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5章 贪欢会伤身体的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每逢周末时,岳梓童都像许多上班族那样,闹钟不再闹腾,睡到自然醒。

    今早也是这样,等她轻嘤一声睁开眼时,已经是早上八点多了,太阳穿过窗户玻璃洒在卧室内,能看到细细的灰尘,在空中缓缓飘舞。

    熟悉的周末感觉,熟悉的一夜好梦,浑(身shen)懒洋洋的不愿动弹,闭上眼惬意的叹了口气,正准备重温美梦的愉快时,却又仿佛想到了什么。

    左腿腿根怎么有些疼啊,还有,刚才睁开眼时好像看到了(床chuang)尾——我这是睡在地板上?

    腾地一声,岳梓童好像触电那样,翻(身shen)坐起,睡意全消。

    她确实睡在地板上,不过下面有条锦被,(身shen)上还裹着一(床chuang)军绿色的被单,低头一看,雪白(娇jiao)嫩的左腿腿根上,有一个小孩拳头那么大的淤青,记忆就像开闸的洪水那样,哗地冲了出来。

    心中立马惨叫一声:特么的,要死了,要死了,我竟然与那个人渣,在地板上睡了一个晚上!

    看着腿上的伤痕,岳梓童(欲yu)哭无泪之余,满腔怒火轰地腾起,这么(性xing)感好看的腿,也被他掐成这样子,他还是不是个人呢?

    我要弄死他,现在就弄死他!

    抬手把被单掀开,岳梓童腾(身shen)跳起,冲到(床chuang)头前掀起枕头,从下面拿出了一把刀子,这是她昨天傍晚才放在这儿的,就是专门用来对付李人渣的。

    怒冲冲岳阿姨,****被人渣掐成那样后,一心要把他千刀万剐,却没注意到她嘴角还残留着血渍,那是咬破李南方(胸xiong)膛时留下的,早就凝固了,看上去很可怕,就像西方传说中的吸血鬼那样。

    手腕一抖,刀子刷刷地翻了几个刀花,转(身shen)冲到门口,开门正要扑出去,母亲的笑声也从下面客厅内传了进来。

    岳母的笑声不大,却带着从没有的开心,放松,以及满满地幸福,还有音乐声响起,岳梓童呆愣了下,抬头向下面看去。

    下面客厅内,李人渣正随着电视里的健(身shen)((操cao)cao)音乐,脑袋一顿一顿,胳膊一抬一抬,目光呆滞,好像机器人那样向前走。

    他在给岳母表演机械舞。

    岳梓童有些惊讶,想不到这人渣还会跳机械舞,水平貌似比那些专业舞者还要高一些,尤其是(身shen)体的柔韧(性xing),更是让人吃惊,竟然能双脚纹丝不动的,(身shen)子后仰,以很慢很慢的速度后脑着地。

    岳母深处豪门大院,所知道的舞蹈,也只是那些传统的,慢三快四之类的,像机械舞这种花样百出的街头舞蹈,都是不正经的,为贵族所不齿。

    豪门规矩大,别说是跳这种舞了,就是从电视里看,也会被说成是没品位。

    青山市对于岳母来说,就是自由广阔的新天地,李南方的机械舞,让她在极度惊讶之余,也无比的新奇开心,继而全(身shen)心的放松,再也不用遵从豪门那些‘笑不露齿’之类的死板规矩,想笑时就笑,想鼓掌时就鼓掌,甚至还有些跃跃(欲yu)试。

    母亲就像变了个人那样,至少年轻了十岁。

    这是岳梓童看到岳母实在忍不住了,全然抛弃她长辈的架子,竟然站起(身shen)抬手效仿李南方动作时,深刻感受到的。

    妈,我来教你。

    李南方走到岳母面前,左手握住她手腕,右手扶住了她手肘。

    岳母今年才四旬出头,常年生活在优越的环境下,无论相貌还是(身shen)材,都保养的相当出色,如果改变‘古板’的发型,再换上一(身shen)时尚些的服装,活脱脱就是一个妙龄少妇。

    她很清楚这些,不过此前从没与丈夫之外的任何男(性xing),有过任何的肢体接触,右手被李南方拿住后,脸稍稍红了下,下意识的刚要缩回去,接着就放弃了。

    她能从李南方的目光中看出,没有任何丝毫杂念的清澈。

    不行,不行,我已经老了,再也不适合跳你们年轻人才跳的舞了。

    在李南方的帮助下,做了几个动作的岳母,就笑着连连摇头后退,不过瞎子也能看出她一点也不老,满脸都是希望能再跳会儿的冲动。

    李南方当然不会勉强,也没奢望她能在一天内,就抛弃大豪门二十多年来为她(套tao)上的枷锁,他之所以给岳母跳舞,来蛊惑她学习,那是希望她能像普通人那样快乐。

    女人唯有多笑,多运动,才会有好运气,(身shen)体才会尽可能保持应有的活力。

    妈,其实你还是很有跳舞天赋的。我敢保证,如果您现在学跳舞,最多用半年时间,就能成为一名专业舞者,并在国内那些大赛上夺冠。

    李南方动作一变,双手揪着围裙,双脚脚尖踮起,随着健(身shen)((操cao)cao)的舞点,原地轻盈的跳跃起来,就像一只小天鹅那样。

    我靠,这小子还会跳芭蕾?

    俏趴在门缝内向下偷看的岳梓童,小嘴一下子张大了。

    李南方会跳机械舞,虽说很出乎岳梓童的意料,不过想到这只是街舞的一种,倍受坏孩子们喜欢——李南方是坏的不能再坏的人渣,会跳街舞也很正常。

    但深受贵族阶层欣赏的芭蕾舞呢?

    什么时候,也是人渣能随便跳的了,而且还像模像样的。

    岳阿姨被李南方能跳芭蕾的现实给惊呆了,岳母也是满脸不可思议,望着这只活蹦乱跳的‘小天鹅’,说不出话来。

    其实李南方根本没有学过跳芭蕾,不过很多东西都是殊途同归的,就像许多舞蹈演员,能在电影中扮演功夫高强的大侠,近(身shen)格斗功夫堪称一流的李南方,如果转行去跳舞,也肯定会牛比的不行。

    国际功夫巨星龙哥,以前就是京剧演员。

    李南方的芭蕾,也就是大家平时在电视上常见的几动作而已,想让他跳一曲完整的《天鹅湖》,那纯粹是痴人说梦。

    不过人家可以变啊,在不知道接下来该跳哪个动作时,双脚一顿,换成了鬼舞步,掺杂着太空步等高难度动作。

    随着电视里的健(身shen)((操cao)cao)音乐,他把十几种舞蹈柔和在了一起,衔接时没有丝毫的生涩感,让岳梓童母女是大开眼界。

    一曲终了,岳母马上鼓掌,连连点头称赞,询问李南方有没有兴趣去做一名专业舞者,她有个多年前的闺蜜,目前正从事这方面的工作。

    李南方傻了才会去跳舞,不过又不能直接拒绝岳母的一番好意,故作很劳累的样子,抬手擦了擦额头,开玩笑的语气:妈,如果您也去学的话,我就跟着。

    岳母怎么可能去学跳舞?

    妈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能去跳舞?

    妈,等会儿你换上童童的衣服,再改变一下发型,咱们两个走出去,人家肯定会以为咱们是一对小(情qing)侣——咳,妈,不好意思,我和童童口花花惯了,你别怪,看在我总是说真心话的份上。

    傻孩子,真以为妈看不出你是故意这样说,来哄妈高兴呢?

    她都明明看出李南方是哄她高兴了,可就是很高兴,还拿出手帕,给嘴甜的乖女婿擦汗,这让岳梓童有些吃醋,觉得本该属于自己的母(爱ai)被抢走了,故意大声咳嗽了下,开门走了出来。

    童童,你怎么才起来呀?

    岳母抬头看了上来,眉头微微皱起说:你现在不是在家当闺女的时候了,周末想睡到几点都行。你现在已经嫁人了,那就要力争做一个好妻子。以后呀,你要比南方更早起来,学着做饭,收拾家里。

    妈,我好像还没有跟这家伙结婚吧?

    岳梓童一愣,脱口说出这句话后,才猛地醒悟过来:乖乖,本小姨确实还没有与人渣结婚啊,那怎么可以睡在一起,还在妈妈偷听时,故意闹出那么大动静来啊?

    岳阿姨是个聪明的,醒悟过来后立即意识到问题出在哪儿了。

    前些天,李南方在向她转达爷爷打电话来时,拐弯抹角的把她领进了沟里,让她忽略了他们还没有结婚的现实。

    既然俩人没结婚,那为什么还要让他睡在自己卧室内,搞出那么大动静,来让母亲听到,以为他们是感(情qing)好到如胶似漆的(爱ai)人啊?

    完全可以让他去别的房间睡嘛,大不了给他重新装修一下好了。

    我怎么就没想到这儿,在妈妈来了后,满脑子琢磨的尽是怎么糊弄她呢。

    你,竟然敢误导我!

    总算是琢磨过味儿拉的岳梓童,嘴角不住跳动着,看向李南方的目光,就像两把小刀子那样,嗖嗖作响。

    这让李南方觉得后背都寒森森的,强笑了下转(身shen)快步走向厨房:妈,我去看看锅里,银耳莲子羹也该好了。

    岳母可不知道女儿女婿中那些龌龊事,闻言眉头皱的更紧了:可你们已经同居了,无论有没有举办结婚仪式,都已经无法改变你是南方妻子的现实。所以,你就必须得承担起一个好妻子的责任,与某些义务。

    我只是跟他同居了,但我们没有做那种事!

    岳梓童张嘴想大声反驳,却又想到昨晚他们闹出那么大动静的事了。

    她如果说他们昨晚没做那种事,那不是把过来人的岳母当傻瓜吗?

    有苦说不出,就是特指岳梓童当前的(情qing)况,唯有把牙咬的格格作响,表面上还得洗耳恭听的样子,手扶着栏杆一步步的走了下来。

    看到女儿走路明显不对劲后,岳母又忍不住的低声训斥:虽说我这个当妈的,不能干涉你们小儿女闺房中那些事儿,可你也得懂得节制才行,过于贪欢会伤(身shen)体的。

    我贪欢?

    我贪个毛的欢啊,妈!

    嗯,我知道了。

    无论心中有多么的悲愤,岳梓童都不能表达出来,唯有低头做出含羞的模样,快步走向厨房:我我去帮他做饭。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