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0章 女婿是个帅哥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十点半,康茂和准时来到了青山酒店1101号客房。

    如果老康知道,就在不久前的某个晚上,也是这个时间段,市中区的老金同志,就是在这个房间内,试图染指岳梓童时却被人砸烂了命根子,那么他肯定不会预订这个酒店,这个客房。

    唉,大人物在某些时候的行为,总是出奇的一致。

    康茂和坐在沙发上,昔(日ri)威严板正的老脸,瞬间就年轻了很多,不时的抬手看看时间,期待轻轻的敲门声响起。

    他垂涎蒋默然已经很久了。

    不过,颇有处事经验的老康,才不会像某些没脑子老板那样,因垂涎(性xing)感女下属,就不择手段的也要得到她。

    他喜欢顺其自然,耐心等待合适的机会来临后,只需略施手段,就能让女下属主动送上门来,百般讨好他。

    老康觉得,他就是个运筹帷幄的天才,只需羽扇轻挥弹指间,所有困难都会烟消云散了。

    看着案几上的红酒,老康仿佛看到了蒋默然那(性xing)感的(娇jiao)躯,就在他胯下,婉转啼鸣,他则像一个蒙古勇士,高举着弯刀策马驰骋。

    年近六旬,在想象时仍然能有强烈的反应升起,这让平时特别注意锻炼(身shen)体的老康很自豪。

    帮,帮帮,轻轻的敲门声传来。

    老康又看了下手表,十点三十五分,蒋默然比预订时间晚到了五分钟。

    不过宽宏大量的老康不会在意,还有整整一个晚上呢,更何况以后只要他想,蒋默然还不是随叫随到?

    抬手整理了下为数不多的头发,老康重新变回那个威严的老板样子,轻咳一声缓步走到门前,伸手开门。

    门刚开,敲门人就泥鳅般的钻了进来,钻进了他怀里。

    她果然是个闷(骚sao)的女人——老康微微一笑,抬手正要搂住蒋默然的小蛮腰时,脖子上却一凉,一把寒光闪闪的军刀,抵在了他咽喉上,怀中人(阴yin)(阴yin)的笑道:老东西,别嚷嚷,要不然我割了你。

    全(身shen)沸腾的(热re)血,一下子凝固了,老康无师自通的举起了双手,牙齿格格打颤的连连点头。

    老康玩弄权术的高手,更是个不屑野蛮的文明人,可是没有经历过当前这种(情qing)况,所以立即被吓得不行,也是在所难免的。

    在那个人的低声命令中,老康乖乖坐在了沙发上。

    那个人站在后面,刀子搁在他脖子上,森然问道:中心医院的康茂和?

    老康点头时,从红酒瓶子上,看到了背后那个人的倒影,穿着一(身shen)黑衣服,脑袋上(套tao)着个黑袜子,只露出一双森寒的双眼,这与电视里演的那些杀手模样,完全相同。

    知道我是什么人吧?

    知知道,你您是杀手。

    呵呵,老小子,你还(挺ting)有见识的嘛。

    杀手冷笑了声,刀刃在他脖子上来回缓缓磨蹭着:那你再猜,我为什么要找你?

    是是吕明亮夫妻,让你来的。

    不愧是老板,这智商就是高,一下子就猜到杀手的出现,与蒋默然夫妻有关了。

    老东西,你特么的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这副扑街模样,就敢打蒋医生的主意。

    杀手骂了句,抬手给了个他个大窝脖,很疼,老康却不敢出声。

    老康的不反抗,让杀手觉得没啥挑战(性xing),骂了句窝囊废,又问:想死,还是想活?

    活,活!

    老康没有一点犹豫,伸手从口袋里拿出钱包,交给杀手,语气诚恳的说:银行卡里有八十万,别伤害我,这些都是您的。

    哼哼,老子岂是见钱眼开,就违背规矩的人?

    杀手冷笑声中,却拿过钱包,把里面现金全部装口袋里,其它东西没动,扔到了地板上:尼玛,想让我去银行提钱时,报警抓我是吧?

    老康连忙摇头否认。

    杀手也没兴趣跟他墨迹,直接开出了条件:放过蒋默然,提拔吕明亮,别的没事。

    好,好,我照办,一定照办!

    这时候,别说是杀手让老康放过蒋默然,提拔吕明亮了,就算让他把自己女儿贡献出来,他也会毫不犹豫的。

    现在给吕明亮打电话,给他吃个宽心丸。

    杀手刀子上稍稍用力,警告道:别耍什么花样,要不然割了你。

    老康哪敢耍什么花样,连忙拿出手机,拨通了吕明亮的电话。

    手机只嘟嘟了一声,就传来了吕明亮那恭敬的声音:康院长,您好。

    小吕啊,经过院领导的详细研究,一致决定把你列为接替老高的唯一候选人。

    不知不觉间,老康又开始打官腔了:好好干,我看好你哦。

    谢谢,谢谢康院长,谢谢!

    片刻后,吕明亮在那边激动的连声道谢。

    好了,就这样吧,我还有事要忙。

    老康办事就是麻利,表达清楚后,立马扣掉了电话,微微歪头问道: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没什么吩咐了,倒是有句话告诉你。我来找你,不是蒋医生夫妻指使的,是有人看不惯你的卑鄙行为,特意重金聘请我来教训你。

    杀手拿刀刃,在老康的腮帮子上拍打了几下,绕过沙发走向门口时,顺手把那瓶红酒揣在了怀里,走了几步后回来——舍不得那焦黄酥脆的烤鸭啊,这得带走。

    这任务真特么的没挑战(性xing),不过我喜欢。

    摘去(套tao)着脑袋的黑袜子的陈大力,走出酒店大厅门口时,回头看了眼,自言自语的说。

    刚走下台阶,一个(身shen)穿碎花小长裙的妙龄少妇,踩着细高跟捆绑式小皮鞋,咔咔的走了过来,在与陈大力擦肩而过时,目不斜视。

    这小娘们真(性xing)感,不知便宜那个狗崽子了,唉。

    目送妙龄少妇款款走进酒店大厅后,陈大力才幽幽叹了口气,快步走了。

    蒋默然来到前台,问清楚1101号包厢确实被老康定下后,走进了电梯。

    李南方抽的她那一耳光,还在隐隐作痛,有明显的指印留下,不过她没有怪他,因为她觉得人家说的没错,当一个女人主动犯((贱jian)jian)时,没有男人会喜欢。

    李南方那一耳光,所起到的效果,也就是让蒋默然知道她是个((贱jian)jian)女人了,既然是个((贱jian)jian)女人,那还何必在意被哪个男人上?

    尤其是想到自己主动时的样子,蒋默然更加确定那才是真正的她——可为什么,只要一想到老康的样子,她就会觉得反胃?

    适应了,就好了。

    在电梯停在十一楼,门缓缓打开时,蒋默然轻声对自己说。

    电梯门刚打开,不等她出去,一个男人就低着头快步走了进来。

    蒋默然也没在意,走出电梯后才猛地意识到男人很眼熟,迅速回头,伸手扶住了要合上的电梯门,问道:康院长?

    老康抬起头,看到是蒋默然后,先是呆愣一下,接着笑了:小蒋,我已经给你家小吕打过电话了。他被列为老高的唯一候选人,呵呵,恭喜啊。

    蒋默然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刚要再问什么,老康推开了她的手。

    蒋默然,我是不会放过你的!这次,有人帮你,下次呢?哈,哈哈!

    电梯门缓缓合上后,老康的老脸狰狞,很吓人。

    在李南方看来,岳阿姨唯有板着个冰箱脸,那才是真正的岳梓童,他才会觉得舒服,顺眼,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刚走进客厅房门,小姨就一副贤妻良母的嘴脸,甜甜笑着迎上来,柔柔的说:南方,来,换上鞋子。

    有(情qing)况!

    这是李南方的最先反应,正要迅速后退,以防忽然有把刀戳过来,却又看到坐在沙发上的那个中年美妇了。

    那是岳母,岳梓童的母亲,李南方的丈母娘。

    相比起平时冷傲无比的岳梓童来说,岳母绝对是观音菩萨的存在,端庄漂亮,慈眉善目,浑(身shen)散着豪门贵妇应有的雍容气质,不过眉宇间却藏有女儿的影子。

    相信岳梓童到了她这个年龄后,只要不提前进入更年期,再改掉她故作冷傲的臭毛病,就该是这个样子了,让人看她一眼就会产生好感,尊敬之(情qing)从心底升起。

    师母,穿着粗布衣裳的师母,也是这个样子的。

    抬脚呀,南方。

    就在李南方盯着岳母,想到师母时,他小姨柔柔的说着,暗中却在他大腿跟上狠狠掐了下,让他瞬间清醒,赶紧抬起了右脚。

    左脚。

    岳梓童蹲在地上,仰面看着他,又掐了下。

    我我自己来吧,让你给我换拖鞋,罪过啊罪过。

    李南方连忙伸手去拿鞋,大腿根又疼了下,他小姨低声喝道:别特么的啰嗦,本小姨正在扮演柔(情qing)似水的贤妻角色,演砸了我弄死你。

    这才是我所熟悉的小姨嘛。

    李南方提着的心,一下子落了下来,摆出一副大老爷的嘴脸,任由岳梓童给他换上鞋子。

    你裤子上,什么味道?

    岳梓童在站起(身shen)时,皱眉小声问了句。

    还能是什么味道?

    蒋默然最后一次索要时,可是没脱裤子的,落上点污渍也是很正常的。

    不过这事不能说,要不然真会被弄死的,幸亏李南方脑子快:那个女神经病,不是吐了我一(身shen)吗?

    岳梓童这才恍然,转(身shen)时主动牵起他的手,笑着走向了沙发:妈,你仔细看看,还能不能认出他来呢。

    不用女儿提醒,岳母从李南方出现后,就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呢。

    心里话,生(性xing)懦弱的岳母,还是很不满老岳的安排,只是她不敢抗拒,这些年来唯有在心里祈祷:那个孩子如果不死,那就让他尽可能变的正常些吧。

    没见到李南方之前,岳母心中很是不安,觉得是自己连累了女儿,女儿怕自己过意不去,才可劲儿的夸李南方是个帅哥。

    现在看来,女儿没有骗她,女婿,果然是个帅哥。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