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1章 岳母的传家宝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只要女婿够帅,至于还有没有其他缺点,岳母就不在意了。

    很清楚自己女儿是个什么样存在的岳母,坚信女婿哪怕真是个毫无节((操cao)cao)底线的人渣,也能被改造好的。

    现在亲眼看到李南方本人后,岳母是彻底放心了,谁家的人渣,这样秀气还略带羞涩啊,这就是个十全十美的好孩子嘛,看他被童童牵着手走过来时,还有些不好意思呢,赶紧过来,让妈仔细瞅瞅。

    被岳母扶住双臂时,李南方很自然的单膝跪地,这样更方便她好好看自己。

    好孩子,果然是个好孩子,与十年前相比,完全变了个人。

    岳母满脸都是呵(爱ai)的神色,轻抚着李南方的脸颊,不住的喃喃说道。

    李南方能从岳母的动作中,清晰感受到暖暖的母(爱ai),这让他有了明显的错觉,仿佛是跪在师母面前,(情qing)不自(禁jin)的抬手,抚住岳母的手,闭上了眼睛。

    感(情qing)这东西,很多时候都能通过肢体接触直接传导的,比方岳母现在就能清晰感受到,他已经把自己当做了他最(爱ai)的母亲,立即引起了共鸣,伸手把他抱在了怀里,脸颊贴在他头上,轻声说:南方,这些年来,你受苦了。

    看的旁边的岳梓童,咂舌不已,我靠,这人渣演戏的本事也太恐怖了吧,刚见面就把老妈给折服了,搞得他们才是亲母子,我是个外人那样。

    都过去了,小——

    李南方十年前去岳家时,可是按照师母的吩咐,称呼岳母为小(奶nai)(奶nai)(岳梓童的母亲,是老岳最小的儿媳妇,师母则是他大儿子的女儿)的,现在他正要按照十年前的称呼,话到嘴边才觉得不妥,抬头看着岳梓童:小姨,我该怎么称呼?

    岳梓童还没说话呢,岳母就在他后背上轻轻拍了下,嗔怪道:傻孩子,你现在与童童都是夫妻了,怎么还能称呼她小姨?以后啊,你就叫她(乳ru)名童童就好了。至于你该叫我什么,还用我教你吗?

    妈。

    李南方立即乖巧的喊妈样子,让岳梓童有些反胃。

    哎!

    岳母立即眉开眼笑的答应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丝线串着的玉佩,向李南方脖子上戴去,这就是遵从老传统,要给他见面礼了。

    这让李南方稍稍感觉有些别扭,在他潜意识内,别人家都是婆婆给媳妇见面礼的,拿出传媳不传女的传家宝,来哄儿媳妇赶紧给她生个孙子,她好乐和一下,那么给女婿这玩意算什么意思呢,难道她以为女婿能生孩子?

    不过他很快就释然了,既然已经发自真心的喊岳母为妈了,被她当做‘儿媳妇’又能咋样,反正生孩子受疼的是岳梓童,他只需快乐的耕耘播种就好了。

    妈!

    就在李南方低头,方便岳母把那个玉佩戴在自己脖子上时,旁边的岳梓童大吃一惊,伸手就抄住了玉佩:你怎么把这个给他呀?不行!

    咋,我都甜甜的喊她老妈了,给我块玉佩戴戴还不行啊,瞧你那小气样。

    李南方有些不高兴了,用眼角横了岳梓童一眼时,偷偷曲肘在她肋下撞了下,她立即感觉拿着玉佩的右肘一麻,松开了手。

    童童,南方是我的女婿,就是我的亲儿子,我把玉佩给他又怎么了?

    岳母也有些不悦,微微皱眉训斥女儿。

    妈,别的东西随便你送,可这东西不行,这是姥姥家代代相传的传家宝,你早就说要留给我的,我不管,你不能给他,得给我。

    岳梓童说着,再次伸手来抢。

    李南方抬手挡住岳梓童,嘴里却说:妈,既然这玉佩这般贵重,我可不敢要,您还是给童童吧。她她比我更有资格佩戴。

    说到后来时,女婿脸上已然浮上了黯然的神色。

    这让岳母很心疼,怒了,看着女儿训斥道:童童,你怎么回事?你与南方既然是夫妻,我把玉佩给他,给你有什么区别吗?

    区别大了,我压根没打算嫁给这小子!

    岳梓童脱口就要嚷出这句话,幸好话到嘴边硬生生的咽了下去,吭哧吭哧的好像那个啥那样,说不出话来了。

    岳梓童现在什么(身shen)份啊,那可是开皇集团的大老板,三五百万的东西别想打动她心思,现在竟然为了一块玉佩,就憋得小脸通红,急得好像要挖她心头(肉rou)那样,这只能证明玉佩是个好东西啊。

    我丈母娘要送给我的好东西,怎么能给你?

    李南方心中嗤笑一声,脸上黯然神色更浓,连连摇手拒绝;妈,把玉佩给小给童童吧。她说得对,这是您家的传家宝,我一个外姓人,是没资格佩戴的。

    他如果不说这句话,岳梓童再坚持几句,岳母或许还真有可能改变主意,毕竟这块玉佩相传数十代,可从没有送给女婿的先例。

    胡说,你现在是我女婿,我以后还指望你为我养老送终呢,我不给你,给谁?

    在大豪门内小心谨慎那么多年的岳母,一旦脱离牢笼来到属于自己的世界中,心态上立即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很享受在女儿女婿面前一言九鼎的高大上感,凤眼一瞪:蹲下。

    李南方马上就乖乖蹲了下来,任由岳母把玉佩给他戴在了脖子里。

    旁边岳梓童急得一跺脚,嚷道:妈,这可是炀帝亲手送给太祖姥姥的好东西,你你怎么能给他呢,唉!

    啥,羊帝,哪个羊帝?

    李南方有些不明所以,抬头看向了岳梓童。

    岳梓童那么聪明的人,怎么能看不出这厮刚才那番话,就是激着岳母把玉佩送给他,在他看来后,立即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目光森然,半点贤妻良母的韵味也没有了,还真是翻脸无(情qing)。

    岳母拿着那块玉佩,在手里轻轻捏索片刻,才低低叹了口气:唉,南方,好好保管这块玉佩,这是隋朝皇帝杨广,送给我太祖母的定(情qing)之物,迄今相传已经三十七代了。

    李南方顿时傻掉:隋隋炀帝,杨广?

    是,就是炀帝杨广。

    岳梓童在森然说着,冷笑道:小子,这下你可发达了,哈。

    如果这块玉佩,只是岳梓童姥姥家不知哪个祖宗,花二两银子从玉石贩子手里购买来,当做传家宝来代代哄骗儿媳妇的,李南方绝不会让给别人。

    岳梓童也不行,没听俺岳母说的清楚,这是让俺给她养老送终的报酬吗?

    可这块玉佩——竟然与历史上最最荒(淫yin)无度的炀帝杨广有关,那么别说是块玉佩了,就算是块普通石头,也是珍贵无比的,其收藏意义重大啊。

    更何况,这是定(情qing)之物呢?

    李南方脸皮再厚,贪婪心再强,也不敢与岳梓童争抢了,慌忙伸手去摘玉佩:卧啊,妈,这可舍不得,我——

    岳母抬手轻轻按住他的胳膊,就像第一眼看到那样,低头目不转睛的端详着他,也不说话。

    李南方被她看的有些心慌,刚要挪开,心中却又坦然,无论怎么样,我以后都把您当师母那样孝顺就是了。

    南方,好好保管它。

    岳母说话了:等你与梓童有了孩子,等孩子长大后,你再把它交给孩子传下去就是了。这块玉佩,在我们杨家代代相传了三十七代,恰好是太祖母的寿限年龄。今天交给你,看来也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了。

    这块玉佩对杨家意义如此之大,岳母还拿出来送给李南方,而不是传给女儿,还是与她生(性xing)懦弱,在大豪门中谨慎了半辈子有关。

    潜意识内,她想讨好李南方,希望他能善待自己女儿,所以才把最珍贵的东西,双手献上了。

    妈,您放心,我一定听您的话,好好保管玉佩。

    李南方没有赌咒发誓,说什么天达五雷轰的那些(屁pi)话,声音也很轻,可他能确定,这是他第二次对人作保证。

    第一次,是他发誓绝不会再惹师母哭。

    岳母温和的笑了,抬手在他肩膀上拍了下。

    妈,我去做饭,您稍等,很快的。

    李南方站起来,转(身shen)快步走向了厨房那边,挽起袖子准备让岳母见识下女婿,那出神入化的易牙神技,籍此来报答她的厚(爱ai)。

    岳梓童买了好多食材,蘑菇豆腐翠萝卜的,就是没有(肉rou)食。

    看来,岳母喜欢吃素,要不就是特别注重保养,多吃青菜豆腐对于女(性xing)来说,也确实有着莫大的好处,美容养颜,还能从中摄取人体需要的维生素abcd之类的微量元素。

    记得去年师母生(日ri)时,李南方为了给她做顿好吃的,可真是绞尽脑汁了,最后想到了金大侠《(射she)雕英雄传》中,黄蓉曾经为洪七公做了一道菜,名为二十四桥明月夜,就是以豆腐萝卜,还有鲜鱼为原料,师母吃过后是赞不绝口。

    岳梓童没有买鲜鱼,不过这不要紧,李南方有把握能通过葱姜蒜之类的调料,调出鲜鱼该有的味道。

    现在,你很得意是吧?

    就在李南方拿着小刀子,开始雕刻豆腐时,岳梓童走进厨房,腰上还像模像样的系着条小围裙,这摆明了是打着帮厨的幌子,来进来教训李南方的,回头向客厅内看了眼,关上房门,双手环抱在(胸xiong)前,冷冷地问道。

    我有什么得意的?

    李南方抬头看了她一眼,说道:童童,刚才你也——

    别叫我童童!

    岳梓童一个箭步跳过来,恶狠狠的瞪着他,低声喝道。

    小姨——

    也别叫我小姨!

    岳梓童,你还有完没完?

    李南方烦了,放下刀子伸手就摘下那个玉佩,扔到她怀里,冷笑道:不就是个名人用过的玉佩吗,也不算多了不起的,还你了。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