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3章 揍老子两拳试试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妈,吃饭了,快来尝尝我的手艺!

    陪着母亲坐在沙发上闲聊的岳梓童,好像不谙世事的小儿女那样,拉着岳母的手站起来,快步走向餐厅。

    对于扎着围裙去了趟厨房,连手都没动一下,只讲了个不真实的故事,踢了李南方一脚的岳阿姨,大言不惭说这是她手艺的不要脸行为,看在她又把轩辕珰还给自己的份上,李南方决定不拆穿她。

    不过知道女儿是啥货色的岳母,却不客气,抬手用食指点了下她脑门,嗔怪着笑骂:傻丫头,真以为老妈我不知道你除了会下个面条,别的就一窍不通了呢?

    丈母娘明察秋毫,小婿我是感激不尽。

    李南方在心里感谢了下,笑呵呵的把盘子摆在了餐桌上。

    被母亲拆穿后,岳梓童也不脸红,嘻嘻笑道:我可是帮手了的。李南方,你说是不是啊?

    对,对,你帮忙了,这豆腐,这萝卜火腿的,都是你巧手雕刻出来的,我一笨手笨脚的男人,怎么能干出这些细发活?

    李南方替岳母拉开椅子,请她坐下后,指着那盘二十四桥明月夜,说:童童,你来给妈介绍下,这道菜叫什么名字,又寓意着什么。

    岳梓童刚才去厨房时,倒是看到李南方拿着小刀子雕豆腐了,但全部心思都放在轩辕珰上了,压根没注意他捣鼓了些什么东西。

    现在仔细看去后,只看了一眼,就吃惊的长大了小嘴,满脸都是不相信的样子,吃吃问道:这这是你做的?

    李南方连忙推让:不是我做的,是你做的。

    如果真是女儿做得,她现在怎么会如此的惊讶,但岳母也没拆穿她,相反还特别喜欢女儿女婿之间,能经常这样。

    这才是小夫妻之间,最让人留恋的小游戏,比红果果的打(情qing)骂俏,高雅了不知道多少倍,夫妻感(情qing)也会在不知不觉,有了质的提升。

    岳家是京华一等一的豪门,对于吃穿上肯定很讲究,岳母(身shen)为老岳的小儿媳妇,什么大餐没有吃过,见过?

    可她真没见过,有人竟然能用一块豆腐,雕刻成江南小桥的样子,足足二十多个桥洞,每一个桥洞都是左右相通的,散出火腿的香味,桥下白白的汤汁上,漂浮着许多微小的月亮,这应该是用鹌鹑蛋雕刻出来的。

    小桥上,还有一对青年男女,书生与淑女,书生手拿一把红萝卜雕成的雨伞,淑女倚在他肩膀上,抬头望着天——

    盯着这盘菜,楞了足足一分钟后,岳母才轻轻叹了气:唉,南方,真亏你一个男儿家,能做出这样的菜。我

    妈,您不是第一天来,第一次进餐吗,我当然得费点小心思,让您满意了。

    李南方笑着打断了岳母的话:以后啊,我只做好吃的,不用太好看就行,毕竟这玩意很费时间。

    呵呵,好,你的孝心我领了。一家人了,以后就不用客气了。

    岳母笑着点头,问道:南方,这道菜叫什么名字?

    李南方还没回答呢,岳梓童就抢先说道:二十四桥明月夜!

    岳三八肯定也看过《(射she)雕英雄传》,李南方心里这样默默的想着,任由她在那儿大吹特吹,说她为招待好老妈的第一顿饭,是如何绞尽脑汁,出谋划策,才指导李南方做出了这道名菜,寓意自然是以后生活,温馨安享了。

    二十四桥明月夜的意境,本来就是温馨安享的,这种生活是岳母最渴望的了。

    如果是兵荒马乱的,书生淑女半夜打着伞刚跑到桥上装((逼))赏月,结果就会有一群莽夫举刀冲出来,男的一刀砍死,女的拉回去,大家乐和乐和,别争,抓阄!

    岳家母女,到底是出(身shen)豪门,根本不用李南方指导该从哪儿吃,就知道味道最为鲜美的是汤,尤其是飘浮在桥下的小月亮们,更是这道菜的精髓所在。

    当然了,豆腐刻成的小桥,味道也是相当不错,就是岳母不忍心破坏了,还是岳梓童心黑,直接一勺子下去,把书生半截(身shen)子给挖走,塞进嘴里大嚼特嚼,斜眼看着李南方,仿佛在吃他那样。

    一顿幸福的夜宵吃完后,已经是零点之后了。

    岳梓童推开碗筷,正要劝说母亲休息时,李南方咳嗽了声,眼睛直勾勾的望着碗筷,个种意思不言自寓。

    靠,这是让本小姨去刷锅洗碗呢!

    天杀的,以后这活不会就由本小姨独家包办了吧?

    岳梓童心中叫苦,可又不能说什么,别忘了她现在正扮演贤妻良母的角色,李南方刚回来时,她可是屈尊给这人渣亲手换鞋子的,刷锅洗碗那自然是本分事了。

    等本小姨满脸幽怨的端着碗筷去了厨房后,李南方给岳母倒了被清水。

    这时候喝茶是不行的了,岳母本来就很兴奋,再喝茶,今晚就别睡觉了,虽说明天是周六,不用上班,李南方俩人能陪她说到天亮也没问题,但从她光滑的皮肤上来看,她从来没熬过夜,如果一宿不睡,势必会打乱她固定的生物钟,继而导致内分泌失调,脸上长小痘痘——

    南方,你师母还好吧?

    端起水杯浅浅抿了口水,岳母提到了她大侄女,盖因那是李南方的师母,她这个当小婶婶的,最好别在他面前直呼其名。

    伸手刚要端水杯的李南方,立即正襟危坐,态度端正恭敬的回答:还好。就是每逢(阴yin)天下雨时,总是腰疼。不过这两年,要比以前好很多了。

    唉,当初你师父下手,也太狠了些。

    岳母叹了口气,看向了厨房那边:那也是童童不懂事,当时不该——

    李南方打断了她的话:妈,那件事是我错了,童童并没有做错什么。

    岳母笑了下,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以后找机会,你好好劝说下你师母,(身shen)体既然不好,就别住在那么偏僻的地方了。来青山市,与咱们一起住,等你与童童有了孩子后,帮我一起看孩子,一家人其乐融融的,不好吗?

    李南方倒是很想与师母住在一起,当然是满口答应,还蛊惑岳母明天就给师母打电话,希望能说服她。

    妈,这都下一点了,我有些累了,早点休息吧?

    俩人聊得正开心时,岳梓童反手捶着后背,打哈欠流泪的走出了厨房。

    看到从小就十指不沾阳(春chun)水的女儿,现在竟然去刷锅洗碗,岳母更加高兴,这才是一个好媳妇的样子嘛,所说女儿现在是女强人一个,可在丈夫面前不能太强势了,那样会引发李南方的反感。

    适当的做点家务,既能增强夫妻感(情qing),还能通过运动来消化食,可谓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必须得坚持下去,以后多多锻炼,可别再像现在这样,刷个锅碗就像干了多苦累的体力活那样。

    岳母绝对是一等一的好女人,很体谅女儿女婿的,所以哪怕她真不想去休息,可还是点了点头,笑着站起来,在女儿的陪同下走上了楼梯。

    从头至尾,她都没过问李南方开车撞了人那件事,女婿能够赶回来给她做饭,这本(身shen)就证明已经搞定了,何必再多嘴多舌,说起这些不愉快的,来破坏当前的温馨气氛?

    童童,你们也早点休息。

    岳母站在卧室门口,这样嘱咐女儿。

    知道了,很快。

    岳梓童抬手,啪地打了个响指。

    傻孩子,这种男(性xing)化的动作,以后少做——好,好,妈妈不说你了,还不行?

    岳母溺(爱ai)的伸手,为女儿拢了下鬓角发丝,又对楼下沙发上的李南方笑了下,开门走了进去。

    岳梓童马上就把耳朵贴在门板上,倾听母亲的脚步声消失后,才又冲楼下的李南方抬手,刚要打个响指,又变成勾手指了,好像召唤小狗那样,让他赶紧滚上来。

    李南方还真怵头与岳梓童同居一室,怕她晚上会梦游,那把剪子趁着他熟睡时,喀嚓一声——那岂不是惨了?

    就像打哑谜似的,李南方摇了摇头,抬手指了指他的屋子。

    不行,赶紧滚上来,你那些破东西,都已经收拾我屋子里来了。

    岳梓童张着嘴,无声的说了一句,李南方装傻卖呆不明白,直到她作势把刀要砍掉他脑袋样子后,才踏上了从没走上过一次的楼梯。

    还有些小激动,真是没出息,不就是去岳三八的闺蜜房里吗,又不是去魔窟,必须得昂首(挺ting)(胸xiong),免得被她小看了,耻笑。

    墨迹个(屁pi)呢,进去!

    李南方刚走到卧室门口,伸长脖子正要往里看,岳梓童就像万恶的狱警那样,把他当犯人大力推了进去,接着闪(身shen)进来,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咱们说话,咱妈不会听到吧?

    李南方转(身shen),问道。

    岳梓童冷冷地说:别咱妈咱妈的(套tao)近乎,那是我妈。

    李南方也没在意她的恶劣态度,提出了疑问:那我该叫她什么?老杨,还是岳夫人,再不就像小时候那样,喊她小(奶nai)(奶nai)?

    岳梓童愣了下,她只是本能的反感李南方喊岳母妈妈,但却没考虑除了叫妈之外,他好像没有别的选择,有些烦躁的摆摆手:好吧,好吧,看你喊妈喊的那样殷勤,就喊妈好了。不过,只能在嘴上喊,心里不许叫。

    我在心里叫,她能听得到吗?

    李南方嗤笑一声:岳梓童,其实我比你厌恶我,还要厌恶你。(身shen)为一个女人,没有一点女(性xing)的温柔,连饭都不会做,整天满嘴脏话,抽烟喝酒搞得好像女流氓似的,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瞪眼?

    李南方继续冷笑:瞪眼,抬拳头算什么本事啊,有本事你揍老子两拳试试,我保证不会喊的满世界都知道。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