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8章 丈夫让她去陪老板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叮叮当,李南方手机响了,是岳梓童打来的电话。

    趴伏在他怀里的蒋默然,马上就抬起头,跪坐在地上拿过旁边的衣服,默默穿了起来。

    电话一接通,岳梓童没好气的声音就传来:干嘛了,怎么打你电话总不接?

    这是她打来的第五个电话,前几次铃声响起时,李南方正在忙——男人在忙那种事时,来电话是最让他讨厌的事,基本都会置之不理。

    看了眼正在穿裙子的蒋默然,李南方低声说道:她家人来了,还有处理事故的交警,刚才在了解(情qing)况,她的右脚脚腕有些骨裂——怎么,接到你妈了没有?

    岳梓童再说话时,语气缓和了不少:嗯,刚到家。那个人不要紧吧?钱够用吗,要不要我过去看看?

    不用了,很快就要处理好了。

    行,那你跟人家人说话客气点,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完事后早点回家——我买了很多好吃的,不过需要你来下厨。

    最后这句话,才是岳梓童要说的重点,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她在接到母亲后,本意是要去饭店的,不过岳母不喜欢去那种场合,只想快点赶回自己的家,享受那种没有任何拘束的气氛,岳梓童只好在路上买了很多‘好吃的’,等着李南方回家做。

    你妻子的电话?

    穿好衣服的蒋默然,站在门口,等李南方扣掉电话后,轻声问道。

    李南方点了点头,刚要说什么,她开门走了出去。

    李南方没出去,倚在浴缸上点上一颗烟,望着袅袅腾起的烟雾,侧耳倾听蒋默然开门离开的声音。

    他本以为蒋默然是个女杀手,不等人家解释什么,就把她强那个暴了,事后知道她原来是外科大夫时,李南方真想给自己来一通狠狠的大嘴巴。

    师母总是教导他,千万不要作恶,因为她的南方能够完美逆生长,就是老天爷开恩,让他活下来做个好人的,如果为非作歹,就会折损他寿命的。

    虽说他才不相信自己作恶,老天爷就会让他‘英年早逝’,不过他却相信师母的话,师母在他心里的地位,那是比老天爷还要重一百倍的。

    可他今天违背了师母的教导,尽管是粗心大意造成的,但犯错就是犯错了,无论用何种理由来辩解,都无法改变犯错的本质。

    这让李南方相当不安,甚至还有些说不出的恐惧——蒋默然的主动要求,却像撕破乌云的阳光,让他忐忑的心,重新平静了下来。

    他们在第二次做时,都能感觉到对方是自愿的,配合相当默契,就像一对老夫老妻,李南方不明白蒋默然为什么会这样对他,难道女人在被恶棍强办了后,不都是怕的要死吗?

    李南方一颗烟吸完,外面也没传来开门的声音。

    盯着门板犹豫了下,李南方起(身shen)来到门口,伸手拉开了房门。

    蒋默然站在窗前,双肘搁在窗台上,脸色平静的望着外面。

    李南方有些奇怪,走出来问道:你,怎么还没有走?

    蒋默然回头看了他一眼,接着又看向窗外:我觉得,我们之间需要交流一下。

    想知道我是谁,又在哪儿工作,要报警把我抓起来吧?

    李南方笑着走到沙发前,拿起搭在上面的衣服。

    衣服已经干了,刚洗过,穿在(身shen)上很舒服。

    蒋默然摇了摇头,转(身shen)背靠在窗台上,等他穿好衣服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李南方,木子李,北燕飞南方的南方。

    李南方顺势坐在沙发上,双手十指交叉放在膝盖上,(身shen)子微微前倾看着女人:目前我在开皇集团小车班工作,今天我原本是送老板去机场接机的。

    笑了笑,他又说:说吧,你想要多少钱,只要别太过分了,我都会满足你。

    我不要钱,我也不会报警让警察来抓你。

    蒋默然垂下眼帘,轻声说:这件事——我是自愿的。

    她倒不是完全在说瞎话,因为俩人做第二次时,她确实是自愿的,不过听在李南方的耳朵里,却感觉有些怪怪的。

    他能看得出,蒋默然不是那种不被男人上就没法活下去的(淫yin)疯女人,就算她第二次是自愿的,那也是出于她(身shen)体上的本能需要。

    你是不是很惊讶?

    蒋默然又看向了他,自嘲的笑了下:觉得,我是个特别(淫yin)的女人。

    李南方摇头:我没这样想。我就是觉得,你应该是个是个有故事的女人。

    蒋默然确实是个有故事的女人。

    今年三十一岁的蒋默然,是国内某名牌医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在学校时就展现出了她在外科领域的独特天分,还没毕业就被青山中心医院给‘预订’了。

    二十五岁那年,她在外科主任医师吕明亮的苦苦追求下,披上婚纱走进了结婚(殿dian)堂,婚后俩人生活美满,相亲相(爱ai)。

    恩(爱ai)的夫妻俩人,经过数年的努力,蒋默然成为了医院的外科第一刀,吕明亮则被提拔为了医院外科部门的领导。

    男人与女人最大的不同,除了(身shen)体构造之外,还有就是对待生活的态度。

    绝大多数女人,在取得蒋默然的成绩后,就会觉得很满足了,希望这辈子就这样过下去,那么她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男人则不然,尤其在品尝到权利的滋味后,吕明亮继续攀登的机会,又来了——医院某副院长,因年龄问题,今年年底就要退居二线了。

    不过,盯上这个位子的人,当然不止是吕明亮,还有其他几个很有实力的同事,都在全力拼搏。

    这很正常,拿破仑曾经说过,不想当将军的士兵,就不是一个好士兵。

    为能成为一个将军,吕明亮费了很大功夫,才把自己,与其他几个竞争者的综合实力,列出了一张表,反复比较,来推演谁最有可能上位。

    结果不好,但也不怎么坏,吕明亮在几个竞争人选中,各方面综合比较列于中等——也就是说,他能被提拔是惊喜,落选则是正常。

    蒋默然就劝说丈夫,说咱们还年轻,有的是时间,只要在当前位置上脚踏实地的干,多熬几年的资历,等业务水平更精通,到时候不用去刻意追求,也能走到那个高度上了。

    她这样说没有错,吕明亮却不甘心,说是必须得奋力博一把,如果放弃这次机会,那么要想等到下次,还不知道是猴年马月呢。

    医院虽说不是正道官场,更不是职场,但上位流程都差不多,那就是得获得‘老板’的认可,只要被认可了,就算能力稍有欠缺,也能被提拔的。

    要想获得老板的认可,可不仅仅是努力工作这一条路,比方送礼——

    在决定不放弃后,吕明亮就带着妻子,拿着婚后这些年所有的存款,在某个晚上敲开了老板的家门。

    请客送礼,在国内各行各业都是很正常的行为,蒋默然也没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对,那晚全力配合丈夫,希望能得到老板的垂青。

    他们小看了老板的胃口。

    老板在成为老板之前,就已经视金钱如粪土了,当然不会稀罕夫妻俩那区区几十万的存款,吕明亮刚拿出银行卡,满脸和蔼笑容的老板,就毫不客气把他们轰了出来,厉声警告他,以后别再想进这个门半步!

    当晚,吕明亮就失眠了,蒋默然也是惶惶不安,生怕丈夫的愚蠢行为,会让老板觉得他思想不高尚,连当前位子也保不住了。

    幸好,一个月过去了,丈夫还是安坐在他那把椅子上,俩人这才松了口气。

    不过从那之后,吕明亮明显憔悴了许多。

    蒋默然知道,丈夫还是不甘,这让她很心疼,但又帮不上忙,只能加倍用女(性xing)的温柔来安抚他。

    上个月的某个晚上,吕明亮回家时已经深夜了,醉醺醺的,看着蒋默然的目光中,带着愧疚,与痛苦。

    蒋默然立即有所察觉,就问出什么事了。

    刚开始时,吕明亮不说,被她追问的急了,他才忽然跪倒在蒋默然面前,额头磕地,砰砰作响,哭着说对不起她。

    蒋默然吓坏了,连忙抱住丈夫问怎么了。

    蒋默然走到沙发前,挨着李南方坐了下来,轻声问:你,能想到我丈夫是怎么了吗?

    能。

    李南方笑着点了点头。

    那你说说。

    你丈夫求你,去陪你老板。

    你你怎么能猜到?

    蒋默然的(身shen)子,稍稍颤抖了下。

    李南方倚在沙发靠背上,看着天花板说:很多小说中,都有这样的狗血(情qing)节。嗯,现实中可能更多。牺牲自己老婆来上位的男人,任何时代都不会缺少的。

    蒋默然沉默很久,才低声说:那你说,我会是什么反应?

    你当然是死也不同意了。不过你丈夫会苦苦哀求,发誓说一辈子都(爱ai)你等等。如果你还不愿意,那么他就会以离婚啊,自杀啊,甚至还会殴打你。

    李南方想了想,又说:如果这些还不能让你屈服的话,那么——你们夫妻在私生活时,你丈夫应该留下了这方面的影视资料吧?

    蒋默然的脸,一下子苍白。

    李南方见状,就知道自己猜对了,轻轻叹了口气:唉,如果你还不同意,他就会把那些资料曝光。呵呵,这种男人也真够极品的,为了往上爬,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在他的心目中,权利比任何东西都重要。

    蒋默然用力咬着嘴唇,有鲜血顺着嘴角淌下,都没觉出来。

    你没办法,只能同意。

    李南方擦了擦嘴角,说:看来,今晚你要去陪那位道貌岸然的老板了。所以你才酗酒,想不开要撞车自杀。

    <!over>
小说推荐