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9章 帮我去黑唬一个人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是,今晚十点半,我要去青山酒店。

    蒋默然忽然轻松了起来,甚至还笑着说:我只能这样。不过,先与你发生关系,那么我去陪那个老东西时,心里就会好受许多了。

    怪不得,第二次时,你采取了主动。

    李南方明白了,皱眉说:你觉得,你已经被我玷污,是个不干净的女人了,那就干脆自暴自弃。这样,你再去陪老板时,就不会有太大心理压力了。

    事实(情qing)况就是这样。李南方,看不出啊,你还有几分去当心理医生的潜质。

    蒋默然站起来,走到窗前拿起她的小包,取出小镜子等东西,开始涂口红。

    李南方叼上一颗烟,也没点燃,就这样看着她。

    蒋默然神色坦然,仔细妆扮时的手,稳定的就像她在做手术。

    十几分钟后,蒋默然‘焕然一新’,看不出丝毫的颓丧,灯光照耀下,就是一********的妙龄小少妇。

    双手拎着裙摆,原地转了两个圈子,蒋默然问:怎么样,我美吧?

    很美,就像盛开的白玫瑰。

    李南方发自衷心的赞叹。

    李南方,你有病是吧?

    蒋默然抬手双手,右脚脚尖踮起,左脚慢慢抬高,做出了芭蕾舞中的某个经典动作,看上去真像一只天鹅。

    说人有病,是骂人的话,但对李南方来说,确实事实。

    他在强行占有蒋默然时,就算是傻瓜,也能从他当时可怕的样子,看出他有病了,所以他实在没必要隐瞒什么,点了点头。

    蒋默然做出要飞翔的姿势,定住不动:你小时候,应该受过很大的刺激。而且到现在为止,你还没有摆脱那个(阴yin)影。当你遭遇某种特殊(情qing)况时,就会失去自我,变成另外一个人。

    李南方当然不会告诉她说,自己是个完美逆生长的早衰患儿,更不会对任何人说,他(身shen)躯内藏了个可怕的恶魔,竖起右手拇指称赞道:不愧是做医生的,一下就看穿了。

    仔细说说吧,或许我能帮你,别忘了我可是个不错的医生。

    我的病,你帮不了。

    李南方笑着摇了摇头,看着她缓缓落下左脚,心想在你之前,我就已经找过很多世界著名的大夫了,没谁听说过这种病例,自然也无法治疗。

    蒋默然也没再要求非得让他说说,他是怎么患病的,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走到沙发后面,双手慢慢放在了李南方脖子上,开始为他按摩。

    就像个妻子那样,其实俩人才刚刚认识不到三个小时。

    李南方知道,她是在用这种动作,来强迫她自己,已经堕落的现实,所以也没拒绝,闭上眼任由那双柔软且有力的小手,顺着自己脖子慢慢往下,顺着领口滑了下去。

    蒋默然低头,唇儿凑在李南方耳边,轻声说:还有一个小时,我就要走了。你,还想不想再要我一次?

    李南方抬头看着她,问:还有必要再堕落一次吗?

    我觉得有。这次,我要完全采取主动。

    蒋默然绕过沙发,抬腿坐在了李南方腿上,伸手解开了他的腰带,看着他的眼睛:不要弄脏我的衣服,也不要弄乱我刚化妆好的妆扮,时间不(允yun)许了。

    李南方没说话,只点了点头。

    女人低头看了眼,起(身shen)慢慢跪在了地上,犹豫了片刻,低下了头。

    接连两次后,无论是从精神上,还是(身shen)体上,李南方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就算想要第三次,他也得需要一定时间来调整下(情qing)绪,才会有该有的反应。

    蒋默然忽然想要第三次,他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当然没反应了,女人就用独特的方式,来帮助他。

    很快,该有的反应有了,这证明他的(身shen)体素质相当不错,又过了几分钟后,蒋默然才抬起头,鲜嫩的舌尖在红唇上轻轻撩过,好像有些羞涩的笑了下,站起(身shen)慢慢坐了下来。

    当俩人再次成为一体后,她闭上眼,发出了一声悠长惬意的轻吟,这确实是在全心享受了。

    望着时而紧咬着嘴唇,时而离开水的鱼那样张大嘴呼吸的女人,上下快速的动着,很有被逆推嫌疑的李南方,觉得没事可干,顺手拿起了她放在沙发上的手机。

    刚拿起来,手机就嗡嗡震动起来,屏幕上显示老公的字样。

    举起手机,李南方很有礼貌的说:蒋默然,打搅一下,你丈夫来的电话,要不要接?

    他他的?

    蒋默然暂停动作,接着媚媚的笑了:为什么不接呢?

    女人拿过手机后,就开始吟唱:啊,哦,明明亮,有事?

    她故意让李南方听到丈夫在那边说什么,打开了扩音器,有男人的声音传来:默然,你——怎么了?

    你你说呢?

    蒋默然咯咯(娇jiao)笑了声,动作忽然加快,皮(肉rou)撞击的声音,清晰可闻。

    那边男人不是聋子,肯定能从这特殊的声音中,知道他挚(爱ai)的妻子,在做什么,沉默很久后才说:默然,对不起。

    没没什么对不起。吕明亮,他他可要比你猛多了。你呀,以后得注意自己的(身shen)体,千万别为了工作,就忽略了你(身shen)为丈夫,本该履行的义务。别挂电话,警告你。你如果挂掉,你老婆就会要求老康——你懂得,咯咯,好好听,听你老婆,是怎么被别的男人,干的不知廉耻的浪声大叫的!

    蒋默然笑着,把手机放在了旁边,动作更大,声音更高。

    李南方看着那个手机,想象着那边的男人,此时会是什么心(情qing)。

    说实话,他也无比反感吕明亮的做法,为了往上爬,就用最卑鄙的手段,来胁迫蒋默然去陪老板睡觉,如果他是女人,才不会傻到自甘堕落,只会抄起刀子,捅死他。

    不过现在,看到蒋默然被报复的快感,刺激的越来越疯狂,他就觉得不舒服。

    李南方从来都不喜欢,被别人当做报复工具使用,尽管工具可以从中享受到很刺激的快乐,在蒋默然开始忘(情qing)的连声尖叫草死我时,他伸手拿过手机,关掉,抬手抽在了女人的脸上。

    一巴掌,就把疯狂的女人给抽醒了,抬手捂着腮帮子,呆呆的望着他。

    推开她,李南方从沙发上站起来,穿好裤子,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淡淡地说:记住,不管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男人都不怎么喜欢,故意犯((贱jian)jian)的女人。

    扔下这句话,也不管蒋默然会怎么想,李南方快步走出了房间,砰地一声,把房门关的山响。

    原本打算陪岳梓童去接岳母,按照岳阿姨的要求,在她面前好好表现一下,让她为能有这么优秀的女婿而自豪——结果却遇到了这档子事,毫无征兆。

    李南方觉得,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桃花运了。

    蒋默然,也有资格被称为一朵艳丽的桃花,如果吕明亮没有打电话来,李南方以后肯定会经常回忆这个美好的夜晚。

    这就好比一碗味道鲜美的羊汤,快喝完时,才发现下面有只死苍蝇,会让人的心(情qing),一下子就不好了。

    再不好,李南方也不会就此走人。

    无论蒋默然有多么的自甘堕落,被他看不起,他既然是主动冒犯人家的,那么就得做点什么,算是补偿她了吧。

    让她回家后,能顺利向丈夫‘交差’,无疑是最好的补偿了。

    至于以后,蒋默然两口子会怎么过,李南方才不会去考虑。

    李南方站在路边,想找出租车时,(身shen)边忽然有人问道:大侠?

    李南方回头看去,笑了:宇内无敌横扫千军如卷席小霸王陈大力。

    这个主动上来打招呼的年轻人,正是那晚在灰姑娘西餐厅,试图刺杀冯云亭,结果却走错厕门的陈大力。

    大侠,您还记得我啊,惭愧,惭愧!

    满脸惊喜的陈大力,双手抱拳歪着脑袋谦恭的样子,让李南方很想踹他一脚。

    今晚又有任务?

    打量了眼穿着很利索的陈大力,李南方问道。

    没,就是随便遛遛,看看有没有挣钱的买卖。

    陈大力点头哈腰的说着,掏出烟敬烟。

    六块钱一盒的当地名烟,红将。

    不过李南方才不会像装((逼))的王德发那样,看到人家香烟不好,就摆出一副别贿赂我的嘴脸拒绝呢。

    等李南方吐了个烟圈后,陈大力才问:大侠,你这是要去哪儿呢?没事的话,赏个脸,找地方去喝两杯?顺便,替你介绍几个道上的兄弟——咳,还是算了,我都不行了,他们更不能入你法眼。

    李南方问:请我喝酒?行啊,你有钱吗?

    陈大力张了张,说不出话来了,好像便秘那样。

    从口袋里拿出一叠钞票,在他眼前晃了晃,李南方问:想不想挣钱?

    目光随着钞票转来转去的陈大力,立即用力点头:想,从没有过的想!

    蹭蹭地点出一千块钱,拍在了陈大力手上:帮我去青山酒店,黑唬一个人。最好是给他放点血。完事后,再给你一千块。干不干?

    早就把钞票攥的紧紧的了,陈大力双眼冒光:干!那个人是谁?

    陈大力不会问李南方,就凭你的本事,去黑唬一个人,那还不是小菜一碟啊,有必要让我去吗?

    他固执的以为,大侠这是看他可怜,喝酒的钱都没有了,又担心直接给他钱,会伤害他男人的自尊心——所以才用这种方式,来救济他。

    好人啊,不愧是大侠。

    知道青山中心医院的院长是谁吗?

    我去趟中心医院,不就知道了吗?

    好,孺子可教,那你附耳过来。

    李南方摆了摆手,陈大力马上把耳朵凑了过来。

    几分钟后,他啪地一个立正,抬手敬礼:请大侠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