脸的岳梓童也听到了,担心母亲正在观景台上,慌忙冲了出来。

    看到母亲好好的站在那儿,被李南方揽着肩膀后,刚松了口气,接着就发现母亲脸色煞白,心中一颤:妈,怎么了?

    童童童。

    岳母挣开李南方的手,脚步踉跄的跑到女儿面前,伸手抱住她,只喊了她一声名字,竟然再也说不出话,低声抽泣了起来,(身shen)躯筛糠般的发抖。

    诚然,刚才李南方出手是为了保护她,可他在某一刻散发出的强烈杀意,也把她吓坏了,看到女儿出现后,本能的就要远离他,寻求女儿的保护。

    她想告诉女儿,刚才发生了什么,但从没有过的恐惧,让她说不出话来,唯有用哭泣,来证明她是一个多么胆小懦弱的女人。

    难道李南方非礼我妈了?

    亲眼看到李南方揽着母亲肩膀,母亲慌不迭的挣开他后,这个念头攸地从岳梓童脑海中闪过,蓦然抬头看向了他,嘎声叫道:李南方!

    李南方当然能从岳梓童当前态度中,看出她是误会了自己,皱了下眉头刚要解释什么,就听背后有人嘶声叫道:来人呀,救命啊,杀人了!

    玉树临风般站在不远处的龙少,满心以为今晚会拥着一个极品美妇入眠呢,做梦都没想到就在一眨眼工夫,王永俩人就双双遭受重创,不知死活的尿瘫在那儿了。

    别人可能会以为王永俩人,只是龙少的走狗,他自己却很清楚,这两个跟随他数年,帮他泡过无数美妇人的手下,是他重金聘请的保镖,是特种部队的退役军人,不说以一敌百,但对付十个八个的普通壮小伙是没问题的。

    现在,被龙少倚为左右手的保镖,竟然在青山这个小地方,被人轻松废掉了,他当然会在震惊之余,也有了浓浓的惧意,就像某美女被撕光衣服扔进狼群中,唯有尖声大叫来人救命了。

    李南方这才看到龙少,明白了,这才是试图非礼岳母的正主。

    岳梓童只看了龙少一眼,就把母亲推开,扑到了李南方面前,伸手去抓他衣领子,双眸中的怒火,几乎都要喷出来了。

    在无法抗拒的命运面前,她可以容忍李南方非礼她,变着法的——都行,可这个畜生,竟然把魔爪伸向了母亲,无论是什么原因,她都不会再让他活在世上。

    你疯狗,还是神经病啊?

    李南方脑袋后仰,抬手抓住岳梓童手腕,顺势向后一拽,低声喝道:看清楚地上这两个人!

    童童,是别人,是别人!

    这时候,岳母也看出女儿好像误会李南方了,慌忙叫道。

    是别人?

    被推了个趔趄,岳梓童才看到躺在地上的王永俩人。

    这两个不长眼的要冒犯咱妈,被我收拾了。喏,看到那边那个大喊大叫的傻比没有,那才是正主。以后做事把眼睛擦亮,别疯狗似的乱咬。

    李南方说着,晃了下从王永手中夺来的现金支票,冷笑道:卧槽,五百万,好大的手笔。

    被李南方骂了一顿后,岳梓童稍稍冷静了些,回头看向了母亲。

    这时候,景区保安冲了上来,好几个人大呼小叫的,连声问怎么了。

    龙少就像看到救星那样,慌忙扯住一个保安,抬手指着李南方:快,快抓住他,他杀人了!

    童童,这两个人试图非礼我,是南方把他们打了。

    岳母总算清醒了过来,抬手擦了擦泪水,对女儿说道。

    确定李南方不像自己以为的那样,做出禽兽不如的行为,岳梓童心里忽地轻松起来,怒气却更盛,抬脚狠狠踢向王永脑袋:去死吧!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