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7章 谁才是你女儿啊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普通人家的长辈,绝不会在意,更不会干涉晚辈的私生活,贵族豪门却会。

    史书记载,封建社会的君王要是临幸哪个妃子,都会有宦官‘现场观摩’,甚至记录在案的。

    历史上有名的小周后,被赵光义给推倒过程中,还有画家现场挥笔作画——越是(身shen)份尊贵的阶级,规矩就越大,包括年轻人的私生活,也是得相当注意的。

    女儿让女婿喊的那么大声,就已经很过分了,还咬伤了他,这这岂不是唯有((荡dang)dang)妇才能做出来的事?

    教育,必须得教育,别忘了童童(身shen)上,可是流淌着帝王的尊贵血脉,如果放任她这样下去,那会丢祖宗脸的。

    当然了,该给女儿留的面子,还是得留的,绝不能当着女婿的面数落她。

    岳梓童想自杀,几次都想从摩天崖观景台上跳下去,也比被母亲误会了好很多。

    可她不甘心一个人跳崖寻死啊,要拉着李南方才行,被母亲误会,都是这个人渣蛊惑的,肯定是故意让母亲看到他被咬得伤口了。

    李南方清晰感受到了岳梓童要与他同归于尽的决心,自从爬上摩天崖观景台后,就躲在岳母后面,不向栏杆那边靠。

    甚至在岳梓童慢慢走过来时,及时找了个去买冷饮的借口,一溜烟的跑了。

    女婿不在(身shen)边,岳母更方便数落女儿了:童童,这样吧,你们两个暂时先别住在一起了,分开住——

    妈,你还有完没完!

    被母亲误会后的岳梓童,实在忍不住了,满脸不耐烦的抬手,打断了她的话。

    岳母一呆,因过上新生活后双眸中就出现的鲜活光彩,一下子黯淡了。

    童童,对对不起。

    岳母望着女儿,艰难的笑了下,转(身shen)默默走到了护栏前,望着下面闭上了眼,杨甜甜,你是真的老了,也傻了,要不然怎么如此喋喋不休的数落女儿?童童已经长大了,现在是新社会,就该享受他们这个年代的新生活。

    真傻了的,是岳梓童。

    那句话脱口而出后,她才意识到不该用那种口气与妈说话。

    妈不住的数落,那是因为她在岳家那个封闭的小环境内,呆了太久,整个人,甚至思想也都僵化了,现在挣出牢笼来到新世界后,就算她再怎么努力,也得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改变老眼光。

    要想改变她的老眼光,其实并不难,岳梓童相信母亲也渴望融进这个新世界,早上李南方教她跳舞,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尽可能的去鼓励她,赞美她,给她信心,让她对新事物产生兴趣,接受并试图让她从中享受到从没有的享受。

    一个为人不齿的人渣,都能做到这一点,自诩为现代都市精英的岳梓童,却在伤害了母亲后,才幡然醒悟。

    望着母亲那单薄的背影,岳梓童又想起十年前,她在得知必须要嫁给一个怪物时,是怎么伏在母亲怀中哭的死去活来了。

    那时候的母亲,可能比现在还要懦弱,浑(身shen)发抖,却不住的在耳边说,童童,别哭。你要努力长大,努力强大,唯有你强大了,你才能反驳不公的命运。

    现在她已经长大了,自以为也足够强大了——但就因为母亲多数落了她几句,就开始不耐烦,伤害了很懦弱,需要她保护,也很愚昧的母亲。

    妈。

    岳梓童走到母亲背后,颤声叫了句妈。

    岳母摇了摇头,头也不回的轻笑了声:呵呵,童童,妈没事的,是妈错了。请你别在意,真的别在意。

    听到母亲用了这个‘请’字后,岳梓童就想抽自己耳光。

    一个与女儿赔礼道歉时,还很自然用上‘请’的母亲,现在是该多么的惶恐,生怕女儿会厌恶她,把她再送回那个深庭大院内?

    妈,我——

    岳梓童想解释,却又不知道怎么解释。

    伯母,来吃冰凌镜,您是喜欢吃草莓的呢,还是喜欢香草的?

    李南方抱着几个冰激凌跑了过来,唧唧歪歪的说:个人建议啊,伯母你就该吃香草的。因为您在观景台边上一站啊,就像从九天下凡的仙子那样,唯有香草才能配得上您超凡脱俗的风姿。

    在来摩天崖游玩之前,岳梓童特意向母亲解释过,说什么李南方出(身shen)不好,为维护她大老板在公司的威信,暂时不能对外承认他们是小夫妻。

    岳母虽说不怎么满意,不过也是很通(情qing)达理的,知道女儿说的很有道理,还又生怕会伤了李南方的心,特意安慰他说,最迟半年工,就为他们举办一个盛大婚礼。

    岳母都能理解的,李南方没理由会抹不开,再说人岳梓童说的也是事实,欣然同意,这才以岳总专车司机(身shen)份出来的,一路上都尊称她伯母的。

    岳母回头,接过李南方递过来的香草冰激凌,笑着轻声说:南方,喊妈吧。

    李南方愣住,下意识的看向了岳梓童,不知道怎么回事。

    岳梓童没法解释,只能咬了下嘴唇,快步走到远处,丝毫不顾忌旁边挂着‘此处(禁jin)止吸烟’的牌子,与她该保持的淑女风度,叼上一颗烟点燃。

    妈,童童惹您生气了?

    李南方一眼就看出不对劲了,笑道:妈,您可别在意,她就那臭脾气,(性xing)子一上来,才不管三七二十一呢。

    无论岳梓童怎么惹岳母生气了,李南方都不会去追问,只会开导她,毕竟人家是母女,之间闹个小别扭也是很正常的,他一名不副实的女婿,有必要掺和吗?

    当前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施展他的三寸不烂之舌,拿香草冰激凌来说事,既客观又不夸张的,把岳母形容成不食人间烟火的——观音菩萨。

    说起哄女人来,男人本(身shen)就具备这种潜力,再说李南方从人渣窝子里呆了那么多年,如果唾沫星子飞了半天,还不能让岳母掩嘴开心笑了,那他干脆从这儿跳下去拉倒。

    远处的岳梓童,眼角余光看到母亲的精神气色重新活跃后,又是欣慰又是吃醋,到底我是你女儿啊,还是李南方是啊,干脆你把他当亲儿子,把我当你儿媳妇得了。

    话说儿媳妇把婆婆给气得想跳崖这种现象,现实生活中可是比比皆是的。

    南方,我想过了,过两天我就去找你师母。她还没有出嫁前,我与她的关系就最好。很多年不见了,也很想她。

    在挂名女婿不动声色的哄骗下,岳母不知不觉间吃完了整个冰激凌,还听从他的话,把拇指放在嘴里轻轻吸了下,这要是放在今天之前,是她连想都不敢想的事。

    行呀,太好了,您去了后,师母肯定会高兴的。到时候,我送您过去好了。

    岳母昨晚还说,要把师母接来小住的,现在却又说要去师母那边,这摆明了就是在与女儿闹别扭后,采取的暂时躲避行为,不过李南方同样不会管,唯有高举双手赞成。

    不用,我自己过去就好,回头给她打个电话说一声。

    岳母摇头拒绝了李南方的好意:顺便呢,我想一个人到处走走,看看以前没有看过的景色。

    当前正值华夏盛世,李南方还是不放心岳母一个人去找师母,如果万一遇到个见色眼开的人渣,后悔就来不及了。

    不过既然她说要一个人走走了,李南方也不会告诉她说,会给老头打电话,让他看着安排,再次欣然同意,举了下手里的冰激凌,说:妈,快化了,我给岳总送去——还是叫岳总吧,免得惹出没必要的麻烦。

    岳母没说话,只是抬手轻轻拍了下李南方的胳膊,看着他的眼神中,满意之色更浓,颇有捡到宝的样子。

    不吃,都化了。

    岳梓童拒绝递过来的冰激凌,又叼上一颗烟看向远处,故作随意的说:你是怎么哄我妈的?说来听听,我也好从中吸取一些经验,看看她能不能改变主意,把轩辕珰要过来送给我。

    那你先说,你是怎么惹伯母生气的?

    李南方一口咬掉小半个冰激凌,在嘴里哈气。

    吐了个烟圈,岳梓童冷笑:哼哼,你以为我会告诉你?

    怎么惹母亲伤心这件事,岳总实在没脸跟任何人说。

    李南方用同样的口吻回答:哼哼,你以为我会告诉你?

    切,不说拉倒,真以为我稀罕么?

    岳梓童嗤笑一声:李南方,我提醒你,那是我妈,我才是她亲女儿,无论你怎么花言巧语,都改变不了这个现实。

    我没兴趣跟你抢妈。

    李南方又咬了口冰激凌,说:不过,伯母说等两天,就会一个人去找我师母。

    岳梓童一呆,张嘴刚要说什么,却又闭上了。

    终究是母女连心,母亲昨天才来青山市,今天就说要去找大姐,无非是因为岳梓童刚才伤了她,让她意识到是个多余人了,这才习惯(性xing)的要逃避。

    岳总,其实让伯母一个人出去走走也是好的。那样,她可以趁机多见识一下世面,等她再回来时,我想你们就不会发生没必要的矛盾了。

    李南方擦了擦嘴,继续说:当然了,我是不会让伯母一个人去的,我会给师母打电话,老头肯定会做出妥善安排。

    嗯,你说的也对。我去趟洗手间,你去陪我妈。

    岳梓童沉默良久,转(身shen)快步走向了洗手间那边。

    童童,带手纸了没有?

    岳阿姨背影转过拐角处后,李南方满脸猥琐的问了句,忽然听到远处岳母发出一声轻叱:请你走开!

    回头看去,就看到两个(身shen)穿花衬衫的年轻人,正围着岳母嬉皮笑脸的,动手动脚。

    特么的,这谁啊,放着好(日ri)子不过,非得找死!

    李南方的嘴角,攸地浮上一抹狞笑。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